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7 January 2010

原來大學校長可以是外國人!

大發現!

我們的首相對訪問他的海峽時報集團編務執行董事說: 他在訪問沙地時發現, 該國的阿卜杜拉國王科技大學竟然是聘請新加坡教授作為校長, 並對此‘感到欽佩’. 他想問的是: 如果國內大學聘請外國人作校長, 國內教育界的人可以接受嗎? (摘自星洲網上新聞)

他還表示在他周遊列國期間, 發現許多國家‘在沒有張揚之下逐漸改變中’, 言下之意, 大馬人須接受全球化.

這等如告訴人, 哦, 你們知道嗎? 原來我娘是女的! 身為大馬公民, 真希望首相別對國外媒體說出同樣一番話. 否則我們又要拿雞皮袋罩頭才敢出街.

全球化的現象在過去二十年, 尤其在柏林圍牆倒了之後, 就一直發酵. 雖說地球無國界是不切實際的夢想, 但是人們憑本事吃飯, 全球到處走已經是個不爭的事實. 只有一些躲在殼裡, 堅持有特權才能生存的特異功能人士, 才不知道全球化其實已經全球化了!

首相那幾句話到底是說給誰聽呢? 看來像在勸服某些人接受全球化? 要勸得那麼隱誨嗎? 有人的自尊心就這麼脆弱嗎? 老兄, 你接受也罷, 不接受也罷. 全球化都已經在你面前. 誰在乎你的大學誰當校長?

那到底是那一種‘國內教育界人士’不能接受外國人當校長啦? 其實嘛, 首相貴人事忙善忘, 忘了這事和教育部長說也沒用. 問題根本就是國家政策啦.

這就等如, 一天, 一個人打破了窗口. 多年後, 這人對其他人說, 你們知不知道原來窗口破了下雨屋裡頭會濕?

原來我們現在才發覺全球化已經悄悄的在擴張. 那些國家當然沒有張揚囉, 因為那是再理所當然不過的事! 我們世界走透透見識果然長進了, 總算發現原來本地大學的校長是可以讓外國人來當的. 嘿嘿.

相對封閉的阿拉伯國家在百年樹人的領域也懂得唯才是用, 我們的首相竟然對此簡單明瞭普通不過的事 '感到欽佩', 我們大馬子民除了挖地洞把頭埋進去還能怎樣?


(刊登於風雲時報專欄

55 comments:

老颜 said...

这次明显没有顾问帮他想形象,出对策说话了吧,说的话就这水准。

日落西山 said...

国内教育界人士等下会说:
外国人当本地大学校长当然没问题,
只要他是回教徒,最好还是来自中东的,
因为他们的回教思想比较正宗......

晕.......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人才都出口给外国了,还要向外国输入人才的必要咩。那些大学校长,以是不是污桶为标准。

leejiajia said...

哈哈哈哈.....(狂笑)
阿x也是外国人,不!外国神呗!

全球化???个人化吧!

Botak said...

老顏: 你是說那些幫他想出一個大馬的所謂顧問? 哈哈...對啦, 也總比他好.

日落西山: 又是喔! 你係得既.

大佬: 向中國進口怎樣? 嘿嘿嘿

莉家家: 阿X化好不好?

Anonymous said...

华人不是人。。。他们可以接受外国人,不能接受能干的华人。

Cinnamon said...

大马也有全球化呀!大马的全球化是那粒球在全巫族脚下传来传去化。。。
算了啦,那鸡的话只说给你爽而已,不用多久他就忘记了。
即使记得也要办失忆,他那会有种去得罪他下面那班牛鬼蛇神呢。

Cinnamon

· 康华 · said...

同意楼上说的,听其言,先观其行。

瀚权 said...

那位新加坡教授就是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前校长,人称施春风。我一直想知道他太太在沙地阿拉伯没得开车怎么办...

国内教育界人士:不能拿苹果和橙比,要就拿橙和橙比/没有了本地校长,土著权益会受到侵蚀/(新闻部长)会受到西方文化的荼毒

那句“感到钦佩”的确搔到痒处,让我一想到就狂笑不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eejiajia said...

木瓜换猫头鹰?
夜里抓老鼠不睡觉啊!

· 康华 · said...

是哦,猫头鹰代表甚么?

Botak said...

無名: 華人太能幹了, 他們怕被幹.

CINNAMON & 康華: 他當然是說了爽, 我就不信他會因才而用. 他當然不敢得罪人, 現在巫統多少派哦, 陰功.

