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9 February 2010

人民輸了

霹靂州的兄弟姊妹們, 人民輸了.

我什麼也不想說, 那口氣還頂着. 什麼也說不出口.

大前天在務邊巴剎吃東西, 倪可漢等人來和大眾握手, 並派霹靂變天一週年的宣傳單. 大多數的華人都不知道他們是誰, 也不知道他們說的是什麼. 當然, 也不關心什麼變天.

去風雲時報看別人罵吧. 我很累.

蒼天已死, 人民當立, 一呼百應, 歲在庚寅.

33 comments:

leejiajia said...

君子报仇,两年后不晚!

幸运猪 said...

真他妈的!

方人也 said...

谁敢斗胆忤逆那个至高无上又戴着法律权威光环的意呀?所以,今天联邦法院只要重讲一次至高无上讲过的,就可以合理化鸡爷的夺权行动了。

法院院长,总警长,反贪主席,选委会主席,是谁委任的啊?我真的是没看过狗咬自家主人的。

二楼后座-new dawn fades said...

不用这么悲哀,巫统自己挖了陷阱跳进去了。



今天在波波那边也写了同样的东西-
战略上,巫统应该让尼查胜。
巫统这次失察咯。
因为巫统最近玩的对冲政治游戏,(讲白一点就是玩黑白脸,左手建仓右手放空),如果尼查赢了,巫统就得了一个很好的机会去证明没有干涉司法,也顺便攻击民联冒犯皇室,回教党背叛马来人等话题来借题发挥,回收马来票,以准备下次大选派上用场。
反过来,这次反而给了民联一个反击的机会,即,巫统还在控制司法,那华叔的案件就变得比较难处理。
巫统啊巫统,为了一棵树,放弃这片森林。

Cinn said...

光头,你干吗换选区呢?
到时银洲又少了你一票了。

Cinnamon

· 康华 · said...

1。大多數華人都不知道倪可汉等人是谁? 公关做得不够?

2。认同二楼,下届大选,民联会嬴很多同情票。

Fair仔 said...

等着瞧, 有咁耐风流, 有咁耐折堕!

Botak said...

離家家: 剛出關就咬牙切齒?

豬豬: 我操我操我操操操!

方人也: 早說過了, 這就是我們憲政的死穴. 不應該有權力的掌握生殺大權, 講什麼民主, 回去十五世紀更好.

二樓: 說的是. 我還看到另外一面, 原來他們在弄了那麼多動作後, 還是那麼怕, 他們根本不敢解散議會, 他們的信心是零分. 所以我們得小心在下次大選他們會玩什麼.

CINN: 哎呀, 方便投票嘛, 那時九十年代誰想到那麼多? 不想給自己藉口不回鄉投票, 就弄了個近的. 現在你敢換啊? 連票都沒得投啊.

二楼后座-new dawn fades said...

而在最近的对冲政治游戏中,巫统一边安抚非土著,一边制造民族英雄,就算重选,民联也没有必胜的筹码。
如果重选,巫统输了,也只是回到原地(308结果),如果不小心赢了,民联就翻船,多米诺效应,可能一跌不起。
巫统太急进,应该以吃饱饭买大包,以小博大的心态去面对这场官司。
棋差一着,这次他的智囊团要打屁股咯。

Botak said...

康華: 是公關做的不夠嗎? 那傢伙每天上報紙呢?

FAIR仔: 真的發覺有些政權已經到了垂死掙扎的地步.

Botak said...

二樓: 認同. 問題是: 他們輸不起, 那怕是小小的輿論. 他們習慣了做老大.

Mountebank said...

如果以法论法,判决还没有做出以前,我们都知道苏丹不可以逾越国会(州会)来否决最高领导人(在这个case是州务大臣)。

判决出来,我真的是眼镜掉了一地,居然判决苏丹可以否决最高领导人。

这就是尼查所说的:这个判决,将导致我国目前所奉行的君主立宪民主制度(constitutional monarchy )倒退回“君主专制”(absolute monarchy)的体制。

这是立国的根本,法律系学生的ABC课程就有提到,现在这5条巫统幂下的狗狗居然把宪法倒转过来下判决,我国的司法倒退的不止是百步。


问题是,大马人民司法民主意识薄弱,不信你去问pasar malam 的pakcik makcik 或咖啡店讲得口水乱飞的几条友,我国的宪法体制,没有人会知道什么是“君主立宪”的。

我可以预料到,国阵接下来会拿尼查讲的这段话(君主立宪民主制度(constitutional monarchy )倒退回“君主专制”(absolute monarchy)的体制)来告诉kampung 的选民们:尼查“又”不尊重苏丹了,以为下次大选拉票。

真的,唉,人民的醒觉才是国家扭转矫枉的关键。

eddieliow said...

千万别看轻人民的力量。

波波 said...

大家把今天的情緒儲起來,我們會有用到它的時候
另外,請大家鼓勵大家去註冊選民啦
我那天在飛機上拉攏了兩個,不過不知道最後會不會放我的飛機

维雄 said...

