Wednesday, 13 January 2010

自我亢奮: 周美芬的大時代

真高興, 在炸教堂的餘波中, 總算找到些娛樂: 有些人為了把自己的小作為膨脹, 就自憐和自慰式的加個大標題, 以便有種歷盡滄桑的假像, 好像自己是主要歷史洪流中的一份子, 準備創造歷史. 說後可以自我亢奮一番.

上周末,馬華婦女組出了專刊, 書名就叫着: 回應大時代!

外國人看了還以為馬華真的經歷了什麼可歌可泣的大時代. 幹了什麼大事. 國人自然笑到抽筋. 就因為作巫統跟屁蟲多年, 在大選中連內褲都輸掉了, 再加上你抽我插, 扯頭髮拉底褲的黨爭, 和有人被開除的哭哭啼啼, 就是大時代?

周阿姨在該書的推介禮上發表了這些我認為是經典的說話: “308我們輸掉了很多選區並不是我們沒有服務和表現, 而是我們的服務和表現改變不了濫權, 貪腐的大局勢, 我們說服不了人民我們擁有改變大勢的能力與糾正錯誤的誠意.”(光華電子新聞)

安娣, 你們的服務和表現, 其實就和濫權, 貪腐的大局勢息息相關啊, 你們當然說服不了人民啊, 明福的案件你們寧願退席也不表決是否要皇家調查庭, 老翁的一千萬疑雲說要告人家卻沒有了下文, 現在有可能接手老大位置的人曾經是AV明星, 港口案件牽扯出多少馬華的黑金關係, 還有被開除才會哭的領袖, 等等等.

馬華婦女組不調查本南人婦女被性侵的事件, 卻去反對什麼potong的廣告, 這樣的組織, 配說什麼大時代? 黃阿姨看不見自己選區的山埃毒害人民, 卻十分有勁的推行一個大馬旅遊舞, 妳們配說什麼大時代?

所謂大時代, 發生的都是大件事, 你們都在避重就輕, 噤若寒蟬, 憑什麼說大時代?

根據光華日報的報導, 周阿姨在春節過後將去見電檢局,“促請電檢局負責人在性別的代表上能取得平衡.” 對了,這才是妳們馬華婦女組做的本份無聊事情, 安份些啦, 什麼大時代, 別說話像總會長.

突然想起周阿姨對Potong廣告的糾纏不休. 和她的“華社承受不起另外一次513”的白痴言論, 覺得馬華和巫統真的是一家人. 因為他們都和時代嚴重脫節, 都把頭埋在沙堆裡, 都在自說自話, 喃喃自語, 自憐自艾. 都不想知道選民要的是什麼. 而總是試圖說服選民他們應該接受什麼.

唉, 不錯, 現在的確是大馬的大時代. 馬華其實是一個丑角, 在襯托了主角出場後就會凋謝. 馬華婦女組就更加是丑角中的咖哩啡. 還沒出場就死了.

(刊登於風雲時報專欄)

88 comments:

· 康华 · said...

针针见血!过瘾!

Mountebank said...

周阿姨在該書的推介禮上發表了這些我認為是經典的說話: “308我們輸掉了很多選區並不是我們沒有服務和表現, 而是我們的服務和表現改變不了濫權, 貪腐的大局勢, 我們說服不了人民我們擁有改變大勢的能力與糾正錯誤的誠意.”(光華電子新聞)
--------------------------------------------

周美芬最大的问题就是满足于目前的成就。

她一直以为所谓国会议员就是专门看龙沟,摸电线杆;不知道国会议员的职责,在过去式是要提出质疑,对现在式要提出纠正,对未来式要提出前瞻性的政策。

她的语文能力也令人诟病,英文非常的弱,讲起话来完全没有文法,马来文就是pasar式的那种。

怪不得她会败在潘先生的手下,因为tony潘,就完全符合了我前述的那些条件。

其实我蛮担心她的,算一算,周阿姨的停经期就快到了,女人在停经期前后最难搞,无怪乎,周阿姨最近的举动有点叫人抓狂。

Mountebank said...

处于大时代的周美芬,最经典的一句话就是:

---“ 新经济政策不是早就废除了咩?”

讲完这句话的数个月后,有一次她在一次活动演讲上说:作为一位政治工作者,我们要时时与时并进,吸收资讯,避免给时代的洪流给抛弃了。

真讽刺。

anakmalaysia said...