瀚權: 也實在苦了那位教授, 竟然到一個什麼娛樂都沒有的地方...

離家家: 冷眼橫眉了嘛....

晨灵 said...

国情是:校长可以是任何人,只要是回教徒即可.

Botak said...

康華: 還要有代表性? 挖佬也...就我喜歡貓頭鷹夠陰濕...還有喜歡牠的眼.

Botak said...

晨靈: 是回教徒不是馬來人 行不行? 當然不行...

二楼后座-isolation said...

为什么你会是猫头鹰?
难道你想抓鸡鸡?
唉,现在的番薯国,跟晚清真的是abang adik。
当年号称亚洲之首,世界第七的北洋水师,由定远号和镇远号带头,舰艇总数多达到50多艘,结果,在黄海与日本联合舰队爆发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的蒸汽机铁甲舰队大海战时,不堪一击,成了填海的原料。
北洋水师的失败,第一原因固然是慈禧为了颐和园的工程,耗掉不少原来要用来建设这支水师的经费,军中各堂司为了中饱私囊,把这水师搞得变成一堆高档废铁,但是最大的原因,还不是清朝,尤其是晚清的长期自我封闭,推行锁国政策,当西洋大炮东洋刀打开城门的时候,后悔只是悲剧的开始。
历史会不断地重复,当年中国有晚清,今天有大马有反清(反对清廉)。
皮肤颜色高于一切标准,信仰是长期专用登录商标,当其他国家不断地在全世界制造更多的经济蛋糕的时候,自己还在抢和分同一个,越来越小的蛋糕。
当其他国家把人力资源用在科学与研究开发的时候,自己就把资源耗在双蕉塔,太空旅行团,潜水艇战斗机等大钱坑上。
当年隔壁李沙皇看到了全球化的机遇与危机,提出以老新为中心,半径飞行时间在7小时里的国家皆为fta对象,主动出击以免被大浪淘去,不断地吸收全世界,尤其是大马的优秀人才对抗全球化,大马的老马还在思考要如何保护笨蛋傻瓜,不平等经济政策要如何延长,肥猪贸易“不长”大贝分地跟外资说如果不喜欢这里的国情可以不来等废话,结果汽车零件低税金好处全被以前的投资地手下败将泰国捡去。
从这次拿鸡的这个笑话和国内不断的种族冲突升级来看,大马不只是锁国和种族隔离政策没有变过,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网络资讯开放,人民教育程度不断提高的时代,不是政府,而是人民的选择性高了,改一下george bush的名言,if you are not with us, we will with them!

Botak said...

BINGO! 二樓, 你出軌大講AV了那麼久, 就在今晚你恢復了頂尖水平. 這就是二樓本色! 好文章.

PS: 怎麼貓頭鷹犯了誰啦...

小莊 said...

这样也惊讶和感到钦佩,可见番薯国是如何的封闭,众猪猪用沙龙罩头过了二十多年!

LING said...

外国人当本地大学校长没问题...但是能干本地人(non-bumiputra)不可以???

大王 said...

不是只有州统治者才可以当本地大学的校长吗?(不好意思,蛇类更加孤陋寡闻)

moo_t said...

楼上那些说外国回教徒可以蕃薯过大学校长的 :
看来你们没睡醒。 已经占了那些大学校长的巫统酋长,是不欢迎任何竞争。 他们连本地非常有料的马来教授都要排挤, 你们还以为外国回教徒可以进来做校长? 发梦还早呢。

wk said...

在共和联邦系国家,大学校长是vice chancellor。
chancellor的本地中译是名誉校长。

从维基百科看回来的。

张玉燕 said...

堂堂一个首相居然对这些比蚂蚁还小的事感到惊讶?我希望他知道美国总统原来是个黑人。

Botak said...

小莊: 可以再罩多二十年, 到時天然氣石油剛剛用完....

LING: 你竟然放問號...你不知道番薯國咩?

大王 & WK: 對了, 所謂的校長, 其實就是有實權的副校長. 校長是那些蝗室掛名的.

MOOT: 還是你清醒...哈哈.

玉燕: 老實說, 我不肯定他知不知道?

leejiajia said...

当有一天,他发现......

啊!原来垃圾婆也可以肥到这个地步(嘴大得个窿)

咦!怎么感觉好像看到幼儿园的小孩子???

