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8 February 2010

不要假假啦

一個向來溫和的老坑突然說了一句大逆不道的話, 頓時給人公幹.

他不只馬上下野, 連向來春袋不是很大粒的馬華民政, 更是幹得如火如荼, 聲嘶力歇, 連內安法令和取消老坑公民權也喊了出來.

嗯...如果這麼一句話可以引起那麼大的效果, 那麼馬華早該拉着他們的律師團和前鋒報對着幹啦, 民政黨在那條瘋狗撕照片時, 就應該上街遊行了.

還有舉牛頭示威呢? 那簡直是刑事罪啦. 別的不說, 以這次大家的反應作為標準, 單單老馬所說的話已經足夠使他被驅逐出境了, 是不是?

反正來去就是那套啦, 不知那個手癢的燒教堂惹了眾怒, 傻海老坑說錯話正好給我們下下火. 此消彼長一下. 我們這些順民都明白遊戲規則的, 順風順勢不是隨你起舞囉. 時不與我就裝傻囉. 還能怎樣?

不要假假啦. 你以為我們傻的咩? 看馬華民政的勇態, 就知道有了understanding 啦.


刊登于風雲時報之藍粑話語

(類似討論看波波的陰謀論)

33 comments:

Fair仔 said...

据说那老头是蒙古女郎案件的关系人物。监督过程然后禀报主子。
这些做近身奴才的最基本的条件是会看老板的眉头眼额,什么话应该讲不应该讲不会不知道。
人家花了人民2千万请宣传策略公司想一个口号,不是小事一壮。 敢这样讲的一定是有一个重量级的人在撑腰。

波波 said...

咦包頂頸光頭你還真的quote我?!
人家我很低調的咧──!

Fair仔 said...

楼上的。。。这里最高调是你了。

波波 said...

妖~死人頭Fair仔,人家天生麗質是要怎樣?
你是不是眼睛很紅?

Fair仔 said...

天生丽质, 连话多也是天生的。。。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我反对!

我认为丽质与多话都是后天的。

PS:又见阴毛...

Botak said...

FAIR仔 : 現在我們什麼事情都以陰謀的眼光去看. 基本上你不能相信你眼睛看到的, 而要去想.

波波: 你低調????????????

FAIR仔: give me a five!

大牛: 你是說, 多話和天生麗質都是陰謀?

Khien Hwa said...

马华民政,识时务为俊杰也!

Fair仔 said...

botak, five吾够!俾够10!

二楼后座-passover said...

飘风不终朝,暴雨不终日。
事物推到极致,就可以清晰看出方向。
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
投机对于现代政客来讲,机会和时机是一切。
但是细微的变化,辅以种种点缀,他们的思维就会随着想当然的利己方向转动。
知其雄,守其雌。
知其白,守其黑。
最近当权者的智囊团,鸽鹰齐放,黑白玩得出色,真假做得落力,不得不慎也。

幸运猪 said...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做场戏,好过年嘛!

Botak said...

KHIEN HWA: 人家跟老闆撈了這麼久, 有心得啦

FAIR仔: 俾埋個腳板你啦

二樓: 黑白講又怎樣? 還是露了底. 因為現在人民已經不同了, 不會被一兩個小動作迷惑. 大家都知道有誠意的就在大課題着手, 別玩花招.

豬豬: 真假難辨啊! 還是今朝有酒今朝醉.

michael said...

Botak, 哎呀!人家只是不经意的露了点。。。。嘴唇上的胡须,你就当成了什么毛?酱兴奋?
露了点下。。。巴的羊咩须,不是兴蹦蹦到流鼻血?
再露下去。。。。。岂不是吐痰。。。叩头?? 老大,腋毛吧了!

草禾刀, blee said...

很多朋友都已经看穿那些陪跑的马戏团小丑了,表面会很奉承、很给面子、很感恩,背地里他们会说到大选时这些小丑就会知道了。。。。

二楼后座-passover said...

