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4 February 2010

民政黨需置之死地而後生

傻仔醫生林敬益一句話,民政黨的年輕幹部跳了腳,吊到亂。怎麼這個老不死在這個時候亂講話?

我想,傻仔醫生所經歷的絕對比現在的干部多。現在的巫統也可能讓他看不順眼。他所要帶出的訊息可能是,民政黨不能坐著等死。

民政黨在國陣的路已經封死。想拿回檳州難如登天。而且巫統現在走極端種族化路線,搞不好,就想奪回檳州讓巫統當首席部長。但是,如果能退一步,把眼光放向整個半島,那路就活了。

和馬華比,民政有一個優勢,那就是他們是多元種族政黨,雖然,還是以華人為主。但那不要緊。最主要的,是名義上是多元種族政黨,那就夠了。因為,未來不是屬於種族政治的。

說句有爭論性的話,民政黨要活路,就必須過檔民聯。

馬華是種族政治的產物,他們只有依靠巫統才有望獲取一官半職,無論巫統如何踢他們,他們都會像只癩皮狗,乖乖聽話。他們不能轉型,也怕轉型。如果他們要過檔民聯,他們必須化整為零。

但是民政黨就不同。他們已經沒什麼可以損失了。他們可以整個黨過去!他們也有經驗豐富的執政官僚,這是一個優勢。如果整個黨過檔民聯,可以大挫國陣銳氣,製造翻山倒海的變天氣勢。那對人民而言,是大功一件。

如果人民在沒有更好的選擇下,可以接受安華的轉型,我看不出為何民政的退出國陣會不受落?

可是問題在於民政黨黨要眼光短淺,想來想去,就一直想做回檳州首長,那種地域性的觀念根深蒂固,只怕他們看不到更宏大的遠景。國陣的人,坐地分贓分蛋糕觀念不易改動,來去只有想到官職,所以才會落得許子根那種走後門做了官還要受辱的下場。

民政是有許多有識之士的,但請別狹隘的認為只有檳州是你們的。現在的政壇佈滿青蛙,但是順民心而跳,整個黨來個大逆轉,就不是跳槽那麼簡單了。

置之死地而後生,還能讓巫統看看你們的影響力。要不,在等死的過程中,還要忍受巫統的跋扈,說的話又沒有分量,那就生不如死了。

不走,你半分錢也不值。走,你就變了劃時代政黨。想想?


刊登于風雲時報專欄

31 comments:

安哥爵 said...

当过乞丐,看清一切,说话倒很真实.

· 康华 · said...

我觉得不是党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换了领导层,可能就会硬一点。

Fair仔 said...

老话一句,民政党不能只死守槟城。因为地域性太重了, 跳过槟城民联也许没有容身之处。 槟城民联议席被三党瓜分了,谁会让位给他们?
其他的地方又没有政治势力,跳过去需要很大勇气。勇气正是民政党所缺乏的!

Botak said...

安哥: 其實傻子醫生這人是很過癮的..

康華: 對, 他們放不下身分. 一直在回顧過去.

FAIR仔: 反正是分蛋糕而已, 需要政治勢力嗎? 倒是在檳城他們被封死是事實. 有人對我說: 民政要過民聯, 最大的阻力不是來自內部, 而是火箭. 不知何時大家才能不理會蛋糕?

tamiya said...

现在“面肿党”,就是福建话发音的民政党:
老的胡言乱语,比如那个丁福南;
中的软弱无力,比如走后门的小根;
少的更加不成气候,发表的文告和言论仿佛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很滑稽。

这样的政党,还有什么作为?

Botak said...

TAMIYA: 那是環境造成的. 跳出來了, 就不一樣了.

Anonymous said...

虽然不太欣赏林首长的嘴脸,但每当那班民政孙躲在门后,一抓到林首长痛脚时,就跳出来晓以大义,比林首长的嘴脸更可恨!

他们越跳,我就宁愿同情林首长多一点!

别对他们寄望太高!

绿草

anakmalaysia said...

A po choi pau, lo H too chaw.

二楼后座-new dawn fades said...

