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5 March 2010

我們都可以被Settle

“Boleh settle?” 這句話我們都很熟. 大家在被警察截停時都有問過或是被問這句話. 但是誰問這句話不是重點. 重點在於settle這字. 簡直是大馬人的精神重心. 能不能活得好活得順意, 得看你懂不懂得settle.

踏入一間酒店, 或百貨商場, 或辦公室, 去檢查它的救火設備, 一打開門, 裡面水喉管旁邊可能放了職員的衣服, 水喉久未經檢查已經破損, 救火設備的房裡堆滿雜物. 怎麼每年的檢查都過關了?

建築工地基建規格, 安全設施, 任何測試, 任何考試, 都可以被settle, 你儂我儂, 大家歡喜. 如果有官方的建築項目, 官員最不喜歡見到Consulting Engineer, 因為他們是在繪圖上簽名的, 不敢馬虎. 最喜歡見到的是Contractor, 只要說材料不滿意人家就帶他們上按摩院了.

什麼都可以settle的社會就會有喜歡settle你們的政府. Settle文化發展的極致是, 即使人家用黑手黨手法搶了民選政府, 只要有甜頭, 人民還是會接受變天後的政府. Settled! See?

如果你們要的只是換政府, 不難. 但是換了政府並不代表有徹底的改革. 為何需要有徹底的改革? 因為換了政府, 賤民社會在新政府上台後還是會為了生活上的方便而繼續尋求settle途徑. 就像我所說的, 一些民聯的州政府剛有點成績, 便有商人不滿了. 因為settle 的lobang 少了.

只是商人這樣嗎? 如果真有民聯政府, 執政最大的挑戰, 不是三時五時上街示威搗亂的巫統外圍所謂民間馬來組織, 而是那龐大的公務員群. 那上百萬的, 已經習慣了舊體制的操作和settle 文化的公務員群.

你新政府要抓正來做, 就是斷他們財路, 他們自然在執行工作上和前任政府配合, 抽你後腿. 唯一可以斷他們財路斷得理所當然, 而且可以改風氣正視聽的, 只有人民. 人民拒絕settle, 社會的settle文化就斷根了. 因為, 政府和公務員都來自人民. 繼續settle, 民聯就會變國陣.

說得白些, ‘徹底的改革’並不如字眼上看到的那樣可怕, 而是說, 沒有人民的配合和推動, 只想靠新政府, 是完全行不通的. 大家不能忘了政府是靠人民在屁股後踢才會辦事的. 人民必須了解要有好素質的生活就必須有徹底性的改變, 而不是只把民聯推上去就完事了. 要有徹底性的改變就先要改變自己的生活態度.

這篇其實是承繼上一篇停車篇的, 有些人上一篇看得愣一愣. 現在我把整個圖畫出來了. 我們已經被settle得只懂得跟着環境轉, 每天為什麼做什麼都不去想了. 要有人大聲喊: 停車停車! 你們才會停下來, 想想: 要做主人還是賤民?

27 comments:

波波 said...

還有一句是boleh bantu?
如果不可以bantu,就ban掉你。

tamiya said...

很多人就是这样,我也这样说我娘,明明非法摆摊就是不对,占据了应该要给人走的地方,所以地方官员来扫荡,他们会说,政府断人财路,不给人做生意,说下届要投“秤标”。

不让吃钱,全部循规蹈矩,让某些人带来麻烦了,也在那里瓜瓜吵,说什么不能疏通,无情的政府,下次要给他们倒。。。

听到这些愚民言论,要改变,还真的很难。

薰衣草夫人 said...

几十年来方便之门若被堵,一定会很不习惯,每个人都担心law by law之后更麻烦多多.不能怪他们,几十年来都这样,要改变这种心态,有排等呢!

Botak said...

波波: 不知道有這麼多名詞...

TAMIYA: 對. 因為我們得問自己, 投民聯是因為找吃難, 還是真的想要高素質的生活?

夫人: 世界已經向前走了, 誰等我們?

Nirwana said...

我一百巴仙支持不要settle!! 不过,这个社会被settle了这么久了,真的需要很多正面的教育。其实,如果你坚持不settle,要求summon,很多时候你会发觉到他们真正的目的。犯错就要接受惩罚,不要惩罚不是不要犯错咯。

鱼米之乡 said...

Botak,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教我们的孩子跟制度跑,万一人民不能彻底的改变(包括政府的行政方式)还是喜歡settle来解决问题,孩子才大难临头。所以,大量的移民就产生了。

上议 said...

溏水 煮 溏魚 悲~~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只要奉公守法,哪里需要用上settle。

Anonymous said...

"Boleh settle ?"

" Macam mana mau settle... Encik? Samam mahal ... Tiga ratus (特高音!) "

花旗國大馬華人

Botak said...

Nirwana: 那也算是折扣的罰單?

魚米之鄉: 這就是我在思考的問題, 不是換了政府就能解決的.

上議: 塘水? 溏水? 怎樣煮得起來?? 哈哈.

大佬: 可惜這裡是大馬.

花旗佬: 所以你別回來.

鼻屎 said...

今天puchong putri mart.吃飯時,有條粉腸來推銷saman的discount voucher, 外加“小貓”貼子一張,口口聲聲說,中block可以省掉麻煩而且它們還會respect你一點,中saman可以discount 50% 截止日期直到今年年尾...

真是。。。。。吊呀么秋他雞北。。

Frank C said...

惭愧!我也是賤民其中之一.

方人也 said...

