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1 February 2010

民怨沖天, 天為之慟

大家都搞團拜, 偏偏民聯拜訪的東禪寺天氣晴朗, 而跺一跺腳老婆就怕的首相所拜訪的班丹馬蘭就突然豪雨連綿.

在這炎熱的春節? 不是鼓吹迷信, 我覺得那是天意, 是自然界定律的顯現.

一個政權即將滅亡是有徵兆的. 回顧我們過去一年自從那雞上台來所發生的事情, 大馬只可以用亂世來形容, 從來沒有一個首相的第一年是如此不堪的.

國陣的確是氣數已盡. 連天也不幫它了.

那吉還好意思說那是‘旺’雨. ‘旺’? 哈? 怎麼學華人了, 什麼都用‘旺’來自我安慰. 東西跌破了就‘落地開花’, 嬰兒大便在身上就‘屎為財’. 現在團拜被雨淋就是‘旺’?

當天晚上和貓婆波波一干人等在火箭餐廳撈生, 本來熱得春袋也會變蒸熟蛋的天氣, 在波波開始說明福的case時就下起雨來, 而且是狂風暴雨.

現在想起, 這雨是冤氣和怨氣所聚啊. 裡面有民怨民憤, 有趙明福, 有古甘, 有人民失去司法保護的憤怒. 它過後就吹向班丹馬蘭, 把首相掃得狼狽. 偏偏東禪寺就不下. 吹咩?

我們首相一開口, 水平就露了出來, 貴為首相, 竟然說民聯的團拜和他的打對台! 傻海, 團拜不是拜你老母, 一個人拜不完的, 你有你拜, 他有他拜, 你的顧問團沒教你怎麼說話?

人民現在已經完全暴露在暴力之下, 司法已經完全失去了公信力, 我們都知道華叔最後會輸, 我們都知道明福的冤究竟難伸. 一個案件還沒審訊人民就猜到結果的國家, 老天爺明鑑: 你說當權者有多狂? 民怨有多重?

還窩在國陣的有志之士, 回頭吧. 如果你是明福, 你死得甘心嗎? 如果你還有那一丁點良心的話. 就算你什麼都沒做, 身在國陣也是助紂為虐.

天, 怎麼不打雷閃電, 把這群狗日的劈死?

34 comments:

鱼米之乡 said...

老天有眼,不把他们劈死;就为了让人民有机会在下届大选把他们气死。

大米 said...

冷静冷静。。。。
不过我老公也讲那边下大雨是报应咧。我们在JENJAROM几天气晴朗人山人海,而且雪州政府的团拜就是团拜,没有任何政治show,只是很纯粹的新年气氛,让出席的公众都感觉很自在,这点很让我欣赏!

leejiajia said...

一边狂风暴雨,一边晴空万里,当我读了新闻后,心中一阵凉意啊!
这雨下的及时啊!应该还有飞霜!

Tay said...

BEST !!! You speak out all I can think of .

Good Job

Fair仔 said...

哈哈!大伙儿心里还真的是这样想的!

Botak said...

魚米佬: 好像有些道理...嗯...不過, 我還是希望儘快將他們劈死. 誰知道會不會有大選?

大米: 我們都很冷靜啊. 人命關天, 有血性的都坐不住了.

離家家: 飛霜在肥仔的家啦, 只是給肥仔和肥婆看的.

TAY: Thanks.

FAIR仔: 其實當晚講明福時是有些怪事的. 去看波波的留言版.

Anonymous said...

大快人心!

绿草

Anonymous said...

叶兄
那些狗屎不会听人话的,它们那有良心??!!
它们知道民怨??呸!!!它们知道民愤??呸!!!
它们只知道权力贪污而已。。
唉。。。我们的国家还有未来吗??

废人

西域廢人 said...

光頭兄果然是“憤怒中年”,年慶還未過完就發飈了。

人在做,天在看。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無論哪只雞都逃不過因果循環。

西域廢人
P/S:世道也太差了,怎麼又多了一個廢人(樓上的)。

失败のman said...

他还以为团拜是他们的专利。
哈哈,想必这是他那个狮子头的老婆教他这么说的。

Anonymous said...

botak,小心人不地人,鬼不地鬼的公羽走狗找你霉气,他才saw那鸡的烂八saw到爽,你就来泼冷水.
善好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各位!等着這一天!看看那些走狗败类的下场吧

CHIA, Chin Yau said...

鱼米:老天没眼!劈死了我们就可以放假咯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said...

乌云盖地,是不祥的前兆,国阵天要收了,有因必有果。恶有恶果,报应始终要来,国阵,慢慢的消受吧!

anakmalaysia said...

No matter how Heaven punish them now or in the future but i swear , i gonna kick their ass in the coming GE, that for sure.

· 康华 · said...

国之将亡,必有征兆!

Cinn said...

