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5 January 2010

砂姥姥國長屋傳奇

我的女兒乖乖, 聽爸爸講故事, 聽完了要睡覺哦.

很久很久以前, 在太陽系的一個星球上, 南盅果海正中, 有一形狀像狗的大島, 叫婆婆州. 婆婆州大部分的地區, 是人猿山番國, 上面長長的一個國家, 就是砂姥姥國, 那邊的居民都住在長屋裡, 無憂無慮, 快樂的生活.

長屋的居民十分淳樸, 大多以狩獵捕魚耕種為生. 乖乖, 妳知道嗎? 長屋是一間很長的木屋, 裡面住了很多家的人, 就像我們公寓的走廊一樣. 每間長屋都有個屋長. 居民都十分聽屋長的話.

砂姥姥國每隔四年舉行一次選舉. 每一次都是白頭佬的人贏. 為什麼呢? 原來白頭佬用了一種十分有趣的方法, 來確保他的黨勝利.

那就是, 每次選舉之前一天, 白頭的馬仔都會去見屋長. 讓屋長把全長屋的人都叫來. 然後當着每個人的面前, 把一小箱打開, 裡面都是錢. 白頭佬的馬仔說話了:

同胞們, 如果明天的選舉我們勝利, 這些錢就是你們的了. 你們每人都可以分到. 但是如果我們輸了, 那你們一分錢也拿不到. 明白嗎? 我現在把這箱子放在你們屋長家, 但是我會派兩個人和屋長睡.

為什麼要派兩個人在屋長家睡呢? 原來, 以前白頭只是派人塞錢給屋長, 屋長便會叫居民投白頭的票. 後來形勢嚴峻, 白頭怕屋長半夜把錢私下和居民分了, 或進自己的口袋, 而明天卻又投別人的票! 那不是虧了大本?

長屋居民是很聽話的. 既然有錢拿, 而屋長又說投白頭的人, 就投吧. 當然, 屋長是分得最多的. 所以每一次砂姥姥國選舉, 白頭的人都會大勝.

但是白頭後來就貪心了. 他把長屋居民的土地用偷龍轉鳳的方法, 先是轉去砂姥姥政府名下, 然後再轉去他朋友的名下. 一下子, 長屋居民打獵耕種的森林, 變成伐木場, 一棵棵的大樹被砍下運出. 頓時, 犀鳥沒有了停頓唱歌的樹幹.

白頭的朋友, 即那些伐木老闆發達了, 白頭自然也越來越有錢.

長屋的居民變成沒有土地的人了. 那些是他們祖傳的家業啊! 所以屋長們都說, 下一次, 要讓白頭輸了. 他派的錢, 買不到我們祖宗留下的森林啊! 收了他的錢, 損失更大啊.

可是淳樸的長屋居民, 是否懂得團結一致呢? 那就不知道了. 畢竟, 砂姥姥國的人都是傻傻的, 給白頭騙了那麼多年, 還是有錢收就投你的票.

好, 乖乖, 睡覺了, 下次爸爸和妳說婆婆州對面那個形狀像番薯的馬癩癩國的故事吧. 晚安.

41 comments:

波波 said...

光頭佬乖乖,講完了故事,你要make sure下次投票你有來投哦~
by the way,請問你是選民了嗎?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没办法,水电等基本生活措施都有问题,谈什么政治?谈什么改革?

没办法... 没办法...

Botak said...

波波: 我早就是選民了, 去英國之前也投過票. 不過下來的願望就是把自己變成和番薯國無關的人.

大牛: 但是他們的土地給人搶了, 看他們忍得了多久?

leejiajia( ⊙ o ⊙ ) said...

土地是大门的“妈妈”
妈妈被“奸”
孰忍孰不可忍......@#$%^

二楼后座-i remember nothing said...

想到砂劳越,就自然就想到巴昆水坝(bakun dam),想到这个水坝,就想到大马天字第一号种族主义分子托衰家老马,左手举着种族主义之剑,右手就跟死党陈伯勤(依佳兰(ekran bhd),太平化学(pacific chamicals bhd)及花岗岩工业(granite industries bhd))老大签了大马历来最大的私营化计划---耗资56亿美元的水坝承建工程。
700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老新)的水没地区,不但把东南亚固有的植,动物品种送上天,还让那儿的真正的土著,主要是kenyah族丧失自己的土地,无语问苍天!
而当这里的土著的利益被削剥得体无完肤的时候,ekran bhd吉隆坡的总部门前,就一直停了一部ferrari f-50,(大马当时只有配到3部),而这部f-50的颜色非常不自然(用心去看的话),因为它并不是ferrari的传统红色,而是染着远方的土著大地和动植物的鲜血,还有人民血税的血!
民营化只是借口,官商勾结才是实在,knn!!!

