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0 March 2010

Go, 林時彬, Go Go Go!

林時彬真是好樣的,我可不是在說反話。

這麼多年來, 終於等到一個國陣華基政黨的領袖說出“留在國陣沒有尊嚴”的話。光頭可真是感動得熱淚盈眶,老天,有良心的人還是出現了,真是阿里路亞。

林公子語錄:“要退出,現在是最佳時刻。”“冷靜了2年,也想清楚了,要有策略性的離開。。。局勢沒有改變,國陣沒有改變,是時候離開了。”“民政唯有這樣做,才能得回原有的尊嚴。”(星洲10年3月3日)

民政現在生不如死,苟且偷生,那句“策略性離開”更加是可圈可點,和他老子的“民政拿不回檳城”相呼應。

但是要一窺'策略性'的奧妙,得再看深一層。巫統霸王硬上弓,把林公子所任職的峇都國會選區協調委員會主席一職搶了過來,下一屆大選林公子在該區上陣的機會渺茫。本來就聲孤力單的太監黨,明明自己辛苦耕耘了多年的選區,巫統流氓說拿就拿,你能怎樣?

就算施捨給你上陣,國陣民心已失,難有勝算。就算勝了,僧多粥少的部長職,也只能分給阿頭一人,阿頭還可以後門上市,拿個閑職,算是暫時養著,以報答你黨多年盡瘁之恩。林公子不是阿頭,到時連什麼 '非回教徒阿拉應用部長' 都肯定沒有。然而一個有雄心的青壯年人會拿閑職過日子嗎?

所以林老子當然看到了,林兒子也一定看到了。為了林兒子的錦繡前程,就只好背水一戰,建議全黨出走,畢竟外邊天空很大很藍。

話說回來,把林公子說得太務實也不公平。相比其他人,他還真是誠實不造作,讓我們再看林公子語錄:“重奪檳州政權不能太高調一直講,讓人反感。你一直說要重奪但是你又作了什麼?”哈?再看,“你看民政議員在國會裡沒有發言,怕講多錯多,消費稅,阿拉立場等課題,我們的立場是什麼?”(星洲10年3月3日)可愛吧?和他老爹真像呢!

這一番話當然把許老大嚇壞了,搞不好你再說多兩句,許老大就會被巫統公幹,KPI部長的KPI跌到10多分,就不太妙啦。

希望林時彬不是臨時兵,別虎頭蛇尾哦。(學台灣美眉V型手勢造作誇張語調)你好棒耶,加油哦。


刊登於風雲時報專欄

26 comments:

moo_t said...

人家查王爷, 只是一个市议会议长都捞得比民政党好,又不用出钱竞选,又不用等吃果果, 一开口就有了,还建了一座查宫

林時彬和他老父看了不急怒攻心才怪。

Cinn said...

其实我对这小子还有所保留,毕竟在国阵里待过的都肯定被污染过。即使其老子也是在下了台之后才敢大大声批评首相。
当时他还在任时,即使他会疯疯癫癫口齿不清的骂人,可他绝不敢得罪当时的权贵。

或许阿彬哥现身处险境才敢发威,要是国阵现在伊然强盛的话,他势必和其他太监一样舒舒服服的过日子了,才懒得理会咱们这些小人物呢。。。

Cinn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said...

只要懂得觉醒,还不算太迟。
怕的是说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可能是他们俩父子已经看到,小根根变成了没根根,bn不会再利用他们去拿回槟城,而是用一直把他们当奴隶在呼唤,拿他们大头的车头照来当营火大会的燃料的槟州马统。
如果他的战略性退出的下一站不是民联,而是自立山头,不见得不是一件好事。
相反地,会被认为是木马屠城的手段,烧完城之后又是青蛙大队跳喳喳舞,那时民联就含家令咯。
后记,民联可不要贪小便宜,就算这堆太监公公要进来,也只能跟他们玩两面手,既不拒绝也不欢迎。
当然,选举时,战略性地让他们和马统互相开炮,隔岸观火,也不错。
至少,战场上,少个朋友好过多个敌人。
如果rocket不懂得玩,问问旁边的包头帮,当年他们玩残46和马统的经验,应该很有用。

上议 said...

臨時兵 投石问路的门面话.

anakmalaysia said...

There`s light after the tunnel, is better for you go, hopeless in B END.

moo_t said...

二楼后座 : 民政加入民联搞木马屠城? 门都没有。 就提最有趣的例子,前民政党党员,一早就过去行动党的黄泉安。 黄泉安难道对着输给他的民政党人说,“对不起,没太监政治经验的我 308 大选的时候把你操了,一万六千票不多。 嘿嘿嘿嘿嘿” 而且我可以肯定,民联99.99% 会丢民政去和巫统打"来开山“ 。哈哈哈哈。

Botak 是在调侃(kǎn) 林時彬。

CHIA, Chin Yau said...

到此一游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每次读二楼后座的留言都有惊喜!

幸运猪 said...

秃头,你是叫他go to hell 吗?

Eddie Lau said...

Strategically, Gerakan should have exited BN after 308 and becomes an independent force. By being the 3rd force, Gerakan can become the king-maker.
Sadly, KTK together with those allocated with position are too selfish, resulting in the pathetic state Gerakan is in now.
Maybe there is still time if they suddenly find their balls. But I am not crossing my fingers. Life as an eunuch can be quite comfortable too. ptui ptui ptui !!!

michael said...

想必又是一个‘嘴讲懒怕爽’的国阵虫虫吧!

