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0 March 2010

斷頭政治

有位是馬華黨員的朋友對我說, 不管翁大頭如何不堪, 如果總會長由黨員直選, 他定會高票當選. 原因是他被認為應該是三人中‘比較’敢向巫統嗆聲的人.

這裡且不說翁大頭是否值得支持, 或上述說法是否屬實 (我根本沒興趣). 我要說的是, 從這裡想下去, 國陣之所以民心盡失, 就是因為成了斷頭政治, 和人民脫了節.

就看馬華吧, 他們的所謂中央代表, 名副其實, 非常搞笑的, 代表的就是中央, 不是他們的區部支部. 因為他們的利益, 和他們和中央的關係息息相關. 自然的, 由他們投票選出來的, 未必是基層所要的.

巫統, 當然也是這樣. 其實, 國陣成員黨的結構, 都是大同小異.

用這樣的手法來搞政治, 容易得多. 領導層只需要把他本身派系裡的中央代表安頓好, 再由他們穩住區部領導, 實際利益由少數人分配好, 整個局面就穩了下來. 基層黨員? 罵歸罵, 支部區部的領導大多是小地方名人, 平時捐錢給獨中的就靠他們, 你們想拉人下馬? 想都別想.

時間久了, 自然就成了精英政治, 玩來玩去, 就那一小部分人在玩. 黨選時, 口號喊得震天響也沒用. 他們根本不需要向基層喊, 基層喊的他們聽不到, 也不需要聽到. 他們只需搞定中央代表, 那兩千多人.

巫統也一樣啊. 他們需要照顧馬來人的利益嗎? 不需要的. 只需照顧中央代表的利益就行了. 有什麼事情就用種族課題煽動基層搞事, 再加上一點點空頭甜頭, 利益如金字塔層層流下去, 沒什麼搞不定的. 社會底層中, 許多馬來人當然照舊窮困.

當然馬華打死也不敢搞黨員直選. 他們本身也不清楚到底真正自願入黨, 而不是被人拿了IC代填入黨表格的, 有多少位?

在民智未開的國家, 精英政治久了, 就一定變成斷頭政治. 如果馬華最高領導們連基層的聲音都不想知道, 你說, 他們如何知道華社的聲音?

41 comments:

波波 said...

他們不需要知道不想知道沒有興趣知道
資源肥料由中央發放,所以只需要知道想知道有興 趣知道atas的意思就可以了。

從這個邏方伸延,也可推斷出我國首相不需要聽取2500萬人民的心聲,他只需要照顧好不到兩百個(應該是,如果沒記錯的話)區會主席的利益就可以當首相了。因為首相,"傳統上" 都由巫統主席擔任

波波 said...

剛剛在facebook上看到小友1了這麼一句,覺得創意無限,特放在最多人交關的光頭佬這邊,給大家今天早上開工時先笑一下>>>>>

蕹菜黄了(翁蔡黄廖), 任你有再好的厨艺, 也烹调不出一碟美味的"马华风光".....

Botak said...

好句! 這傢伙是年輕人? 有前途啊.

幸运猪 said...

华社有共产党的声音,老大不喜欢的,还是不说比较好,免得一身蚁!

波波 said...

名記的妹妹
真利害。我上個禮拜趕的那條寫翁蔡黃(蓊菜黃了?),人家她更勁,會把廖字加下去。我從頭到尾都沒想過把阿廖放進去咧,阿廖是林亞禮的馬仔,接收了林亞禮的全部資源包括基層,林亞禮公開挺黃,他還要爭王位?

就算他打,他也沒有勝算,反而落了個急著上位的罵名。況且支持黃家定競選,他的信譽就大跌了。

因為他是打著還黨誠信四個字,嘮嘮叨叨了四五個月吵著要重選的,現在鬧來鬧去,又回來個說不做不做還是做的黃家定,結果又回到老路了──誠信。

翁詩傑不走是沒誠信,可是老黃東山再起就是誠信了嗎?所以阿廖現在最大的煩惱是,他要如何讓基層相信他"有誠信",以及他的誠信沒有雙重標準。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卖华大乱会令华社对其失去信心,污桶不管怎样乱也不会令马来人抛弃它,民智不开就怎样都不开。

Botak said...

