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5 February 2010

安華只能是過渡時期領袖

不錯, 我知道, 他有被政治迫害的光環, 有一呼百應的魅力, 我也絕對相信他在肛交案的清白. 最重要的, 公正黨不能沒有了他, 否則便會四分五裂. 甚至, 回教黨和行動黨兩方還要靠他協調.

但是現在, 是時候讓他退位. 公正黨必須擺脫華叔, 才能順利的走下去.

先說公正黨吧. 我說過, 這是個失意政客的樂園, 黨裡充斥着現今腐敗政權中的前成員, 他們這些人有行政經驗, 可是也有國陣執政的意識形態. 他們腦海中的民主意識, 可能就是巫統馬華民政那類的, 和二十一世紀我們所明白的民主可能有段距離.

此外, 這些人從政所圖的是個人利益. 也因為如此, 公正黨的池塘裡總有青蛙探出頭來, 他們不是一定要跳, 但是他們隨時會跳. 相比之下, 回教黨和行動黨過去雖然也有青蛙, 但不多, 雖然有時顯得保守, 不懂行政, 但是卻相對清廉., 對內的凝聚力也較強.

而華叔代表的, 就是舊政權的失意份子. 因為, 他本身也是其中一位.

再加上他和舊朝的恩怨, 他在舊朝的功過, 他的爭論性, 他當權時所導致的後遺症, 等等, 都會將公正黨從烈火莫息的正道上岔開. 說白了, 公正黨甚至民聯可能會受他連累.

可是也只有他才能壓得住這群青蛙啊! 所以人家也看到了. 因此, 人家就是要將他往死裡推. 因為, 人家覺得, 華叔倒了, 公正黨就會瓦解. 然後骨牌效應, 民聯也就kaput.

我們就必須讓這種現象消失, 要這麼做, 就必須置至死地而後生.

華叔不可再是民聯的虎鞭壯陽酒, 他如果罪名成立, 倒了, 民聯必須照樣生存, 那些青蛙要走就讓他們走吧, 不能為了趕下一屆大選而讓沒原則的烏合之眾上場, 否則就算贏了也是另一個國陣. 公正黨近來吸引了許多有識之士, 這些人, 會成為公正黨將來的骨幹.

公正黨的起點也比回教黨和行動黨佔優勢, 因為它突出了多元化政黨的本性. 重新洗牌後, 未來是屬於公正黨的.

華叔的貢獻不可磨滅, 他將在大馬歷史上佔一席位, (相對於老馬的遺臭萬年) 他所帶起來的烈火莫息, 風靡了許多馬來青年. 可是, 他的歷史任務已經完成了. 他和他所代表的舊朝失意政客必須消失, 那麼我們才有一個完全和國陣不同的政體與之對立.

華叔把民主運動帶到一個階段, job done. 但是, 他也只能帶到這裡. 下個階段, 下一棒, 會有人接下去. 那將是個新的時代了.
刊登于風雲時報專欄

42 comments:

Fair仔 said...

没有华叔, 公正党日子还是要过, 我们的日子还是一样要好好过。
公民社会也不可能要他白白入狱,如果华叔真的受到政治逼害, 我们也要用舆论让那些人吃不了兜着走。

波波 said...

我從來都不認為有人是不可取代的,這個世界上沒有誰沒有了誰就活不下去的事。
可是,要不要安華當領袖,跟他是不是應該含冤入獄,是兩件事來的。我只做我認為對的事。

thepplway求真 said...

理性上来说谁倒安华民联还是得继续民主斗争,但是在心理上,如果一个子无虚有的镇压迫害都可以推翻打击一个熟悉国家机关的前国家领导人,哪些没有实战经验的民联领袖及理想主义及其他政治意识形态的政党与其领袖们能够坚持斗争与国阵抗衡吗?

当然民联与公民社会力量必须有两套准备,一个是如何继续施压让那些既得利益与政治垂死边缘的政客明白,人民力量不是好欺负;另外要预备的可能是安华一旦遭到再次的迫害,如何让reformasi的声音与正义力量席卷国土,让任何分歧以公民权益及人性尊严成为凝聚核心!

Fair仔 said...

