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9 January 2010

殺手

他額頭一滴汗也沒有, 他的手乾燥而冰冷, 他的心跳平穩而緩慢. 他的情緒從來不會波動.

他已經躲在這陰暗的牆角一天了, 窗外夕陽餘輝灑了桌前一地的金黃, 映出斑駁深棕木板的炫麗與弔詭. 背脊靠着粗糙的水泥, 他敏感的肌膚感受着空氣中的每一絲波動.

尖銳如蒼鷹的眼神, 望着房對面的牆角, 一個同樣黑暗, 陰冷的牆角.

他知道, 在那漆黑角落中, 有一雙眼睛也在望著他. 對方那細微, 與他同樣平穩的心跳, 從對面, 沿著牆, 屋樑, 跨過房間, 穿過他背後的水泥牆, 摩擦着他細膩的皮膚.

冷靜是他生存的條件. 耐心是他的武器. 他等, 等對方先出手.

他是殺手.

黑影從對面的漆黑中挪出, 無聲無息. 他的手握緊了劍柄, 雙眼如火, 如電.

室外, 金黃的夕陽變紅了, 吱吱歸巢的花燕, 啾出風中的涼意; 室內, 空氣凝結如寒冰, 呼氣成雲.

劍尚未出輎, 殺氣已如刀, 撕裂凝固的空氣, 直撲向那黑影.

他出手了. 人如鷹, 劍如龍, 夕陽把劍染成赤色, 紅電急閃, 迅雷如虹, 血絲紅了他雙眼, 緊盯着對手, 他嘶吼: 殺_____!

啪!


眼前一黑, 一陣巨大痛苦帶來的暈眩, 他感到全身力道完全消失. 他甚至感覺不到自己的手腳. 那對手, 真如此厲害?

啪! 啪!

啪! “丟那媽, 死曱甴, 响度打交?”

“乜事啊, 光頭?”

“呢, 尼度兩隻死曱甴囉, 响度打交喔, 先先一隻企一邊, 跟住兩隻冲埋來又打又咬. 唸住佢地係鬥牛咩? 我就用報紙Pok九瓜佢地囉…”

“喂, 仲郁嘎! 隻野!”

“係咩?” 啪! 啪! “丟, 得啦, 死佐啦, 喂, 去嘛嘛檔飲茶啦?”

107 comments:

leejiajia( ⊙ o ⊙ ) said...

这是给光头妹看的吗?剧情都几六郎一下,不过幼儿不宜咧!博士

Botak said...

李家家, 為什麼突然叫我博士? 是因為貓頭應的緣故?
沒有啦, 只是突然覺得好玩...

leejiajia( ⊙ o ⊙ ) said...

爽咯!不是博士咩!叫EQ博士好了!
猫头鹰好!据说猫头鹰智商高?

Botak said...

唉唷, 不要叫博士啦....貓頭應是抓老鼠的....對了, 什麼是六郎?
我寫這故事只是因為...悶, 所以sot一下.

二楼后座-isolation said...

下午在睡觉,
小强互相咬;
突来报纸声,
断脚有多少。

阴功,人家只是比武而已,放过人家吧。
这年头,社会上比小强还小强的家伙多的是,留下精力扁那些家伙吧!

Botak said...

二樓:

二樓在睡覺
小強咬交交
交交站起來
小強嚇跑了

二楼后座-isolation said...

他妈的疼死我啦,原来你真的放生它们,怪不得。

leejiajia said...

哈哈!你和二楼真是好兄弟!
二楼是个有才华的人,但不知为什么这么AV的?性格分裂????嗯!受过刺激!(自以为是的安蒂)

六郎,liulang念广东话的!

弘农德仁 said...

BRADER光头,貓頭鹰不错啊,是鸟,是鸟,鸟起人来可理直气壮。嘿嘿嘿

可有考虑过找另一张鸟的照片来放,鸟光头的那种。

二楼后座-isolation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二楼后座-isolation said...