豬豬: 哎呀, 共產黨啊, 我怕耶, 我們還是明哲保身耶...

波波: 阿廖是笑話. 現在是, 以後也是.

大佬: 有利益嘛...不過當他們發覺他們所得和他們atas所得相差太多, 就不同了.

A secret man said...

翁蔡黄廖沒有興趣知道人民的心聲,只想知道
資源和發放!鬧來鬧去,不说也bah!华社有興趣是卖华黨如何involved in 重组社会制度和经济改革计划!!!不想being cheated again!!!

Mountebank said...

波波曰:

翁詩傑不走是沒誠信,可是老黃東山再起就是誠信了嗎?所以阿廖現在最大的煩惱是,他要如何讓基層相信他"有誠信",以及他的誠信沒有雙重標準。

------------------------------------

我的看法也是如此。

偏偏市场上有人把它解读成:诚信有大小分,翁诗杰是犯了“大诚信”之罪,黄家定仅是触“小诚信”的问题。

这些人,大概都有读“弟子规”了。

大王蛇 said...

戴志强在他的泼墨专栏《谁是真正的基层》中说:

“翁诗杰自诩拥有强大的基层和民意,因此放眼再次过关。

但是黄家定也是在巨大的基层呼唤声中重出江湖,而蔡细历也宣称拥有众多基层的支持。”

这三粒头其实心里也在问:“基层?基层是什么咚咚?”

波波 said...

如果要分誠信問題的大小,那我反而覺得阿翁為小,老黃為大

畢竟,雙十特大的成績要說是完全煮死了阿翁,也還是說不過去的。中央代表並沒有很絕對的否絕了他,只是明確的告訴他追殺蔡CD是錯的。(這是黨)

他的誠信問題,在於事前的言之鑿鑿,事後的閃閃縮縮。反觀老黃,他是基於308慘敗之後才下台的。(這是國)

但是在他下台前,有多少的領袖批評了他冥頑不靈,不聽人勸,在候選人的安排上失當(不管是不是因為分不到名額而產生的酸葡萄的心理啦,其他人我不知道不敢講,但對陳儀喬不公,是相當引人垢病的)?

能夠急流勇退是好事,能夠引咎呈辭也是條漢子;大馬的政府太缺乏問責文化了,他既然已公告天下絕對不東山再起,那又何必自壞誠信招牌?

走了沒誠信的老翁,再來個沒誠信的老黃,馬華走來走去還不是回到原點而己?那又何必多此一舉,勞師動眾的搞重選?

一定要聲明的是,我無黨無派,馬華選不選我也不在乎,對我而言,馬華,真的真的已經無關重要了。將來馬來西亞人民所支持的政治路線,必定是多元種族化。

鱼米之乡 said...

相信他们还有诚信的应该是利益份子吧?

Mountebank said...

波波,我亦非关心马华,实在是马华这次党争的高潮不断已经超越史上任何一部A片,各个浮出台面人物嘴脸更赛淫亵体液写于脸上的AV 女优,这才让我兴奋不已,急忙凑前点指兵兵一番。

少时读过吴敬梓的《儒林外史》,比较现在的马华党选的中心主题 --- “还我诚信”,实在是异曲同工兼之有够呛鼻的,一群群本来就是把诚信给丢到垃圾桶的人物们,却纷纷一副正义泯然舍我取谁的模样,各个戏子演得天花乱坠,却不知道已经离开华社越行越远。

诚信?

哈哈哈,我笑。

Botak said...

秘密的人: 不, 華社最有興趣知道的是他們會不會還有新招. 大家娛樂娛樂.