喵头硬好,喵头硬在童书里多以pro的姿态出现,学富五车,有像的!

zuiyanhong said...

你化身为一只鸟,我以为会是一条蕉。根据专家的高见,橙与苹果不可相提并论。请问鸟与香蕉可比较吗?

Botak said...

莉家家: 妳越來越深不可測....
(貓頭鷹像IQ博士?? >_<)

嘴眼紅: 鳥和蕉...看你怎樣用啦.

Cinnamon said...

zuiyanhong, 鸟与香蕉是可以作比较的。拿番薯国的首相来做比例吧,你不管怎么鸟他它还是一条蕉(感觉有点侮辱了那条蕉似的),没办法也没得变,他就是鸟人(蕉人)一个。

不过橙与苹果就真的没得比了,因为那是“专家“说的,我们必须要听。

Cinnamon

Frank C said...

我老板说:“要公司赚钱,首要是 聘请华人当高层 。"

这那鸡应该是懂得这简单道理的.问题是,国家企业赚钱是次要,捞钱才是首要.所,聘请华人也是非必要.

Botak said...

Cinnamon: 有蕉那麼胖的嗎? 胖蕉是什麼蕉?

FRankie: 你的老闆抵佢發...

leejiajia said...

IQ博士不是童书,是成人的返童书。虽然我小时也看得津津有味。
我讲的是适合儿童看的书籍,好像小鹿巴比哪一类,你想到哪里去了?IQ博士!

Botak said...

裡家家: 童書...成人返童書...厄....就像成人動漫那樣吧?
OK OK, IQ 博士不算...

我這貓頭鷹造型還可以吧?

A secret man said...

Anyone have 1st edition (Malaya) and latest edition of Malaysia Constitution? Constitution says vice Chancellor must be muslim or bumiputra? Anyone can advise?

Bar council "return myconstitution" programme status? Go to very state roadshow?

方人也 said...

在大马,国家的任何机构和组织因为听命于坐大的污桶,都必须为污桶的政治目的服务,甚至为污桶的政治利益作出牺牲。

污桶让大学沦为工厂,宁可制造更多水准不到家的马来大学生,也不让出更多机会给其他够格的非马来子弟。此外,学术和行政人员也必须大量聘用马来人,大学副校长非马来人莫属自可理喻。当然,并非所有马来人都受到重用,人选一多,只有亲污桶和唯污桶是从的马来人才会受到提拔。马大教授Jomo多年前出走就是一个例证。

二楼后座-isolation said...

方人,
大马的公务员人数多达122万人。
等于是1200万总人力资源劳动量的10分之1。
这个数字的背后,就解释了无论本地大学的“特产”有多么的烂(我不是讲木材和废材,请不要对号入座),还是有一个大盆去承接,接下来的“效果”就是官僚主义泛滥,死人塌楼是小事,行政机关机关重重,政务次官可以压死你非土著部长,你急他不急,你认为是nonsense的他们认为是common sense的事情一大堆跑出来。
而恶性循环的结果,就是这票臃肿庞大的组织,在行政上是巫统的打手,选举上是巫统的大票仓。
如果两线制得到执行,民联就要好好地利用这个机遇,把官僚主导换成政治主导,大刀阔斧地让这个组织瘦身,去掉低能产品的承接盘,市场自然就会恢复到能力主义,拐杖自然消失,而竞争力就会回到高档位。
有了高竞争力的社会,各族良性竞争,利人利己,还怕没有钱途吗?

Botak said...

A secret man: i am not sure, but I dont think it is constituted. It has been the policy and the implementation of policy.

方人: 馬大容不下一個佐摩教授, 我們如何期待其他的大學容的下一個非馬來人校長.

二樓: 我們的大專學府教職人員的升遷是以考試為根據的. 這點已經是貽笑大方. 因為我們把教職人員當成公務員, 而非學術人員.

方人也 said...

二楼,你说的,我绝对认同。污桶制造了许多失业马来大学生,责任上也必须替他们制造就业机会。私人界不要,政府出钱再培训,始终还是没人要,污桶只好吸纳他们当公务员。这种治标不治本的做法,总有一天一定变成财务负担,尤其是在政府收入出现问题的时候。

日本公务员占人口比率是多少?你有数据吗?

臃肿庞大的组织确实造成官僚主义泛滥。华人正副部长在执行工作时还必须看部门KSU的脸色是众所周知的事。魏家祥不是说过和部门官员“有商有量”的吗?你华人部长可来可去,我捧的可是打不破的铁饭碗啊!

