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7 January 2010

四月波波要鳴白頭

不, 這不是一句話. 我說的是, 四月, 東林波波, 路見要鳴, 和白頭 (CY’s Blog), 即波波的老公.

四月比我想像中要斯文, 說話慢條斯理, 尤其在高分貝機關槍的波波襯托之下, 更顯得淡定 (氣死波波). 看她翻譯RPK的文章多了, 我竟然先入為主的認為她應該是那種‘眉宇之間流露悍氣’的女孩.

波波…唉, 波波, 人如其blog. 各位, 你們在東林波波看到的就是真實的波波, 沒有修飾, 不用想像. 她說話你要插口先得把她打暈. Piak! 不用給臉白頭的. 由於她只比貓稍重, 她不能住在有颱風的國家, 因為她和她的一群貓都會被吹上屋頂.

二樓不是將她當成幻想對象嗎? 想貓吧.

白頭是世外高人, 雙眼閃爍着智慧. 他內斂的鋒芒是無形劍氣, 坐在你旁邊你就感受到 ‘高手來了’. 可以看得出他是波波背後的大山, 她可以在這山上撒野, 撒嬌, 撒尿, 跳, 跑, 發神經… 累了, 就睡在山的懷抱裡.

要鳴是最過癮的, 我從沒見過這麼直率的生意人. 上次五福星聚會, 他講得不多, 因為奶茶, 光頭和屹強三人喋喋不休. 他永遠有許多精采的故事, 他的敘述很草根, 就像他的blog. 我一直認為, 真性情不造做的人, 看blog如看人, so far和我見過面的, 都是這樣.

不知道為什麼神經波波竟然約在 Mid valley見面, 還是星期六!! 塞車塞到懶那樣. 我和四月好人有好報, 一進去就找到位置. 上去沒多久, 看到要鳴走過來, 三個人一走在一起, 就發覺四月原來很高, 頓時我和要鳴兩個矮男人很不是滋味.

後來走出餐廳聽電話, 一位小妹妹一陣風似的刮來我面前, 用一種好像和我已經很熟了的語氣問我: 他們去了那裡? 錯愕間, 我必須在十分之一秒內整理出幾件事:

第一, 這不是小妹妹, 只是一位身材瘦小敏捷如貓的安娣. 第二, 既然是瘦小的安娣, 就應該是波波, 因為她說過她沒有一塊多餘的肉. 第三, 她認得我, 因為我有照片在blog給人看過, 而且這模樣的光頭不多. 第四, 她問的是要鳴和四月.

所以電光火石間, 我掩飾了我的錯愕, 用也是好像和她很熟了的語氣說: 在餐廳裡面!

白頭和波波送了我一些自己家後院用貓肥種的木瓜 (見圖), 說給我老婆和小光頭妹吃, 感動得我眼淚鼻涕和其他液體都差點奪眶而出. 木瓜形狀大小剛好盈盈一握, 標準的AV幻想尺寸. 不過當晚的女士都不能提供關連的想像空間, 實際上, 差遠了.

照片? 她們的? 當然沒有, 妳要光頭給人斬啊! 看木瓜啦.

看官們, 有道是:

光頭入城搾波波 四月飛霜游車河
要鳴遠來不是客 眾人不免見白頭

78 comments:

方人也 said...

木瓜的形态种得均匀,尺寸恰恰好,佩服佩服!
一手握一瓜,睡醒软趴趴。

二楼后座-a means to an end said...

以你的描叙,波波轻小又像猫,适合老汉推车,四月太高,观音坐莲最佳。
hmmmm......今天又要开片咯!幻想幻想一下。

大米 said...

波波 = 机关枪。
BOTAK, 我可以想象,在她面前,你是没有说话的机会的。

大米 said...

还有。。。botak,你竟然叫波波作auntie,是不是嫌命长啊 ~~~(路过再闪人)

大王 said...

"不過當晚的女士都不能提供關連的想像空間, 實際上, 差遠了."

=xiang jian bu ru huai nian !

四月 said...

抗议!!

什么叫着『差远了』?光头有眼不识泰山。

Fairnation said...

君子之交, 保留"幻想"空间。二楼你说是吗?

Botak said...