What TA SHI TAI ? TA CHOON TAi to be exact, those who still belief in them must be retard of some kind.

Fairnation said...

炒米粉还能干什么? 马华越来越象福利团体多过政党。

"所謂大時代, 發生的都是大件事, 你們都在避重就輕, 噤若寒蟬, 憑什麼說大時代?"

这个时代如果噤若寒蟬, 正义如何得以伸张?
----------

我很想知道,公众课题,法庭还未判决, 如果是手头上握有可靠证据, 是不是可以对公众发表意见?还是这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

请到我Blog给意见。

Son of Diamond Bay said...

在华人华社仍然没办法完全与马华划清界限的时候,俺只会说,可怜马华,马华可怜...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点解无‘赢了我返来煮鸡饭比你地吃!’?

Frank C said...

lol, hahahah~

- Big Joke Era -

tamiya said...

光头回来就开专栏赚稿费了?

说是政党又不务正业;说是福利机构又差太远,光说不做;说是社团又似乎小看了她们。

是一个大时代,见证一个没落的年代。

二楼后座-╭∩╮(◥◤_◥◤≠) said...

大时代?不是大春袋?
马华捧,民政添,巫统春袋,白头鸡败!

Botak said...

康華: 忍無可忍…

MONTE: 你怎麼這麼關心她的經期….
其他的也罷, 她的513言論使我看到她的文化水平如何低.

ANAKMALAYSIA: ta choon tai? She does not have la….

FAIR佬: 福利團體? 教會和慈濟都做得比他們好.

鑽石仔: 差不多了, 劃清了….

大牛: 佢話, 你來揾我就煮俾你食啦..來啦, 大牛….我仲意man個D牛牛…

FRANKIE: 我看到新聞就一直笑.

TAMIYA: 賺稿費會餓死人的. 得另想辦法.

Botak said...

二樓: 是我們的大時代. 他們的? 什麼袋都好啦...

二楼后座-╭∩╮(◥◤_◥◤≠) said...

botak兄,
你也难怪人家会说大时代,因为在“大时代”里,丁蟹抛空恒生指数期货大捞一笔,她们也想学,抛空道德良心指数,捞个大钱袋,结果她们功力不足,学到一半,变成臭蟹(臭海)!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卖华公会堕落到了这地步真的是大春代了,还好里面不少高层已经捞到不少,够自己活一世,党争如此激烈,还不是为了趁着国阵风烛残年之际自己搏上位再捞一把。

moo_t said...

有一句老话可以形容周美芬和马华公会 :
守株待兔。

因为从前就有许多顺民和愚民(包括华印巫)去做笨兔子。

Frank C said...

周美芬的:

- 大笑時代 -


:-D hahahaha.....

鱼米之乡 said...

现在是菜小粒当道,她分分钟没官做,当然是大时代了。当初输给Tony,黄总还安排个CEO让她过生活(虽是烂摊子但还是有司机官车可用),接下来的日子只好和蔡小姐开鸡饭档过活吧!

Anonymous said...

Mountebank,

周美芬的那句“新经济政策不是早就废除了咩?”的确是太好笑了!不过可惜啊,没看msiakini 英语访谈的读者是不明白您的意思的。她真的无法和Tony Phua 相比,她只是太好运了,输了都还能做副部长!
她的水准就是每天琼瑶式的在那乱喊民主,吵着要重选,看了好烦啊!可是若接受英语或国语访谈时她就不跩了,因为还没反应过来。。很可悲!

leejiajia( ⊙ o ⊙ ) said...

一朝得志,语无伦次
一朝失意,更加无耻
波大,别理他们了,落水狗有何好打呢?

草禾刀, blee said...

不过,草禾刀倒希望波大不要不理这些茅草野草。。。要不然我们就没得在这里叉一叉、吊一吊他们了。。。尽管,草禾刀自私点,不过波大,您别停笔哦!!

hoyoyi said...

She also taken a lot of money, involved in one of the company for tourism as CEO?

波波 said...

光頭這邊真的會教壞人的咯,那個二樓的春袋倒還罷了,今天突然看到草禾刀也出現這麼一句>>>
要不然我们就没得在这里叉一叉、吊一吊他们了。。。

還真的是笑到很大聲,好彩怡保白kopi一早已經喝光光,不然說不定又會來一招噴kopi~

michael said...

