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1 February 2010

愚民是國陣的後盾

二月六日, 星期六那天, 在霹靂某小鎮的巴剎喝茶, 突然一群人浩浩蕩蕩的進來, 三大種族都有. 賣麵的安娣還在嘀咕到底是什麼人, 我老遠看到倪可漢, 知道是民聯的. 他們逐桌去和人握手, 賀新年, 派霹靂變天一週年的傳單. 在吃麵的我征了一征, 才想起冷血如我等愚民根本忘了這羞恥事已經過去了一年.

問賣麵的安娣知不知道人家是誰, 和那張傳單說什麼? “點知喔, 有得分咩? 有得分又唔同!”然後自以為很幽默的對我笑. 我頓時語塞. 分乜野, 安娣? 叫倪可漢分條懶俾妳要不要啊?

現在塵埃落定, 非法變合法. 最令人擔憂的不是司法不獨立, 而是愚民根本不認為如此變天有什麼大不了. 最近有種論調最能反映大馬, 即: 議會越拖得久不解散就對國陣越有利, 或是國陣變合法後民聯究會逐漸失去優勢. 原因? 就是國陣可以有機會推動發展以贏得民心.

看得出這句話有何不妥嗎?

只要有發展, 管你是私會黨! 我們的人民不知道什麼是問題根本. 問題根本就是,“不管國陣變合法後做得多漂亮, 他們當初奪權的手法是非法的, 真正的做法是解散議會重選.” 句號.

在一個成熟的民主國家, 選民會不停的咬着大原則不放, 因為他們會有恐懼感, 會害怕他們在憲法下的權益從此變水蒸氣, 不需要反對黨推動, 選民自己會吵. 所以如果我們的選民是真的有原則, 那國陣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贏得民心. 因為錯就是錯, 沒有灰色地帶.

但我們的選民可是老神在在的說: 好啦, 既然法庭說你合法, 給機會看你們做得怎樣啦? 看有沒有給我們地契囉? 看有沒有撥款給獨中啦? 那還是華人的愚民. 馬來人的愚民又多了君主種族宗教的考慮, 只要有人說民聯幫華人, 明知道是假的也感到不安, 因為拐杖實在是丟不掉的. 所以看國陣既然奪權了還是別出聲吧.

說穿了, 就是文化水平低落, 功利主義. 情願接受眼前安逸與利益, 也不會去要求一個長遠合法的制度. 這種人, 怎樣跟他說原則? 原則就是: 不管你撥多少錢給獨中, 如此奪權就是錯的.

現在民聯是整合的時候. 反正308前你們也沒有準備可以執政啊? 這次, 把青蛙用抽水馬桶沖走, 整頓內部, 解決矛盾, 教育愚民. 下一次如果萬幸我們還可以有次公平選舉的話, 那贏了回來的就很難輸回去了.

大事宣傳, 悲情訴求, 教育愚民, 當務之急!


刊登於風雲時報專欄

28 comments:

正掌心 said...

举手举脚同意!

Cinn said...

Botak,
其实没得教育的。上一代的思想已经疆了,他们很容易被眼前短暂的好处给收买,所以国阵大选或补选前的糖果非常的好用就是这样,因为有他们在。
另外五一三事件也是他们心里的刺,他们宁愿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来投票,其实他们也是为了我们着想。
可我们这一代就没那么好骗了。终究我们是受过教育的一群,为了下一代我们决不会轻易妥协。
我想国阵会越来越难做因为现在的年轻人都是有教育背景的,决不轻易被你三两下就欺骗到,更不是思想简单如老一辈。
这就是教育的重要。

Cinnamon

Fair仔 said...

最惨的是把判决诠释为,苏丹有权革除大臣。一经成为判例,滋事体大, 以后还用选举吗?

马华民政连这个这样严重的东西都不懂? 还是假装看不到?

Frank C said...

其实马来西亚还有很多政治愚民的,教育他们,是很重要的。

(回头看看二楼后座有没有跟来)

喊叫:"其实马来西亚还有很多政治愚民的,教育他们,是很重要的。"

跑.....喊叫:"其实马来西亚还有很多政治愚民的,教育他们,是很重要的。"

(回头看看二楼后座有没有跟来;跑.跑.跑.)

Fair仔 said...

cinn, 请引向一下老一辈的家人。 我时不时都跟家人讲一下。 虽然他们有些不清楚。。但至少不会认为国阵是好东西。

eddieliow said...

被愚弄多了,蠢材都可变天才啊。

· 康华 · said...

