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5 January 2010

引兵入關

我們在discovery channel 看過的例子是, 某個農場為了消滅一種害蟲, 就引進那種害蟲的剋星. 等到害蟲被吃完了, 那害蟲剋星的數目已經到了無法控制的地步, 於是就開始為禍, 剋星變掃把星.

歷史上這類事情一直在發生. 最明顯的, 就是東漢末期一系列宦官專政. 登基的小皇帝那些沒有安全感的母親引進了她娘家的人, 形成了惡名昭彰的外戚專政. 小皇帝長大後為了扳倒這些跋扈的舅舅, 只有和他最熟悉的太監勾結, 把外戚屠殺, 然後演變成更加惡劣宦官專權.

人之常情就是在自己不能達致目的時借助外力, 要不吳三桂幹嘛引清兵入關?

阿拉, 回教種族化, 或種族回教化的課題, 是一隊兵. 那幾十個良秀不齊, 龍蛇混雜的非政府回教組織, 是另外一隊. 兩隊兵都是被借助的外力.

有人背着各種嫌疑上任, 成為弱勢領袖, 又擺不平黨內的個別集團, 外邊反對黨的氣勢越來越強, 人民吊媽插海, 形成了典型的內憂外患. 在他不太靈光 (卻十分油光) 的腦袋看來, 只要渲染大馬來人主義加上獨家回教專用權, 巫統的票倉就會鞏固, 甚至可以奪取回教黨的票源. 也可以順便轉移國人的眼光.

但是局勢的發展卻不受他控制. 那些被借助的課題開始發酵. 有些長期自卑不上進又沒文化的山番種, 就趁機打游擊, hit and run., 結果10間教堂了, 人沒抓到. 當然油光腦袋也不肯定, 是否有自己的同僚在抽後腿? 他更沒想到, 故意蔑視司法, 訴諸‘民意’的後果, 就是他的‘司法’控制不住他的‘民意’!

那些被引進關的兵, 最令非回教徒頭痛的, 是那些所謂的非政府回教組織. 這些組織的議程, 有很多是比回教黨還要偏的. 用他們辦事就如同養老虎. 今天從報上看見的, 女記者採訪他們須先換上包頭的長袍, 就有不祥的感覺: 這恐怕會變成趨勢.

他必須縱容這些人啊, 這些代表着‘民意’, 替他對抗司法的人啊. 所以他既然借了這種種外力, 那做戲就得做整套. 所以, 就得硬着頭皮, 對目瞪口呆的外國使節說蘋果和橙的故事. 就算陪上國家的形象, 前途, 也不在乎. 因為, 他沒得回頭, 也沒有分叉路. 換了lane, 只有一條路走到底. 他的同僚很多在冷笑, 想看他怎樣倒.

愚蠢而敏感的阿X課題已經發酵, 山番們搞小破壞搞上了癮, 誰也控制不了. 極端組織已經有機會站到新聞前線, 引進來的兩隊兵不會走了. 苦的卻不是始作俑者, 而是非回教徒. 阿X保庇.

40 comments:

Fairnation said...

该是进入自我毁灭状态吧? 外患不讲,内忧其中最为严重的是肉死马吧?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那天才跟朋友谈起,现在鞭不鞭卡迪卡已经没有分别,因为我们已经朝着回教保守国前进(还是后退?)了!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肉死马,哈哈哈哈哈!!

tamiya said...

一边叫人尊重司法裁决,一边又自己违抗裁决;
一边高呼没有涉及,一边人头猪脑又被人认出来;
一边说不清楚动机,一边又可以恐吓别人煽动;
。。。

他们是精神分裂还是自娱愚他?

老颜 said...

正是越清醒者却苦恼。你越文明,你越小众,你则越势单力薄。而更苦恼的是,在这样的围城策略下,你只能在权力外围徘徊。

Anonymous said...

自古以来宗教的诠释往往都是那人祸的根源。更甚的那源于同宗的即使是整两千年来也还在搞孩子气!
本来就好好的“毋知代”东马通用的民俗就为了那前内政部长的无知而今变的很敏感,连累到更把民族也摊上台来?
看来如果再没完没了的纠缠下去“容么易”就“呐医呐大支”咧?刀出见血?
啊,今天东方日报头版访问了負責法律事務的納茲里有很值得思考的提议嘛!

木子 said...

“蘋果和橙” 成了2010年新年的金句了 ~~~
我要嚴重的抗議! 爲什麽他不愛國,沒有用本地果王和囯后來比,應該用榴蓮和山竹嘛 ~~

hoyoyi said...

已经第十间了!警察总长应该被革职!

Botak said...