黎家家,
有才华的话早就去当制片,不是观众。
你知道吗,av有100亿美金的市场。
这个产业,从制作到人选到流通贩卖,都是一流的pro在支撑,并不是开玩笑的。
所以说,除了官能上的刺激,看av还可以从中了解到潮流的趋势,器材技术上的革新,导演的手法,演员的质素,还有就是敬业的精神。
与其说av是纯粹的娱乐,还不如说它是商业行为的一部分,跟电影和唱片,动画片和纪录片一样,为大众提供精神上,艺术上和知识上的满足。
还有就是,在挤迫的日常生活中提供了幻想空间,和舒缓紧绷的生活神经。
av,并不是想象中那么低级,看不起它的人才叫低级(不是针对谁,请不要对号入座)至少在日本,它早已经走入社会,走入家庭,是生活的一部分。

Anonymous said...

回楼上的∶

外国专家说,做妻子的不必奇怪丈夫的电脑里收有AV,因为这证明丈夫的心理很健康。

这么说的话,我倒有点想知道“那“先生的口味如何。听说回教徒都很圣洁,想罢了都有罪的。

leejiajia said...

二楼,有才华的人未必有运气,有时就是欠缺那么一点叫运气的东西,就做不了Av制片了。
当你看不起av时,自己又在看,是不是自己更低级?
就如,我们一直在鸟政府,自己却对一切政策和社会民生问题漠不关心,自己是不是更要被鸟?

michael said...

光头讲古。 哈哈! 好嘢!!

下次见到小强,吐口‘黏黏的白痰’即死!哈哈!

michael said...

有些av 片是种艺术,看你怎样的心态去欣赏。是欣赏,不是肮脏的角度去‘看’。

所谓‘色而不淫,淫而不乱,则不贱!

草禾刀, blee said...

草禾刀以为只有波波和草禾刀才酱无聊,原来波大也酱无聊的。。。不过哦,原来波大的无聊酱有水准的,刀光剑影咧!!

二楼大哥:神奇又多面的二楼大哥!!

michael said...

称二楼为大师系无错咯! 有‘梦遗大师’的风范,飘下!飘下! 来无影,去无踪!钦(阴)敬(茎)钦(阴)敬(茎)!

二楼后座-isolation said...

无名,
专家怎么讲我不知道,至少我的心理很讲康。

michael,
对,是心态。就好像我从来都尊重“同志”一样。

黎家家,
讲过了,有实力海阔天空,没实力寸步难移。
那些一直说自己多有才,没有运气或机遇的人,说白了,就是没有才华,运气只是借口。
我什么时候说我看不起av啊?

草姐姐,
我只是一只在竞争激烈都市夹缝里游荡的小蚂蚁。没才没华,哈哈哈。

对,这里是讲夕阳西下,断肠小强在天涯的故事,为什么会演变成av论坛?唉。

四月 said...

小强??? 啊~~~~~~~~

michael said...

绝对同意二楼大师的讲法。

尊重未必系同类!男人尊重老妈。不代表男人就系女人。

av论坛?系讨论艺术来的贴切。 It's kind of ART.

Cinnamon said...

哈哈!光头, 还以为你今天的文章是在暗骂那个王八蛋, 却原来是在说古。

有趣! 有趣!祝你一家平安。

Cinnamon

Botak said...

禮家家: 二樓是AV 天才. 可以用AV寫一篇博士論文.

弘農的人: 我正有此意, 找鳥ing….

二樓: 我知道你想當導演很久了…

無名: 不只心理健康, 生理也健康得很.
回教徒的確很聖潔的, 所以看到誘惑來了就要炸掉她…

禮家家: 我絕對看得起AV, 看得起按摩女郎, 看得起鋼管舞小姐, 看得起…一切能夠使我起的東西

賣糕: 白痰吐它不死, 吃了下去, 以後就有賣糕頭臉狀的小強.
還有, 色而不淫, 叫我等男人如何過活? 不要這麼衛道好不好?

草禾刀: 你說波波無聊? 嘿嘿, 小心貓女回來找你算帳…
(我就是給本地政治弄得無聊透頂...不知道你們喜不喜歡看故事)

二樓: 只要心中有AV, 何處不AV?