二楼后座-i remember nothing said...

p/s:那部f-50的主人就是陈伯勤之子,陈公子所有。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水坝其次,伐木才是主因。

H@rry said...

我都叫他白蚁!
因为白蚁走过的地方
木头都会蛀掉!
希望他快下台!

eddieliow said...

只要白头的目的达到,他哪会管那些土著的死活。

Botak said...

離家家: 怎麼加了一對眼鏡?

二樓: 我發覺商人和政客有一個共同點. 就是為了利益可以罔顧人命.

大牛: 為了建水壩, 就要把森林砍掉, 對不對? 在水壩還沒賺錢之前, 那些木桐已經可以賺一筆了. 是二合一的.

HARRY: 也有很多人叫他白毛

EDDIE: 這是國陣精神.

薰衣草夫人 said...

其实这不是传奇,而是实录.

二楼后座-i remember nothing said...

树桐用吨算,黄金就用两,两个都值钱。
良心,值得了多少两钱?
没有良心人的眼里,人命只是他们王国里的延命工具,而以。

Frank C said...

如果你也和陈伯勤一样,有机会赚个几亿,可以有豪华跑车.....

你会下会也把森林砍掉,使土著丧失自己的土地?

Botak said...

夫人: 是傳奇, 發生在大馬的, 那一個不是?

二樓: 不是不報, 時候未到.

FRANK C: 不用等那麼有錢, 我有機會賺一千萬就會開始建立海外反國陣同盟會.

二楼后座-i remember nothing said...

(如果你也和陈伯勤一样,有机会赚个几亿,可以有豪华跑车.....
你会下会也把森林砍掉,使土著丧失自己的土地?)

不会!
盗亦有道。
生意人人做,但不是什么生意都应该做。
不是我在清高,把别人的尸体来当自己踏板的事情,not my way。
我相信因果循环,染满鲜血的钞票,以后就是下一代的催命符。
成功的企业旨在改善人类的生存环境。
企业责任不只是提供就业机会,它更大的责任在于与社会融合,利益与道德取得平衡。
如果连这点责任都没有的话,就算是满手钞票,封爵称侯,到后来也只是企业界的“强盗男爵”,与政治神棍没有差别!

p/s:钱财身外物,够用就好。
来的时候没带上,走的时候也不用带走。
人是哭着来,凡事对得起天地良心,让自己回头看看的时候,笑着走,又何妨!

二楼后座-i remember nothing said...

botak兄,
一千万?
印海报都不够吧。
买一只青蛙就5千多万啦!
看看华叔,当年a了这么多个亿,到现在还反了个开头而已。
政治世界的通膨率比实际经济的要高出很多个零头啊。
不过一千万买支旗来起倒是够的。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该州有二三十巴仙选民是华裔,没有他们一大部分的支持,国阵不可能在美里、诗巫、泗里街等华人区获胜。

Botak said...

二樓: 你會錯意了.
一千萬只是讓我心甘情願退休的數目, 也就是所謂的賺夠了. 要搞同盟會, 還要我拿錢買人? 能夠被買的都不是我的人啦. 再說, 到時我會召集幾位億萬富豪做我的贊助人...我做策劃而已, 不出錢的....嘿嘿嘿

大佬: 那為什麼他們會支持國陣? 你們東馬人應該爆些料來聽聽.
我想, 第一是如張大鱷之流平時做很多人情, 即捐款. 獨中什麼的, 有求必應. 第二是那邊很多商人, 都有利害關係.

chongsiew said...

成功的企业家,它会回馈于社会,但是没有几个可以做到。

Frank C said...

(如果你也和陈伯勤一样,有机会赚个几亿,可以有豪华跑车.....

你会下会也把森林砍掉,使土著丧失自己的土地?)

我会砍一点点.

(一点点,大家不要生气......)

leejiajia( ⊙ o ⊙ ) said...

