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 February 2010

還有多少隻木馬?

已經列入世界笑話大全的國陣霹靂州變天, 黑手黨手法奪權, 替議長脫衣, 癲婆噴胡椒粉等等事件, 緣起就是因為三隻青蛙跳槽. 除了火箭黨的一樓鳳, 其他兩位至少有一位是巫統留下來屠城的木馬 (或木馬鏟).

我一位完全沒有政黨背景, 每天營營碌碌, 朝九晚五的朋友尖銳的說: 看民聯三造, 真正的烏合之眾在公正黨, 因為他們有太多的失意政客.

不說巫統本來就安排好的木馬, 就算是本來不是木馬的, 也隨時會變木馬. 因為公正黨有許多前巫統黨員. 這些雞敗政客的想法, 態度, 做法其實向來都很巫統, 現在突然離開了國陣, 難道他們即刻就會變得聖潔?

不會, 他們所想的, 仍舊是從政治獲得商業利益, 他們的種族觀點, 仍舊是馬來人至上的土皇帝思想.

所以我說民聯的前巫統議員是計時炸彈, 就算他們不是被安排進來, 準備造成破壞後被處理掉, 他們變節的機率也比別人高.

最好最新的例子, 就是檳州那位批評林家大少的再林, 且不說林大少是能幹或無能, 你們說再林是不是木馬呢? 而其實, 是否木馬已經沒有分別, 他的動機, 攻擊所用的辭彙, 已經是不折不扣的巫統.

這樣的人, 都有個價錢, 要買, 不難.

所以民聯, 尤其是公正黨, 必須在下回大選前把可疑的, 或違反黨規的人甩掉, 不用怕製造補選. 選民已經選了你會再選你. 但是這些人如果留到下屆大選, 我就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只怕霹靂州有第二集.

當然, 我在這裡說就容易, 真正做起來嘛… 這要考考華叔的智慧了.

42 comments:

anakmalaysia said...

Can dog be prevent from shit eating ? No, that is their nature .

· 康华 · said...

华人有汉奸,巫人也有巫奸?

p/s:光头回来了?很好看!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其实想问这个问题很久了:

很多马来人认为共产党 = 华人,但为什么马来人会反过来被华人叫‘马产’呢?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不过这样也好,趁现在把那些现形的除掉,下一届就知道选谁上阵。

所以上一届中央天变不成是好事,给他们一点时间来清理门户,以后就可以做的更好。

维雄 said...

这也是我国现在的政治现实,过渡期。

moo_t said...

我认为,华叔已经是过气政客了。 他的优柔寡断,该断不断, 已经让他们变成公正党的负担。

308 过后最有趣的现象是, 除了吉打州最烂外, 槟城和雪兰莪的州首长都是看数目出身的。
所有国阵承包商非常不爽他们,因为没有”康头“塞进去。 好笑的是, 国阵的承包商除了不投票给民联,却常常在媒体说“早知道就不投票给民联”的谎话。 说这些谎话的国阵承包商,吉打州最多。

除了木马, 马来西亚最大的问题是, 所有的政党,都没有党校, 去培养人材和讨论贯彻治国理念。 结果窝里斗从未停止。 国阵已经是这样了。 就看民联有没有想过拿点资源出来搞党校。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其实,沙巴火箭,也好不到哪里,最大的就是臭倾州那只木马。

鱼米之乡 said...

在Boleh Land,什么都可以买。如果华叔一心想要进京布城却不能消除木马,进京布城到他死也成不了事。

前天,雪州议长在一个宴会上说:番薯国的警方,移民厅与法官都可以买;也有飞机引擎水货可以卖,如果可以“垃圾炖拉才”也要卖给蒙古的子民,乐得大家拍烂了手掌。

Botak said...

Anakmalaysia: The problem is now you can’t tell a dog from a group of men, until they emerge.

康華: 看來大家都喜歡那粒頭…竟然說我 ‘回來了’

大牛: 馬鏟是我們中學時候叫的, 整個山城都流行, 不知道別的地方還有誰叫…

維雄: 過渡期也就是最兇險的時候.

MOO_T: 不管我們喜不喜歡華叔, 他還是沒有過時. 現在公正黨的問題都被壓下來, 就是因為他在. 你可以想像沒有了老聶的回教黨, 沒有了林吉祥的火箭黨, 但是沒有了華叔, 公正黨的變數大得可怕. 這就是公正黨的弱點. 在現階段, 他不能倒.