不必Settle的日子是众所期待的。凡事依法处理,依时签批。民众提出申请时就知道何时获得批准,不必望穿秋水,引颈长盼,不必等到鸟儿也渴死了。不必Settle肯定是皆大欢喜的,除了手抄生死大权的执法人员。不过,理想归理想,现实却是大马人民看来无法从习惯Settle的日子马上过渡到不必Settle的日子,毕竟旧思维不是谁上台就能马上改变的,可能需要N世代才有办法改变。面对眼前Settle横行的日子,做生意的有谁敢不屑Settle,自鸣清高呢?

CHIA, Chin Yau said...

听说新加坡没有settle这回事,但新国人到新山也会要settle。

这是执法不严,监督不当,贱民不管在哪里都有。

我有个以前被誉为"翻版大王"的朋友,他的客户几乎都是鬼佬,翻版犯不犯法?

个人看法是:先奠定人民为先,在整顿法治,这社会自然会进步。

幸运猪 said...

繁文缛节不改,官僚作风不变,想不settle下也难掂啊!

Botak said...

鼻屎: Discount coupon? 什麼來的?

FRANKIE: 大家都是, 也會快樂些, 像我那樣每天都要和人打架就不好.

方人也: 我也是這樣認為: 需要一整代人.

白頭: 香港, 新加坡的民間都有一種認同法制的精神, 這和教育水平無關. 阿婆也知道綠燈才過馬路是對的. 對他們來說是一種尊嚴.

過了長堤才來犯法是人的劣根性, 是一種到了落後國家就隨俗, 佔一佔便宜的人性. 問問那些在中國打橫來走的鬼佬, 要不要他們的國家變成那麼'方便'? 他會跟你說不要.

同樣的, 新加坡人過來享受這種方便, 但是他們心裡是看不起的, 那是一種遊客心理, 買翻版的老外也是這樣, 他們把我們當成提供他們這種方便的低層文化的人.

大馬人就不同了. 他們會認為這樣才方便才是對的. 這就是賤.

Botak said...

豬豬: 大家settle 才有雙贏啊, 哈哈哈哈.

moo_t said...

这是韩寒写的中国现像:我去哪里找,像你那么好
-----------
韩峰的投票结果说明我们正式进入了一个几乎无官不贪,只分好的贪官和坏的贪官的年代。大家认为韩峰明显属于好的贪官。
-----------

中国博客要麻烦的翻墙写博,我们不必翻墙却写得太客气,”客观“。我们是应该学中国博客,更毒的骂政棍和太监政治。

CHIA, Chin Yau said...

博塔:同意,不过先生鸡还是先生蛋?

上梁不正,下粱必歪。下粱没腰骨,上梁岂能正?

CC Liew said...

一般上要节省时间,又加上红毛话说得不准,我直接会问『berapa?』这个词只需要三个发音,『boleh settle?』需要四个发音,在竞争的社会中,不符合经济效益,因此,我建议政府提倡只说『berapa?』,而放弃传统的『boleh settle?』、『boleh bantu?』等等的,统一贿赂官员的口号,国家才会进步,社会才会繁荣。

Botak said...

西西大大: 我初回國土, 早已忘了這許多規矩, 所以只有更簡單直接的攤開手..."huh?"

波波 said...

我有一次沒闖紅燈被人家屈說我闖紅燈,死都不肯settle和minta bantu。我坐在車裡發脾氣,他站在外面晒太陽,10分鐘後穿白衣黑褲的(醬你們才知道是那個部門的)忍不住了,用tam女朋友的語氣跟我說,saya boleh tolong

我膽生毛,一聽無名火起三千丈,直接出言恐嚇那條友仔說,lu tahu sekarang itu pak lah cakap mahu anti rasuah kah?

條友仰天大笑,指住別在他胸前的一枚胸針叫我看,上面寫著:Saya anti rasuah.....

Botak said...

MOO_T: 唉...jia lat, 我還罵得不夠毒啊?....(嘿嘿)

白頭: 對了. 其實我們所說的分別不大. 我所說的人民就是下梁啊. 我擔心, 也看不到正面訊息的是...下梁不改變啊. 如果上梁太爛了. 而下梁偏偏又已經習慣了爛帕帕, 這才是問題啊.

波波: 那過後你有沒有給錢?

leejiajia said...

容易settle是被教训出来的。
话当年,我多么正义,闯了红灯就写了求情信去警局还,
警问:想扣多少?
我:扣两百。
警:不行,150
我:哦!好吧!
还了150,拿收据一看,才记录100
哇老!我竟然在警局给贿赂50
那时心里又难过又暗捶,从此,我就很容易settle了
555555

波波 said...

開什麼玩笑,如果給的話那我不是跟他白耗了20分鐘?!不給!我給張新聞記者的名片他!

過後不是咬牙切齒的放我走咯。我本來還不願走的咧,我是在等那個副內長的秘書來(當時是陳財和當副內長),給馬華看這些渣渣怎樣對我,後來那條友說他來不到,給電話他跟渣渣講就好我才走到不甘不願。

我是沒有闖紅燈的咧,這樣是屈我!
我以前年輕時被叫小辣椒,現在年紀大了但還是辣椒乾來的嘛!要不是鬧大他啦,反正張天賜有提供遮眼睛的特別服務,上了報你們也認不出我啦!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把上一篇归为一首诗




立法的提供养尸地,
人民背着,
被抹去自己名字的司法十字架,
跳进了自己挖好的坟穴,
执法的伸脚把泥土往里推,
封住了跳回出来的空间,
永不超生!

Botak said...

離家家: 你比我當年還痴啊.

波波: 記者最大. 什麼都不怕, 就怕內安法令.

二樓: 好詩! 這才是詩啊, 比起一些沽名釣譽的所謂詩人好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