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 February 2010

不關經濟的事

又再聽到那一句話: 市道不好啊, 過年沒有氣氛啦.....

小時候過年不用回鄉. 家裡就是家鄉. 年三十晚, 放學回家就是過年.

那時候沒有大型購物中心, 只有百貨公司. 全怡保最大間也就是霹靂百貨 (Perak Emporium, 後來關門了), 買日常用品最好到舊街場的廣發, 後來在麗士戲院那邊有一間美麗百貨, 還有安琪兒, 中學的光頭放學後就喜歡到那邊溜達 (因為很多女生也會去那邊).

這些百貨商場在進口處都會放兩個大喇叭, 把新年歌播得轟天響, 一腳踩進去前先要經過震耳欲聾的咚咚鏘. 還有各商店酒家餐廳門口也是裝飾一番, 播的也是新年歌, 一條街一路走下去, 那氣氛就很強烈.

那時汽車也少, 離鄉背井去工作的不多. 也沒聽說年二十九大道塞車的. 再說那時沒有南北大道. 走Trunk Road 跟到囉里後面就吊到亂. 看我父親在狹窄彎曲的路不斷的換呀割車, 不禁想到那時候的駕駛技術應該比現在的好吧.

但是那時候過年有氣氛啊! 為什麼呢?

巨型購物中心還沒流行, 許多店屋式的百貨商店得以生存. 這些在街道兩旁的店屋是新年氣氛的主要製造者. 由於離鄉背井的人少, 一家人很早就一起去辦年貨, 而不是等到最後一分鐘, 離鄉的遊子回來後. 那時團圓飯在外吃的少, 在家吃的多, 一家人一起準備是常有的事.

此外, 電視節目沒有現在精采, 人們就算不拜年也會去串門子, 戲院更是人山人海, 那氣氛就出來了. 還有最最最重要的, 當時煙花爆竹還沒有被禁, 在晚上, 此起彼落的老土新年歌混合着爆竹的硝煙刺鼻味. 那就是經典的, 濃得化不開的新年氣氛.

現在呢? 汽車太多, 塞車嚴重. 許多人過年情願不回家而去渡假. 做門市生意的很多搬進了購物中心, 街道的氣氛就少了. 游子在最後一分鐘才到家, 然後全家一起出去吃團圓飯, 家裡不煮飯. 由於到處塞車, 人們寧願在家看電視, 煙花爆竹不給玩, 加上最恐怖的...紅包變色! 你們竟然可以接受我們傳統的紅包被那些銀行塗上各種顏色, 還有什麼懶叫氣氛?

過年就是要串門子的, 就是要放鞭炮的, 就是要派紅紅的紅包, 加上老土的新年歌 才是過年.

所以過年越來越沒有氣氛不是經濟的問題, 光頭小時候國家經濟比現在更窮. 那是生活方式和節奏的改變的問題. 是生活主題改變了的問題. 是社會架構改變了的問題, 那是心情的問題!!. 經濟不好仍舊可以有過年的氣氛. 不過如果我們只是為過年而過年那就別談氣氛了.

更何況, 在巫統和它的狗腿的領導下, 過年的心情當然一年不如一年. 加上想到某人是首相, 連胃都翻了, 還說吃飯?

78 comments:

Cinn said...

哎!单单当今的政治都足以令你倒足胃口了,再加上我国经济越来越差,治安又败坏,那还有什么心情去乐呢?
什么新年新希望,都是牛屎。如果能把那些太监狗党先给铲除掉至少心情还会好些。
郁闷!!!

Cinnamon

Anonymous said...

botak, u hv good memory, i nearly forget all the shops name.

二楼后座-atrocity exhibition said...

以前的钱,买不到现在的开心;(通货膨胀)
现在的钱,买不到以前的开心。(回头太难)

Botak said...

CINNAMON: 我在想, 這些狗黨, 就死一個吧! 我也開心多了.

無名: 怡保人出來了, 哈哈.