大佬: 火箭不管怎樣亂, 他們有段長久的鬥爭歷史來使現有模式成形, 回教黨也一樣. 公正黨的彈性就比較大….哈哈

魚米佬: 要進軍布城, 機關重重. 我相信公正黨內的木馬已經差不多佈置妥當. 接下來, 他們不會說反就反那麼明顯, 而會用各種藉口, 先突出民聯內部不和, 再以 ‘不滿意某人為理由而出走’.

CHIA, Chin Yau said...

华叔一直以来都是优柔寡断。当年如果趁老马出国时出手,就不会有鸡奸的歌仔唱。

对那鸡来说,这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看来那鸡熟读「天龙八部」。

倒是林首长这次的对应恰到好处。

eddieliow said...

那只一楼凤想出来卖可能还没人要呢!公正党目前最需要做的是借用包拯的狗头铡和虎头铡来把一众烂脚和汉奸给铡了,绝不手软。难道你认为这些老鼠屎在下一届大选还有机会吗?就算他们跳槽过国阵,我看国阵在下届大选也不敢派这些老鼠屎出战,因为包死。

michael said...

大牛,你讲的那个‘马产’,系80代初才改成的。全句系用5个字叫成。因为太长太粗(有粗口之嫌),先至改用2个字(斯文啲)。好叫啲。 男女适用,老少咸宜。改良版来咖!

之前有2个字的版本,非常粗口型兼敏感,不被鼓励。
读书时常用5个字个只,(隔壁的校园有很多呢啲嘢)后来80年尾改用。 有位朋友还带呢2个字到新山。发扬光大。

michael said...

其实华叔不是傻的,可能要斩草还非外界所看到的那样容易。 我们看到的只是表面。

无论如何,我还是支持他狠,快的清理,来个杀一警‘白’。他应凸出‘人民就是我的本钱’的台型。

Shirley Leong said...

民联要是把有“背景”的人隔离,还有人咩?到时候,就要劳烦光头您老出来支撑大局囖!哈,哈。。。。。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咪搞:你都系怡保人?我知道我有一个对马来人非常有偏见的朋友系甘叫。经你提点,我今日先知道原来系马xxx产,学习了!

二楼后座-atrocity exhibition said...

白头兄,
华叔不但优柔寡断,而且还是慢两拍,最重要的是,不知道自己的实力。(有的时候不会用,没的时候高估自己)
当年老马的两个月假期,谁都知道那是一个陷阱,是老马在试探华叔和他的班底的底的。
他当年权利和魅力都达到巅峰的时候,最错的是不知道自己有实力,有了鸿门宴而不去直捣黄龙,而是先把枪头对准ghafa,和清除老马身边的,以为接下来就可以围城,慢火煮青蛙,孰不知道这反而警惕了老马,被老马反扑,反将一军。
老马这高手,就利用那次机会先拿ghafa来当挡箭牌,(要不然像老马这宁负于天下人,不愿天下人负我的人,不会说出他永远欠ghafa一个人情这种话)耗一下华叔的锐气和霸气,接下来借着金融风暴这个大好机会出手,一剑封喉。
高手过招,谁能把握住机会,或者是谁能制造机会,谁就是赢家。
接下来就是不懂得反省。
经过老马事件,他不但没有从错误中学习,而是一错再错,高估自己(916跳槽事件),把政治棋盘当成电影那样放预告片,以为对方会耗在这狼来了的漩涡中疑心暗鬼,自相残杀,哪知道是自己先露马脚,忘了katak这个字从左读到右,从右读到左都是一样读法,你懂得念,对方懂得读,你会引,对方也会用,就这样,让对方有机会导演无间道,然后木马屠城,道德上还让对方理气直壮地继续搞青蛙舞会,搞到现在是自己在疑神疑鬼,一边忙着清理门户一边大喊还我河山。
希望他还是清醒,趁这个机会,把自己从项羽变成刘邦,要不然,就乌江自刎吧。(应该是鹅麦河自刎)。
项羽有范增不会用,相反地,刘邦的手下如彭越,英布,萧何,张良和韩信,虽然出身各不相同,但在刘邦的手里,却把他们的长处发挥得淋漓尽致,最后一统天下。
华叔啊华叔,但愿你是统一天下的汉王,而不是之后的汉高祖。
那把莫息的烈火,是人民为你点着,去照亮这个国家的前程的,希望最后不是你自己用来自焚!

Shirley Leong said...