Botak said...

四月: 妳的寵物?

CINNAMON: 這個世界也只有講古佬可以生存了...

鱼米之乡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鱼米之乡 said...

“我只是一只在竞争激烈都市夹缝里游荡的小蚂蚁。没才没华,哈哈哈。”

一个能够讲军事;股市;时事与av的家伙讲自己是只小蚂蚁。。。死二楼,骂人不用本呀?
光头已经讲过,二楼是有本事能让他写的任何课题变成18X,不是吗?

下午睡懒觉,
小强咬交交;
突闻啊一声,
懒觉不见了。

michael said...

Botak, 卖什么都行,我不卖鸠就行了!

我的色而不淫!是欣赏/享受。 就算‘筷子搞痰桶’,都可以有很好的感觉。

报纸佬派报纸。。。交货咩!何苦! 倒不如打小強?

以後就有賣糕頭臉狀的小強. 哇!系咁!我就发咯!
哈哈!研究!研究!

草禾刀, blee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草禾刀, blee said...

波大,别替草禾刀担心啦!波波不会找草禾刀算账的。。。那天波波也承认的,我们两个无聊透顶的女人半夜在吹谷那“破两百”。。。
不信,波波回来,您再去找砸好了。。。哈哈哈!!!

草禾刀, blee said...

二楼大哥:哇!哇!办大事的小蚂蚁。。。
至少人们还要怕它三分咧,被咬到可不好玩,分分钟。。伊哦。。伊哦的!!

Fair仔 said...

原来是两只曱甴,把你当成了乐山大佛。
突然发现"甴"这个字很像以前386电脑时代用的Mouse。

雪山锺某 said...

你們大家都很可愛又天真.你們天天罵政府是沒有用的啦.我們的老闆睬你都傻.想要改變就啦啦聲加入我們民政黨啦.

沒聽說過打不過敵人就加入他們嗎!

二楼后座-isolation said...

(二樓: 我知道你想當導演很久了…)
是出版人兼制片,嘿嘿嘿。

(二樓: 只要心中有AV, 何處不AV?)
心中无av,更能容av。


(一个能够讲军事;股市;时事与av的家伙讲自己是只小蚂蚁。。。死二楼,骂人不用本呀?)
鱼米兄,
哇,我没有骂人很久了。
比起你们这些才华横溢的高手,我这些只是碎料,真的。
即生botak鱼米fair仔咪搞,何生二楼,呜呜呜。
不过踢足球搞不好我比较好。(虽然只是甘邦冠军,不,是亚军)

草姐姐,
蚂蚁办不了大事,搬大树叶还行。

leejiajia said...

二楼这么鬼谦,说他只是一只小蚂蚁,会天文地理生理心理物理没天理的小蚂蚁,真是少见!我先去矮瓜树吊个颈,什么理都不懂,真献世!呜呜!

Botak said...

Michael: 以前讀書時有朋友叫michael wong的在花名上吃盡苦頭...

草禾刀: 通宵谷兩粒..哦, 不, 兩百, 也只有女人辦得到. 我寫個服字.

FAIR 仔: 你是做IT的?

雪山: 我們在說蟑螂和貓頭鷹, 你是妄想迫害症, 還是沒有看清楚這篇寫的什麼?
博客罵如果沒有用的, 政府也不用那麼緊張. 罵得多了, 看的人多, 就有影響力, 傳播正確思想, 正風氣. 要不有人也不用賊頭賊腦的整天在偷窺.
國陣中有許多有識之士, 在面對大課題時不會讓步. 更對雞政權引以為愧. 像這樣公開稱呼那人為你老闆的奴才, 恐怕很少.

二樓: 出版人? 製片? 原來你有水的...

Botak said...

李家家: 為什麼是矮瓜樹?

leejiajia( ⊙ o ⊙ ) said...

矮瓜树吊颈比较不痛吧!
小时在乡间听到人家说某某没用就去矮瓜树吊颈,潜移默化咯!

michael said...