二樓: 物質水準提高了的後果. 不過最生氣的是, 玩煙花受傷的大多是馬來仔, 因為他們而禁止我們玩, 太不像話.

西西留 said...

为什麽你酱恨他?

二楼后座-atrocity exhibition said...

(霹靂百貨 (Perak Emporium, 後來關門了), 買日常用品最好到舊街場的廣發, 後來在麗士戲院那邊有一間美麗百貨, 還有安琪兒........)他妈的,真的是勾起了我的童年回忆,差一点就要买机票回去了。
再加上炮竹声,浓烟,团圆饭,开场.....唉,往事只能回味!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原来尼度好多怡保人!

霹雳百货没有印象,丽士戏院去过,美里安琪儿也去过,不过当时应该是5-6岁还没上学的时候吧!

光头,你也勾起了我童年的回忆!

Botak said...

西西留: 恨誰? 那隻雞? 我不恨他, 我恨得了多少人? 我咒他們而已...(非常理智, 冷靜, 凶狠的咒)

二樓: 你怡保那裡啊?

大牛: 霹靂百貨你沒有印象, 那大概你是後我們幾期的了. 哈哈. 那一間學校?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Raja Chulan。中六Anderson。

大米 said...

广发啊!哈哈!你有没有光顾过我家的店啊?广发对面的全丰!我外公的。到现在还有,我舅舅接手了。

Botak said...

大牛: 嘿, 馬來學校出來的中文那麼好啊! 可見華小的功能非同小可.

大米: 你也是怡保人? 半個?

Fair仔 said...

有鞭炮是真的不同些, 有两年的新年是跟家人在泰国过,顺道度假。那里的节日气氛很浓烈。有商家请人到街边舞狮,烟花和爆竹声是连续不断的。游客都跑到街道上凑热闹。

单单海边放满一整天空的孔明灯就不是这里能看到的。
没有鞭炮,真的少很多欢乐。

大米 said...

光头,我100%ipoh Mari 的啦!我老家在彬如港,我是霹雳女中毕业的。你什么学校?

Botak said...

FAIR仔: 對對對...鞭炮是最重要滴....

大米: 霹靂女中! 我是三德仔, 住在彬如港和新和園之間, 那座球場旁邊. 現在沒有了.

大米 said...

三德!你什么年毕业的?现在我越看你越眼熟?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的啊?

Botak said...

大米...妳別嚇我, 我好像沒有溝過霹靂女中的女, 距離的緣故..嘿嘿嘿, 不可能是中學的風流帳之一....(閃~~~~~~)
妳應該不認識我 (妳有參加什麼學會?)
我1986年中五畢業, 沒有上中六.

波波 said...

看到阿牛哥和無良光頭佬的對話我只有一個結論──原來光頭是老坑,老過阿牛好多好多班。

原來我最年輕;因為我阿阿牛哥做阿牛哥。

嘿嘿~!

大米 said...

哦你大我一年!我的初恋情人就是三德的啦,和我同年的。我以前是华文学会的,和李志成刘敬文他们一班人很熟的。不过你应该认识我舅舅,他叫叶富耀,有印象吗?

Botak said...

波波: 抗議...光頭是心境很年輕的老炕...
(怎麼加了無良二字?? 嗚嗚嗚嗚嗚嗚)

大米: 李志成和劉敬文是我同班同學. 葉富耀也是, 想不到他是你舅舅! 他有沒有和你說他的花名? 世界真的小....

大米 said...

哎呀我的天!世界真的很小啊!我舅舅也是在kl。我不懂他花名啦,他怎么会跟我讲这些。

Botak said...

慢着!!!大米, 妳是說....葉富耀接手了全豐雜貨, 哦, 不, 全豐百貨超市?

Botak said...

剛把妳舅舅的花名寫了又刪掉, 舊同學, 唉, 光頭的仇家夠多了...

大米 said...

全丰是其他的舅舅啦,不是你的同学啦。这个舅舅才大我一年,所以小时候我整天跟着他啦。

波波 said...