Botak said...

所以在番薯國, 其實真正治理國家的是一批技術官僚, 不是高高在上的部長. 政策絕對可以上奉下違. 很多時候一個新政策出了之後在施行時很困難, 就是這樣....

草禾刀, blee said...

波大:怎么总觉得猫头鹰有点鬼鬼祟祟。。。好像在偷窥似的!!对不起,草禾刀又口衰衰了。。。

方人也 said...

Botak, 没错,确是如此。官僚经过污桶长期洗脑,替污桶执行种族偏差政策,以报饮水思源之恩。任何利民政策,下到高官手里,经过高官们有偏见的铨释,执行上最终就会扭曲原意。这就是为什么有时会闹出乱子(尤其是教育部),让马华民政疲于奔命,穷于应付。马华民政甘于屈就污桶,任污桶胡作非为,也乐于扑灭污桶扶植的官僚有意无意点放的火。华社还能指望马华和民政吗?

leejiajia said...

喵头硬不错,招财(我朋友说他摸了喵头硬会中马票)
secret man那只汪汪也很好,很招财(因为整天都旺旺旺....

鱼米之乡 said...

在Be End;
污桶区会主席的权力比州行政议员大,
政府部门的Ketua Pengarah权力比华裔部长更大。
如果大学校长可以是外国人,我们该开香槟庆祝了,两线制形成了。

Botak said...

草禾刀: 那裡有...我除了看女人, 其他的事都不會鬼鬼祟祟.
人家裡家家說招財咧...
(不過我還是會換的啦, 只是還沒想到, 可能換回那個背後的光頭)

方人: 馬華民政? 是什麼? 他們是誰?

離家家: 恭喜發財!

Botak said...

魚米: 就像在中國, 省的黨總秘書的權力比省長大, 偏偏又不管事, 只管省長. 哈哈.

鱼米之乡 said...

绝对认同;他们只管A钱,不管民生。
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看不到Be End是假民主,真共产呢?近期跟朋友的观点愈走愈远,该是换交谈对象的时间到了吧?

雪山锺某 said...

我来看看你們这些民聯擁護者是不是又在罵我們偉大的老闆.

二楼后座-isolation said...

(草禾刀: 那裡有...我除了看女人, 其他的事都不會鬼鬼祟祟.)
为什么看女人要鬼鬼祟祟,不能光明正大地看?

(人家裡家家說招財咧...)
日本人也有这个讲法,所以他们经常用猫头鹰的饰物送朋友,尤其是做生意的。

在日语里,猫头鹰的发音是fukurou(フクロウ)
同样的发音,有很有祥义的词。

不苦労・・・不用苦劳
福籠・・・福在笼里
福老・・・多福和长寿不老

botak兄,你发啦!!!
继续用猫头鹰吧,顺便把过街老鼠抓光!

Anonymous said...

其娘之,楼上的钟某你真是奴性十足!

Botak said...

魚米: 我們的B-END 當年打共產黨, 現在自己變了共產黨.

雪山: 我們沒有罵你的老闆, 只是吊你的老闆而已.

二樓: fukurou 最適合對國陣說, 取其音, 即fuck kao lu 之意.

無名: 人家連太監也肯做, 你罵不進的啦.

Anonymous said...

我吃蛇一天竟然要劳烦老板亲自出马,惭愧!
还好老板是乘贴子沉落时才出现,要不然老板屁股穿洞,小的就饭碗不保咯。
光头兄和一众粉丝们请手下留情,随便吊吊就好,如果把他干怕以后不敢再来那就不好玩了。

雪山桂公公

michael said...

有云: 『宁娶鸡为妻,莫教妻做鸡』。

好似你地呢啲春袋撞到棍都呢会痛,又仲意翘起个屎忽来等屌的,系呢会明白咯!

继续歌颂你老闆的偉大吧!

Botak said...

賣歌: 自己開壇啦? 恭喜恭喜. 講鬼故事的在大馬很少. 應該有賣點.

michael said...

Botak, 哈哈!献丑!

得闲来打个转,上番柱香啦!

Botak said...

最緊要寫得多D, 一個禮拜至少3篇啦,甘我地就有野看. 千企唔好好似D特權人士開工, 作一日停十日..

eddieliow said...

何止校长,连州长也可是外国人来做啊。阿诺是奥地利人,但是也是美国加州的州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