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3 January 2010

轉載: 鄭屹強: 一年RM500 助养一名本南孩童

(這裡轉載風雲時報記者屹強的一份通告. 希望有能力的人能伸出援手, 現在已經有80名本南兒童被助養, 有興趣者請照以下方式聯絡屹強)

本南人是我国东马纯朴的民族,住在深山内的本南族,学校离家园太远,加上缺乏交通到学校上课,导致很多的适龄儿童都没有上学。而由于本南人的住处距离学校很远,自七岁开始,本南小孩就要离开父母,到寄宿学校就读。

然而,并非所有本南家庭都有能力让孩子就读寄宿学校。若他们走路到学校,则需要至少两天路程,但是靠伐木工人载送,只需要两个小时至四个小时。结果就衍生了本南女子被性侵犯的问题,木山公司的驾驶员在载送的过程中,性侵犯本南女中学生。

不过这个消息却遭到警方、伐木工人的否认,并指说这只是纯属谣言,所幸的是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在08年10月8日,成立了一个包括政府官员和非政府组织的特别专案小组来调查这项“谣言”。

在09年9月8日,在非政府组织和在野党的施压下,马来西亚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终于公布报告,并且承认本南女子的确被性侵犯,因为执法不严,这些问题依然没有获得解决。该报告显示,确认目前最少有10个女生被侵犯,最小的只有10岁。

目前,本南族的领袖们正在尝试把这些孩童们从部落村转移到几个靠近Ulu Baram的市区如:美里等地,在当地设立一家家的本南人之家,让这些孩子能够安全上学。同时这间中心也将会充当本南族的医药援助、辅导与联络中心。

你的助养费将会辅助这些贫穷本南小孩们的教育费用。

假如一个月少买2件价值RM20的新衣,少吃5顿快餐、少花费的话,你可以协助一个本南族小孩安心上学,免除被侵犯的危机,解决升学的烦恼!

因为助养一个本南族小孩的教育费只是一年RM500,目前他们有超过500名中小学生需要你的帮助,这五百块只是足够来负担他们一年的校服、作业簿、参考书、文具等。

所有助养者将会获得你助养小孩的一张照片、地址与联络方式,以便能够知道他们的学业进展或确认汇款成功抵达他的手中与否,而那位小孩则只会得到你的地址或电邮(依据个人要求而定)来跟助养者联络。而假如助养者不愿提供任何联络的话,可以通知我做个别处理。

基于我并非任何法定机构,只是纯属想要做好事,所以我会要求当地的本南族领袖提供所有孩童的银行户口号码,让助养者直接汇入。而假如不方便者,才交托我来协助处理。

为了确保该助养孩童是真的是需要之人,我已寻求本南族支援小组成员的协助,来确认本南族领袖所提呈之名单人选,以便他们能够帮对人,而非好心做坏事。

任何有兴趣者,可以将你的中英文名字、联络方式(电邮、手机号码)与地址电邮到 tehyeekeong@gmail.com,我将会尽快与你联系。同样,你有任何疑问的话,也可以电邮方式联络我。

而想知道更多有关本南族的人士,也可以游览【风云焦点:本南族的悲歌】http://www.therocknews.com/dama/focus/9536.html

任何详情,也可以游览www.yiqiang1.blogspot.com 謝謝你!

14 comments:

波波 said...

很想幫忙,可是我助養一個雲南的小朋友已經6年了。還有3年,等我的小能映不再需要幫助時才有能力多助養其他的。
謝謝分享。

波波 said...

另外,在奶茶(好像是)那邊看到一張照片,才發覺原來光頭的頭很大~!

chongsiew said...

我可以助養一名本南孩童。

Botak said...

波波: 抗議!抗議! 那是錯覺. 奶茶拍照的角度有問題....

CHONGSIEW: 好! 支持你.

Frank C said...

不是wo,

我也有同感 wo... 光頭的頭很大 ~ 看起来好象很有智慧.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喔,我去联络下,虽然自己都顾不到自己,但还是看能不能帮个忙。

Botak said...

FRANKIE: 你見過我真人的, 很大咩? @#$%^&&*...

大佬: 好! 有錢出錢, 沒錢出力.

草禾刀, blee said...

草禾刀已助养了一名云南的高二生,印度小一小女孩。
谢谢波大的转摘。。草禾刀虽然能力有限,不过会去联络他。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我只会用把口屌政府剥削本南族,毕竟真正能帮到本南族的,还是选民以手上那张选票推翻国阵政府,砂拉越即将来临的州选,希望选民肯做些好事。

二楼后座-unknown pleasures said...

我已经在助养四川大地震孤儿。
还有就是自己的母校,每年就捐一点过去。
等水头再充足一点,会响应这个计划。(现在有心无力啊)
想起来也有点赌烂,华校生和本南族,或其他弱势团体,一个是教育制度,一个是本国人民,虽然两个性质不同,但是毕竟都是宪法上应该被保护的,却如弃婴,亏番薯国烂蕉说得出2020先进国和一个大马,他妈的。
没办法,资助这些弱势群体,还不如买战斗机潜水艇,或多盖几栋豆腐渣空盒子,有回扣,也有油水可拿。
就好像老美和西方白皮猪,没有石油的地方,管他妈的种族屠杀,也不关我事;有天然资源的地方,明明不关他们的事,就快快地举他那长得象lp的正义之旗。

Frank C said...

新年后,等水头再充足一点,我也会尽点绵力。

看了一些出钱出力的人,我想,这些该花的钱,是不改省下的。

Frank C said...

我建议,大家可以联合助养,未必一定要一人五百。

既可减轻大家的负担,又可行善,有心者一人,五十,一百都可以。

Botak said...

草禾刀: 光頭向你鞠躬.

大佬: 各人有各人的角色要演

二樓: 這些東西, 那能靠政府? 說不好聽的, 在這些課題上, 政府是和民眾對着幹的. 因為他們是強盜.

FRANKIE: 大家東馬人, 感觸特別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