無良光頭是大米舅舅的同學……walau!!
大米也比我大!光頭的輩份突然又高幾級了!

證明我還真的是很年輕~!
嘿嘿,嘿嘿,有暗爽到!

山城大熊 said...

你住的那边是Taman Melor吗?靠近Kelab Kilat?和你很近哦,以前是住中和园,不过现在搬去了Falim。
广发对面还有间叫“大一”的百货公司,现在换成了玩具批发店。
Perak Emporium外面靠近河边以前有挡猪杂粥好好吃的哦!晚上还有夜市场的!
现在你晚上跑一趟旧街场简直是个死城!我们的地方政府,不提也罢,只会准时催促市民缴门牌税而已!

瀚权 said...

我过年也会来怡保,只是一直都是跟着家人拜年,道路也不识几条,虽然好像是十几年都没变。对这个城市是熟悉又陌生啊

新年快乐

张玉燕 said...

你写的一切,都说到我的心坎里去了。那个时候,我们住在村子里,其实乡村比城市更热闹。大人们都喜欢“开台”玩扑克牌啦打麻将啦之类的。可是,为什么现在会没有了气氛?是不是华人越来越少了?

大米 said...

霹雳百货我比较少去,最常去的是第一百货和美丽。以前还有一家卖中国货的人人!记得吗?我常去那边找看有没有书买的!讲起三德,其实我放学后都是在三德补习的!所以你绝对有可能见过我!还有。。你学校附近的小云顶(还是小山顶?)我们学生很喜欢在那边吃东西的!啊越说越怀念!botak你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我要sms我舅舅!

Frank C said...

光头认识李东海吗?

他是我怡保的朋友,新年后可能要去拜访他。

怡保豆芽鸡饭在那里可以叫?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光头,我1997年中五毕业,你大我11年...

突然,好多怡保人,我好年轻...

二楼后座-atrocity exhibition said...

喂,霸逻论坛啊?
大家一起回去吃牙菜鸡论英雄吧,
顺便来个怡保花园结拜。
这里除了牛哥我最小,只能是倒茶递水!
讲鬼古佬咪搞应该也有4张,我猜的,嘿嘿嘿。

Fair仔 said...

看到大牛的毕业年龄,小弟比牛哥还小。 你们不讲年龄真的"看"不出年岁,个个象大小孩。

Botak said...

大米: 美麗百貨現在變了海鷗. 你到三德補習? 數學? 那是在聖母小學附近啦, 是嗎? 我的名字在風雲專欄. 對, 小山頂也叫小雲頂.

波波: 自我安慰是很爽的…總之是安娣的level 啦.

大熊: 不錯, 正是taman melor, Kelab Kilat 對面. 現在賣了. 小時候住新和園. 大一百貨英文名叫DAYI, 所以是Die, 後來果然收盤了.

瀚權: 說幾十年沒變, 偏偏又改了幾條路, 都不知道怎樣走了.

玉燕: 不是華人越來越少, 而是華人都跑到城市去了.

FRANKIE: 怡保那麼大…人口好像有25萬呢….豆芽雞和雞都到處有得叫. 生日快樂.

大牛: @#$%^&*..不用算給人家看我大你幾年啦….

二樓: 最不要臉是你…最小? 我看你比我小不了幾歲啦.

FAIR仔: 你比大牛小?? 怪不得死活要人叫你FAIR仔….

Cinn said...

怎么这里都成了怡保人的天下啦?哈哈。。。

Cinnamon

波波 said...

啍,我暗爽好過你暗谷

大米 said...

光头,我跟我舅舅讲了,他要来参观你的blog,你等着接招啦!

大米 said...

光头,我是在三德里面补习的,是你们的数学老师,但是我不记得他名字了。

michael said...

哈哈!未过年就好似番到霸逻咁?