雪山,哈哈!讲你们有翘起屎忽来等屌的癖好真没错。

是咯!人家撕你老闆的车头照,你的老闆睬他都傻!入你黨做太监乎? 不如入爱国党好过。

打不過敵人就加入他們嗎! 哈哈!杀不完的鸡就去做鸡咯!

michael said...

哈哈!花名一箩箩,以后就会在我的鬼古中出场。

你的花名。。。?

雪山锺魔 said...

我雪山锺某已經升級成雪山锺魔.

有空請到升級版的小兵部落,叫"淫兵部落".

看看我們"人"民政"府"的淫兵部隊如何收拾你們這些民聯可憐蟲.

再考慮參加我們的菊花俱樂部也不遲.

Frank C said...

我喜欢这类小品小说,很逗趣。

Frank C said...

哈哈,雪山锺魔谷精上脑,走火入魔了。。

笑屎我了。。。

zuiyanhong said...

换跑道写小说,真是多才多艺。下一篇是什么戏法,期待。

Fair仔 said...

botak,只是想起小学时的人生的第一架电脑。学的一些DOS指令现在都没有用,买来变相成了游戏机。

Botak said...

MICHAEL: 你的新作品會有太監?

jiajiaLEE: 吊頸也要選樹????

FRANK: 你喜歡? 下一篇寫恐怖份子的...

最眼紅: 沒有轉跑道, 只是悶....

FAIR仔: 那種青色螢幕的?

Fair仔 said...

如果没有记错是16色的。

leejiajia( ⊙ o ⊙ ) said...

波大,你这张照片咋看之下以为老僧入定,得道高僧那一类!

师父,阿弥陀佛!

鸟比较好!

Botak said...

FAIR仔: 16色? 那你比我年輕...哈哈,我的是青色的

JIAJIALEE: 不管了...#$%&&*....鳥我已經有了....

leejiajia( ⊙ o ⊙ ) said...

