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6 January 2010

爆炸

站在輕快鐵站的月台上, LRT 來了, 裡面已經是罐頭沙丁魚, 一開門, 出了兩個, 勉強再擠進三個, 就滿了. 外面的人龍越來越長. 我倒是在想着擠在裡面千嬌百媚花了妝穿着名牌的小姐. 她們怎麼辦?

在Berjaya Times Square單軌電車的月台, 比豬籠還小的電車到了, 裡面的沙丁魚還沒出來, 外面的就要進去. 好像精子爭相進卵巢, 這一大群沒文化的第三世界公車流氓. 難道沒有人對他們說: 規矩是, 要先讓電車裡面的人出來, 而且那會快很多?

我們的輕快鐵和單軌電車, 小得人家遊樂場的火車也比我們大, 兩格車廂 (Putra Line好像正在加多兩格), 載得了多少?

EERRRRRRRRRRR.......

好, 借車來開吧. 只十五分鐘, 就把八年前的火氣全召喚回來了. 最後, 一輛車在轉左的車道擠向右邊直走的車道, 卡在那邊, 就因為他, 從我開始後面一排車全動不了.

單單從左向右違規卡位的車竟然已經排成了一條車龍. 直走的紅燈, 轉左的已經綠燈, 但是我們不能動. 因為最後那輛明知沒有空間了還是卡上去. 你按車笛也不理, 卡位的卡得理所當然, 多少年了. 這些雞敗頭腦難道不明白這樣反而更慢?

哈, 幸虧我借的車是Kancil, 剛好鑽得過.

但是雖然我過得了, 不能獨善其身, 正義必須得到伸張. 所以, 過到一半, 我把車窗攪下, 伸出半個身子, 用拳頭大力的砰砰砰打在他車後廂行旅蓋上, 駛過前座時, 停下, 對着那張錯愕的臉孔, 我伸出中指, 大聲 “丟@#$%老母*&%蟹”, 然後揚長而去.

(兩個半月了, 我以為我不會爆炸的)

47 comments:

波波 said...

流冷汗ing……
(嘩我這樣炒作長處和深度,等下我的命運……)

方人也 said...

你的脾气永远都18岁,服了你!不过,你说的也是,我国公路使用者的驾驶态度确实有必要大大大大改变。有没有碰过老伯伯或安娣在快车道驾60又挡在你前面又刚好遇上你赶时间?你会怎么做呢?

Botak said...

波波: 奸笑 (嘿嘿嘿....)

方人也: 那還好. 最多X兩句, 割車算了. 車笛也不會響他們. 可是那些擺明犯規的就太過分.

Anonymous said...

好危险啊光头,万一对方是路霸怎么办,你还有老婆孩子啊!下回别那么冲动了。
为你好,别说我没春袋哦!(虽然我没有)


雪山小桂子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said...

吉隆坡的交通真的没眼看,交通部长在睡觉。一点规划都没有,十年后还是一样。

Fairnation said...

早上出去,刚才才回到来。 出去了也遇到开车肚烂的事。在一条小得只有一辆车能走的弯道。后面有个女人骑摩多要从左边割过我。 正好是在我的左边车镜的盲点, 又是镰刀弯道,更加看不到她。

我可能吃进一点, 在那很窄的道路吓到她。 她回头盯我, 还比我手势。

我想有没有搞错, 这个道路只能容许一辆车走,妳又在后面来的,,为什么不可以等路面宽一点的和直路时才割车?又不是开得很慢。

不知道她怎样pass的!? 第二可能是她没有驾过车, 不知道车的行车线。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驾摩托在马路遇上鲁莽驾驶者差点撞到我,我肯定会比中指。

薰衣草夫人 said...

光头老弟,习惯就好啦,才两个半月?未来的日子还长呢.

Botak said...

小桂子: 有什麼比國陣政府更加可怕? 如果我們每天水深火熱都可以受得了, 那怪不得那雞政權穩如泰山.
什麼樣的人有什麼樣的政府. 這些人連基本的規矩都不願遵守, 那他們也該死繼續住在一個沒有法制的國家. 因為那是他們要的. 只是他們不知道吧了. 一切都是有關聯的.
在這麼一個法律如同虛設的國家, 如果不自己伸張正義, 難道期望警察? 在大馬, 必要須自己討公道.
寫博, 就是一個方法.
路霸? 路霸比得上那雞政權可怕? 我們都已經苟且偷生了這許久, 還怕路霸?
(當然, 我不期望一個太監會明白...)