哈哈!马华的大时代?周美芬的大时代?哈哈!笑够死人咯!是它们无得捞的大时代!!!
马华继续做戏吧!周美芬继续争妳的饭碗吧!时日无多啦!
马华!哈哈!哈哈! motolola.....

eddieliow said...

何止窝囊,简直就是语无伦次的废材公会。

Botak said...

二樓: 你還記得那套電視劇? 丁蟹就沒有, 丁阿魚就有.

大佬: 有的人還要好收尾好名聲, 所以才不肯辭職.

MOO_T: 現在連老鼠也沒有了.

FRANKIE: 不. 是我們的大笑時代. 她給我笑吧了.

魚米: 老實說, 她的運氣真的很不錯. 一直以來都不錯.

無名: 我也沒看她的英語訪談, 不過她說中文也是可以很好笑的.

黎加加: 人總要輕鬆一下的. 整天討論燒教堂很悶的…

草禾刀: 是啦是啦. 有時寫得也實在累. 真是冤孽, 到底我前世和你們一群人有什麼瓜葛? 都曾經一起參加黃巾賊起義? 辛亥革命? 還是鴉片戰爭?

HOYOYI: That is common for MCA ppl.

波波: 很可能是你教壞的. 不是你就是二樓. 現在還多個Michael. 我? 我很正經的.

MICHAEL: 對, 這我有興趣: 到底周阿姨頂的得了多久?

Botak said...

EDDIE: 我知道, 你的火最大, 把黃阿姨的玉照貼在房間練飛標了嗎?

波波 said...

媽的光頭,人家草禾刀在我那邊斯文得要命,是到了你這邊才突然"性情大變",出口爆粗的,是你們啦是你們班麻喇佬啦

草禾刀, blee said...

对呵!波波!草禾刀在您那边不敢造次,在波大这里就入乡随俗了啦。。。。

二楼后座-╭∩╮(◥◤_◥◤≠) said...

呜呜呜,人家很单纯的啊......为什么又烧到我的头上......呜呜呜!

在“大时代”里,4只蟹一只接一只跳楼,在马华的臭蟹就一个接一个被炒,好哇!

eddie兄应该不是把黄溜溜的狱照拿来当飞镖靶,而是当厠纸,一格一格的拉出来擦,擦完就丢,不让她溜!

二楼后座-╭∩╮(◥◤_◥◤≠) said...

对哦,想到这个一格一格的厠纸,如果把它印上大马政治佬的狱照,肯定卖翻天咯。(这门生意不错)
谁要下单?我去中国义乌帮你们跑一趟。
roll-and-kiss-my-ass,连贩卖网站的名字也帮你们想好,要不要做?

波波 said...

嘩二樓真的很毒,這樣的屎橋(真的是屎)都想得出來!OK啦,我相當欣賞,我要訂貨,不過那個人物是誰就要保密!

Frank C said...

用蔡细粒厠纸抹屁眼儿,感觉好象他在给你舔…

(@@)|||

Anonymous said...

其实,秤头帮的人也不全都十恶不赦,至少还有一些是很善良的,就如民联也不一定全都是好人一样,不信请看http://politicchannel2.blogspot.com/2010/01/308-308.html
看了别吊我哦,特别是大牛,micheal,波波,那天被你们插的痛到现在。


雪山小桂子

二楼后座-╭∩╮(◥◤_◥◤≠) said...

雪山,
吃的咸鱼抵得渴,这里不是插人就是被人插,习惯就好。
你只是还在疼,我已经麻痹,没感觉了,嘿嘿嘿。
奇怪,那天医生说我是完壁的,难道那医生是.......处理华叔后庭花事件那一位?

leejiajia( ⊙ o ⊙ ) said...

波大的格沾盐的,XXXX插插插插春袋春袋春袋什么的满格溜,我看是二楼带头的,让大家骂的爽爽爽爽的

波大的格会在光头妹几岁时给她看?

波波 said...

那個雪山小桂子簡直就是黑白講,我那天只是哈哈哈吧了那麼有插kao你?!你快點改名叫做小春子啦,不然叫小春春也ok

Anonymous said...