同意波波, 文明社会是不容许人含冤入狱。 做不做得到首相还是其次。

Botak said...

樓上三位老友:
我對於所謂的肛交案的憤怒, 很難對你們形容. 除了無恥的政治迫害, 我找不到別的字眼.
安華的定位是我想了很久的事. 可能這篇文章發表的時間不恰當. 也可能我一直來都不太相信他的政治立場, 或公正黨讓我太失望, 才想到置至死地而後生.
我預見, 公正黨青蛙對民聯的背叛, 已經不是安華可以搞定的.
昨天不時收到對我公幹的郵件, 但是裡面有一種看法可以探討: 他們說: 華叔必須走, 但不是現在!
你們認為?

Fair仔 said...

总的来说, 华叔有太多包袱了。 RPK也说过了华叔的"残余价值"。
如果不能整顿公正党,华叔被关还比较有利于民联。内里当然存在了一些气话。我也有些认同。

个人而言是不希望他现在被关/现在走。 他还是有一些很重要的"残余价值", 要嘛挤干才走。最好扶植一个三党都接受的人选。我就偏向再益。

波波 said...

我的想法可能片面或偏激了,我是想領袖是可來可去的,應該走的時候就要走,千萬不要說什麼個人毀譽事小,社會期望事大的鳥話

但是怎樣走,卻是重要的,因為對於執政者來說,不管你們人民同不同意,他會有他自己的詮釋和解讀。

如果安華以這種方式下台,他會認為民心不值一文;甚至不必用腦,舊招再循環就收拾掉你們的阿頭了。到時我們要兩線制,要多走很多冤枉路。

安華在位時,也做了很多陰公事,雖然對上的一次見面他有談及他的苦哀,可是錯了就是錯了,茅草行動他是有責任要負的。現在,就讓他為兩線制多做些事來將功補過吧。

我的理想是讓這些執政者真正的了解人民才是老板,你收了人民的納稅錢是要來做事,不是要來老點回人民的。所以當人民請你走時,你請走。

我的想法是,安華可以走,但不是現在,更加不是用這種方式。

Frank C said...

我认同波波,

安華可以走,但不是現在.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我有点题外话要发表:

本地中文媒体一下子用肛交,一下子用鸡奸,到底是哪一个?

要知道,性交和强奸是两回事...

薰衣草夫人 said...

要找个各方可信服的接班人可不容易,若安华不在位,民联必会有群龙无首的危机.

思想决定未来 said...

我没有什么高见。。一个屁股弄了几年,连我这么傻的人都知道,安华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怎去鸡奸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一个屁股还公然摆到高庭上左审右审,还审不出来。

看着大家谈民主谈了两年,却一点都没有改变。我开始失去兴趣去看了。

但愿大家能改变点什么。。。。

思想决定未来 said...

如安华走了,我不知道那三党中有谁可以信任安华现在的位置,谁有这个凝聚力。

安华,三党之所以以他为龙头,一是因为他曾经当过副首相,差点当首相,三党相信他的能力,能助三党一笔之力。

二是因为他也坐过牢,被老马逼害过,因此他有一定的公信力,至少不会做青蛙,并且也与行动党林家父子有一样坐牢的经历。

三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一回教徒。

四是因为他是公正党的实权领袖。

Botak said...

(輕鬆一下....)

禮儀之邦者, 無論何事, 從無暴力之象也.

即令行邪妄, 殺不赦罪行, 亦禮尚往來, 溫和敦厚.

故上司曰: 吾可法克汝乎?

下屬雖不願, 亦不頑抗, 即除褲, 趴下.

上司曰: 吾歲已甲子, 陽舉不堅, 難以法克, 汝可稍開些乎?

下屬雖不願, 亦不多說, 雙腳大張.

法克...法克...法克...

事畢, 下屬直趨衙門備案. 衙差大驚: 閣下被姦, 何以無掙扎傷痕? 犯事者乃六呎魁梧壯士乎?

下屬駁曰: 此言差矣! 吾來自禮儀之邦, 凡事皆平和以對. 何況其人乃六旬老翁, 實不忍拒之, 蓋毆之則斃, 吾罪深重矣! 況其乃小民atas, 豈敢對抗?

衙差聽畢, 涕淚俱下, 先生真君子也!

eddieliow said...