還窩在國陣的有志之士, 怎可能会回頭呢!
要是他们还有良心的话,就不会在自家和自己人斗了。
他们连自家人都可以杀个你死我活,他们的良心哪还有得剩呢?
哎! 这年头的人都已被利益两字给冲昏了脑袋,良心已经不值几个钱了。有钱有势就有爹娘,没钱采你都傻。
别说我狗嘴,要是他朝一日民联真的执政的话,准有一大堆的“国阵有志之士“(或者叫青蛙使者比较好)马上表演他们拿手的好戏~~跳远。从国阵跳,跳,跳,跳到民联去,然后又假情假意的表演大义灭亲,大把口水的数国阵的不好了。
咱们就等着瞧吧。

Cinnamon

Anonymous said...

"國陣的確是氣數已盡. 連天也不幫它了."

大快人心的一場雨! 難道, 在我有生之年, 真的三生有幸能看到國陣倒台的一天?

花旗國大馬華人

Botak said...

綠草: 怎麼快? 那些傢伙還在…

廢人二號: 還是有些人聽得懂的. 他們應該知道天意難違.

原裝廢人: 我們不能等因果, 人民現在的反應就是他們的報應.

蜘蛛人: 他的老婆不時在替他鬧笑話, 如果他真聽就糟糕了.

無名: 不用等他的鷹犬, 我們的華人都有說出: 首相來訪如中頭獎這樣不要臉的話.

白頭: 我在想, 那雷電不是很不得空?

沈興: 對啊, 是很邪. 不到你不信.

ANAKMALAYSIA: we must make sure there is a ‘next election’.

康華: 大吉利是. 是政府將亡…國還在.

CINN: 我最擔心的倒不是國陣的人跳槽. 而是民聯上台後仍舊有些零散的馬來主義者示威搞破壞. 執政中央後, 官僚還是舊人啊.

花旗國同胞: 我想, 倒台, 不一定經過選舉, 如果沒有選舉的話….

· 康华 · said...

Botak,

是国破山河还在,待从头收拾旧山河......

方人也 said...

说是与民同庆,从第二电视现场转播看到,那鸡两公婆和狗官们高高坐在台上,节目表演却安排在台下。表演者个个都面向台上,屁股却向着围观的观众。这看来好像古代朝廷的重现,皇帝皇后高高在上欣赏着表演,一片歌舞升平,但,愚民却靠边站。不知道这个团拜到底在拜谁?

主办当局解释说,那鸡和狗官原本是要坐在台下的,但因为下雨,只好安排高高坐在台上。看来连天都要揭穿他们心怀不轨,让他们潜意识里所想的真实身份原形毕露。

eric foo said...

迟来的新年祝福,希望别见怪!(老家没得上网呵。)说实在。。。我不太明白那些被选作那鸡做宣传的华裔人家为何高兴,如果是我被选中肯定是拒绝这C4杀手来我家的,免得被雷劈中!

波波 said...

喂什麼叫貓婆?!
你就不能給個美麗點的代號嗎?比如cat lady、貓美人之類的?!

LED YE said...

我要干那些愚民!黑白不分!把鬼当神拜!我呸!一班傻海!

Botak said...

康華: 我們都要做岳飛了...

方人也: 這就是要搞親民也不懂什麼是親民.

ERIC: 恭喜恭喜. 他們家裝了避雷針.

波波: 貓婆聽起來很專業了嘛, 即專門照顧貓的女人...OK啦, 就叫貓人, 不, 貓女, miao lady....

LED: 不要幹那麼多, 等下他們學塞夫告你上法庭.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傻海, 團拜不是拜你老母, 一個人拜不完的, 你有你拜, 他有他拜, ......"
屌那鸡拜屌得好!

寻梦的人 said...

下届大选还要等,因果循環是何时?
希望蒼天有眼,马上来个五雷轟頂,把那鸡拜俩公婆劈死。

Botak said...

大佬: 想想也不能怪他, 他不是華人, 不知道什麼是團拜, 只知道群眾大會...

尋夢的人: 我就是那麼想, 不能等報應. 華人最喜歡自我安慰了. 說一句你會有報應的就繼續躲在龜殼裡. 那是罵爽. 我們要集中精神意志力, 咒.....(還希望明福, 古甘懂得找人...)

Frank C said...

那鸡拜年,那就叫“鸡拜“了吧。。。。

没人要看的,省省吧。

Botak said...

誰說沒有人看? 你沒看到人山人海? 那些賤民沒見過首相呢?

寻梦的人 said...

对这些賤民打破头就是想不通,难道忘了人民都是首相的两千万个老板之一,
“一個馬來西亞” 中庸看待種族課題,有如“国王的新衣”,等他们赢了大选,将披在身上的羊皮卸下,到时候我们再来慢慢的怨,慢慢的恨?
华人自求多福吧!

山城大熊 said...

那鸡这回变落汤鸡!下回不晓得会否成为禽流鸡?

山城大熊 said...

无独有偶,周日在变天州某个乡镇举办的伪政府团拜也被风神和雨神肆虐,狼狈不堪!

Botak said...

大熊: 真的? 那可真不時湊巧了.

Anonymous said...

真顶不顺!做戏罢了!都有人如痴如醉!

只不过是一场游戏一场梦!

醒来吧!贱民们,握过他的手,他拍拍屁股走了!

你就生活在天堂了吗?

也不是跟我们一样水深火热!

绿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