人民都太驯良。

上议 said...

我喜欢看你的部落格,是因为我心里话都能被你说出來.请受鸟人一拜

Cinn said...

Fair仔,我有在影响我家人, 他们也认为是对的,所以308他们都投给了回教党(搞清楚,回教党对他们来说是非常极端的,他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勇气才敢投回教党的,我想应该是他们一生人的第一次吧,哈哈)。
我现在时不时还会帮他们洗脑,总之要他们永远认为天枰是最坏,最差的。
没办法,他们都不大爱看大马的时事新闻,我也只好下手了。

Cinnamon

弘农德仁 said...

唉!霸权,愚民政策得逞矣!乌乎哀哉。

在此新年之际,愿各位朋友们,钱多钱少常有就好,人俊人丑顺眼就要,人老人少健康就好,家穷家富和气就好,一切烦恼理解就好,人的一生平安就好!

孤星冷月 said...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觉得国阵是在示范给它堡垒区的选民看,请他们在下届大选尽管投票给民联,他们有能力以非法的手段夺回,而夺回后,民联之前对选民作出的承诺,国阵都会为选民一一兑现,所以建议民联在下届大选应该对选民提出更多更高的承诺,选民们为了得到更多的利益也更应该投票给民联,万一民联跳票,国阵将会为她补上。

moo_t said...

“国陣可以有機會推動發展以贏得民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哈哈哈哈

真的很好笑。霹雳州到锡矿没落之后,除了半桶水的旅游业,都没有发展任何可持续的产业和企业。

不是我要笑霹雳州人, 连外资要投资电子产业, 一开始问的是槟城而不是霹雳: 你的人够吗? 林冠英说人不够,那些大学的什么蕃薯院长还呱呱叫我们有人, 外资都没兴趣和他们谈。

除了房屋产业,就是那个Lumut 的港口和那个吸血鬼国营汽车工业来带动。现在连制造业都跑去了别的国家,霹雳州失业的情形会越来越严重。

如果不是霹雳州人去外州工作,霹雳可能连房屋产业都起不来。 那些能在霹雳州顺民如果还不知死活,倒霉的只会是他们的下一代。

Cinn said...

孤星冷月,这可能性应该不大吧!
况且,要是你的要求过高而民联真的做不到的话,以另一个角度来看它就会成为国阵落井下石和攻击民联的最佳武器了。

Cinnamon

Botak said...

展興: 正 掌心只有手掌啊, 哈哈.

CINN: 好玩的是, 這群新一代之所以會反, 也是舊一代的潛移默化. 我的父親從小就一直 “死政府死政府…”的在我面前罵.

FAIR仔: 他們那裡看得到, 你要求也太高了些.

FRANKIE: 你屁股癢啊?

EDDIE: 現在我們都是第一流的分析家.

康華: 不錯. 看兩岸三地的華人, 都不是像我們那樣的.

上議: 光頭回拜, 愧不敢當. 多得你在風下之鄉貼我的文章, 使“光頭主義”發揚光大.

弘農的人: 恭啊喜啊發啊財啊!

孤星冷月: 這可真的是高見,得把你推薦給民聯.

MOO_T: 不要那麼坦白好不好...給臉啦...我們還有很多‘國陣工業’嘛...

anakmalaysia said...

This is really how we malaysian chinese`s logic go ,for over 50 years we still think that way, some day our future generation gonna be 3 rd class citizen or be slave, stupid asshole !

P/s happy CNY to you and family, coming back to IpoH ?

孤星冷月 said...

Cinn
那就承诺与霹雳州一样的以地养校和永久地契总可以吧?再不就是还人民第三张选票,这几个承诺想必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了。

botak
谢谢抬举,可我并不是民联支持者,只是国阵反对者。

Anonymous said...

是囖,我是霹雳子民。
我的家人都是抱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管世事。。每次要跟他们解释,都不果。。
他们甘愿不去投票,说投谁,结果还是一样。。
还是会尽量talk to them!
anyway, i also dint register as voter. only last year i registered, so i missed the 308.
now registered liao, so i wil go back n vote!!!


rgds, Sam

大米 said...

Botak, 这篇写得太好了!但也很让人难过!革命要成功,看来还要最少10年。

Cinn said...

犹记得当年308大选成绩揭晓时,我妈知道了回教党赢得了政权(我们选区是在吉打),她马上打电话来骂我,怨我害她选了回教党,令得回教党上位了。。。哈哈!
不过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加上我不时灌输她反国阵精神,她也开始同意我的立场了。
嘻嘻!!!
同志们,加油!!

