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7 February 2010

虎年拜拜記

這次過年, 帶女兒到三寶洞玩, 那是我小時後常到的地方. 但是, 一進去, 卻發覺很陌生, 因為它多了許多雕刻粗糙的動物和人物, 和以前那種別有洞天的感覺相比實在是煞風景.

廟不像廟, 遊樂園不像遊樂園. 唉, 我的三寶洞呢? 但是, 你別管, 反正我們大眾的口味也就是這般. 許多人就圍在那些雕像前拍照. 還排隊呢!

直到看見那被煙火薰得黑黑的觀音廟, 那種古早的 feel才總算回來. 想起今天年初二, 今年屬猴又冲太歲, 應該進去拜拜, 求保庇. 進去買了一大束香, 有大有小, 也不知什麼插那裡. 不管, 先點了大枝的, 馬上插在外面的香爐, 那手上就鬆很多了. 嘿嘿.

然後把那幾十枝小香點火. 點不完, 香太多了, 媽的, 點..點..點..着了. 不是, 是着火了. 整束香在燒, 怎麼弄也不息. 旁邊一個廟的助手模樣的中年人走過來, 取過我的香, 放在香爐上擦, 煙灰四濺, 火熄了, 剩下燒紅的香頭, 我道聲謝謝, 取過香, 一轉身, 火又着了.

KNN, 我只好再望着那人, 中年人以教訓的語氣說: 唔好行甘快, 有風! 哦, 這麼慢也有風? 不敢問, 他再幫我弄熄, 我道謝, 看清楚真的只剩下紅紅的香頭了, 轉身, 腳步像moon walk, 噗! 火又着了.

我回頭, 望着中年人, 他也搖頭, 再次幫我弄熄, 整束香已經燒掉了四分之一. 這次總算沒再着, 我給煙薰得睜不開眼, 進去, 不管三七二十一, 整束香插在爐中央. 跑出來, 才發覺: 大枝的天公香, 是最後才插的. 小香, 是分開插在廟裡左右的每個小香爐. 還有, 用來包香的那幾片金銀紙, 是天公金, 最後要燒的.

嚇! 趕快回頭去找, 我的金銀紙都留在桌上, 趕快拿了就點火, 點了火才想起要問中年人: 燒左放邊度? 他手指我後面, 我趕快轉身就跑, 從小怕點火燒東西, 總覺得火燒得很快, 手會燙傷. 我跑得快, 火燒得更快, 轉眼燒到手了, 怕! 只好哎呀哎呀的把金銀紙灰丟在地上, 紙灰飛揚, 全部人都看着我. 我跑回來問中年人, 吊, 怎麼火爐放這麼遠?

他懶洋洋的說: 就在你剛才點火的地方後面啊, 一轉身就是了, 你跑去廟後面幹什麼?

狼狽跑出來, 女兒正對週遭一切很有興趣, 咦咦哦哦, 老婆問我: 搞定了? 我拍拍胸膛, 當然當然, 雙眼被薰得還流着淚. 老婆看也不看我: 你平時去的是那種說法誦經的道場, 這種拜拜的你懂?

45 comments:

zuiyanhong said...

你也烧香,始料不及,真是失敬!

张玉燕 said...

Botak, 你在神明面前也 “妈的”?

西域廢人 said...

光頭兄,從你香火”大旺“的預兆來看,虎年你一定大發!

走过岁月 said...

祝你新年快乐。

· 康华 · said...

从你的描述来看,你点的香肯定是一大束,所以那么容易着火。

小莊 said...

三宝洞,我小时候很喜欢去的咧。可是 N 年后再去,很失望,扩建改建,感觉面目全非,少了灵气,多了俗气。。。

Anonymous said...

许了什么愿啊?




路人

Botak said...

最眼紅: ?? 傳統嘛…

玉燕: 在心裡啦, 祂應該聽不到.

廢人: 承你貴言. 嘿嘿嘿.

走過歲月: 謝謝. 你駕CAMRY 過年, 真爽.

康華: 對. 一大束, 反正就是那麼多.

小莊: 對啊, 看到就顯了.那些雕像, 牛不像牛, 找個手藝好些的也不行.

路人: 可以娶二奶.

薰衣草夫人 said...