Botak,你系大和园仔?三德仔? 哈哈!以前辩论赛时认识不少。

麗士戲院旁邊晚晚都有免费炒粉糖水食。 大华戏院旁的振兴百货。 丽都戏院后的脚车棚(夜晚)。太多景点囖!

大牛哥,你间学校,读书时我日日都踩脚车经过。

霹靂女中!我都认识不少,打排球那班。还弄了首歌仔醒过她们:霹靂女子中,读书不用功,天天想老公。。接下去的都忘啦!

二楼系怡保花园仔?

草禾刀, blee said...

哈哈!草禾刀槟朗女好像跟这里有out了。。。
草禾刀却想起小时候喜欢去溜达的新市场、同益、安琪儿、槟岛、总统、英保良等等等。。。

张玉燕 said...

真没“阴功”,把霹雳女中唱成那样。怎么没人提近打和益丰呢?难道这两间不够老?

Botak said...

CINNAMON: 我也是現在才知道, 原來有這麼多怡保人,

波波: 我不谷..我心境年輕咧...

大米: 剛給了你E貓, 可以轉發給你的舅舅....三德的數學是比較好, 只是沒想到連霹靂女中的也來.

米糕: 二樓唔知乜仔...

草禾刀: 英保良集團..對了, 現在好像都沒有了,

Botak said...

玉燕: 益豐? 執左.

michael said...

Botak, 舊街場的二奶巷,福建公会旁的‘东华西餐馆’。舊街場的舊戏院(舊货倉改成,日本鬼仔时的军地)前的炒粉。 近一代的都无缘体会当时的盛况。

以前大华戏院旁的猪杂粥,‘河瞦’。 大巴刹对面的猪脚饭,京都戏院的‘燕子屎’,滑蛋炒粉档,广州茶楼。。。都没啦!

当时边有白咖啡呢样嘢!

二楼话哉:唉!往事只能回味!

michael said...

益豐? 執左? 没有啦! 还在。

Botak said...

益豐還在? 那關店的是近打?

michael said...

近打?不就是现在的superkinta囖!

Botak said...

對了, 忘了告訴大家, 昨天是法號亂來的方丈大師Frankie Chai的生日. 讓我們祝他年年有七吋, 歲歲硬蹦蹦.

michael said...

Botak, 你‘后生’时, 应该系啲戴着厚厚眼镜的乖乖读书仔囖!

Botak said...

米糕...(流汗ing....)媽的, 有人和我說近打關了??
E貓你的電話給我, 有空去找你...

Botak said...

米糕: (驚慌狀) 你....怎麼知道的. 你是那一間學校的...還是內政部...??

michael said...

Botak, 哈哈! 内依部。 (不依逼到你依的内政部门)

今晚e猫给你。 过年有在靓女城,邀二楼和班博友一起饮茶。 山城盛产靓女,你该听过吧!

michael said...

培南国小到国中。 时常到你们三德打蓝球。 你们的白袍神父校长,在一次校对辩论赛时结缘,给了我们几个不少的招数。认我敬佩不已(真惭愧!竟然忘了他老人家的大名)。一次弥撒时,Michael 是他老人家替我起的。真得忘了,当时他老人家替我起Michael这名字的因由。惭愧!

当时,我想你还是小六生吧?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原来光头是三德生,真巧。

山城大熊 said...

突然间这里变成了坝罗人的集体回忆!

大米 said...

啊不然在KL这里的ipoh人什么时候来个KL聚会啦要不要?可以請光頭做主持,波波妹做非山城族嘉賓啦,這種聚會沒有波波哪裡可以。

草禾刀, blee said...

草禾刀可不可参加??有可能会cap到靓仔哩!!

波波 said...

不要,你們這些怡保的仔仔囡囡一人一口口水我都被淹死了,機關鎗都不夠你們快,我不要!

我要聯合要鳴召開我們的雪蘭莪組,自己玩馬剎

四月 said...

都是怡保人?

霹雳如果真的重选的话你们给我通通滚回去投票呀!

Botak said...