@#¥%……&*&……%¥#@
什么话!
没鸟......
还算是男人吗???

~~~闪~~~~

Botak said...

可是這只大頭鳥不漂亮喔..我就換回自己的照片啦....不換了不換了...哼..

二楼后座-isolation said...

(二樓: 出版人? 製片? 原來你有水的...)
botak兄,
有水就不用每天做到海一样啦。



这个臭狐,真的人如其名。
原本都不大想理他,总像只小强一样爬来爬去。干!
烫烫屁股常敲起,屎眼面向英雄,屎弗鸡百转头空。雪山依旧在,几度被人捅。

四月 said...

哈哈.... 二楼,还真的不得不写个“服”字给你。

Botak said...

二樓: 好詩, 好詩. (拱手). 過門也是客, 我也送一首給民政黨.

滾滾民意似流水, 浪花淘盡狗熊, 檳州政權轉頭空, 雪山依舊在, 被幹到落紅

二楼后座-isolation said...

哈哈哈,你也不赖。
彼此彼此。

四月 said...

对了光头,你又不是小强,你怎知道小强的情绪从来不会波动?

michael said...

哈哈! 难得二楼光头来诗对,
对得钟某落紅洒雪山
喜见白里透红流裤裆,
乐得钟某要拐跑拐跑。

哈哈!

Botak said...

四月: 因為這個小強是殺手嘛...

michael said...

哈哈!两位诗仙。 妙!妙!

Botak said...

我們這些是打油詩, 那裡有資格稱得上詩? 最主要好玩吧了..

鱼米之乡 said...

我也来凑凑热闹;

张张选票是戏纸,青蛙刁难诸雄,银州政权转头空,雪山依旧在,被奸不落空

michael said...

鸟到毛力? 对对诗也不错!
哈哈! 管他诗不诗?能对就行。 好玩就行!难得大家有兴。

二楼后座-atrocity exhibition said...

咪搞,
你也来搞搞屎(诗)吧。
搞到他拉屎,哈哈哈。

michael said...

哈哈! 有二楼大师来搞兴个屎弗,一定嗬得出屎。

michael said...

广东佛山诗: 。。。。。

识英雄必定重英雄,
雪山莫来充做英雄,
鸡毛当箭唔系英雄,
钟某要来硬扮英雄,
必定搞到屎弗落红。

要攞来唱。。。。先至传神!

Botak said...

國陣的華裔支持者都有些共同的毛病, 不過這位雪山比較嚴重.
每個人都知道國陣有多爛, 多賤, 包括這些人.
但是要使自己可以輕鬆的顛倒黑白, 最好的辦法就是重新定位, 即將他們, 和民聯的支持者定位, 以達到自欺欺人的目的.
總括來說, 他們都把民聯支持者定位為 ‘幼稚, 只懂得吵, 沒有執政經驗, 為反對而反對,’ 等等等
那國陣就必須有一些 ‘穩重和有經驗的政治人物’, 即我們口中的走狗, 如許子根之流, 去替華裔爭取什麼什麼權益.
這樣不但可以顛倒是非, 也可以避重就輕. 把我們在憲法上的權益, 民主, 三權分立等主要問題都躲避開去.
然後他們在避無可避的重要課題上, 都會先替自己洗腦, 然後站得很穩, 比如: 基督教堂是安華叫人燒的.
所以他們必須堅持, 厚顏無恥的堅持, 否則, 他們自己也面對不了自己.

Botak said...

我這邊有連接許多國陣博客, 但是, 他們在大課題上, 意見和我們差別不大. 唯一的差別, 是做法, 他們認為馬華民政還可以做事, 我們就把馬華民政當笑話. 但是雪山就不同, 不知道是博出位, 還是什麼, 他的奴性蠻重.

這位雪山替自己定位的結果, 就是一來到就馬上咬定我們 ‘可愛又天真’, 卻不知道我們這邊連個比較年輕的都缺. 後來聽說氣量小到凡有責罵他的留言都刪掉, 好像刪到最後沒有博文有留言, 舊的小兵部落連留言的功能都沒有了, 然後就換了個現在這個新頭面.

他來, 是替他的新頭面打廣告的, 裡面換湯不換藥, 不過以為比較粗獷的方式就可以吸引人. 但是民政仍舊是民政啊. 他們注重的, 是檳州政權, 他們的格局, 也只有那麼大. 奇恥大辱不是被選民垂棄, 而是失去首席部長職.
這樣的格局的人, 也只會稱我們是 ‘民聯支持者’. 我們是嗎? 我們是兩線制支持者, 不是民聯, 當然, 這已經超出了他能夠明白的範圍.

Anonymous said...

被人买了还帮人家数钞票,这就是卖华和太监帮的特色。

michael said...

我们只支持良政!就算没有民联。劣政当道,我们也会继续批评,呛唱国阵。

他们这些人不是不懂,只是硬找个定位来回理化自己。