傻仔医生才没有这种胸宽。
他的出发点就是让丐帮帮主更迭,顺便把他拉下马,好让自己的林公子上位。
这种情况在大企业里从来就不是新闻,上面的不下来下面的就上不去,而抓住一个致命点就是最好的办法。
一个题外话。(最近才发现的)
最近不景气,企业一直不断在缩减成本,然后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减少员工。因为有工会的压力和相关的法律,所以企业在缩减员工的同时,一般要付出遣散费和相当的退休金,这增加了不少企业的短期成本。再说,要如何让员工心甘情愿地离职也是主管们的天大难题。
结果在日本,就出现了一种行业,叫“痴汉特工队”的专业公司,意思就是企业聘请他们,然后布局设计让要被砍头的员工在电车上犯痴汉行为,让他们吃死猫,接下来革职,然后就不用花一分退休金或遣散费把人头拿下来。
“痴汉”-就是在电车上摸女人的身体或其他重要部位(日本这种变态佬不少,因为日本上班下班的电车上,往往挤得像沙丁鱼一样,他们就趁机会上下其手)
话说回来,这次傻仔医生(当他傻的人才是傻的)有一种战略性和试探性的出发点,所以才抛出这一些话。如果党员认为丐帮帮主真的无能为力的话,那就可以顺其自然地发动不信任动议,拉他下来;反之,就可以摸摸看,到底丐帮帮主的底有多厚,才知道下一步棋要怎么走,这跟老马一直盯着睡觉鸭不放的策略如出一辙。
其实,不管民政也好rocket也好,甚至华人也好,眼光就这么短小,不是为了首长就是部长!
只要给你一个首长的席位,你们就往里面钻,往里面抢,其他的都不重要。
他妈的大马的华人全部住在槟城?
看看巫统的玩法,给你首长你就满足得不得了。不满足?好,来,提议一下副首相(跛脚的),你他妈的你们就好像全民胜利,跪地哭墙地拜我万岁,放鞭炮,结果到了利益分配和行政执行的时候,你们还是一哭二闹三上吊!
清醒一点吧大马华人,首长只是属于那两个家族在争的东西,我们要争的是可以融入全部民族的平等政策。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民憎党风烛残年所剩议席不多,加入民联也于事无补,还会发生多只响炉多只鬼的情景。

方人也 said...

倘若国阵顺利开放门户,允许支持国阵的组织团体加入,届时现有成员党的利益将被分薄,民政党地位的重要性也将进一步被削弱。所以,民政党若还要“有尊严地”继续留在国阵,必须阻止污桶修章让其他组织加入,否则,过档民联会是民政党更好的抉择。

moo_t said...

二楼后座, 你太厉害了, 一针见血。

国阵里头玩放话的, 已经玩的过头了。 傻仔醫生肯定不会是最后一个。整个国阵政治, 说穿了, 就是 $$$,$$$,$$$, 没钱不行。

你看那个前首相女婿,没有官职,那个变成笑话的抗议,只有几只蚊子。 看看和槟城政府拆台的那几个家伙,一样是钱不够用, 无法“壮大声势“。单单是民政党蚊子, 每个月的支会开支都不少钱, 如果不靠”国阵成员党“, 从那里拿钱来支撑, 民政党很多支会都关门了。 从前支持民政党的大老板,早都转了码头。

比较下,民联中的行动党回教党没多少钱,所以是靠基本人气。说穿了,民联根本没有好像国阵那样,有一个”康头“的机制来维持支会。结果很简单 :除非巫统关掉给于民政党的金钱支撑,要不然民政党只有继续做太监。

leejiajia said...

狗改不了吃屎,我才不相信林傻佬有意转码头。

Botak said...

綠草: 對啊, 自己做政府的時候什麼也沒有做, 人家做政府的時候就要求人家在2年時間做完他們39年還沒做完的事.

ANAKMALAYSIA: 啊婆賽跑, 老X都走?

二樓: 眼光短淺倒是真的, 幹打賭林首長其實也已經心滿意足, 而認為這是火箭黨最大的成就了. 所以檳城將從民政的私有財產變成火箭的, 反正地盤先畫好, 據山為王.

大佬: 不是要他的議席, 民聯地盤擴大了誰怕沒有議席?

方人也: 民政現在已經進入可有可無的階段. 巫統想擴大他的獨大, 把沒有表現的馬華民政都擠出去, 讓一群所謂支持國陣的徒子徒孫取而代之. 不走, 等死?

MOO_T: 所以啊, 我就要看民政的骨頭有多硬. 如果這樣的環境他們能夠熬下去, 那人民也不必選他們了. 因為一個沒有尊嚴的政黨, 能夠期望他們為人民爭取什麼?

離家家: 波波又會說: 別侮辱狗啊!

Fair仔 said...

jiajia,讲狗不好是忌讳。 你应该改为X改不了吃屎。不能有狗和猫。OK?

