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3 February 2010

名女人訪問記

記者: 聽說妳時常干涉妳老公的公務?

名女人: 沒有啦, 其實我老公一跺腳我就發抖了.

記者: ( 吃驚) 西北夠力! 這麼厲害?

名女人: 對啊! 他很兇的…我很怕的 (拋一拋媚眼, 做嬌羞狀)

記者: 呃..(還沒消化的昨夜飯菜頓時湧上喉嚨) 他不時都…跺腳嗎?

名女人: (胖手指撐臉頰, 做少女沉思狀, 記者打了個寒顫, 尿泌出少許) 唔…給人氣的時候囉, 就好像那個木釘釘一直想搶我老公的位, 他一想到就跺腳囉, 那我就趕快給糖他吃, 抱着他呵他睡覺….

記者: (忍住不敢笑) 那他有沒有外遇?

名女人: 我不知道啦, 都說了, 我很怕他的, 什麼事都先問過他, 比如有些女人纏他纏得過分了我就會建議囉, 建議而已啊…去炸掉那個女人. 可是用什麼炸彈還是他選的唷!

記者: (雙腳發抖, 吞口水), 那…那…你們生活愉快嗎?

名女人: 當然啦! 什麼問題啦, 你們都亂亂講的啦, 討厭! (再拋一拋媚眼, 記者尿再泌出少許) 我們很恩愛的. 平時都是我壓着他談公事的…哦, 不, 不是, 是倚偎着他聽他說公事.

記者: 那, 那, 你們的….你們的…那方面…(想問夫婦溝通方面的問題, 太緊張, 說不出口)

名女人: 哎呀, 你是說性生活是嗎? 別不好意思, 說出來嘛…

記者: Puuusssssshhhh (早上喝的咖啡如箭噴出)

名女人: 嘻嘻嘻, 那就是他怕我了, 我一脫衣服啊, 他就暈了.

41 comments:

anakmalaysia said...

Si peh kaw lat.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河马!

老颜 said...

si peh syok!

You should write a longer fiction, botak xiong, got too much fans hunger for your words here.

northborneo said...

好传神

Botak said...

ANAKMALAYSIA: 嘿嘿

大牛: 對, 我喜歡的動物之一...

老顏: 點到為止..哈哈. 中文打字壞了?

少榮: 玩玩, 輕鬆一下.

二楼后座-new dawn fades said...

有肥婆和鸡,就想到“肥婆隻雞甩晒毛”这首歌,哈哈哈。

郑中基/吴君如:
吳:肥婆隻雞甩晒毛
比肥佬隻陰濕狗咬到
鄭:肥婆實行博命嘈
哈 趕去警局(到/報)
吳:肥婆隻雞甩晒毛
o閉羅依家點算好
鄭:肥婆就黎會肺癆
人快(驚/gap)到嘔口水泡
合:原來隻狗日日呷乾醋   
其實隻雞(摸)狗以前有路   
肥婆隻雞比狗戴綠帽   
就算係人都估唔到
吳:肥婆隻雞死(猛)嘈
驚比後尾隻陰濕狗作到
鄭:閻王實行要快(浦)
唉 隻狗要搵雞講數
鄭:肥婆隻雞甩晒毛
比肥佬隻陰濕狗咬到
吳:肥婆實行博命嘈
哈 趕去警局(到/報)
鄭:肥婆隻雞甩晒毛
o閉羅依家點算好
吳:肥婆就黎會肺癆
人快(驚/gap)到嘔口水泡
合:原來隻狗日日呷乾醋   
其實隻雞(摸)狗以前有路   
肥婆隻雞比狗戴綠帽   
就算係人都估唔到
鄭:肥婆隻雞死(猛)嘈
驚比後尾隻陰濕狗作到
吳:閻王實行要快(浦)
唉 隻狗要搵雞講數

Anonymous said...

"Si peh kaw lat"

醬夠力meh! 哈...哈...哈...!

不知"名女人訪問記"是否已有三級版在市面上流傳?

花旗國大馬華人

方人也 said...

名女人宽衣,不就一对Doreen(堕奶)加三条Lifebuoys(泳圈),怎不叫6消7散,鸡飞狗逃?

鸡爷喜欢路边野花就因为咽不下家里的烂茶渣。

Botak said...