马华/民政的部长在人民面前说。。。希望政府能什么什么的? 它们不就是政府吗???

我不惊奇有雪山这类‘奴’的存在,太多太多了! 所以国阵才能继续走下去。能走多远? 哈哈!它们没有这个智慧去考虑了。。。

它博出位,打广告是它的自由,权力。鸟它理它,也是我们的权力。硬要点着只牛皮灯笼。。哈哈!也是我们的权力!

二楼后座-atrocity exhibition said...

所以你上次还说我看错,说他其实是讲反话。
早就看清楚他的奴性和动机,也知道我们没有吊错人。

michael said...

戴了耳环的猪,还是猪,只不过是只戴了耳环的猪!

Botak said...

無名: 數鈔票自己也可以抽水嘛...

米糕: 對啊, 我這裡除了商業廣告, 其他的博客廣告都歡迎.

二樓: 上次我說的是那匿名的, 化名太監的, 我沒想到他竟然可以自認太監, 還以為那一位反國陣的人企圖作弄他. 可是後來他自己穿了, 因為沒有博主會讓人用自己的博名(雪山)去冒充太監而不發火的, 而且他signed in 所說的話的調調和匿名太監一樣.

Anonymous said...

二楼你搞错了,我真的不是他,他是真太监,我是假的,目的是要逼他现形来被人鸟,想不到他真的中计,虽然有点卑鄙,但对付国阵走狗又不够他吊,无计可施唯有出次下策,引起你的误会,再此像你和光头道歉,也将从此消失于光头博客,再见

小桂子

Botak said...

怎麼? 是真的何必走? 是真的匿名者何必說以後不敢來? 想有個好下台階吧!

以後又要換什麼名字上來啊?

難以想像一個向來堅持己見的博客會突然變身自稱太監然後整副奴才相, 再匿名旁敲側擊, 而後自身又嘻皮笑臉出現. 你, 有議程吧? 國陣吩咐你來? 嗯?

就算是冤枉了你, 就算你真的是另外一個人, 那, 寧願殺錯, 也不會放過. 對付國陣的狗腿, 正該如此.

四月 said...

光头,所以说你不懂小强。他不是杀手,他只是躲在阴暗角落的枪手。情绪波动是正常的。

Botak said...

四月: 妳是否有養小強當寵物...
小強是不應該有情緒波動的, 它們天生就是被我們殘忍的pok pok pok...那是小強的命運

小桂子 said...

说的好,寧願殺錯, 也不會放過. 對付國陣的狗腿, 正該如此.

道歉是充满诚意的,光头是我最崇拜的博客,冒充太监到访,问心有愧,所以才无彦再来,从此不会再有匿名到访的小桂子,若有那肯定是冒冲的。

chongsiew said...

楼上...反应这么快的..?

Botak said...

對啊, 才說不來了, 馬上就註冊了小桂子在google

小桂子 said...

这次不一样,不是匿名的哦!

chongsiew said...

这是我熟悉的头又回来了...

Frank C said...

雪山文采风雅,只可惜只会兜不会辨。讲两句就喊打喊杀。。。。。开开小玩笑又发小姐脾气,娘娘腔的怪兰。我在办公室看部落格又给他骂。。。。

酱的部落格,看不看也罢。

光头说的对,兩線制已經超出了他能夠明白的範圍。

Botak said...

CHONGSIEW:
對, 還是這個最好.
當初突然決定換, 是因為風雲雜誌叫我寫專欄時, 要我的正面照片.
當時我想, 總不成一個正面, 一個反面, 所以就放了和風雲專欄同樣的照片.
誰知道那個死波波一口咬定我的頭大, 結果一換, 就換個不停, 最後想想, 風雲正面這裡背面也沒有什麼啊!

Botak said...

FRANKIE: 你去那邊作探子啊?

草禾刀, blee said...

还是熟悉的光头照。。。不知做么还是觉得这个顺眼。。。。

小桂子 said...

雪山再文采风雅也没用,顶多也只是一个文采风雅的阉贼,认贼作父,助纣为虐的走狗。

二楼后座-atrocity exhibition said...

快破百啦,大家谷一谷,谷到雪山臭狐爆煲!

michael said...

Botak,

你又不是‘着草’, 换来换去做么? 能出街的就是好头啦! 你又想惹班OO,整晚来说你的头?

草禾刀, blee said...

草禾刀怕@#$%%%$#@太多会发恶梦。。。哈哈哈哈!!!

所以在会周公前,只能无聊无聊的来这为破百尽点绵力。。。

破一百!!破一百!!破一百!!嘢!!

雪山锺魔 said...

小桂子,你這個小太監學藝不精,竟然來這裡丟人現眼.還不快快跟公公滾回宮里.

老夫這一招可是出名的反間計加無間道.務必要這班民聯可憐蟲歸降朝廷.