Cinnamon

Botak said...

Yes, Michael, I will be back to Ipoh but not for long. Back on 14th and return to KL on 16th.

Lonely Star Cold moon: 彼此彼此

SAM: 投誰結果都一樣是他們的人生經歷, 不能怪他們.

大米: 革命要成功, 就需要用很多錢…

CINNAMON: 老人家有幾樣事情是根深蒂固的: 怕513, 回教黨偏激, 國陣一定勝利, 還有…有得揾食就好了.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给就要感激,拨地契、拨款独中,是人民应得的,人民没有纳税的啊,没有民联那少过一年在霹雳州执政,到现在的国阵会收买人心咩。

Botak said...

大佬, 大部分的人會這麼想就好了.

Frank C said...

(革命要成功, 就需要用很多錢…)

我想叫安华,当自己家,贪少少污,一两亿就好了,不知大家有没有意见?

没钱呀,做鬼都不灵哟。。。

leejiajia( ⊙ o ⊙ ) said...

波大,去参政吧!有抱负有理想,但空谈是成不了事的。虽然部落格可以让你一展才情,但很有限,只有真正走入人群,才能有机会拨乱反正。

况且,以你在部落格的个人魅力拓展到社群中,肯定会吸引不少粉丝,可能还会成为师奶杀手。(又不正经了)

不过,鼓励你去参政是正经的。

Botak said...

FRANKIE: no money no talk.

離家家: 不可能.我是個對大馬不抱任何希望的人. 大馬的政治根本問題是馬來人的種族意識問題. 馬來人很難改變. 就算民聯上台又怎樣? 被養被寵了50多年, 到今天還是可以被巫統的種族主義手段煽動. 他們就這麼蠢嗎? 不, 他們不蠢. 只不過他們心目中大多數人還是納希爾那一套. 到今天! 還是一樣的認為我們是寄居. 民聯支持者只是自我安慰. 我, 一定會再離開.
為何我們需要戰戰兢兢的遷就他們, 而他們可以不時的舉行示威? 我可是土生土長的. 不論誰上台. 我們就是繳稅還被人欺壓的二等公民. 不論我對他們如何好, 我就是矮人一等. 踢我一腳的人可以扮弱者再刺我一刀. 把恐怖循環. 我能怎樣?
為何黃潔冰去回教徒區演講要綁頭巾? 怎麼不見人家來我們區演講穿唐山裝?
我要的, 公平二字而已. 在這國家, 不可能.
現在我們都同情尼查, 可是如果不是種族主義霹靂州不可能是回教黨當州務大臣啊?
你們接受這點? 那恭喜. 在此你會快樂. 我可是一點都不快樂.
可我也不去影響別人. 我走.
我的博只是說我要說的話而已.

Botak said...

離家家: 現在我們都支持民聯, 只因為形式上, 國陣必須倒台, 才可能看到一點希望.
我也和你們一樣.
我一向來都試着客觀說話, 站在你們的立場說. 因為, 我們沒有其他選擇.
所以, 妳們看到我像你們一樣熱烈討論熱門話題. 當然, 我有我自己的觀點和分析. 如果恰好你們喜歡我的分析, 那謝謝.
但是站在我的立場說呢? 比如, 民聯答應了承認獨中文憑嗎? 為什麼這麼難答應這麼簡單的事情?
民聯喔....!!! 嘿嘿嘿.
因為, 種族問題.
是種族問題弄得這國家不能進步的. 巫統不過是代言人而已.
而這問題, 解決不了.

二楼后座-new dawn fades said...

世界上没有宗教战争,也没有种族战争,更没有为了和平的战争,只有利益战争。
宗教与种族,只是让谋利集团出师有名的借口,只有在各族或宗教之间制造鸿沟,谋利集团才有办法利用他们之间心态的不平衡,来满足自己的欲望。
不波动的股市就没有价差,没有价差就没有利益,没有利益就不会有商业行为。
如果硬要比较,政客就是对冲基金,没有这些股市大鳄和搞手,股市就是死水一潭,而伦理和道德对于这些满脑袋追求利益的集团来讲,根本就是不在考虑范围里面。


祝大家新年快乐,年年有余,虎虎生威。
botak兄心想事成,光头妹快高长大。

Cinn said...

Botak,再过30小时就新年了,你别再说的那么悲好吗?还得我现在心情也坏到了极点。

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