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5 March 2010

魚米之鄉 (三)

德霖說魚牌, 不懂是否這個牌, 他說 yu pai, 我又忘記對證, 但應該不是排骨的排. 魚牌, 是抓魚punya lesen.

A牌, 是淺海捕魚 (海的顏色淺灰色那邊), 一條 Motorboat 搞定. 抓的多是蝦, 小魚之類的. 在適耕莊, A牌的大多是馬來人. 不是他們拿不到其他牌, 而是深海捕魚較辛苦, 成本又大. A牌不能請外勞.

B牌, 是 ‘差不多海域’捕魚, OKOK, 我是去吃大餐的, 所以沒有找出多少海浬. (用德霖的話, 就是 “呢, 看到嗎? 綠色和藍色參參那邊囉.”) 總之, 是在深海和淺海之間啦. B牌的多是華人. B牌也不能請外勞.

C牌, 是深海捕魚, 用德霖的話, 就是 “呢, 看到嗎? 顏色深藍的呢, 那邊囉.” (不要問多少海里啦) C牌應該都是華人, C牌可以請外勞.

問題在於B牌. 由於和許多行業一樣, 華人勞動力出走, 沒有外勞不行, 但是如果B牌請外勞的話就是非法. 只有C牌的深海漁船可以光明正大的聘請外勞. 所以我們就看到很多警車在適耕莊大小巷弄穿來穿去. 外勞的住所是他們的目標. 人民保母總要慰問慰問外勞的.

適耕莊的拖網漁船有在淺海區拖網的劣績 (顏色淺灰色和綠色那邊啦). 當然, 這是犯法的. 給鏟上來的有半個巴掌大的石班魚苗, 結果只好拿來當飼料. 對此, 德霖是很生氣的, “叫他們別做, 他們說, 我不做其他人做啊!” 結果現在淺海海床habis, 而適耕莊人似乎不知道為什麼他們魚量減少.

聽說連接岸邊蔓延至瓜雪的紅樹林也完了, 官民都沒有照顧的結果.

拖網的洞, 政府曾經建議施行38毫米制 (3.8cm), 讓大點的魚可以漏網. 也防止連魚苗一起sapu. A牌的馬來漁民當然舉腳贊成, 因為那表示他們在淺灰色的地方可以捕到像樣點的東西. 但是華人反對. 聽說還示威什麼的, 結果政府讓步, 拖網的lobang仍舊是20毫米. 春袋也擠出不來.

自私而愚昧的華人啊.

像德霖說的: 如果是對的, 政府就應該實行, 不能因為選票而讓步!

但是…一直困擾我的是, 如果有天沒有外勞, 我們怎麼辦?
德霖和李家家

整排的魚寮, 也是 '魚排'.

31 comments:

Cinn said...

在想如果有一天没有人愿意去捕鱼了,或者所有鱼都捕光了,那我们怎么办?
是不是要请中国哪边的同胞发挥他们的想象力,制造出假的鱼呢。。。
反正他们最厉害就是生产山寨货了。

其实我们政府最厉害的就是好的不做(怕输选票),坏的就坚持(怕吃亏),可最后两头不到岸,再由我们这些“老板“帮忙付钱。

真是他妈的!!!

Cinn said...

我倒不怕没有了外劳,倒是怕所有鱼都因为滥捕而绝种。

Botak said...

CINN: 對啊, 就像那什麼藍桶, 就一意孤行.
我們的魚絕種是遲早問題. 現在世界的趨勢是養魚, 用魚排在近海一帶養.

晨灵 said...

我只知道离开安顺不远的半港华人渔民,富有得很.好像和贫穷扯不上关系,但天天还是一一边喊穷一边把钱往云顶送.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这次屌破坏海洋生态的华人,我支持!没有外劳捕鱼是好事,大不了不吃鱼,反正我只爱吃猪肉而已。

Botak said...

晨靈: 他們那會窮? 說不上十分富有, 但是安居樂業是真的. 一艘深海魚船, 有探魚雷達的, 在馬幣七十到八十萬或以上. 上雲頂是因為娛樂少.

大佬: 你只愛吃豬肉? 那就好辦....我還是喜歡吃海鮮.

四月 said...

光头,你到底要待续到第几集才讲到你们那天到底吃了什么海鲜?快点啦。

草禾刀, blee said...

四月, 你没去吗??还以为您有埋堆。。。

Anonymous said...

我也是討海人(福建話)的後代, 懷念.

花旗國討海人

Botak said...

四月: 那些是女人寫的, 我們吃什麼啦, 喝什麼啦, 又把食物的照片放上來...等等.
男人不做這些東西. 最多放些聚會合照.
其實食物在那種光線下很難拍得好. 所以我們時常看到一道美食的照片看起來像一堆大便...
(我忘了那天吃什麼, 待我想想...)

阿草: 她放我們飛機.

Botak said...

花旗佬: 花旗國抓魚不錯下的, 沒有撈一份?

大王蛇 said...

我吃了这个、吃了那个......还有图为证,我肯定是女人。

没有外劳可以请中国人制造假的鱼之外,还可以请他们制造假的外劳。

Botak said...