二楼后座-new dawn fades said...

(打賭林首長其實也已經心滿意足, 而認為這是火箭黨最大的成就了)

所以这才是问题。
rocket满足于吃laksa,包头帮只在北马赏月,公正党忙着擦黑眼睛和屎眼,各有各忙,各自满足,南马和东马这两块巫统票仓就很难攻陷。也难怪av蔡和鱿鱼钉,一个就算当上光碟主角,一个当上巫统黑脸神你也卖不了他们的帐。
东马这个聚蛙盆就更不用说,要不然那鸡不会公开放话说民联踩不进来。
民联是应该好好地想想如何去摆脱地头化,把影响力播散到全国,不要再浪费时间在1+1+1=3,而应该是3x3=9的模式去扩大地盘。

方人也 said...

同意Botak和二楼的顾虑,或许老林老谋深算,才发出退一步是为了准备跨前两步的心理战略。林首长万万不可高兴得太早而自信自满,千万不好搞到最后才发觉老林的后退原来是向前。

孤星冷月 said...

民政党加入民联?哈哈哈。
三天两头往甘文丁跑,要冒被贪污局丢下楼的险,搞不好还要被人诬告鸡奸,这些活是没懒趴的人肯干的吗?botak也太看得起他们了吧?她们要有这胆量也不会沦落到今天的下场了。

Anonymous said...

葉兄

傻仔醫生當初為官時沒那么大聲,退下來時口沫橫飛!!
當初他們從反對党跳過去持政党,又從持政党跳去國會反對党(民聯)
那他們的定義是什么??
一個只會對巫統哈腰低頭的民政党,兌現了什么承諾?
唉。。加入民聯也于事無補。。

(廢人)

chchoo said...

民政黨里面充斥着投机分子,如同雪山锺某, 愚公移山等.邀他們過檔民聯,我情愿支持巫統.

Botak said...

Fair: 其實….我用任何動物都會惹麻煩, 上次用豬, 結果有愛豬者叫我別侮辱豬.

二樓: 問題在於, 沒有民聯的成員黨在308前想過執政大藍圖, 現在這種割地為王的局面就是苟且偷生的潛意識造成的. 民聯的支持者必須醒覺, 而不是等民聯醒覺. 那情況才會改變.

方人也: 現在民政是瘦田無人爭. 老林如果真要弄他兒子上位也不難.

孤星冷月 & 廢人: 我在寫好後曾和昭光商量, 徵求他的意見, 即, 會不會有人認為我在鼓勵跳槽? 或, 因為每個人都恨國陣, 叫民政跳槽會否被人圍剿? 昭光說: 這題目能激發他們去討論. 哈哈哈.

CHOO: 不不不, 我情願投猩猩也不坄巫統…..

祥林嫂 said...

太监党众太监习惯养尊处优,要他们加入在野党还不如叫他们自杀。
没有官当,没有油水捞,没有鸡懒琶捧,苦也。

幸运猪 said...

308后,奴性不改,还要他们再转变,难啦~

祥林嫂 said...

对了光头,几时也为我们世界最大的华裔政党之一的马华也写一篇啊?

Botak said...

祥林嫂: 有的,有的. 別說得民聯那麼清高...
妳是說, 世界最大的什麼哇?

豬豬: 養尊處優慣了. 放不下身段.

夏忆 said...

民政党没有政治势力和勇气,不如关门!!!民聯要看清傻仔医生战略性和试探性的出发点.林首长不能死守槟城,民聯要攻陷南马和东马.

二楼后座说"我们要争的是可以融入全部民族的平等政策。",才是人民要爭取的!!!

Botak said...

夏憶: 看林首長的意願, 似乎割地為王就已經很滿足, 民聯除了安華, 沒有人有整體觀念.

chchoo said...

Botak,这是国阵的伎俩,如果林首長显示意願,Mamak党明天肯定表演Rambo戏.

chchoo said...

要烂就让国阵彻底的烂,所谓置之死地而後生.

民聯再添加几个民政青蛙,还需要敌人么?

eddieliow said...

已经是第4期癌症了,还有救吗?

Botak said...

CHCHOO: 所以, 你是屬於反對接受國陣青蛙那一派的?
其實, 大馬要真正懂民主的政黨, 必須等新的成立, 火箭等黨也是舊體系出來的反對黨, 他們的思維還是那種.

EDDIE: 哈哈, 我講爽罷了. 如果他們真的跳槽, 那滿地都是眼鏡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