沈興: KL的交通規劃已經壞了. 現在要收拾很難. 所以頭疼醫頭, 腳痛醫腳.

FAIR佬: 交通就是城市文化水平的反映.

大佬: 不是你要比中指, 而是大馬是一個悶熱的烤爐, 每個人都接近爆炸點. 換了政府, 駕車的心情會好很多.

Botak said...

夫人: 不一定長. 我可以離開.

eddieliow said...

Botak,千万别把这里和大不列颠比哦,这里没开化的山番多的是,被路霸打一身就不值得咯。

Botak said...

EDDIE: 我不是去了英國才這樣的, 我還沒去之前就從未曾習慣過.
我不會拿這裡和英國比, 我只是生氣一個沒文化的地方原來就有沒文化的政府. 誰也改不了.
不過, 有時候, 人有引爆點. 放心啦....(我不是路霸囉...)

晨灵 said...

当你伸张正义时,英国的绅士风度可以用得上.你伸中指,会以为你是路霸.

老颜 said...

所以我每天一出门就火滚。九点上的班,然后大家都六点出门,就是为了不塞车,然而六点多还是塞!

这是什么国家?

michael said...

Botak,
last night在波波那调情后。我的火气也消了许多。
在马这国家,谁没这种火气?政府有今天的霸,还不是人民长期给它们进补造成的?
公路使用者的驾驶态度,是设计公路设计失败的后果。瓶颈式的3条突变1条。其他例子?唉!数不完啦!
’国情不同‘成了马政府最新施政的秘方!等着瞧吧!
人民路霸,国家政霸。有分别吗?
当麻木成了人民的习惯!国阵就可再走50年!
有空到波波那调调情吧!

大米 said...

车....讲到挤LRT,我天天都挤,练就一副好身手,就算本小姐天天挂着LV包包也是这样挤,斯文一点都没有位坐.不过话又说回来,象我这种一年365天都肥到被人365天认为我在怀孕而且又不会了解"不好意思"四个字怎么写的人,在LRT是不怕没有位子坐的........哈哈!!!!

leejiajia( ⊙ o ⊙ ) said...

波大,你还没开悟啊!天天塞在车龙里就是修行的时候,看开点啦!血压上升不是好玩滴,光头小妹还小。

总之,国阵使得不到我的票啦!

二楼后座-a means to an end said...

哈哈哈哈哈,还是鬼子国最好,都用电车,没塞车,没误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鱼米之乡 said...

死二楼,幸灾乐祸;我也是在92年去了鬼子国回来后,就xxxx番薯国的交通。

anakmalaysia said...

Signal light is optional in this boleh land when you bought a new vehicle, and most of the owner prefer without it.

二楼后座-a means to an end said...

鱼米兄,
不要插小弟啊。
我讲的是现实啊。
所以你现在知道鬼子没有迟到的理由了吧。
大马不是没得参考,是不想,甚至是不想参考。

michael said...

首相出门没堵车!部长高官出门没堵车!马国那有你们说的那么严重!小心告你煽动喔!
出门堵车的是人民!因为没有 pi...bo...pi...bo...开路!呜。。。!呜。。。。!

Fairnation said...

日本其实有很多我们学习的地方。

michael said...

compare apple to apple, orange to orange。 国情不同! 国情不同!

鼻屎 said...

過年在南北大盜的時候,也是塞到"阿嗎都不認得", 卡納塞那些懶叫車全部"創造自己的道路",飛左邊的emergency lane, 到最后原來是兩條"粉腸"在前面block, 真是#^%$#$@..

幸运猪 said...

这里很危险,你还是回火星吧!

Botak said...

晨靈: 我可以是路霸, 看市場需要啦. 哈哈哈

老顏: 還有呢, 下班後都不回家, 不是加班, 而是等塞車高峰期過. 這樣的生活正常嗎?

MICHAEL: 你整天到波波那兒調情, 不怕給白頭揍?

LRT: 大米, 肥到好像懷孕? 不是卦…

裡家家: 有時心情壞嘛…..

死二樓: @#$%^%^&&**

魚米: 這傢伙回來就會被我們抓去乘坐LRT….

ANAKMALAYSIA: what they need are just brake and accelerator.

MICHAEL: 我們自己裝配BI_BO_BI_BO…

FAIR佬: 跑到這麼遠做麼? 先學新加坡啦.

鼻屎: 製造塞車的很多時候是兩樣東西: 收費站和警察

豬豬: 火星不收我.

CHIA, Chin Yau said...

MICHAEL: 你整天到波波那兒調情, 不怕給白頭揍

botak: 白头不会揍人,只会干官,尤其是公干狗官

大米 said...