我把这黑暗的一天告诉我的子子孙孙。一代一代传下去。

michael said...

Botak, 哈哈哈哈!看到新闻,心里平静非凡,没有了以往的‘交叉窿窿’的激动。就今天的成绩,已心中有数。

今天我们真正看到了君主宪法被如何的诠释/執行??我说得委首相/大臣就可知晓。不必等了,它们已急不及待演下去。永远都会有下集。。。。。

下届大选???情形如何,有目共睹。哈哈哈哈!

anakmalaysia said...

This is not the end , be patient , be strong , till the next GE .

草禾刀, blee said...

加油!!人民!!

薰衣草夫人 said...

不意外的结果!

鱼米之乡 said...

人民暂时输了50年,愿下届大选过后人民可以赢永远。

moo_t said...

二楼后座, 看远点一点,你就知道是巫统荷包输不起了。

霹雳州的人很多都其他州工作,霹雳可是说是一个就业穷州。霹雳州选举,巫统最少要花 2 亿。 大剌剌 RM200 Million, 你说上那里去找这样的财主?

Botak said...

MONTE: 誰的人民醒覺? 只是華人醒覺有用嗎? 就算你醒覺你能做什麼? 和馬來人說蘇丹錯了? 那是要進監牢的啊! 我可不想啊

EDDIE: 別看輕貪污的力量.

波波: 只怕到時沒得投票.

米糕: 希望能夠有大選

ANAKMALAYSIA: Next GE should be within the period of this November till early next year, but who knows they might try to avoid it.

草禾刀: 加油也沒有用. 還是有人受巫統影響.

Botak said...

夫人: 預了, 所以才可悲.

魚米: 哈哈, 說句掃大家興的話, 我很悲觀.

MOO_T: 對了. 鼓掌. 大馬政治離不開種族和金錢.

Botak said...

維雄: 只是不知道以什麼心情告訴我們下一代? 因為那時候是已經改朝換代, 還是變了北韓?

leejiajia said...

我没有咬牙切齿!我只是不齿....

其实,和大部分人一样是“预了”,到不觉得悲哀,因为当你能证实一些事情是,你对局势就越清楚。
五司能“一致”裁定的,多合心啊!这也意味着安华案的审讯也是多余的,其实只要不利国阵的案子都是多余审讯的,司法吃屎是有目共睹!
其实,我们应该庆祝!

michael said...

Botak, 不像充满‘干’劲的你??哈哈哈哈!

在马来西亚必须看清一个事实。有些事不是我们能改变的。(我说这话可能给人‘叉窿’!)事实即事实,杀头的叻!Botak 老大,你也明白这点。
什么民主?人民是老板? 我只能说,能到某种程度就‘逼’停,有谁会送自个人头上去呢??

就今天的裁决,好比告诉人民/全世界。大选已失原来的意义。一个不喜欢,随时可以吹:啤!啤!喊换人!议会厅只拿来领薪水,show给人看?

以后的三脚青蛙可没价值啦!

有大选又怎样????哈哈哈哈!

A secret man said...

觉得悲哀是大马人民司法民主意识薄弱.成绩心中有数.下次大選反击!

大多數華人都不知道倪可汉等人是谁?民联要进步!

西西留 said...

西西留头上绑着黄巾说道:「莫达不姓张,头上不长角。」

Botak said...

米糕: 不是我們要不要改變的問題. 把問題說白了, 是馬來人要不要改變的問題.
一個向來我的博客提出的事實: 大馬的政治根本問題是馬來人的種族意識問題, 和馬來人說蘇丹錯了? 那是要進監牢的啊!

秘密的人: 看他們駕車不守交通規則在銀行不排隊辦事走後門, 這樣的人那會有司法觀念?

西西留: 頭綁黃巾, 來場搖滾樂吧.

chchoo said...

人民輸了?我看未必.

当执政者需要动用到司法来压迫民意时,他很清楚本身已经被民众逼到死角去了.

我不担心民联会输,只怕执政者如何和平地交出政权!

Botak said...

CHOO: 不用選了, 無論結果怎樣, 他們是用法庭判決來投票.
已經很明顯, 他們連解散州議會也不敢, 如何敢大選?

二楼后座-new dawn fades said...

moo_t,
两亿对于巫统来讲,简直就是小事一桩。
花个几亿来投资以后的几百亿,何乐而不为?
霹雳州穷不穷是另外一回事,如果巫统在重选把民联拉下马,接下来的全国大选举,民联搞不好就会信心崩溃,欲战无力,而两线制就会胎死腹中。(最严重的结果)
p/s:1997年27岁的林熙隆都有能力在短短几个月内进行超过12亿令吉的企业收购,何况是巫统。不要怀疑国阵的吸金能力。
这个年头,大马金钱政治的通货膨胀率,已经不是像我们这种平民能够想象的。很多时候,亿,只是数字的开始。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怎么务边巴刹的人如此冷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