二楼,讲骗话不厚道,小桂子经常在这里潜水,这里除了光头还有谁干插你?
波波,名字是光头御赐的,未经御准恕难从命。

chchoo said...

雪山锺某,自己躲在房间里自我安慰就好了,请别到处去误导群众.

如果真的想被人叉叉吊吊,就来荷兰吧.这里有很多彩虹帮的.包你满意.

Anonymous said...

彩虹帮?黑的还是白的?i prefer black,btw你好像第一次来哦,光头一定很高兴。

雪山小桂子

chchoo said...

雪山锺某,彩虹帮里当然什么颜色都有啦!黑的吉隆坡阿罗街及蕉赖有一大把.先用一下啦,不要太挑剔.

下个Amsterdam Gay Pride 2010在
http://www.amsterdamgaypride.nl/

Botak said...

波波: 我只是把她的本性激發出來罷了. 還她真面目而已.

草禾刀: 別賴我. 是波波先把你教壞, 然後妳來我這兒發揮.

二樓: 如果你單純, 那裡還有壞人?
你這生意應該有得做, 波波會是合夥人. 先弄幾捲出來, 讓這班antie試試.

波波: 為何人物是誰要保密? 我知道你第一個想抹的是溫柔賢淑無敵鐵金剛.

FRANKIE: 難說, 蔡小粒的可能成為馬華婦女组的最愛.

小桂子: 我不用看了, 民聯不一定全是好人, 國陣不一定全是壞人, 但是國陣一定要倒, 就是那麼簡單. (PS: 用牙膏涂擦可有清爽的感覺, 減痛)

二樓: 誰會插你, 媽的, 你不插人就好了….

莉家家: 我的博不是鹹, 是真. 改天二樓開博你們就知道什麼是鹹.
我女兒看? 這難說. 本來想她懂事就看, 但是一直延遲, 現在恐怕要等到她十八歲了.

波波: 你真是雄偉兼霸氣十足, 不知道妳性別的還以為妳有交交的. (喂, 以前看妳的博好像不是這樣的…)

小桂子: 我不敢插他們任何一個, 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洗屁股. 還有, CHCHOO 應該不是第一次來了.

CHCHOO: 彩虹幫? 好像是整個歐洲都有分行的??

二楼后座-╭∩╮(◥◤_◥◤≠) said...

雪山,
没人插我?
难道你就是那位传说中的医生?
你潜水很久?不会吧,chchoo兄来了很多次你也不知道,难道你是被大牛,michael和波波他们插到灵魂去了荷兰?
你知道为什么你当不了胡斐吗(雪山飞狐)?因为你少了一点文,文化的文,变成胡非(胡作非为)。

mr.frank,不用怕,你拉的时候尽量把粪便控制在长长的,就不会有觉得他在舔你,而是在含你。他被人含习惯了,是时候去含别人了。


黎加价,我带头?太看得起我了。
这里9高手如云,我只是小蚂蚁,跟大队而已。

波波 said...

咦雄偉作麼你會知道我雄偉的難道你在影射我像一座山?(2%$^##&)OK啦講我霸氣我認啦,不過以前我不是醬的咩?那麼我應該是來到這邊之後才變壞女孩的

OK咯,今天開始我要很注意我的形象了,喂你班友仔不要撩我爆粗呀

(最後那條友仔還是應該改名叫小春春比小柱子好聽貼切得多了……哈哈,撒多這次鹽花啦)

四月 said...

光头一支秃笔越来越神了。

真的是深入浅出,插到深处。

好嘢!!

四月 said...

光头你错了,波波长得非常可爱,不说话的时候非常的小鸟依人。(是·不·说·话·的·时·候·)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Feel到有人在背后讲我,所以来look look...

chchoo said...

波大,我经常来你这里坐坐.只是个人比较安静,斯文加带点含蓄吧了.没打招呼,不好意思.

是的!全世界都有悬挂彩虹旗.公司里也有彩虹俱乐部.只是个人喜好异性,所以没有条件入会.

Botak said...

波波: 我是說你說話的口氣啊… “我那天只是哈哈哈吧了那麼有插kao你?!” 不是我帶壞妳的, 可能是….四月? 大米? 總之不是我….
(妳怎麼對山那麼敏感?)

四月: 謝謝, 不敢當…她小鳥依人? 像她那隻貓那樣?

Botak said...