MONTE: 誠信問題, 翁大頭已經臭了, 而且臭得比姓黃的明顯. 因為他的事情很高調, 又得罪主流媒體. 但是姓黃在做內政政務次長期間的所作所為(替巫統控制中文媒體, 滲透華團), 和他身為總會長時毫無建樹, 鼓吹逃離政治, 面對巫統像哈巴狗, 已經把馬華從一個政黨變為社團. 馬華的墮落從豆皮林開始, 到他時達到極致. 華社恨他多過恨翁大頭. 自願退位, 只是把爛攤子給人而已.
當然, 翁大頭也不配當總會長.

大王: 大王明鑑, 的確沒有人知道什麼是基層. 大王英明, 萬歲萬萬歲.

波波: 不必強調妳無黨無派, 現在帽子滿天飛, 誰管的了?

魚米: 利益份子是粉飾他們有誠信而已, 非相信.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无论是坐上空军一号抽雪茄品尝红酒或在天安门广场接受万人掌声千军敬礼,都是权力斗争下来的产品。政治不问环境,只问手段。
你懂得政治学,你的下场可能是个阶下囚,你懂得政治手段,你就站在权力金钱的巅峰。
利人政策只是口号,利己手段才是实际;高明的政客利用八分钟就会让你给他八年,八年的时光他不会在乎你的幸福有无八分钟。
低能政客只会遵守政治游戏规矩,高明政客是自己决定和创造游戏规矩。
这年头,策略的深度赢得优势,手段的强度拿下妥协,脸皮的厚度盖住缺点,钞票的高度掌握一切。
国家发展的长度,人民幸福的宽度?摆一边!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后记,
前几天,有朋友问我,你这么喜欢批评政治,批评政客,你是否很正义?
我听了之后,以负0.00秒的速度回答,“不!”
我批评政治,不代表我正义,甚至说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当正义之士,但是我讨厌卑鄙!
当自家国家的政治环境等于卑鄙的代名词的时候,我想呐喊,我只想狠狠地呐喊!
我批评巫统,我批马华,我批评民政,我批评国大党,不代表我是民联支持者。
我没有对友族产生过敌意,我甚至融入过他们的生活,但是现有政权政策在我们之间立了一道无形墙。
这个国家的源点是各个民族,不是各个政党;是三权分立,不是三个阶级。
不管是否两线制,不管两线制得不得到实行,如果两线制是现在政权的2.0版,我一样批评,一样呐喊!
虚假的民主比真正的共产更可怕!
各位大大,是否有同感?

Anonymous said...

秘密的人, 莫大大: 不, 華社最有興趣知道的是蔡CD是不是又快出光碟了...

mtchair

Botak said...

二樓: 對, 寧做真小人, 莫做偽君子. 我不需要正義才能批評政客. 再說正義的定義是什麼? 你的朋友說廢話.
只要我是納稅人, 我就能吊政客.

MTCHAIR: 別那麼大聲. 你知道啦, 這是我們都期待的.

老梁 said...

二樓,說得有理。 也令我深思。。。

方人也 said...

二楼,啪啪啪啪,挺你的肺(吠)。

Botak,借个地方,不好意思。

Alfanso said...

Botak,读你的文章很爽。你的见解都很独特,骂人也骂得很好。照你讲,首相根本不能自称为全民首相,除非他是经过人民直选。
翁有计划把党选改为直选,因此,针对这一点,马华党员是否应该支持他把这个计划实现?

Anonymous said...

二楼,

你说,“。。。没有想过要当正义之士,但是我讨厌卑鄙。。。”,我想问:(1)你认为你有做过你认为“正义”的事吗?(2)你认为你有做过你认为“卑鄙”的事吗?