二楼后座:
经过许多的事件后,发现华叔最大的才华就是说说而已。感谢上帝,他没有成为我们的首相,不然我们还不知落个什么下场。只怕整个国家到最后就在莫息的烈火中自焚了!天啊!我们到达要选谁呢?

Botak said...

白頭 : 我想身為三頭馬車的頭頭, 他有太多的東西要考慮. 不過, 我贊成如果那時候趁老馬不在發動兵變, 是正確的決定. 可惜他想得太多, 錯過了.

EDDIE: 問題是這些老鼠屎在大選前不會讓你知道他們是老鼠屎. 而會在贏了大選後才 ‘因為不滿某人而跳槽’.

賣糕: 華叔心裡雪亮, 看他幾時動手. 當然, 我相信他動不了手.

SHIRLEY: 這句話對極…所以你明白為何我完全灰心吧?

大牛: 孺子可教也.

二樓: 他當時在朝, 不在野, 所以勢力肯定比現在大, 畢竟他可以給人的好處還很多, 而且那時候那雞還是他的馬仔. 就算老馬的是個陷阱, 他也不至於就輸了. 但是, 就算他知道老馬不妥他, 也不會想到會用如此惡毒的方法來對付他, 把他往死裡推.

Botak said...

SHIRLEY: 還是選他. 不管他是否說說而已, 民聯的大方向是對的. 好過選那群敗類.
沒有選擇中的選擇了...唉.

chchoo said...

我相信下次大選肯定会有较好的候选人出来.这是改朝换代,政党轮替必经之路.

我们不可能为了几个烂脚而放弃民主政治,更不可能让种族政策延续到下一代.

chchoo said...

Botak,不是沒有選擇,只是不想放弃改革的可能.

二楼后座-atrocity exhibition said...

(就算老馬的是個陷阱, 他也不至於就輸了)
这就是我要讲得,有实力却不知道用的时机,现在的巫统领导层差不多整班都是他当年的马仔,可以去马却不去,还相信政坛有仁慈这回事-像足那只傻狮子三打三不打,让豆皮林捡个便宜,结果自己瓜材就算了,整个班底反塘。
在千变万化的政坛里,一秒钟的犹豫就足以让自己后悔一辈子。

Botak said...

CH: "我们不可能为了几个烂脚而放弃民主政治"..說得好, 但是, 種族政治會否停止, 我不太樂觀.

二樓: 對啊, 歷史還不是一直在重演嗎? 項羽每下一城, 都任由屬下屠城, 殘忍好殺, 偏偏對劉邦卻一再的表現婦人之仁, 歷史說: 最後一定是夠狠那個勝利.
劉少奇當初在大躍進的失敗後導致的大饑荒中有絕佳的機會板倒毛澤東. 但是, 沒有人那麼做.
或者, 我們的結論應該是: 安華不是不夠果斷, 而是心腸太好了? 你沒有用C4的膽量, 是坐不上那個位的.

chongsiew said...

“種族政治會否停止” 他们已经污染这么多年,我的感觉是不可能,但我还是要选择民聯。

michael said...

種族政治不可能停止。 看看我们奉行的宪法。委大臣时已经一清二楚。它还有市场!

A secret man said...

窝里要斗,木马是过渡期.华叔要把握住机会清理门户.民联要培养人材,治国理念.

A secret man said...

窝里斗,木马是过渡期.华叔要把握住机会清理门户.民联要有培养人材,治国理念.

Fair仔 said...

安华是有野心,但不够狠,不够毒。如果能象老马一样不择手段,历史将会改写。

虽然老马招招要命,说的话很露骨。 可就很少看到安华直接"射"老马。可能是念在当年提拔他之恩情?

chongsiew said...

是阿, 楼上说的也有道理。

Botak said...

CHONGSIEW & 米搞: 種族政治還有市場, 是最令人洩氣的. 要他們丟掉枴杖, 不容易啊.

秘密的人: 清理門戶? 把一半的黨員砍掉? 唉...

FAIR仔: 如果他像老馬, 那他會否還是烈火莫息?

Fair仔 said...

种族歧视是不可能根治的,但可以立反种族歧视法等法令。 当有法可依时, 就可以抑制种族主义扩散。

Cinnamon said...

有因必有果。老马当年清掉华叔何偿不是好事一桩呢!
要不现在怎会有烈火莫息?那来公正党?及怎会有两线制呢?咱们又如何发泄对国阵的不满呢?
咱们倒是该跟老马爷爷道个谢呢!(不过道个谢就够了,不需要祝福他,我可不想他长命百岁呢!)