大牛: 誰講你?一定是你講得人多....
不過今天周阿姨耳朵一定癢.

CHCHOO: 斯文含蓄? 嗯..自從波波和離家家的原形畢露我就不太相信有斯文含蓄的人..哈哈.歡迎常來坐.

Botak said...

慢着!!四月, 妳們這些女的比我們還神啊, "深入淺出, 插到深處"?
這麼好的句子怎麼我差點忽略了.
這"深入淺出, 插到深處"是否你們女士的夢想?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四月真是生意人,修好了PSP送袋还嘴巴这样甜,very good!

chongsiew said...

哇塞!什麼香蕉,懒塞都出来了,这是光头的升级版本?

总之看到炒米粉她哭的事情真的beh tahan..
干那塞!

波波 said...

我還在想做麼全部人對四月的驚人語錄視若無睹,我是剛剛看到笑到沒有聲音出(笑到肚子痛的關係)

唉我都說光頭佬這邊是教壞人的啦,草禾刀已經"真情流露",沒有想到四月樣子斯斯文文的,一來交關這邊即刻語驚四座,我還差點笑到從椅子上翻下來

光頭,你說雄偉嘛,雄偉不是拿來形容山的咩?我寫山寫到給人家狂插了你說我可以對山不敏感嗎?好彩你只是頭大,最多只能算是一座雞冠山

喂四月,什麼叫做不說話的時候?!嗯?
說!說!

阿牛哥~(又來唱山歌),是那個小春子講你壞話,哈哈不過我懷疑這次還有人給這個廣告騙到嗎

二楼后座-╭∩╮(◥◤_◥◤≠) said...

(深入淺出, 插到深處"是否你們女士的夢想?)
还要跟猪猪(g spot)玩才行!
先来个大洪水,再坐上神舟升天!

波波 said...

深入淺出, 插到深處~暗喻motor不夠力,夠鐘換一粒(我猜啦~)

leejiajia( ⊙ o ⊙ ) said...

原形毕露?我???
有吗?有吗?
我好像是被影响的......
呜......
我只能说是强悍,不是有咸味这种,就是来这里才变得,我在其他人的格子都很斯文的......真的!

四月 said...

喂你们不要错误诠释我的遣词用字。我的辞藻是很有深度的。

四月 said...

阿牛哥四月是打工仔而已,嘴巴不甜花红那里有着落啊。

chongsiew said...

波波大大。。不用換motor的。。有。。有。。蓝色的。。粒粒就搞定囖。。。相信我。。

波波 said...

Chongsiew,你講到好像你試過醬,你到底是不是吃過的?

四月,講到底,我覺得阿牛哥最不抵得我拿到一個sony袋囉~還有,你敢死這樣講我,你今天以前是要小心你的屁股,今天以後你是一定要小心你的屁股喲

Frank C said...

好热闹,摆夜市阿~

真的是,八仙掉海,个显神通。。。。

michael said...

哇!呢度真够热闹!寂寞难耐上了瘾。。Botak我又来啦!
Botak应开间博客茶楼,生意一定好好。净做政治部官员的生意,已经发到猪头咁!

michael said...

雪山又来阴人啊!傻害做一次就够啦!你以为民政咩?
so, 我们不会 dipersohaikan oleh 雪山lagi!

michael said...

郑重声明,我是个很正经,唔讲7唔讲9的人,没’国震‘,我边有懒叫讲?边有咁多嘢屌?
好!为了尊重国震班狗害猪犬,以后唔再讲’懒叫‘,净是讲春袋!

michael said...

哇!成班咔佬学嗮阿鸡果招移转视线啊!呢度唔是净插炒米粉的咩?做么变成 插来插去,还比边个粗,边个插人,边个被人插。比高潮!!
咁唔正经的嘢,应该斯人含7啲啦吗!呃!是斯文含蓄。俾周美芬睇到,搞到人地脸红就唔好啦!都唔知人地试过深入淺出, 插到深處。。呃!的含义未??
各位都是返番主题吧!

Botak said...

(唉, CHONGSIEW, 我造的什麼孽啊, 這班人什麼懶賽都出來了....)

波波: ..."寫山寫到給人家狂插...."真的是世風日下..
老實說, 我們男士對'山'也是很敏感的...

對了, 四月, 我明白妳是很有深度的.