你说,“。。。我想呐喊,我只想狠狠地呐喊。。。”。我曾经在日前跟你们的骂架中,用了一句,“午夜旷郊的呐喊”,看来这不就是你你潜意识里对号入座了。我在“午夜旷郊中的呐喊”中,用上了引号,因为它出自龙应台的《野火集》。二十多年前,龙应台的《野火集》风靡了时下酷爱文字的学生,我也是众生之一。后来龙应台进入体制,当起台北文化局局长数年。卸任后,有人问起龙应台为何在进入体制后,没有展现《野火集》的气势?龙应台淡淡回答,撰述《野火集》时对事物的看法太幼稚了。溯本追源,你是否在走龙应台的老路?你是否应该加入体制(不管是BN或PR),还是继续“午夜旷郊中的呐喊”?

你说,“虚假的民主比真正的共产更可怕”,我最赞成这一点。所以说,如果国阵是真小人,民联则肯定是伪君子。(Botak说,那一种更可怕?)


2750廿三号

moo_t said...

呵呵呵呵, 黄最出名的就是搞渗透。赴这摊浑水的做军事的,搞不好还会加上搞孙子兵法的懵懂教教主叶新X 。

近朱者赤 said...

Botak,用寡头政治来形容应该较为贴切.大马君主有始以来都徒有其名,无实权.

华社的声音马华肯定有听过.华社要马华敢敢去争取利益.只不过马华领袖听错了,马华领袖只敢争取自己的利益.

Mountebank said...

Botak,用寡头政治来形容应该较为贴切.大马君主有始以来都徒有其名,无实权.

华社的声音马华肯定有听过.华社要马华敢敢去争取利益.只不过马华领袖听错了,马华领袖只敢争取自己的利益.
----------------------------------------
请问这位海牙兄台,黄家定是不是就是那个"可以为华社敢敢去争取利益" 的“不二人选”总会长?

期盼听听您的高见,先谢了。

CHIA, Chin Yau said...

数字先生又回来啦?

CHIA, Chin Yau said...

诚信?那些有利益的基层,会相信没诚信的领袖吗?难保信誓旦旦争取支持后,把说过的,答应过的,统统忘得一干二净。

到时,一样的戏码又重演

michael said...

谁当老大,结果都是一样的!无关华社的事,包括你我他。。。华社最感兴趣的是,它们又捞了多少??

Frank C said...

二楼,

你说,“虚假的民主比真正的共产更可怕”,我最赞成这一点。所以说,如果国阵是伪君子,民联则肯定是真小人。

那两者之间,确是国阵的伪装更为可怕.看看口不对心的一个马来西亚,还有傻春干为这口号做出嘴角含春食指朝天的恶心标志,另一头对马来西亚各项带含严重种族主义的言论视若无睹.

这种伪君子,确是令人心寒.

Frank C said...

好在,天有眼,收了他的档口.

(开心ing.....)

Anonymous said...

白头:想念你们咧~~~~


Frank:你还是摆脱不了做我的跟屁虫的习性。黄进发的一句:“民联是好戏子”,就即刻引起极大回响;这在在佐证了民联是伪君子啊!


2750廿三号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认识2750xxx的人请帮我回答,
我不认识鬼,所以不知道鬼在讲什么。
我讲的是人话,听不懂鬼话,请翻译。
我...真...的...不...知...道...那...只...鬼...在...讲...什...么...鬼...话...!!!

Anonymous said...

二楼,

至少你有自知之明,大概摸索得到我的炮口会对准你哪一要害,只好借见鬼式的惶恐,循尿而逃。


2750廿三号

Botak said...

老梁: 二樓很多時候都是一針見血.

方人也: 不客氣, 借用不收錢…

ALFONSO: 問題在於, 連區部和支部主席也不敢這麼做. 他們頂住了, 下面的基層可以做什麼? 再說, 翁大頭有這個念頭不是為黨為民, 而是為了自己當選啊.