方人也: 我很久沒有看到這麼家鄉味的木瓜了. 很有親切感. 以前家裡有種的

二樓: 別看太多AV

大米: 有問題咩? 我們都是被人叫安哥安娣的啦. 雖然她看起來年輕.(給她爽一下) 我還是可以有機會講話的, 就是要比她快.

大王: 不一定, 不一定...

Botak said...

四月: 好吧, 算我有眼不識'泰山'.有機會方一睹廬山真面目好了.

fair佬: 對了. 可惜二樓的幻想尺寸總是太寬.

CHIA, Chin Yau said...

博达过誉了,我只是一个不识时务的乡巴佬。可能你看到的是我眼镜的反光吧!

michael said...

照二樓所述。。。那大件的肉丝马。。要’跑马射金钱‘才能搞定咯!
还请大师指路!

michael said...

Botak- 我很久沒有看到這麼家鄉味的木瓜了. 很有親切感.
那親切感是来自家鄉的’木瓜园‘???

淼淼 said...

原来四月就是“榴莲国度”的作者,世界还真的小啊。。。。。。

Frank C said...

波波和白头有没有小孩?

CHIA, Chin Yau said...

FrankC:人人的小孩都是我们的。:)

Botak said...

白頭: 還有你頭髮的反光...

michael: 不是. 是小時候我家後花園種的.

淼淼: 是嗎? 她就是林悅? 看照片不太像啊?

FRANK: 有, 很多, 都在家裡爬上爬下...

CHIA, Chin Yau said...

Botak:白发如何反光也不如光头反光来得好看抢眼。

michael said...

Botak, 哈哈!给你揸到啦!你是霹州人吧?霹州人没理由不明’木瓜园‘???

波波 said...

.........
一時是小朋友,一時是安娣。
一時機關鎗。一時是張牙舞爪的貓。

..........
這個世界上有這樣的混合體咩?
我知道,你們都當我是怪物。
我表跟你們好了。

(喂光頭,什麼貓肥?貓跟狗都在屋外排洩的,他們不知道幾愛這三棵木瓜,常常爬上去打木瓜彈子)

波波 said...

不過當晚的女士都不能提供關連的想像空間, 實際上, 差遠了.>>>>

媽的光頭給人干得少,這樣講是什麼意思,是說我們不夠料啦?竟然還說要看四月的盧山真面,媽的你等住給老王砍啦!

註:四月不是林悅。但是我想四月一定很喜歡林梲。就像我喜歡林悅一樣。

二楼后座-a means to an end said...

botak兄,
不看av我会睡不着,睡不着就会没力工作,没力工作就会没钱,没钱就会买不到蓝光,买不到蓝光就会没得看av。怎么办?


fair兄,
我在幻想着,如果幻想是一种现实;我在现实中,如果现实是一种幻想。

michael兄,
至于那大件的肉丝马,倒插杨柳和乞丐煲饭应该可以用。
其实最好还是隔山打牛,因为这座肉山,大得有点难于跨越。
请指教。

CHIA, Chin Yau said...

二楼:那就来一个泰山压顶

二楼后座-a means to an end said...

michael兄,
就算是霹雳州的人,也是40以上才知道什么是去木瓜园採木瓜。
吃鱼蛋粉也应该一样。
虽然botak兄也是40以上,但是他鼻子不灵,闻不到木瓜香,所以没有去採。

二楼后座-a means to an end said...

白头兄,
泰山压顶?
这座泰山太大了,会受不了。
除非用电光独龙钻,从下往上钻,搞不好可以顶得住。

CHIA, Chin Yau said...

二楼:就让这头痛问题还给那鸡好了。

Botak said...

白頭, 老實說, 我的皮膚是油性, 所以發亮是可能的.

MICHAEL: (裝傻) 我是說我的後花園啊.

波波: 別那麼生氣啦, 那表示你的形象多重, 正是吃這行飯的人啊,
不是我撩四月啊, 是她說我有眼不識泰山啊.

二樓: 你已經上了藍光的癮啊? 該死你敗家囉.

二楼后座-a means to an end said...

那鸡问过我,我也给过他意见,但是那鸡就是不肯下苦功学,搞到鸡飞狗走青蛙跳,唉!

Fairnation said...