FAIR佬: 哈, 為什麼是肉死馬? 看來你受了她的第一號紛絲, 波波的影響, 太喜歡她了.

大牛: 基本上是. 前進.

TAMIYA: 是背水一戰.

老顏: 真是深得我心. 對, 越文明, 越勢單力薄.

無名: 聽聞昨晚新聞報導, 東馬可以稱呼啊X, 西馬不可以. 有這樣的事嗎?

木子: 外國人不懂.

HOYOYI: 他要走早走啦!

Bentoh said...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那天才跟朋友谈起,现在鞭不鞭卡迪卡已经没有分别,因为我们已经朝着回教保守国前进(还是后退?)了!

=====================================

馬來西亞, 馬來亞甚至從前的馬六甲王朝或者九州王朝從來都不曾走回教保守路線, 所以應該是前進~~

二楼后座-a means to an end said...

想得天下者,要不填饱人民的肚子,要不就满足人民的思想。
前者需要金钱,后者需要宗教,或政治信条。
可惜在大马,当权者的战略模式,并不是双管齐下,而是经济效益留给既得利益集团,而对于一般人民,就利用宗教或政治信条去满足他们。(现在还多了个雇佣兵军团力量)
所以,当反对党或反对者攻击它们的行政方式的时候,往往就有某一方面的支持者,出来维护它们。

Frank C said...

肉死马是不是巨蟹座的?

Frank C said...

肉死马去 Labuan 可以塞两瓶 Chivas 逃关税....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女记者要包头,非穆斯林女记者干脆别采访那些所谓的非政府回教组织帮它们出新闻。

裸死马也蛮不错,哈哈。

LING said...

"诉诸暴力...徒生枝节...发号施令...作威作福...胡言乱语 ...朝向不公体制"... 人民们...用我们手中一票来否决政客们

moo_t said...

「非政府回教組織」?

Botak 说得太好听了。 其实这些「非政府回教組織」, 后台出钱的老板就是巫统。 这个玩法是马哈迪搞出来的, 所谓的「稀疏非政府組織」手法, 来减低 NGO 的施压能力。

LING said...

Botak, 听君一席话,却胜读十年书

波波 said...

喂,我要嚴重抗議,你們講就講,那座肉死媽不關我的事!!我沒有愛她我沒有愛她我沒有愛她我沒有愛她(真的一個字一個字打的!!)x 1000000 次!!

Botak said...

BENTOH: 對. 九州王朝只是把回教當着土著宗教, 他們捍衛的也只是自己的利益, 現在這種回教種族化的做法, 以前的馬來蘇丹也目瞪口呆.

二樓: 以現代的社會來說, 廣大的馬來民眾不是幾句宗教口號就能滿足的.

FRANK: 你和波波一樣, 都對她入了迷.

大佬: 這就是大馬, 沒有記者敢捍衛自己的宗教尊嚴, 掉頭就跑.

LING: 有人不想我們有那麼一刻.

MOO_T: 有道理, 稱呼他們巫統外圍組織好不好?

LING: 折殺小人也.

Botak said...

親愛的波波: 我們都明白, 妳並不愛她, 只是羨慕她比妳多肉...

michael said...

在马来西亚睇新闻要有很好的EQ和情绪。每天眼睁睁得看着恶行残食我们平等生活的权利,历史事实理论的文明说服不了,霸权当法,歪理当宝的蛮横。
唉!再睇下去我的精液会走上脑袋,脑浆会流到春袋。会变得谷精上脑兼小肠气大春袋。
呢个是乜7国家?乜嘢年代啊?依家仲有人多虾人少的歌仔唱咩?

波波 said...

光頭: 挑!

Fairnation said...

Botak, 对!我是从波波那里学来的X10000000(多波波一个零)

不要小看肉死马, 有很多东西是它说了算。 好像给巴拉掩口费的都是跟它有关联的人负责。 外国女郎被人炸尸,不是因为她有醋意加上要帮忙鸡爷杀人灭口吗?搞到鸡爷鸡毛鸭血。

鸡爷每晚都会提心掉胆,深怕肉死马又不知道会搞什么出来名堂来。。
有什么比一个活炸弹, 每晚睡在你身边,更为恐怖?

http://www.malaysiakini.com/cartoons/view.php?id=MTI1Nzg2ODgwMA==

二楼后座-a means to an end said...