MOO_T: 你知不知道有人還沒有上位就已經派出爪牙四處監督那些可能寫對他不利新聞的平面媒體. 這種人, 請大家四處宣揚, 絕對不可讓他上位.

近朱者赤: 其實他們怎麼可能聽錯呢, 他們只是充耳不聞…

MONTE: 唉, 馬華的東西, 你知我知, 我寫太多馬華的東西還給讀者罵, 說我浪費時間…哈.

白頭: 有些人混慣了論壇, 那種打了就走, hit and run的地方, 以為博客是他可以cut and paste來胡混的 (今天抄龍應台), 他不是那種持不同論調來討論的人, 而是來搗亂的, 反正你們怎麼說他就把你的字句巔來倒去的玩. 他連和我們辯論都沒資格. 加上他背後有老闆有動機, 我們如果姑息這些狗娘養的, 等於讓我們自由的網絡蒙上汙點.
我們必須把他圈起來觀賞. (我就來會替他打廣告)

MICHAEL: 華社最關心的是: 有沒有五角戰?

法蘭基: ‘嘴角含春食指朝天’? 又發明新句? 你的車子好了嗎?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刚好找到一个会问米和跳童的老友解鬼语,总知道鬼在留什么鬼话了。
号码鬼,我的要害就是操你妈操你爸操你老祖宗十代八代不用本,操你没后代,你后代是屎弗鬼,干了或被干也搞不出后代的他妈的你娘你爸没鸡败lp.
我回你一些鬼话---(1)你认为你有做过你认为“正义”的事吗?)
都讲了,他妈的我都讲了,你就鬼不懂人话:(我批评政治,不代表我正义,甚至说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当正义之士,但是我讨厌卑鄙!)

(2)你认为你有做过你认为“卑鄙”的事吗?
有,就是对鬼讲人话。虽然对方听不懂,我还是讲,还是吊他的tmd。

“超骇”(引用米搞的)之子傻骇,龙应台呐不呐喊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她被人爽呐喊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她写的野火集也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只知道野火烧不尽,鬼子写就生。
她呐也好不呐也好只是你们这种傻骇跟着她一起傻,或你傻她不傻,我呐不呐是我家自己事。
以你的烂蕉理论,以后我只要写“我”字,都会对号入座,那我什么都不写由你全写好了。
如果你他妈的硬要套我帽子,我只能跟你说,你妈除了生了你这种没脑袋的孽种之外,还生了一个没屁眼没烂蕉没臭鲍没烂菊花没生命的鬼魂。
他妈的我看到你就上火,恨不得你的后代会是我看的光碟里面的主角。
如果你是男的,最好你老婆是,如果你是女的,最好你老公是,如果你不男不女,最好你父母是,他妈的这里就不缺这种鬼。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算了,人吊鬼吊到最后什么都不是,鬼还是鬼。
有空自我欣赏a片,看鬼吊鬼比较过瘾。
今晚highlight,“完熟人妻,40岁的欲望”。。。。。。oh,nice!!!

zuiyanhong said...

诚信是信口开河,不必信以为真。一将功成万骨枯,基层是往上爬的垫脚石。

Frank C said...

yi..... 自卑仔,

你看你的虚子根,讲了酱多昧着良心的话,还不够虚伪?

哈哈,好啦,两个党都虚伪。

那两个党哪个可怕? 当然是国阵啦,因为民联没有杀人放火啦嘛~!!!

hahaha~ 问你酱多问题,你都假假没回应?

民政308后不是没了议席吗? 受档啦~ 酱好料会给抛弃么?

Botak said...

二樓: 息怒, 息怒. 我已經替你招待他. 他現在名揚天下了.

最眼紅: 說得好. 教學生要這麼教了.

Frankie: 心情這麼好可以吊人, 車子修好啦?

Frank C said...

hihi, 修好一半了~!!!

Frank C said...

“嘴角含春食指朝天“ 是文哥的金句。

用在虚子根身上最最最恰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