小桂子 said...

小桂子,公公喜歡玩變身.下次變許無根或狊男丁給你插屁股.

michael said...

Botak,

咪搞恶鬼篇刚上画。 诚邀大人赐教。 请!

哈哈!

eddie said...

大家好!你门也和SI FAT KUAI 对上啦.
哈哈哈!!上年我和不平也和王八门对上了,搞到他门吃不消,就DELATE 掉我和不平的评论,最后连评论都关闭掉,这次是谁又让小乌龟关掉评论的?是FRANK C?MICHAEL,二搂和你吧??

这个王八小太监真的狡猾,常用几个身份在网上自导自编.
BOTAK,你好吔!把他的把戏坼穿.
兄弟们!太监党的那个胡作非为(OTK)更加BO LAM PA,不信你门试一试去评论,包DELETE掉.

还有个GAO GAO 的脑残阿亮,你们几位如常到他的部落留言,打包单GAO GAO 也关掉评论.

这就是太监们的Quality,都是一些REJECT的杂货,就好象素希(人权工作者)对太监小喽罗说"你门凖备好做一辈政治小喽罗没有?"
我在光明的"你民我主"看到这篇文集时笑到肚痛,真的是一语道破太监们的无能.

我不是政党派,我要的是两线制,两线制的行成人民才会是老板,看看银洲,国阵如何討好人民,中央又大洒钞票,银州人民真爽.

二楼后座-atrocity exhibition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二楼后座-atrocity exhibition said...

很奇怪,不懂是什么逻辑,到哪里射球都一样,吊bn的就是民联?
讲我们是民联的,除了天生脑残后天菊花痒之外,就像eddie讲得,一辈子都是政治小喽罗,奴才。
看来bn只能培养出这种太监帮,然后出现牛头帮猪头帮玩火帮难.....怪50多年的执政“业绩”,也只有把大家带到back to the pass。
future is always in future, never comes!

小桂子 said...

雪山太监,小桂子可是有春袋的哦!怎么?这么早就屁股痒?肛门的老茧除了未,嫩滑剂带来了吗?


楼上的小桂子何许人30 January 2010 20:58

为什么冒我身份?

弘农德仁 said...

国阵民政狗太监,向来无胆去进谏
屁股早被屌出茧,奴颜卑色不知贱
雪山太监烂意见,愚蠢在此盲推荐
民政坟墓赶紧建,免的死时无处濺

鱼米之乡 said...

跟BN的人讲两线制就如拉牛上树。

曾过问马华的基层,两线制重要吗?
答案:“当然重要”
再问:为何重要?
答案:可以互相监督”
再问:如果可以互相监督,为什么不让它加快成形?
答案:“你们不会自己去做,关我什么事?”
再问:你认同两线制重要,又不肯协助让它成形,那不是自相矛盾吗?”
答案:“采你都傻!”

最后发现,他所谓两线制的重要只用在民联管理的州属。哈哈,这就是他们的水准!

方人也 said...

Botak就快百步穿杨,一泻如注了,雪山钟魔,快点献身给人插吧!

小桂子 said...

大家都在玩假的,包括我雪山锺某在內.有春袋就敢敢讓大家知道真實身份.

我雪山锺某每天只會躲在媽媽紗籠裡面打水槍.

雪山锺魔 said...

方人也,你也快点現身给公公插吧!

二楼后座-atrocity exhibition said...

插头香,botak兄波咯第一次破百。

二楼后座-atrocity exhibition said...

再拿头彩,一百出头!

瀚权 said...

恭喜波大,贺喜波大!

Botak said...

剛剛回來, 一進門...真的破百! 服了你們.
熱淚盈眶感謝感恩感什麼懶什麼都感....叔伯兄弟姊妹...
看來唱後庭花是我讀者的樂趣...

michael said...

Botak,

你这张背向大家的玉照。。。。。好有挑逗性喔????

Botak said...

賣糕: 這是幾乎從一開始就用的照片. 也是用得最久的. 2008年一開博我放橫眉老道的照片, 後來就是這張.

leejiajia( ⊙ o ⊙ ) said...

破百哦!
厉害......
插后园菊花庭都能破百,
波大,你嘀兄弟正是唔话的,没功劳也有苦劳!

Botak said...

對, 班兄弟真的唔話得. 在我不在場的情況下自發替我破百. 當然也要謝謝提供屁股的菊花堂堂主.
感動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