哈哈!听听爽就算了,难寄以厚望????哈!哈!

大米 said...

Botak, 林公子是你母校三德的喔,我记得他比你小一班的。

Frank C said...

这种才是好戏上演。

等这么久,总于要上画了。

Frank C said...

Btw,小根根要做第三股政治力量,我是想都不敢想的。

Fair仔 said...

假假跑出来分散票源然后才回巢吗? 分分种又多几个暗地里亲国阵的独立阵线。。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屌国阵为自己留条良心后路,民憎退出国症,对人民没有多大的帮助,只会分散反对票而已,毕竟是个风烛残年的政党,犹如人即将死其言也善。

A secret man said...

"No sound" further after KSK said is private opinion.If he (LSP) is very serious, shall called Gerakan Youth EGM to table motion, let KSK is not a private opinion...but i dare he no guts do it...

leejiajia said...

哪!纸巾拿去!
人家政客才讲了一些不知N年N月才会落实的事情,你就感动的热泪盈眶了。

得意的时候讲,我还信一点,失意客讲再多也是酸话,叫他付诸行动吧!

思想和行动老是没交集,别讲了。

波波 said...

哈哈這個leejiajia毒到~

leejiajia said...

严重警告,以正视听:
我,本人leejiajia一点都不毒,是实话实说,老实人一个。波波女士妖言惑众,有意破怀本人名义,各位大大无论是浮面的还是潜水的,务必勿理会听信其言,慎之!

波波 said...

波波女士妖言惑众,有意破怀本人名义,各位大大无论是浮面的还是潜水的,务必勿理会听信其言,慎之!
>>>>

看,有夠毒到嘖嘖嘖~

瀚权 said...

那个临时兵会突然说“我要退出国阵!”结果退出的前一天说因为警察宣布退出国阵是非法的,所以不退了,带人到民联秘书处呈交备忘录,合影留念后就回去继续做他的奴隶太监...

Douglas said...

“要退出,現在是最佳時刻。”“冷靜了2年,也想清楚了,要有策略性的離開。。。局勢沒有改變,國陣沒有改變,是時候離開了。”“民政唯有這樣做,才能得回原有的尊嚴。”

临时兵 - 老虎老鼠傻傻分不清楚?! 还是扮猪吃老虎?!

依我之见。。。民憎至今只剩下满桌“杯具”的慨叹。

临时兵 + 小根根及一众民憎奴隶太监公公们有那个guts吗?

咱们唯有骑着驴子看唱本咯。。。

Botak said...

對不起, 上來遲了, 想不到大家對於小彬彬有這麼熱烈的反應.

我當然知道小彬彬在國陣泡了這麼久, 思想是十分穩當的, 一切犯法的事, 超越太監黨常理的事, 他是不太敢做的. 君不見人家的國家皇宮一日遊, 在前門徘徊, 到最後無功而返, 憨書生的模樣一定把他老爹氣瘋. (唉唷, 乖孩子, 政治不是這樣搞的….)

然而太監黨出身的人, 在那種環境出來的, 你期望他幹什麼? 加入民聯從低做起? 他肯, 他身邊的人都未必肯, 不過, if horse die then must get down and walk walk loh…..如果他還想搞政治, 那他應該看到, 民政黨已經完蛋了.

他老爹說的那句話是有兩層意思的, 表面的意思是, 民政拿不回檳城. 裡面那一層是: 因為民政的勢力都專注在檳城, 如他覺得真的拿不回, 那不就是等於完蛋囉.

所以可能兩父子晚上看電視時的廣告時間有交流, 小彬彬若有所悟而已.

離家家反應是典型的華裔民間反應, 可見大家對於國陣成員黨的不信任已經到了見面吐口水的地步. 哎呀, 光頭滴兩滴眼淚給他小小鼓勵, 希望他看到外面的世界.. 雖然民聯也非善類, 但是早進好過遲進, 民聯未來還有變數的, 誰知道什麼什麼…嗯? 嗯? 嗯?

有位前輩對我說, 民政過檔民聯, 最大阻力不是來自民政內部, 而是來自火箭. 聽的人都會心一笑. 我不知道是不是. 不過, 民政的問題在於腦筋空間小了一點, 整天想着檳城是他們的, 而火箭黨打破了向來華裔賤民的思想框框: 即, 只有投民政才有華人政府首長. 愚民看到, 哦….原來投民聯也會有華人首長的….

唉. 為什麼一定要華人首長? 其實, 如果大馬民主成熟了, 只要是好的能幹的制度是公平的, 誰都可以是首長, 管他是外星人?

林老子深知檳城人的想法, 所以才發出如此感嘆啊. 哈哈.

別笑, 笑的人請看回我說民聯山頭主義那篇. 民智不開, 則山頭林立, 火箭定進化成為另外一個民政, 比以前二戰時死守四行倉庫的國軍八百壯士還厲害, 死守檳城, 漸漸就是….檳城是我們的! 誰搶了就眨着骨祿祿的小女人眼睛, 恨…恨….恨….悽悽慘慘戚戚, 還吊過李清照啦.

小彬彬是真是假我們不管啦. 反正他有春袋說出那句話, 就比那些讀紅樓夢坐私人飛機的人強. 是真是假, 我們選民應該順水推舟, 就當你是真的. 說了別收回, 掌聲留給你, 來啦, 來啦, 來啦…..要嘛…..死鬼….

Frank C said...

多个两三年,大家都不会记得有民政黨这种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