其实这件事也是一个探风球,先用政治力量向司法施压,试探民众对政治介入司法的情绪,接下来就启动极端主义,摸自己的底(到底有多少死支持者),也顺便摸对方的底(非土著甚至土著的反弹情绪)。
如果整件事的发展趋向是偏向反弹力量太大的话,大选就遥遥无期,反之,快过闪电。
其实那只鸡上来之后,就一直利用这种非典型手法来试探,然后边试探边利用机会巩固权力,或保住权力。
如果人民或反对党要与它共舞的话,就小心它放在舞池里的陷阱,一不小心,可不是只是掉下去这么简单。
它老爸的dna,一直在发挥作用!

LING said...

二楼后座 "其实这件事也是一个探风球,先用政治力量向司法施压,试探民众对政治介入司法的情绪.." 深得我心,不可以入陷阱...

Botak said...

MIchael: "精液会走上脑袋,脑浆会流到春袋.." 這樣你會不會阻塞, 射不出?

波波: 我閃.

FAIR佬: 有什麼提心吊膽? 我和你寫包單他們沒有一起睡.

二樓和阿LING: 看今天風雲時報林獻荃的文章, 可能有和你們契合的地方.

鱼米之乡 said...

犀鸟州是这个一号风球实验地,如果白毛还是大赢,马上变9号风球;反之,替死鬼出场。

eddieliow said...

呜呼哀哉。

大王 said...

听闻你们心爱的肉死马是使用巫术达到目的的,引兵入关这一招可能是哪位天才bomoh指点的。

Botak said...

魚米: 現在東馬可以叫, 西馬不可以.

EDDIE: 天要亡番薯啊

大王: 不可能, 有巫術的話她早就變瘦了.

michael said...

以后遇到它妈。東馬可以叫阿妈,西馬只可以叫阿拉妈

michael said...

Botak, logically,"精液会走上脑袋,脑浆会流到春袋.." 这是不可能的。我是拿来讲的 angkat mari cakap punya。‘国情不同’在马什么都可以’变‘。阿叉来到也要戴‘爽割’。只要它angkat mari cakap punya就行了。

没有后台兴风谁敢作浪。正所谓:嗬尿唔谷,又点会射的远?

Cinnamon said...

当初说不可以拿苹果和橙做比较,可现在法庭的判决却是东马可以用阿拉,而西马却不可以用。(这判决肯定是那鸡背后影响的,他也看到了形势越来越不利他了吧。)
不过这样的判决是不是代表马来西亚两地也不可作比较,因为它们也是苹果和橙呢?
那还叫什么一个马来西亚?干脆改一改国号吧, 笨蛋。。。
叫一国两制如何呀?

Cinnamon

michael said...

現在東馬可以叫, 西馬不可以.
咁即是杏加橙咯!

Botak said...

MICHAEL: 分明是選票導向. 真她媽的以為我們像他們IQ 零蛋.

CINNAMON: 對啊. 好, 讓我想想一國兩制有什麼可以寫..

Frank C said...

大家会不会担心回教党会变成另外一批清兵?

二楼后座-a means to an end said...

mr.frank,
回教党早已经是清兵了。
华叔和林伯伯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缺,而能满足他们的就只有回教党。

(现在法庭的判决却是东马可以用阿拉,而西马却不可以用。)
说明现在巫统大概也心里有数,基本战略也已经成型,就是西马五五波(甚至更少),决战于东马,让东马决定一切。
记得很久以前,有一些脑残的巫统右派分子提倡要会讲马来语才能投票,好让老一辈的非土著有票无门。
如果今天有人提出同样提案的话,我看不是反对党,而是巫统比谁都跳脚,而提出这事情的人,第二天就会被刮到讲不出话了,或与c4共眠。

p/s:这里说的马来语,是bahasa melayu(bahasa malaysia),不是bahasa baku,或bahasa indonesia,他妈的山番有口音讲不出,菲律宾人say i dunno。

鱼米之乡 said...

应该可以一国13州制。甲州已经列出那些字眼不能被非回教徒在谈话及刊物上出现的字句。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read/GEN/238p06pN1vDU098q076e1WRT1vxu55D7


(可现在法庭的判决却是东马可以用阿拉,而西马却不可以用。)
法庭几时宣判了?那是首相署部长“懒死你”:内阁部长成员普遍认为。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read/A1/2jHv07mJ157r0G6w0WFb1fre1tXJ5r1y

LING said...

一国两制...氣數已盡,看得出, 他們完了.
不过可要清醒和小心自我情绪.

Botak said...

FRANKIE: 二樓說得對, 回教黨是民聯的清兵.

二樓: 東馬教堂被砸, 現在才來說可以, 恐怕民心已變.

魚米佬: 越玩越過火, 我倒要看看回教徒的反應.

LING: 對, 看到他們玩一國兩制, 腦海種也是浮上這四個字: 氣數已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