那个可以让别人的精虫留在自己的屁眼好一段日子的人还可以好像英雄式的面对群众和媒体,好像一点羞耻之心也没有,看了都想吐。

死有轻于鸿毛,重于泰山,如果一个人牺牲的有价值,有尊严,能够给大众一个稳定和太平的社会,牺牲又有何妨。但是伟大的牺牲绝对不能被这种肮脏和卑鄙的手段所致。

Botak said...

FAIR仔: 殘餘價值...? 其實他的問題在於他處理黨內矛盾的手法, 突顯了他是舊朝餘臣的本性.

FRANKIE & 波波: 我也不希望他就這樣給人弄倒. 但是如果他真的倒, 那倒肯定會贏得大量同情票, 也同時借勢重整公正黨. 借勢, 很重要.
巫統的人, 已經麻木到認為人民會相信判決.

大牛: 唉唷, 肛交是process, 雞姦是強迫人家和你做, 就好像性交和強姦, 這樣都不懂?

夫人: 問題在於, 他能夠在位多久? 一方面需支持他對抗政治迫害, 另一方面只有把他排除在主流政治外, 民聯才能學會如何在後安華時代運作.

思想決定未來: 這些問題不是民主的問題, 是沒有民主的問題! 是黑手黨治國和霸權的問題. 談民主談了這麼久不只是談的問題, 是我們博客要發動輿論去推動的問題. 看我們談了這麼久你很累嗎? 又要把他說成是民主的錯嗎? 看到這種扭曲,才明白為何中國的人會認為民主就是‘亂’.

EDDIE: 羞恥之心在那個政黨已經消失.

幸运猪 said...

民联如毁在一个杀人犯手上,那会是一个悲剧!

思想决定未来 said...

首先,请博主不要拿我的国籍说事,如果您硬要搬出我的国籍,我不留言就是了。

您一摆出我一国籍,您心中的称就不平了。

我是真不知道大家心中的民主是什么?

我看真要进行一下调查,大家心中的民主是什么?

任何事情都需要实事求是,一步一步来,无论是国家政策,还是自身事情。

有人说:马来西亚需要两线制。

有人说:国阵必须先下台。

有人说:下届民联要上台。

有人说:民联执政尝未可以。

有人说...........

最后安华还在被告鸡奸,全天下人除了一些脑袋有问题的人以外,都知道他没被鸡奸,但高庭那些执法人就一直不停地审。。。这件事都搞不定,还谈民主吗?

如果安华倒了,我不相信马来西亚能建起两线制,不信我们慢慢看。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当初没有安华入狱,公正党也是在旺姐领导下继续奋斗,万一现在安华再入狱,难道公正党就此完蛋吗?不可能,顶多是出现几只青蛙跳槽而已。

thepplway求真 said...

纠正大家一下,剩余价值是对资本主义社会批判而用的。我一般用剩余价值来形容那些贪污舞弊的众所周知的国阵政客可能留给人民的一些残余价值。比如说国阵的过度贪婪与腐败催生两线制。

如果把安华在十年前至今吹起的reformasi到现在他再次被告就对他以前啥对华人的压迫来平衡自己因为救不了安华而应该有的公民内疚感,我感觉我们这些人太功利主义了。

我们应该对我们的公敌尽量使用其剩余价值,以促使国家走向民主!但是我们能够利用安华吗?因为他的原罪?因为他现在已经是老弱残兵?以这样的心态来看待民主政治我们的思维与国阵既得利益者何异(有什么分别)?

我希望我们真的明白我们要建立一个怎么样的民主社会?是一个人人互相尊重的社会还是一个互相利用的社会?我想这其中是绝大多数人对明天没有希望而导致的心理失衡的一种急功近利的心态所致。

其实国家能够突破许多暴政的破口,不是安华一个人的功劳,傻子都明白,但是安华已经是公民社会的一员,能否成为国家领导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吗,或民联说了算,这是一个必须深思熟虑的问题。

但是现在我们必须思考的我们是否对战友treat it like a man?我们有把我们战友当人看待吗?如果有,我们应该能够明白这时候他需要的是鼓励而不是分裂!他可能是安华,也可能是公民社会,更可能是一个期待民主、法治、人权而浴火重生的马来西亚!