二樓: 這首歌差點變成我手機的ringing tone

花旗佬: 三級版? 問二樓...

方人也: 難說, 可能他喜歡被虐.

Cinn said...

哇哈哈哈。。。太好笑了!
光头,我的咖啡都溢出来了啦。。。
你真是。。。让我们在痛苦中总算寻找到了一点点快乐。

太好笑了,肚子有点吃不消呢。

Cinnamon

二楼后座-new dawn fades said...

三级版?太小朋友了。
我比较喜欢没级版的。

michael said...

哈哈!那鸡的至爱????
一人行路,三人叩头。 摆上枱又太大件,摆上床又搞唔掂?
哈哈!像班政虫。 找不到‘lubang’????

失败のman said...

君不见她那狮子头吗?就是怕到“抖~~~”出来的。
,%%%%%%%%,
,%%/\%%%%/\%%
,%%%\c "" J/%%%
%. %%%%/ o o \%%%
`%%. %%%% _ |%%%
`%% `%%%%(__Y__)%%'
// ;%%%%`\-/%%%'
(( / `%%%%%%%'
\\ .' |
\\ / \ | |
\\/ ) | |
\ /_ | |__
(___________)))))))

Anonymous said...

创意十足!真痛快!

哇!你们这班男生真的太过份啦!(笔下留情!尤其是方人也!)

身为女人,特别是有“正义感”的女人(她也是),一定要为她“打报不平”讲几句公道话!不然我就愧对老天爷!

你们知道女人是最怕胖的啦!怕归怕,可是踏入中年荷尔蒙失调就控制不到了,你以为她想的吗?不要讲这种身材,平时稍微多了四份之一公斤,我们就慌得吃不下睡不着了!所以我特别了解那种“痛苦”!

身材走样了,怎办?身边的男人又花心(专看苗条的女人)这种日子你们以为好过吗?体谅一下吧!男生们!你们的女人就不会荷尔蒙失调吗?

话说回来,减肥瘦身不难啊,看沈殿霞的女儿不是更加肥吗?她(欣宜)都可以成功减肥!

有钱能使鬼推磨,(有权有钱,有什么不能做的?)不晓得她有没有采取行动?或许是我们一厢情愿抗拒胖女人,但有人却对满身肉的女人情有独钟····这很难说···

得罪了,男生们!

绿草如荫

Botak said...

CINN: 大家都是苦中作樂.

二樓: 那只怕隔夜飯也嘔了出來.

米搞: 擺得上床才說...

蜘蛛人: 這圖實在有創意. 下次弄條懶行嗎?

綠草: 不是赫爾蒙失調, 是新陳代謝慢了, 吃太多就生輪胎...

leejiajia said...

我怀疑波大潜进过鸡家,要不然......

Botak said...

別那麼大聲...要坐牢的. 悄悄告訴你, 我是那記者啦.

eddieliow said...

好期待续集的到来。

Fair仔 said...

我一脫衣服啊, 他就暈了。。。
垃圾哥可能每天都要被逼喝过期的奶,阴公!

鱼米之乡 said...

二楼,快点找人向光头拿版权拍成电影吧;再翻译“肥婆隻雞甩晒毛”这首歌给架佬听,肯定大卖。(番薯国只能online 看!)

鱼米之乡 said...

今天真的是笑到饱!哈哈哈。。。。

方人也 said...

绿草如茵,抱歉,我对肥胖的人绝对没有偏见。有人内心善良,胖得人见人爱,只不过,这个名女人蛮横矫作,蛇蝎心肠,人见人厌,她的肥胖自然会给人当歌唱。得罪之处,多多见谅。

鱼米之乡 said...

方人也:借用(怎不叫6消7散,鸡飞狗逃?)我拿来改成广东话版“67消散,鸡要狗惨叫”。
失礼了!

A secret man said...

Anyone don't who is she?

二楼后座-new dawn fades said...

鱼米兄,
不用拍了,鬼子国这种货多的是。
你看了就知道为什么那只鸡要飞到大漠。
http://www.pochadama.com/detail/sample/MANJ-02.html

方人也 said...

二楼,真有你的,给巨淫女干的滋味肯定不好受哦!可怜咱的鸡爷!我应该更正先前讲的,鸡爷喜欢路边野草因为咽不下家里的肥油渣,不是烂茶渣!

moo_t said...