米糕: 三德的校長? 中學的還是小學的? 他們不是神父 (Father), 而是修士 (Brother). 神父是管教堂的, 主持彌撒之類. 修士是服務大眾的, 多是老師, 醫生也有, 屬於天主教, 兩者都沒有結婚.
中學的是穆文常修士(Brother John More), 副校長是brother Paul Soh. 小學校長是陳伯達修士. 我猜你們遇到那位是穆文常, 現在退休了.
你不說是那一年, 我也難說我讀幾年級….

大佬: 又一個三德的? 你不是東馬的嗎?

大熊: 對啊, 那裡跑出那麼多壩羅人?

大米: 可以啊, 我不做主持啦. 大家聚聚就好. 妳說波妹妹做山什麼族的嘉賓, 字眼令我聯想到…oops.

草禾刀: 當然可以, 不過靚仔的機會很少, 就算有也是有肚腩的.

波波: 雪蘭厄那裡夠我們多人咧….

四月: 太遲了. 我十八歲就離開怡保, 我的選區是八打靈北區. 印象最深一次劉天球對周美芬, 結果周阿姨竟然勝利 (別問我何時, 忘了) 現在看起來兩個差不多. 哈哈.

A secret man said...

霹雳重选回去投票!四月口水像話.

大米 said...

四月姐姐/妹妹:在KL的IPOH 人大概都换了选区啦! 我现在是郭素沁的seputeh 区。

大米 said...

光头,你的这篇文是功德无量啦,不然也不会跑出那么多ipoh 人还有三德仔! 现在我对你有点印象了,我以前是有听过你名字的,没骗你!!所以我说你怎么越看越面善!不过如果华文学会的活跃份子没有不认识我的啦,我那么死鬼红。。。想当年。。。。(爱现地飘过~~~~)

Botak said...

秘密的人: 這要靠怡保人了

大米: 妳聽過我名字? 嗯...我不是華文學會的. 我是搞屎棍.
可是我很多朋友是華文學會的, 現在才知道當年我們的華文學會和霹靂女中的有這麼多聯繫. 妳的名字是什麼? 待我問問他們...

大米 said...

我的名字就比较难记,你去UNCLE BOO的 blog link 就可以看到我名字了!但是那个时候大家都叫我小不点。

张玉燕 said...

霹雳州什么时候有选举啊?我是从来未投票过的,不过这次我想为霹雳做些事。

Anonymous said...

Botak, there was Bro. John Tan also. How come you didn't mention him?
Thanks all Ipoh mari guys & gals bring back all the old good memories.
I still remember Yap Fook Yeow nick name, "old c....."

Botak said...

大米...妳! 小不點??!!

玉燕: 把大馬政府的醜事儘量說給老外聽, 就是功德無量了. 要不, 外面還以為這裡三大民族和諧共處.

大米 said...

光头!你的惊叹号是想起了这个名字还是认为我那么肥怎么可能小?!

大米 said...

啊?楼上的英文匿名友也是我舅舅的同学啊?我今天才跟他说起光头的blog,他很有兴趣咧!

Botak said...

無名: 誰是brother John Tan? 不認識. 小學還是中學? 在我離校後就不知道了. 是三德的舊同學就放個名字啦.

Botak said...

大米: 不是說你胖, 小的意思不只是廋, 而且是小隻. 看你站在你身材魁梧的老公旁邊, 怎麼看都不覺得小啊.

michael said...

Botak,经你一提。啊!是John Moh(不是Brother John More 啦!)。华文名字没印象?

80/81 在贵校脱了不少脚毛。

michael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大米 said...

以前我是很瘦很小的!所以认识我的人都是这么叫我。名字反而记不住了。

Botak said...

MICHAEL: 對, 是 MOH, 不是 MORE, 哈哈.
1980年我小學畢業.

大米: 心廣體胖是好事.

michael said...

Botak, 有事相告。 见e猫。

Botak said...

米糕: 已經回了郵件, 謝謝關心.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我在沙巴求学待了很久,等落地生根的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