你们提起才想起,难怪有时看波波的Blog会感觉到四波眼光在穿透银幕, 原来是白头站在后面看。

michael said...

二楼大师 - 恕小的学艺未精。功夫 belum sampai rumah. 您说的都是难招。
乞丐煲饭??未听闻过?是大师自创的吗?有没有manual 供参考?赐教!赐教!

Botak - 不食淫间烟火,此木瓜非彼木瓜!也许我和二楼大师的幻想空间太大了?
唉!国情不同!国情不同!

Botak said...

說說那堆木瓜. 回家後我把它們攤開吹風, 打算明天拜了老爸後分給眾人. 一早起來, 卻發覺母親已經拿了一些煲湯給剛生產的弟媳喝, 以便讓她哺乳得更順暢.
波波白頭的木瓜真是功德無量. 再次拜謝.

michael said...

Botak-你的後花園!幸好不是你的後園!要不然,木瓜怎能放在你的後園??难道又是另一难招!Mississippi 大运河??

Fairnation said...

Botak, 我刚才是看到你写什么的。 只是你edit掉了。放心,我的口是相当严密D。

CHIA, Chin Yau said...

Botak:我在追踪你,你说什么我都知道!!

michael said...

呃!Botak 说的原来是波波的木瓜!真相大白啦!
方人,睡醒不用软趴趴啦!二楼大师!我们还是研究您的武功吧!

michael said...

Botak写了什么?不告诉我?我跑去告诉那个不举的,让它用内衣方令对付你!

Botak said...

你們為何追蹤我.....我隨時都會給波波追殺

波波 said...

老早在你post第一次時我就看到了你說我沒有吃木瓜嘛,我是現在很不得空,不過我心裡面老早就媽叉你1000000000次了

Botak said...

波波: (討好ing) 妳忙妳的, 趕稿要緊, 別動了'稿氣', 寫不出就不好了...累了嗎? 唉唷, 休息一下哦, 白頭, 快替她按摩按摩...
至於吃木瓜的事, 也不能急嘛, 那得日久見功啊....(飄走~~~~)

鱼米之乡 said...

Botak,(母親已經拿了一些煲湯給剛生產的弟媳喝, 以便讓她哺乳得更順暢.)波波就知道对她无效才会送给你嘛,别谢了。(快闪..)

淼淼 said...

光头,你弟媳是第一胎吗?
听说木瓜还真有效哦。。。。。

Botak said...

魚米: 波波就來向我發出追殺令. 你何苦混這趟浑水?

淼淼, 不錯, 是第一胎. 聽說很有效. 不知道男人吃了會不會一樣變大??

CHIA, Chin Yau said...

Botak:据说男人吃了肉丝麻那鸡外加一个番薯就会顶呱呱!
白头不敢太出人头地,所以没试。

淼淼 said...

恭喜,是男还是女???

鱼米之乡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Botak said...

白頭: 是嗎? 等我寫下方程式. 然後叫個傻佬試試, 有成效再和你說.

淼淼: 男的.

淼淼 said...

那很好啊,洽洽好和你的光头妹凑成“好”字。。。。。。

波波 said...

光頭,你爆我身高,又爆我五扁身材,我跟你講,雖然我現在趕到就來便秘,十根手指都死鬼不得空,不過我的腳正在抽空磨刀……

(輕聲細語/嗲聲嗲氣)為了你喲磨的這把刀~

CHIA, Chin Yau said...

光头:卖华和KPI书生最适合

四月 said...

淼淼,四月爱吃“榴莲”,住在“番薯国度”,可是绝对不是“榴莲国度”的作者。

光头,廬山真面目你昨天不是看过了。可是泰山真面目你一辈子没机会看的。

波波原来妳脚可以磨刀。。。用脚磨刀是要来剃脚毛的吗?

淼淼 said...

四月-嘿嘿,不好意思,会错意了!:P失敬失敬。。。。。

波波 said...

是咯四月,不過毛是毛了,可是是一顆大光頭的毛~

Botak said...

白頭: 怎麼沒想到?

淼淼: 厄...以姓葉的來說, 是.

四月: 冤枉啊, 我從來沒說要看啊, 是你們不服我的形容詞而已啊....

波波: 身高不是我爆的, 是你自己爆的...(妳有健忘症??) 五扁身也是你自己評論螺絲嗎的時候說的....