Botak said...

MICHAEL: 我淨係做你地班友仔既生意, 已經發到豬頭甘啦.

CHIA, Chin Yau said...

大时代?宫心计还差不多!

周大姐当了琼瑶,又想当Charles Dicken?

改名为Dick Chew 算了吧,

michael said...

呢度是个正常人的部落格。正常人应该有屎嗬屎。有尿嗬尿。讲鸠讲害是好平常的事。
之不过,’国情唔同‘,春袋变懒叫,仲要割了包皮个只。 未割的只可以叫’懒‘。 潮海变超级白。
内症部会很快宣布的。

michael said...

到时我地班友仔已被拉嗮去’甘文丁‘。所以话你净做政治部官员的生意咯! 哈哈!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我有问题!

四月到底是男还是女?

Botak said...

CHIA: DICK 是男人的名字啊?

MICHAEL: 甘文丁? 就算係拉, 都拉我先啦!

大牛: 她應該是很有深度的女子....

Frank C said...

Botak 的长处,和四月的深度相辅相成....

波波 said...

Frank,你這句絕!我拍案叫絕!絕到有一點點要噴Kopi的感覺!

zuiyanhong said...

千错万错都是风满楼的错,误人子弟数十年,没教好人家的孩子,结果叉叉吊吊、插插调调满天飞,真是罪过罪过......

二楼后座-a means to an end said...

风满楼老师,
乱臣当权,道德沦亡,我们不下地狱谁下?
大马永远不缺笑话,黑色白色彩虹色色色皆有,唯独黄色是禁忌,这里刚好可以让大家自娱娱人。
当tiger woods可以在晚上拿下另外18个洞或更多,足球明星从红灯区把女人带回家hat-trick再hat-trick的时候,我们这算不了什么。

Botak said...

Frankie: 你越學越壞了....是不是太久沒有找你喝咖啡..?

波波: 又要噴了? 老實說, 我不知道FRANKIE 怎麼知道我的長處.

風滿樓: 當然不是你的錯. 今天的老師不是教人做人的, 只是教人考試而已.

二樓: 對對, 我不下, 你下地就好了.

波波 said...

光頭我是沒有辦法,遇到你們班友仔,我看噴血是遲早的事

二楼后座-a means to an end said...

虽然没见过面,但也算是相识一场,我下你不下,那不好玩咯。
其实你也不用怕,我打听好了,下面已经满了,就算有空的,也很快地被预约好的塞进去。
你也知道,光是巫统和它的小狗党党员已经是vip members,再加上它们的打手如反贪局,内政部和司法部的家伙,位子永远不够,你想下去还没门呢!

michael said...

哈哈!Botak二楼,你俩条友仔真客气,你推我迎的。搞到我地鬼咁唔好意思!究竟是Botak推二楼的后座啊?定是二楼推Botak去后座?
唔落去就上去咯!割了’皮‘的还有7个处女做老婆!

Anonymous said...

怎么尽说这些话呢?就不能说些如巨石下崖般的话吗?难怪不见我们太监帮的人来这里。(个人意见而已,不爽别插我,今天老板可没给我润滑剂哦!)


雪山小桂子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为留言破百尽一份绵力...

Frank C said...

Botak,

我的处女作:

http://frankccff.blogspot.com/2010/01/one-malaysia-shit.html

p/s: 烏言訣句好难写~
你的對聯很神~

http://botakray.blogspot.com/2009/08/blog-post_13.html

鱼米之乡 said...

都讲了嘛botak 的烏言訣句是2009年的烏言精句

Frank C said...

有一句话,我很想告诉二楼很久了,

“我也是加藤鹰的第二代入室弟子~!!"

p/s: 超爱他的一阳指.

二楼后座-a means to an end said...

mr.frank,
是金手指,不是一阳指。
刚开始是中指,接下来是加入无名指一起来才有效。
但是要告诉你一件事,加藤鹰讲过,没有足够的前奏,十根手指也没有用。

p/s:原来我也有同志。

Frank C said...

哗~ 二楼好神~

CHIA, Chin Yau said...

BOTAK 问:CHIA: DICK 是男人的名字啊?

没错,周少了一些斤两,所以我把DICKENS 的後面三个字母切掉。

其实称周为Dick Chew 已经很给面子了。本来就要叫她“嚼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