去拜拜也按不住火气?看来要多一点凉茶下火,怎不放张女娃儿的照片上来?

Botak said...

冤枉啊夫人, 一點火氣也沒有啊! 與二位大小母老虎同行, 幾時輪到我發火? 不過我點的香火氣倒是挺大.

Cinn said...

哈哈!!
这种新年也算是一生人一次了,倒是难为了那些神明还要被你“祝贺“。

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Cinnamon

二楼后座-new dawn fades said...

新年流流,送你一些针对联。

一心守道,道无穷,穷中有乐;
万事随缘,缘有份,份外无求。
水车车水,水随车,车停水止;
风扇扇风,风出扇,扇动风生。
船载橹,橹摇船,橹动而船行;
线穿针,针引线,线缝而线缀 。
山径晓行,岚气似烟,烟似雾 ;
江楼夜坐,月光如水,水如天 。
油蘸蜡烛,烛内一心,心中有火;
纸糊灯笼,笼边多眼,眼里无珠。
楼外青山,山外白云,云飞天外;
池边绿树,树边红雨,雨落溪边。
烈火煎茶,茶滚釜中喧雀舌;
清泉濯笋,笋沉涧底走龙孙 。
保俶塔,塔顶尖,尖如笔,笔写五湖四海;
锦带桥,桥洞圆,圆似镜,镜照万国九州。


后记-
心中有佛,佛法弘道,道尽机生;
大公无私,私力净国,国倾民起。
共勉之。

二楼后座-new dawn fades said...

忘了讲,上面那一组可不是我的创作,不像你,没这么大才。

Botak said...

CINN: 我那敢'祝賀'神明? 只不過習慣了在事情做不順時念念有詞吧了.

二樓: 好對聯! 日本過年熱鬧嗎?

老 头 said...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我昨天也去了霹雳洞、灵仙岩和南天洞,可惜太迟了,三宝洞已经关门了。我也是那种搞不清楚要怎么处置那一大把香的人,所以我没买香,没让自己有机会出丑~哈哈!灵仙岩的雕像实在让我........手工很差!不过我十多年前去三宝洞时,好像没注意到有这么一个灵仙岩。不知道是不是眼睛吊灯看不到~哈哈!

二楼后座-new dawn fades said...

水静河飞。
鬼子以前看不起亚洲,找理由脱亚入欧,搞1月1号过年。(结果现在唱“独自空虚”)
东亚各国除了它全部都过旧历。

安哥爵 said...

做什么都要技巧的.呵呵,火在你身上烧,今年发啊!

eddieliow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eddieliow said...

哈哈。。。乌龙点香记。

恭喜发财,新年进步

Botak said...

老頭: 你倒提醒我了, 以前應該是車子直接進到裡面去, 那是在過了南天洞吧? 那...那個靈仙岩是什麼東東?

二樓: 日本現在把自己變得不白不黑, 歐洲人又不承認他們是白, 就和以色列一樣, 明明是中東人, 硬要打歐洲盃. 哈哈.

安哥: 什麼都要技巧...對的對的.

Botak said...

EDDIE: 大家一起發啦....

moo_t said...

三宝,佛,法,僧也。 光头去三宝洞,很应景。 :p
一大束香点燃之后, 不可以把它们抓成一束,要不然那集中的温度会把一大束香变成火把。 要好象扇子那样打开降低温度。 这和BBQ 火炭燃烧原理一样。

弘农德仁 said...

哈哈~~~~好像我酱,平时不烧香,临时搞不懂。

Botak said...

MOO-MOO: 其實, 在第二次我已經把香稍微攤開, 但是一踏進廟去, 就着了.
不過, 你說的原理我懂, 許多所謂的發爐, 其實就是高溫生火.

弘農的人: 不要緊, 一年沒有多少次.

二楼后座-new dawn fades said...

哈哈哈,想到以色列踢欧洲杯就真的是天大的笑话。
不过也不能怪她,英国佬也出茅招,球类就分成4队,在奥林匹克枪金牌的时候就全部归为大英帝国旗底下,他妈的真他想得出来。
西班牙和德国佬也应该学学他们,以后世界杯和欧洲杯入选赛,就以联邦地区或自治区去踢,他妈的踢到没完没了,最好美国也分成50队,哈哈哈。

大王蛇 said...