Cinnamon

Botak said...

FAIR仔: 不錯. 有反歧視法最重要, 但是煽動法令和內安法令必須先廢除, 否則什麼都會被凌駕.

CINNAMON: 嗯..很有老子的味道, 看來一切皆是注定? 那老鴨鴨過度時期的領導也是催發308的前因了.

A secret man said...

Put into different angle, it is a "test" for Pakatan Rakyat to get more united and also a good time to dispose off those "rubbish".

Don't panic those "rubbish" action...Purposely created b4 Anwar Sodomy trial 2..to diversify issue

Cinnamon said...

Botak, 那经济萧条,汽油猛涨也是促使308的前因了。
看来真的是天要亡它(国阵)呢!!!

Cinnamon

二楼后座-atrocity exhibition said...

管它有几头木马,只要立法,当了青蛙就必须辞掉议员,让选区重选,还政于民,那不是就没得闹了吗!
民联没有这样做,说不定,华叔也在一直找机会回收当年的马仔,现在在bn的失意人物。
这动作虽然危险,但总比培养新人来得快和有效。要知道现在的政治环境中,背景和实力是第一,知识和学位只是补助而已。
当然,这些动作对方也看在眼里,要不然就不会冒了个爱国党,和全兴会分支出来的势力,让民联失去凝聚力。
讲白一点,你现在在我这里失意,你的下一站不一定是民联,哪天我需要你,要回来就方便了。就好像在股市里,赚不了无所谓,不要赔就好了,有效的lost cut就不会让自己抱着一堆黄金过江。
你华叔可以用公正党吸收我的失意分子,我也可以利用爱国党等让自己人,尤其是马华,民和沙米党的人有一个自己可以控制的他们的下一站。
政治游戏这东西,不但考验眼光,胆量和魄力,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以前做过什么,未来想做什么,还有就是,自己没做过的是什么!你一直在创新,对方不知道你的下一步,一切就掌握在你手里;反之,你就很容易掉入对方所设的陷阱。
最近拿鸡的班底,一直创意不断(不管是走险走安,玩白玩黑)。顾问费,可不是白给的。

Botak said...

秘密的人: 我看不如注意有些人在農曆新年前大家注意力分散的時候搞事.

二樓: 所以華叔一直在搞平衡.問題在於他要看眼前還是長期?
國陣的臭招來來去去都是那些. 製造外圍集團, 然後擾亂你們, 就好像那些匿名博客一樣. 可是, 這一招要是弄不好, 就會分散了國陣的實力. 下一屆如果民聯大勝, 外圍集團是可以被收編的.
就怕大勝後民聯還大量吸收前國陣的黨員充實實力, 反而會留下敗筆.

二楼后座-atrocity exhibition said...

所以现在华叔不用急着过滤。(当然,太烂或明显的就处分掉,不用为自己的包袱增加负担)
先把铁板烧红,等这些家伙看风驶舵跳来跳去,下次大选赢了之后,就可以分出青蛙(可以弃之)和田鸡(有价值的)了。
蛙类跳上火红铁板,青蛙的话就算跳得出来,整片脚板也还会粘在上面,不死也残废,没作用;田鸡就直接炒来吃,喂饱自己。
进了布城之后,就可以立刻立法,填池去蛙。
没有水的青蛙,活不久。

Shirley Leong said...

二楼后座:
嗨,你参选吧!我投你一票。你分析的太好了。最狠的一招,兔死狗烹,被你用来填池去蛙,真高!你分析得一点也不错,时机是政治最重要的本钱,不然就只沦为纸上谈兵了。
华哥衰了两次都是时机。吉哥一听他的青蛙大论就马上实行,让华哥傻了眼,还要收拾烂摊。

Frank C said...

杀人这种事,我整天就有这种想法的。

但是死了一个汉奸,还有千千万万个汉奸。

杀不完的。。。。。。

(早知就去练如来神掌。)

Frank C said...

爱国党,是不是抓破了头皮想不出来得党名字?

肉麻也该有个尺寸吧。

我想,“爱钱党“会比较贴切。

至少,我个人就会觉得,这比较真诚率直。

Frank C said...

说起立法禁青蛙这门子的事,都是钱的把戏 ,污桶一天在 ,一天就甭想.

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华仔该学习怎么把这青蛙舞跳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