引用{三国演义}第十七回-袁公路大起七军,曹孟德会合三将。

话说曹兵十七万,日费粮食浩大,诸郡又荒旱,接济不及。
操催军速战,李丰等闭门不出。
操军相拒月余,粮食将尽,致书于孙策,借得粮米十万斛,不敷支散。
管粮官任峻部下仓官王垕人禀操曰:"兵多粮少,当如之何?"操曰:"可将小解散之,权且救一时之急。"垕曰:"兵士倘怨,如何?"操曰:"吾自有策。"垕依命,以小斛分散。操暗使人各寨探听,无不嗟怨,皆言丞相欺众。
操乃密召王垕入曰:"吾欲问汝借一物,以压众心,汝必勿吝。"垕曰:"丞相欲用何物?"操曰:"欲借汝头以示众耳。"垕大惊曰:"某实无罪!"操曰:"吾亦知汝无罪,但不杀汝,军必变矣。汝死后,汝妻子吾自养之,汝勿虑也。"垕再欲言时,操早呼刀斧手推出门外,一刀斩讫,悬头高竿,出榜晓示曰:"王垕故行小斛,盗窃官粮,谨按军法。"于是众怨始解。

好一招借你人头来用。
看来,这次这个老坑,已经成为了现代版的王垕。
而接下来,只要变脸和双重标准游戏没完没了,王垕也会陆续有来。看戏吧!

Botak said...

米搞: 叫他們有本事露陰毛.

草禾刀: 我們都不是傻的了, 可惜有些人的思維還停留在七十年代.

二樓: 三國那時候, 有這些愚忠的人, 現在說的是money.

二楼后座-passover said...

没错,以前的是傻海。
但是就是侨不怕旧,最紧要受。
以前是尽忠,现在是金重。
以前是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现在是君要你发,你不能拒发。

michael said...

二楼,复古?转性?有阴谋?
莫非。。。。。。。


Botak 老大,
唉!那有酱快露完?分上中下集。等看闹剧吧!它们没酱快收档。

鱼米之乡 said...

咪搞,等下集已经好久,就怕他们不演!

michael said...

鱼米, 会演的,只是打嗮格子。 看看乡区马产民情?还有不少忠实粉丝叻!

moo_t said...

哈哈哈哈,真够烂!

去年,巫统在槟城不是已经有一个家伙被轻轻的打过手心, 静了几个月? 过了之后是跑出来,吠得更大声了, 还被那些巫统的报纸,描绘成英雄。

这桥段很明显是环保再用。

Botak said...

二樓: 怎麼發? 我看是發酵,

米糕: 現在流行陰謀, 什麼都有陰謀..二樓? 嘿嘿嘿

魚米: 就快了, 看霹靂州吧. 我發覺我們都變得十分敏感, 可以迅速把幾件不相關的事連接起來, 而理出頭緒來. 這是國陣訓練出來的.

MOO_T: 檳城的馬鏟示威, 霹靂州可能的州議會解散, 啊啦事件, 老坑說錯話下台, 等等, 都會有一條細細的線連接起來.
好像米糕說的, 鄉區馬來基本票就是目標. 然後老坑下台想騙非馬來票.

chchoo said...

大多数大马华人都已经撇弃马华民政.残余的还不想放弃"赚大钱"的梦.就让他们在地狱里被火焚烧吧!

A secret man said...

黑黑白白,真真假假,要小心!乡区人民是目標

leejiajia said...

假的都还有人相信国阵,你说悲哀不被哀!

Botak said...

CHOO: 馬華民政已經沒有市場, 奇怪的是他們還是為了幾個位鬥爭不休.

秘密的人: 鄉區的人也不是蠢, 不過就是利益關係啦.

離家家! 你回來啦!!你還活着!

leejiajia said...

@#¥#@!!
你是高兴我活着回来,还是失望?
还好啦!没有饿死!省了不少米粮,去了不少肥油。

Botak said...

不是啦, 看到妳很高興了嘛....以為妳排毒排到不成人形了...

Anonymous said...

蛮多乡区华人,特别是做生意的,都会支持国阵,因为习惯了有油水捞。


rgds, Sam

Botak said...

SAM: 不明白, 說來聽聽, 鄉間的華人有什麼油水? 鄉間的馬來人我就知道, 單單農業局就給他們不少空頭. 華人呢?

草禾刀, blee said...

很高兴见到粒佳佳出关了。。。愿您,苗条艳丽。。。精神饱满!!!

Botak said...

是啊是啊, 應該拍張寫真照來看看...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卖华民憎突然这么大胆骂那个老坑,不怕得罪污桶的淫派人物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