我们的心态决定我们的世界观有多大,过去的阴影固然很大,但是如果我们只活在过去,没有未来,我们有什么资格说民主应该有怎么样的shape?

二楼后座-passover said...

botak兄,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我从以前就把华叔定位为憾倒巫统的人物,而不是领导这个国家的领袖。
烈火莫息的诞生,很多时候并不是人民要支持华叔(毕竟作为80年代回教反省运动的领袖,他对于非土著的所作所为,跟现在的巫统鹰派其实并没有两样),而是对这个国家的领导层把公共机关私用,滥权无度,政治逼害,三权分立变成三权共益的反抗,顺便引进两线制来平衡巫统的一党独大,而华叔的入狱,刚好起了一个很好的引爆点!
至于rocket和月亮,也刚好利用这次的烈火运动,找到了融合对方不同观点地方的平台;而华叔也可以利用这两大反巫统势力,来推高自己的实力和魅力。
其实308之前,与其说华叔要憾倒巫统,还不如说他是在增强自己回巫统的实力,因为他的诉求尽在为自己辩护,焦点并不是这个国家人民的福利,而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会有一堆巫统失意分子会追随他,当他可以回到老巢的时候,这些人也会回到权利的岗位。
而308的爆发,让华叔看到了,其实他不回巫统,也有可能入主布城的希望,回到权利的巅峰,但是那只是限于他个人,而当年跟随他的失意分子,可就不一定可以享受相对的权利,因为他们还要跟rocket和月亮的当年仇人今天同志去瓜分权利。对于这些人来讲,新同志还不如旧战友,在加上原有的巫统情意结,当只青蛙也不是什么坏事。
如果这次华叔有什么冬瓜豆腐,眼睛党可能就会曲终人散,rocket和月亮就要做好准备,如何把这冲击减到最低,至少,之前定下的纲领,要去执行得更加彻底,而不是和巫统没两样,或比巫统还巫统。
我个人认为华叔这次应该可以过关,毕竟,当年没有google,facebook,twitter等网路资讯,巫统也不能把情报只手遮天,封锁消息,要记得,308海啸,网路资讯可立了不小的功劳。
如果巫统是有智慧的,他最多也只能利用这个疑点多多的案件来消弱华叔的影响力或让他不能当上布城的主人,而不是重复错误,让人民点燃第二次烈火,继而迎来灭绝性的海啸。
华叔可以走,可以是现在,也可以不是,是人民去决定;巫统可以继续玩火,也可以不玩,也应该是人民决定。
人民,才是民主国家的老板,法治而不是人治,才是民主的真谛!

波波 said...

华叔可以走,可以是现在,也可以不是,是人民去决定;巫统可以继续玩火,也可以不玩,也应该是人民决定。

---------

同意

· 康华 · said...

大牛,根据赛夫的描述,比较像通奸。

Botak said...

豬豬: 可以毀了民聯的因素多得很.

思想決定未來: 我倒不會因妳的國籍而有所偏見, 只是在中國聽得這類論點太多了, 再聽一次從中國來的人說這種話就會有這種反應.
相反的, 我覺得如果大馬青年都有妳這種強悍的性格, 那何患大事不成?
不過, 得更正妳一點. 妳說: "如果安华倒了,我不相信马来西亚能建起两线制,不信我们慢慢看。"
在成熟的法治社會, 是沒有人不可被取代的. 大馬不是一個成熟的民主和法治社會, 所以我們必須朝這個方向走, 和鬥爭.

大佬: 正是此意,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由他們走吧.

求真: 就算安華不是民聯領導人,是個普通人, 我們也必須給予他萬二分的支持. 我一直沒想過賸餘價值這個課題. 那好像太功利主義了. 更不是因為現在他惹上官非我才說這話.
我說的是, 長遠來說, 他不能留. 大馬要轉型, 他就要走.

二樓: 我記得. 因為有很多地方我們的想法滿相似.
我不同意的是, 就算他倒了, 眼睛黨也不會曲終人散.
我同意的是, 人民將最終決定他的去留.
我覺得吊詭的是: 本來他已經到了政治瓶頸, 要不RPK也不會發牢騷, 因為RPK 害怕如民聯不勝, 他將一世人流亡.
但如果這次他不倒, 反而會延長了他的政治壽命. 使他的光環更加輝煌.
說到這個case, 唉, 不同你, 我很悲觀.