大王: 唉...不好這樣窒我啦. 其實我不喜歡放食物照片, 除非真的拍得很好.
不過四月的問題我答不了, 有幾種特別的海鮮我忘了它們的名字........
(不過你們女人是真的喜歡放, 真不明白..那群綠林婆娘就來追殺我)

Anonymous said...

第二张照片那女人的背影怎么那么像裸丝马?

tamiya said...

他们都不懂的什么是永续经营,所以只能望天兴叹,甚至坐以待毙。

华人,很多都很自私,只是顾自己眼前的利益而已。

近朱者赤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近朱者赤 said...

如果有一天没有了外劳? 那就请大家学我一样到别人的国家当外劳.

如果有同等机会,有谁会想离乡背井.

leejiajia said...

波大,我怎么成了影后呢?哎呀!不睬你啦!(有没有冷到?)
那位不知名,你太看起得我啦!不过哦!敢情我是不敢和囖适马排排比的,真不是一般的高度。。

我想你也是女人吧?我就是时常会无端端惹到一些人嫉妒的,唉~~~

波大,你看你的粉丝~~~

leejiajia said...

如果没有外劳,就机械化吧!
如果不想机械化,就自己动手啊!
如果不想自己动手,就把田地卖给想动手的人吧!

Botak said...

無名: 哈哈, 這麼倩廋的美女你也當成是那座山? 是否太想念她了?

TAMIYA: 永續經營, 永續捕魚sustainable fishing, 我們還得學呢.

近朱者赤: 已經有很多人跑了. 別做外勞, 入籍吧.

李家家: 哎呀, 背影而已, 就變了影后...幸虧沒放前面, 要不就被你追斬. (這張最有神秘感的啦, 有想像空間)

leejiajia said...

波大,你多心啦!不会是这种小气人,你放心吧!
我只会见到面就斩,所以不用怕我不会追斩你的。

近朱者赤 said...

要吃荷兰薯也得多等一年.如果当年早点成熟,就不返回大马了,年年圣诞节吃美洲野牛也不错.

就让下一个大选帮我决定吧!肉骨茶和袋鼠肉应该也不错.大马式的生吃牛头就留给马华民政.

leejiajia said...

借你的博来靠靠...
那几个放了很大架飞机的男人女人,我们在鱼米乡当然吃了不少好鱼米啦!
印象深刻的首推

脆炸丝丁鱼

小小条不起眼的鱼儿,炸得脆啵啵香喷喷,一口咬下去,乖乖...竟然融化在口里,鱼儿融化在口里呢!好像飘到云端酱,太。。。美味了!

还有手工鱼丸,叫什么飞碟的说,弹牙滚舌(真的会在舌尖打几个转才飞进喉咙),在清香的麻油肉肉衬托下,差一点就和着舌头吞了。

当然还少不了虾虾虾,辣椒虾清蒸虾濑尿虾,不去形容了,那个虾鬼知道。
还有其他其他的,当然最要多谢的是德霖夫妇了。

波波 said...

媽的,leejiajia跟光頭都是死人頭!

moo_t said...

我才不相信那渔农局是因为选票而让步。 让20毫米渔网存在, 说穿了还是钱钱钱钱, 钱和权作怪。谁和谁,看那个鱼箱事件就知道了。不是所有华人渔民都那么干,不过只要有部分有钱有权的那么做的话,就让全部华人都得到恶名。

我个人认为,如果惩罚性的减少用20毫米渔网的B牌渔民汽油津贴,他们就会亏本。这就是萝卜和棍子的用法。这些都是马统不干的事, 因为没康头。

Botak said...

李家家: 我就是記不起那個絲丁魚, 所以沒有寫, 因為那個是最特別的.

波波: 誰叫妳不去? 嘿嘿嘿....

MOO_T: 其實很多人說, 只要全馬漁民敢罷海, 藍桶就會變成歷史. 不過我們從未如此團結過....而且裡面還有很多既的利益份子呢.

zuiyanhong said...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令风满楼肃然起敬,原本已不能肃立,如今拜你所赐,竟然起死回生,始料不及。
下一届大选,记得参选。不论代表哪一个阵线,或是独自出战,义无反顾支持你。

moo_t said...

Botak : 和稻农菜农花农一样有趣的是,渔民协会也一样是软趴趴的。有个团结的全国渔协,那么就可以随时敲渔业局的头。要买或发明好鱼箱都可以自己来。
大家都知道团结好, 不过马来西亚的都眼巴巴看先进国的农夫渔夫很团结,然后安慰自己说国情不同。 就好像 50 年前那些愚民安慰自己独立只适合其他国家。

Botak said...

風滿樓: 不能肅立, 喝鹿巴酒可也.

MOO_T: 唉, 何只抓魚的? 當他們對付中國報時, 如果全部中文報膽敢和他們兇, 罷寫, 它能怎樣? 有本事沒收全部中文報執照啊!平面中文媒體崩潰對他們影響很大的, 華人愚民的票會全部失去. 他們需要喉舌. 就單只中國報的銷量也可以和他們拼的. 媒體就是不敢.

moo_t said...

中文報和他们凶?
你真的是开玩笑, 任何一间中文报的老板,都和马统有关系的, 这包括东马的光明日报。

Botak said...

哈哈, 當然是開玩笑. 這個'假設', 還是內行人的意見...可見'如果'真有人敢, 是可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