我觉得那给那鸡同情分的人都很有问题。 是囖,我说的是。对了,就是你们几个(自己对座入号)。

肉丝马是那鸡第二任。

当小鸡鸡还是副的时候, 今日大马的消息说
Datin Seri Rosmah is the second wife of the Deputy Prime Minister who was married to Tengku Puteri Zainah Tengku Eskandar for 11 years and 3 children, after which they divorced before Najib and Rosmah got married.

如果要说这是自己找的, 对那鸡这家伙来非常贴切。风传那鸡喜欢被虐,源出于此。

小凳子 said...

绿草如荫啊,你怎麽帮那胖女人申怨。
她肥又怎样?她才不怕,手袋里随便一抓就万万声的。
那死老鸡出去拈花惹草,她呢?也可以找几个俊男来解闷。
哈哈,各有各“精彩”,各有各“折堕”。
你肥就肥,可你没她那么有钱。所以还是她比较够力。你是她什么人??国阵??
她有钱也不会分给你的啦,你醒醒吧,
别再护着她啦!!

Botak said...

Eddie: 沒有續集了….我向來如此…嘿嘿

FAIR仔: 都怪可憐的…

魚米: 拍電影要加長版. 二樓得編劇.

方人也: 唉, 男人看女人, 給評語還要小心啊….

秘密的人: I don’t know. It is just a story.

二樓: 雞不能飛….

方人也: 不一定不好受. 可以man on top…

MOO_T: 唉啊, 大鍋了, 你說什麼啊, 怎麼俺一句也聽不懂? 我說的是某名女人啊, 你怎麼, 怎麼…把新聞片段拷貝上來呢? 這…不相關啊.

Botak said...

小凳子..."你肥就肥,可你没她那么有钱。"
綠草可從來沒說她自己肥啊? 她只是站在女人角度看東西啊. 你怎麼一口咬定人家肥呢?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如果它出现在我面前,妖气会令我退避三舍,都不明白班村团拜那些人怎样忍。

leejiajia said...

这个第二任老婆还是抢过来的,她原本是别人的未婚妻。马来社会的未婚妻仪式也很受重视的,所以有马来人说他抢别人的老婆。当年她的确也是娇小玲珑,现在肥成这样,应该是心理因素,后影响生理变化。

Botak said...

大佬: 不好意思, 那天在怡保見不到你.

離家家: 她有眼光啊, 這投資太值得了.

幸运猪 said...

据说当年她如舞蝶般穿梭众巫青团间,搞得无数团员为她神魂颠倒,唯她眼光独到,只倾爱鸡鸡一人。

今天她终算守得云开,当上一人之下,有时一人之上,一切以字花决定,字是上,花是下!

这就是为什么她一脱衣,老公就晕倒,因为每次她都拿到字,老公拿到花。

Botak said...

這樣來決定上下都得?

Anonymous said...

方人也,谢谢你那么礼貌的回复,我可以接受你的看法。

botak,也谢谢你的声援!

有人说我:你肥就肥···

在此慎重声明:我可一点都不肥,我就像蒙女一样的苗条!哈!

绿草

小凳子 said...

Botak:我不知绿草肥不肥,我是指桑骂槐而已。我也没鄙视肥的人,我老婆也蛮肥的,软玉温香抱满怀嘛。
绿草呀绿草,原来你不肥,先向你赔个不是。但你说你像蒙女,给你提一提,
即使你真像蒙女,也不能大声嚷嚷。
还得把头包得密密实实,不能让人认出。
(学学那个被控的犯人吧,上庭从来都包得密密实实,不懂谁给他这个特权??好奇怪)
话说回头,你要真像蒙女,出门还得多小心。
搞不好给套上莫须有的罪名,分分钟在人间蒸发。真替你担心.......

Botak said...

對, 肥的好抱. 名女人是上佳的枕頭, 彈簧床.....

Frank C said...

想到肥婆,真的有时候很同情那鸡.......

wk said...

botak兄,有些人的确很乞人憎,我也看得出您不拘小节;可是与其长期浸淫在春宫片的幻想里,还不如动手来得健康。

如有得罪,还请海量。

Botak said...

FRANKIE: 你是否想代勞?

維雄: 對到她, 我當然自己動手好過...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