Botak, 绝对有咯,我每次都有人让位的.你问波波就知道我有几肥.

wk said...

噢,那个焗死人不用本的LRT和那个椅子乱乱排的Monorel啊?还好后来我换到一个慢慢开车15分钟就到的新工作地点,不必再修那门功课。

回到重点:你砰砰砰拍得大快人心,最讨厌就是遇到那些自以为是VVIP的粉肠。

michael said...

波波那个白頭我不怕,都不会用c4.

Sylvia said...

当他露出错愕的表情时,
代表他已经把犯规当作家常便饭了。
就是这些人,
常常把我们P牌一族吓得心惊胆跳。
心里暗暗的咒骂却不敢面露怒色,
唯恐遇上路霸。

波波 said...

喂大米,我沒有爆你大鍋我沒有爆你大鍋我沒有爆你大鍋──!

我只是在光頭一路走去糖水舖一路照人家的玻璃櫥窗一路摸自己肚子一路問:“有我這個size嗎?”的時候用不屑的眼光描了一下他的肚子然後答了一句:“比你勁。”

實在是講了之後就馬上東張西望鬼鬼祟崇的怕死大米突然出現攔路,緊張到不知道給誰問大米會常常來這種地方的咩我還說是咯!(其實大米最常朝聖的地點應該是KLCC啦昨我們去的地方她是帶兒子去看Avatar 3D而己~)

做是非精是要有功力的咧,我自問功力還沒有到爐火純青的地方。哎喲想看你的人去你的blog就看到了嘛一圖勝千言咧,不需要我口水亂噴,像我這種狐獨精是沒有什麼朋友的,所以我很珍惜朋友的ok?!

大米 said...

波妹,我肥,我是认的,这是事实。

话说12月31日下班后要回家,我等了很久没有BUS,于是打算截德士,好不容易看到一辆德士来到,却被我前面两个人捷足先登,我只好站在一边无奈的等。谁知道,那两个人上不了车,德士驶过来我这里,叫我上车,还很客气地问我要去那里。我还在狐疑的时候,德士司机说,“我是故意不要载那两个人的啦,因为我看到你怀孕一个人站在路边等车很辛苦,现在又塞车,很难截德士,所以我载你啦!”

我楞了一下。心里面在狂笑。脸上却很假地不住地向那德士司机道谢。。。讲大话面不改色。

你说,事到如此,我能不承认我肥吗?我只好接受了。

四月 said...

好彩昨晚困在车龙时光头没有搅下车窗问候人家老母。

大米 said...

Botak, 波波,上面所讲的奇遇,当时我就是这个穿着。(第三张照片)

http://dami719.blogspot.com/2010/01/crocs.html

eric foo said...

你们错怪交通部长了,他唯一有权管的只有火车。其他都不在他管辖范围内,现在你们可知道这个位子为何会留给马华咯。。。嘿嘿嘿!

Botak said...

白頭: 以後有狗官別公幹…輪幹吧.

大米: 波波說的東西不知道是不是信得過的….

WK: 謝謝, 你有潛能作除惡懲奸的大俠 (那是我的夢想)

MICHAEL: 別這麼大聲, 他們有木瓜炸彈.

SYLVIA: 一針見血.

波波: 妳有爆大鍋, 妳有爆大鍋, 妳有爆大鍋, 妳有爆大鍋….

大米: 妳的氣量真的很大, 沒有揍那司機.

四月: 那種是偶爾為之的事情 (怪不得妳那麼緊張, 原來妳怕我….)

Botak said...

ERIC: 謝謝你...哈哈哈, 我怎麼忘了.

chongsiew said...

BOTAK,你很牛。

波波 said...

光頭你很奸!
下次你不要再問我某某人的後傳了哦,因為等下你反而會爆我大鍋!

Botak said...

哎呀, 我怎樣奸啦? 我好像說了很多, 其實我一樣也沒有說啊, 嘿嘿..

波波 said...

就是醬才夠奸咯,我百詞莫辯嘛

michael said...

是木瓜炸彈,还是荷包蛋?

淼淼 said...

妈X一轮后是不是觉得“顺畅无比”呢?其实有时候我也好想像你那样,可是不能啊,因为人家是女孩子嘛,要保持形象呀。。。。。:P

二楼后座-a means to an end said...

淼淼,
男人不会介意女人的形象,只会在乎她们的身材。
看看这里的auntie们就知道了。

淼淼 said...

二楼,虽然我身材不是很好,但还不至于是auntie叻。。。。。^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