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 March 2010

馬桶文化

劉永山說巫統應該轉型成為多元種族政黨,並建議巫統改名為馬統,博客'夢想國度' (Fair仔)馬上畫出一個馬桶來取笑劉永山,即:這樣的名字你也想得出來?

在看了沙烈胡丁跳槽,陳智銘和再林退黨的情況來看,我想這比喻是正確的。

這些人,在民聯的旗幟下中選,人民對他們寄以厚望,他們在人民最需要他們的時候蟬過別枝,然後還毫不知恥的取笑公正黨,說他們不過是社會主義者和非政府組織騎劫的黨派。

沙烈胡丁不知道自己鬧的是什麼笑話。他這番話如果是真的,倒像是提醒大家公正黨有多好?(我從來不知道公正黨有這麼好,竟然只剩下社會主義者和非政府組織?哈!)

因為,我們當然情願相信非政府組織的人,而不是政客。而在巫統政客的草包腦袋中,任何和人民福利有關,站在朋黨私營化互相勾結對立面的,就是社會主義者。只剩下這兩種人,這不是烏托邦了?

由此可見,沙烈胡丁是屬於低級政治生物。他本來骨子裡就是巫統。他走,民聯應該笑得很開心。(嘿,公正黨的前總秘書咧!)

這些已經退黨的人和即將退黨的人的離開,對民聯是一種過濾性的潔淨作用。失去議席又怎樣,就算失去三份二又怎樣?當買個教訓吧。這種人讓他們留到下一屆,豈不變了計時炸彈?讓他們走吧。

民聯要擔心的不是這些變形蟲,而是愚民和賤民。賤民之所以為賤民,是他們會在低級生物跳槽後會想:只要繼續有發展就行了,什麼黨都一樣的啦。愚民之所以為愚民,是會擔心'哎喲,民聯這麼亂的喔,還是投國陣穩定點囉

所以巫統轉型不轉型,改名不改名,實在沒什麼相干。他們的文化本來就是馬桶文化(劉永山真聰明,只差一個字):不是糞便尿液就不收,什麼樣的糞便都可以丟進去,洋洋大觀,百花齊放,魏為奇觀。

所以,人家巫統可也是有原則的。他們會說: We take only shit, understand?

16 comments:

Fair仔 said...

本来只是一块顽石,姑里靠得这些屎尿屁太近,岂不是变成屎坑石?
RPK 新写的Head hunt for candidates, and do it now! 觉得这真是民联的当务之急。

山城大熊 said...

就把这些屎尿屁全部的放进污桶里,让其发臭发烂吧,反正那桶已经臭气熏天了!

Anonymous said...

人家不要的他们就拼命接收!不止污,还烂透!

走就走吧!也不留点尊严给自己!批评这个批评那个,好像自己是最大的受害者!

谁是“搞屎棍”,一眼看穿!!

趁着新年,把烂的臭的丑的通通扫出去!还给大家一点清新的空气!

绿草

Botak said...

FAIR仔: 那篇是好文章. 一針見血.

大熊: 所以我覺得沒有什麼可惜.

綠草: 最糟的是有人相信他們的批評.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said...

诗两首
其一-争气
面对种族主义的疾风,
我渺小的身躯抵挡不住;
我并没有萎缩自己而跪下,
而选择加快自己的步伐,
追上它的速度,
让它风不成风。

其二-短远见
漆黑的夜晚,
方向已失去方向,
周围的只凝视自己的脚步,
弯下腰向黑夜鞠躬;
我仰着胸膛,
目光一直盯着遥远的地平线上,
等待第一道阳光,
刺破黑夜,
还我灿烂河山。

Cinn said...

Botak,起初我也是很混乱,为什么沙烈胡丁会说这样的话,难道我们要的不是社會主義么?难道公正党一直以来都不是比持社會主義的吗?
可经你一提,这下我可明白啦。
问题就出在这些屎屎尿尿,和公正党无关。
幸好现在它们已经污归原位啦,都回马桶去啦。
好啦,经此一役,公正党应该也算是清掉了肚里的毒素啦。希望下届大选之后不会再有青蛙啦,屎啦,尿啦之辈再出现了。
恭喜公正党去毒成功!!!

Cinn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非愚民也非贱民,我可是刁民。

eddieliow said...

此等废材理应投靠马桶,臭味相投嘛!

michael said...

尘归尘,土归土,屎尿归马桶。

最好连那条政治屎虫猪鸡非礼也早日归马桶。

哈哈!好事一桩。应大事庆祝。杀‘鸡’还神,我报效金猪两只!

Anonymous said...

偏偏他还死赖着不走,不懂想等什么?

绿草

Botak said...

二樓 : (擊掌唱和), 好! 好詩.

CINN: 對啊, 其實社會主義一詞被人濫用了. 大馬人沒文化, 硬把社會主義歸類成共產黨, 有什麼辦法?

大佬: 所以你專吊人?

EDDIE: 他們是馬桶黨. 以後在冷眼橫眉就叫他們馬桶黨. OK?

米搞: 這麼大手筆?

綠草: 遲早的事. 等著瞧.

大王蛇 said...

巫统改名为马桶,国阵不就必须改名为粪池?

moo_t said...

劉永山惡心國陣, 這則是最有創意的。

幸运猪 said...

身有屎,跳进马桶还是一样的臭!

Botak said...

大王: 差不多, 化糞池也行, 農業肥料.

MOO_T: 不, 他是認真的, 我們才是惡搞.

豬豬: 久處鮑魚之市, 久而不聞其XYZ...

eric foo said...

公正党不算是社会主义吧。。。那天在当今大马看蔡添强访问,他还说自己是新自由主义的支持者呢。对我而言,民联最尴尬的就是意识形态斗争路线模糊,火箭/回教党是左倾的政党,公正党是改良版本的右倾政党,有冲突是难免的事儿。最令人纳闷的是参与民联斗争的人,没有多少说得出自己的政治立场和信奉的意识形态,参政目的就只剩--大钱装满袋!真他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