波波: 很少看到妳那麼嚴肅, 有種成就感, 真爽.

Botak said...

康華: 對啊, 雞姦就是霸王硬上弓, 六十歲老頭, 怎麼上? 那個塞夫很高大一下下的..

michael said...

安华此刻不能倒? 世事无绝对?可以说因他的政治背景,宗教,种族因素,暂无人能有这样强的背景支撑。 (而较接近的也许是再益。 但党岁尚浅,服不了众。)也可以说因他的殘餘價值,才造成他在巫族间的影响力。在民联/公正党间起了牵连/镇住党内的殘餘野性。

虽说因政治逼害而倒,确实可悲!但公正党最终还是有人可以顶替。要超越/取代还需时日。不否认会有一定的影响。也许对以后的发展是件好事?

人民,才是民主国家的老板,法治而不是人治,才是民主的真谛!这话没错。
推理和现实有一定的差距。现实点说,马国的宪法对民主进程有一定的影响。就以委首相/大臣为例。目前不管谁执政?人民也只能当个到某种程度的老板。

民主在马才刚苗头。我们要怎走,当然还得靠自己。这点我从不否定。教育下一代,认识民主意识,是我们逼切要做的事。

小桂子 said...

坚信法庭对这次鸡奸案的判决只能决定安华个人的政治前途,但人民就这次事件对国阵的判决却足以把国阵推上下野的轨道。

波波 said...

好心咯你个老光头,你去看我的记录,我本来就是个正经不苟言笑的人,是你这边风水不好,邪风入侵才感染到我偶有失态的,讲起来,我说不定还可以跟你追讨损失

Cinn said...

我想是大选就快来了,所以才迫不急待的要把华叔送进牢里。
虽然没有人是不可被取代的,可我认为现在还不是时候让华叔离开,他背负的责任还没有完成。
目前为此,还看不到一个可以真正巩固民联的领袖,除了他之外。
上天保佑,让他顺利度过这关吧。

Cinnamon

CHIA, Chin Yau said...

308後我和波波访安华,我问他为什么一定要当首相?

他说:“I do not insist that I must be the Prime Minister. It all depends on whether the Rakyat, and our friends in PAS and DAP wants me to do the job."

"For me, I just want to spend my time with my family after we achieved our goal - takeover the Federal Government."

"I owed Azizah and my kids too much that I would not want to be separated from them no more."

"I am proud to be the man in my family now, as I am able to earn to support the family, unlike when I was in jail."

不管是真是假,我永远记得他说的话和当时的表情。

thepplway求真 said...

chia,

我记得我也听过安华如此的表达,但是今天我反思,如果大家还不能信任安华不会走过去极端主义的老路,为什么要让孩子参与政治?

这不是闹剧吗?我很难想象我们民众有需要对一个曾经子虚乌有的罪名被害差点要死去的安华有那么大与深的仇恨,但是对赵明福的死、蒙古女郎的惨死还有国家在国阵治下的贪污舞弊,滥权霸权,种族歧视等等弊端都不重要了?

看来可能是我们的思想在经过了长期的绝望与妥协之下开始变质了,我们开始把人的生命与尊严当着可交换与典当的物品货物!

如此可悲的环境因为大家缺乏了解政治斗争不是仅限于政党政治、还有人权组织、非政府组织、校园内外的延伸组织、民间团体的各类人权醒觉运动等等。

我想如果我们真的参加了这类的组织或参与了他们的讨论会等等,发现他们也是没有希望的,那么才有发言权,否则我们不是自我捆绑吗?

试想如Suaram、Aliran、Awam,Bersih、民权组织、公民组织等等花了多少的时间来唤醒国人政治与人权醒觉,但是我们却走自己的路?我想说的是一盘散沙是我们自找的,不要怪别人。

另外如果我们参加了这些政治外围组织我们才会扩大视野,不会只把眼光放在不断重复的政治惰性语言里,悒悒不乐。

Botak said...