波波 said...

管你!都算在你的頭上!

二樓說:以你的描叙,波波轻小又像猫
光頭說:波波白頭的木瓜造福人群, 功德無量. 再次謝謝.(不懂下面或是上面還有刪掉的一句)

所以嚴格算來,這把刀為你而磨還不算是太冤的

(我在用咬牙切齒當磨刀石,啍啍,啍啍啍)

CHIA, Chin Yau said...

光头:再加甜品黑山幕布丁,还有翁菜操木鱼,大概就完整了

CHIA, Chin Yau said...

写错菜名:应该是木鱿鱼操翁菜

波波 said...

喂白頭,我在這邊磨刀要殺人,你在那邊猛開菜單給人家進補,什麼意思?要打對台是嗎?
還是你想說養肥那條友仔才來給我殺?

leejiajia( ⊙ o ⊙ ) said...

看官的
光頭入城搾波波

咦!咦....
搾波波

要死了,波波没发作哦!(煽风点火...呼!呼!)

波波 said...

咦,leejiajia,不是卦,他不是講搾木瓜咩?

如果是要搾人家的波波,那我就不磨刀了哦,因為不鈍的刀殺人比較痛~

波波 said...

咦錯了,是不利的刀殺人比較痛
(排寫ing~)

Botak said...

裡家家...我待你不薄, 竟然煽風點火...嗚嗚嗚..我要着草了.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said...

哈哈哈-哈哈哈,光头兄,你好。
真的是热闹的很,不笑都不行,看来波波这次被你玩残了啦!夜夜磨刀的女人。小心为上。

草禾刀, blee said...

嘩!嘩!嘩!这里战火酱凶喔!!!怪不得波波昨晚在他家咬牙切齿的。。。草禾刀差点要闪去报警了。。。

二楼后座-a means to an end said...

兴哥,
晚晚磨刀的女人不可怕,晚晚擦枪的女人才可怕。
波波有没有晚晚擦,就看白头兄的功力了。
(以小弟看,应该没问题,要不然白头兄也不会那么有精创作)

Botak said...

我的命好苦...本來想懶惰一天, 現在看來再不放新貼文更多不利我的東西就會出爐, 到時我不請保鑣也不行了.

四月 said...

光头,听说你不知死字怎么写,竟然送上门给人磨刀?祝你好运。。。(吃多多木瓜都补不回呀)

Botak said...

四月: 我不入地獄. 誰入地獄.
(但是我已經準備了防彈衣,頭盔,救生衣,哨子.....)

四月 said...

哟新照片。。。怎么看起来头更大?

光头,你的防范设施只顾及上半身,还是有危险性。哨子?只怕你一吹,白头马上就飘过来给你一拳。

Botak said...

不是新的, 是舊照片. 誰說我的頭大. 嗚嗚嗚嗚嗚...
難道我還要加護陰罩?

四月 said...

我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女生用这个角度拍照,可以让眼睛看起来更大下巴看起来更尖。。。可是你用这个角度拍照,只会让头看起来更大肩膀看起来更小。

你应该由下拍上,才会看起来更雄伟。

Botak said...

雄偉? 由下面拍上來??

leejiajia( ⊙ o ⊙ ) said...

波大看起来比较年轻,真的!(不是讨好你哦)

每个人都说你头大,请问你戴头盔有困难吗?
挤进去有点困难?脱下来又要用点力度?那就有点大头了。

Botak said...

我要換照片了!!.....(ERRRRRRRR)

CHIA, Chin Yau said...

Botak:最简单的方法是-


把你的头塞进Durex。塞得进就没问题,塞不进嘛。。。

你自己想应该怎么做吧!

Botak said...

你是說那一個頭?

草禾刀, blee said...

刚去波波那里无聊了一轮。。。
再来这里无聊一下。。。别换啦!!灰色好!!不该大的地方都会被遮掉!!!

CHIA, Chin Yau said...

Botak:那就要看你要用什么头。

例子:光头、手指头、黑头、乳头、拳头、馒头、枕头。。。

michael said...

Botak,
你的木瓜歌颂惹火啦!会不会又是巴拉第二?忽然人间蒸发?

michael said...

把你的头塞进Durex? 打劫银行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