很多靠埋没良心发达的商人都会高调的反馈社会。沽名钓誉,摆出一副慈善家的脸孔,其实捐出来的都是很多人垫尸底的肮脏钱,何来功德可言?媒体往往给他们歌功颂德,让他们以为自己功德无量,其实是很没天理。

多了( ⊙ o ⊙ )是因为有博的人都有标志,我没博就加个( ⊙ o ⊙ ),身份认证。
其实眼大大也蛮像我的。

Botak said...

CHONGSIEW: 回饋社會的企業家不一定是好人. 壞人賺人民的血汗錢後回饋社會也不能得到原諒. 張大鱷就非常懂得回饋社會.

FRANK: 砍一點點不夠吃的.

離家家: 它還好像另一樣東西.

波波 said...

(8到要死還用興奮到死的語氣追問)
光頭像什麼像什麼像什麼~?!

Botak said...

親愛的波波: 回去趁妳老公冲涼時, 開門進去, 頭向前, 往下彎60度, 雙眼直視, 就看到了.

淼淼 said...

感觉上好像“Avatar"这套电影,不同的是戏里的居民会不惜一切捍卫自己的土地!!!反观哪里的人民只是坐以待毙。。。。。。

二楼后座-i remember nothing said...

不像,中间的小圆圈太短了。
哇,还要弯60度才能看到,那需不需要用放大镜啊?
我太座老远就看到我的,而且看到之后还看不到我的脸,遮住了。

Botak said...

淼淼: AVATA 是部電影. 爸爸說電影都是騙人的.

二樓: 別吹了. 你不說不用的時候可以當褲帶?

二楼后座-i remember nothing said...

不是裤带,是打小朋友的时候当藤条。
打baseball棒不够帮用的时候也可以客串一下,嘿嘿嘿。

leejiajia( ⊙ o ⊙ ) said...

有像咩?你们的像啊?

????
好畸形呐(╯3╰)

Frank C said...

(不是裤带,是打小朋友的时候当藤条。
打baseball棒不够帮用的时候也可以客串一下,嘿嘿嘿。)

棒可以打baseball,也可以给你太座练泰拳,去海边沙滩可以当枕头。

二楼果然像椰树酱,一身是宝。

Frank C said...

小的不才,

每每这房事,都得像蕉踏实地,從低做起。

哀呼~

波波 said...

光頭,我跟我家白頭佬講了,他說你是教壞好人的壞人,叫我少來光顧哦~!

波波 said...

你知道,對他來說我是潔白無暇的,等下給你們思想沾辱就不好了啦~!

Botak said...

二樓, FRANKIE, 黎加加: 你們是否要將我的網站改型....還有沒有更誇張的? 可以拿來打陀螺?

波波: 嗚嗚嗚...抗議, 是你教壞我的, 我本來十分乖的
(妳潔白無暇? 我早上的咖啡都噴出來了)

Botak said...

以前有人和我說他老婆不給他看我的網站, 現在有老公教老婆別看我的網站...為什麼呢? (嗚嗚...我的命好苦)

二楼后座-i remember nothing said...

(妳潔白無暇? 我早上的咖啡都噴出來了)
还好不是从别的地方喷出来!
要不然人家要去找你算账咯。

mr.frank,
你是从低做起,我是从无到有(天气冷,没办法)

波波 said...

光頭我本來要回你一句更加夠力的,不過算了,不要等下我純潔的形象在你這邊破壞掉,啍!

不過最壞的應該是二樓,他講的每一句我不是噴Kopi了,是嘔電

二楼后座-i remember nothing said...

如果呕电呕到不行的话,单声,我可以帮你充电。
不过如果你的插电座太老旧的话,就不好玩咯,会断fuse,嘿嘿嘿。

Botak said...

二樓: 回去溫習一下你的AV, 不是每個地方都可以噴咖啡的.

波波: 我實在想不倒你有甚麼形象....除了那隻打側睡的貓.

二楼后座-╭∩╮(◥◤_◥◤≠) said...

所以说这方面还是我比你精,不要说咖啡,是液体的东西都能喷,不过不是男人,是女的。

不过你也有点误会,我说的从别的地方喷出来的不是咖啡,而是别的东西。
知道什么东西了吧,看到人家洁白无瑕就想喷的,嘿嘿嘿。

波波 sai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