米搞: 對了, 這才是, 我們做我們應該做的事. 雖然華叔現在看起來無可替代, 但是民聯早就應該準備好後安華時代, 那麼路才能走下去.

桂公公: 那是好事啊! 國陣下臺, 普天同慶.

波波貓: 我的媽呀, 以前多個無良, 現在又多個老字, 什麼居心啊?

CINN: 國陣想來想去的, 也只有這些招數. 看到也是爽pun, 反正民怨越來越大是事實.

白頭: 就當他是真的. 我就相信他現在已經不是以前的安華.
但是舊有制度的陰影還是在影響着他的決策. 冷靜分析, 他的魅力是一回事, 果斷和領導能力是一回事. 大馬要走出陰霾首先要走出舊政治. 我不反他, 如果他在我選區我鐵定會投他一票. 但是細想清楚, 他在大馬的民主改革, 真的是一個過渡人物.

求真: 怎麼如此悲情? 唉唷… 沒有人和安華有什麼深仇大恨哪? 沒有人會因為他的被告而高興哪? 誰說蒙古女郎事件和趙明福冤死不重要啊? 說到典當人的尊嚴哦, 可是大課題了.
只不過...他真的是一位過渡性的領袖, 就此而已.

CHIA, Chin Yau said...

博达:写上面的回应是有感而发。

个人认为安华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了。他让我们看到当权者如何尽期所能的维护和保卫当权者的利益。

他的遭遇也唤起许多人的良知。

但我绝对同意安华必须放下一切,专心应对他的官司。

民联,尤其是公正党,也不是不可被取代的,何况是安华?

重要的是,人民必须清楚知道他们才是他们自己的主宰。

鱼米之乡 said...

如果目前少了安华这位领头羊,公正党,回教与火箭不知几时才会重新结合?两线制的形成可能要等更久。
安华的去留已不在他控制的范围了!对他这次的官司是悲观的。

Anonymous said...

回帖也那么高水平,楼主真神人也。
Anonymous

Botak said...

唉. 這話題太令人緊張了.
大馬的政局, 本來就已經蹦得很緊, 像個火藥庫.
下回, 還是輕鬆一點好.

波波 said...

始作俑者還不是你?!你真是個無良的老光頭!
(那個Leejiajia mana pergi?真的斷食斷到人蹤絕跡了?)

eric foo said...

少见的回复留言,每个人都很凝重呵。。。可见安华这案件的确牵动人心。个人同意二楼的说法,即‘人民,才是民主国家的老板,法治而不是人治,才是民主的真谛。’
但政治得看现实,现状的确需要一位象征性的人物来平定一群妖魔。以安华的历练和背景绝对是其他政治人物难以相比的,有的话麻烦举例。个人不看好再益,不是因为他的能力(他绝对是能干之士!)而是时机不对,Timing和气势在政治里头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对我国人民的普遍素质而言,选民意识不高是很难搞学术性政治改革的,如果这条路可行,上几次国阵就不会得逞了。
个人对安华案件是悲观的,就算不能弄他入狱。拖拖拉拉加上猛搞无间道小动作,公正党不死也半条命。到了那时候,国阵班废材就会来杀个措手不及,安华恐怕连过渡性首相都当不上呵。

eric foo said...

题外话:喜欢版头的苍鹭飞翔图,冷峻苍凉。和冷眼横眉有配合到,正!

Botak said...

波波: 我年華正茂竟然叫我老光頭? 嚴重抗議....

ERIC: 那隻鳥是在香港的臭水溝拍的. 背景好像很酷. 其實臭得要死.

Susuteh 奶茶 said...

Botak,
风格改不了,只需稍微调整就好,改了就不是BotakRay。

再说能激起网友热烈的讨论,你已经广开言路,这是好事啊!

Alfanso said...

308过后,很多都变了。以前马华指控行动党勾结回教党,把行动党打得落花流水。而今,人民却担心安华如不在了,谁来结合行动党和回教党?

所以,如安华走了,公正党未必完蛋,民联也未必完蛋,国阵也未必安枕无忧。

但如人民仍然没有觉醒,仍然容易被糖果收买,民联必完蛋。

Botak said...

舊曲新編, 剛剛完成. 新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