进了庙,我们就有点像刘姥姥进大观园。现在可以用环保做借口不烧香,而且蛇没有手不能握香,所以就不会出糗啦!

Botak said...

二樓: 在這點來說, 英國人最不要臉. 就他們是足球的祖宗國, 如此而已. (當然四個地區其實水火不相容)

大王: 我知道了, 妳住在檳城蛇廟裡面!

leejiajia said...

哈哈哈!波大烧香也狼狈。

不过!我看你旺势旺,肯定旺(安蒂屈指一算)
但是嘛...娶二奶就是有自唔在,摞苦来辛!
切记!切记!小弟。

Alfanso said...

有很多雕像的是灵仙岩,隔壁是南天洞,再过去才是三宝洞。三宝洞内有龟池。
我看你拜的地方是灵仙岩,而不是三宝洞。
无论如何,怡保的名胜地五十年如一日,停车场也如五十年代,烂泥处处。怡保的洞洞犹如黄燕燕的部门的弃婴。也犹如霹雳州一样,已成为国内的退步州,被发展遗弃的州,被政客始乱弃踪的州。

Botak said...

離家家: 不要緊啦, 找個可以養我的二奶不就行了.

ALFONSO: 一言驚醒夢中人. 原來我應該繼續走? 那就是說以前我都沒有去靈仙岩, 只去三寶洞? 唉, 我車泊在外面的關係..

leejiajia said...

再屈指一算......
你命中没有一个有一两千万的二奶肯包你......

肯包你的,你就没有了自己!
骑骑骑......

Anonymous said...

对不起,留言不对主题。
留言的时间显示有点怪怪,是英国的时间吗?



路人

Botak said...

離家家: 肯包我的, 還要給我拳打腳踢....

路人: 不對題? 沒有啊? 不要緊啦. 對了, 博是英國時間.

Anonymous said...

笑死我啦!我也曾经像你那样的七手八脚,乱七八糟的乱拜乱插香!丢尽了妈妈的脸!

结果,发誓从此不烧香!

原来你也是霹雳州的,那是同乡了!

绿草如荫

Anonymous said...

一讲到霹雳州,心理又开始不平衡了···

遥想去年今日,家乡沦陷···

绿草

Botak said...

绿草如荫: 妳(你?)霹靂州那裡?

瀚权 said...

哎呀,我在怡保该去找波大拜年嘞

也有经过三宝洞,只是没进去。很久没拜神了,这次过年也真的没什么气氛

Botak said...

瀚權: 哎呀, 忘了你是學弟, 都是同一間中學的啊. 要跟你拿電話了.

Anonymous said...

我在林冠英的州出生长大;在尼查的州(倪可敏的区)读书(高不成低不就)现在卡立的州混日子!

飘梅已过,嫁讯无期···

最开心的事:308让那些贪官跌下马!

最悲痛的事:无缘到明福的葬礼哭一场!

绿草

Botak said...

太平讀書? 華聯中學?
別怕飘梅已过, 姻緣一到妳不嫁都不行..哈哈.

Anonymous said...

哈!我也想啊!要不整天对着镜子“顾影自怜”“孤芳自赏”“自哎自怨”···

不是华联,是离太平一个小时路途的小镇,一间不出名的中学,读得太烂,不好意思提!

刚才在ntv7看到赵妈妈在微笑,很感动,想流泪!

糟糕!嫁不出的女人好像特别多泪水!(但只为明福而流泪)

明福事件发生时我在英国威尔斯,在一间小房间哭得眼睛肿···

永远不会忘记这血海深仇!

绿草

Botak said...

不難猜啊.
離開太平一小時車程而又屬於太平選區的應該是....十八丁漁村.
新邦應該不用一個小時. 所以不是.
嘿嘿..對不對?

Anonymous said...

喂!怎么搞的?人家不想提伤心事你还死都要问?

你蛮好奇心的哦!

绿草

Botak said...

不是啦, 我的祖父就是從十八丁來的

Anonymous said...

也不对啊,十八丁是尼查的国会选区不是倪可敏的,
bukit gantang补选你回来了吗?

我祖父也来自十八丁!真巧!

绿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