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8 March 2010

國陣給人民的訊息?

這裡要說的不是國陣的博客,博客是打正旗號的。有的甚至照片黨職都放上來。如果他們和你打筆戰,無論罵得怎麼臭,也必須給人一定的尊敬。因為大家是立場不同而已。我就連接了不少國陣博客,讓我的讀者參考相反立場。

但是有種比較奇怪的,可能是直接受Atas的命令,進來傳播訊息的。也有可能沒有人指示,但是他們想表演說服反國陣的評論網頁而邀功,進而在黨內有口飯吃。但是也有可能以上兩種都不是,就是不知道為了什麼原因而進來你網站傳達國陣訊息的人。

不管他們屬於以上哪一種,他們這類人全部都匿名。而且非常奇怪的都十分橫蠻。通常兩個博客對罵,到一個程度知道無法說服對方,就會不理會對方,費事浪費時間啦。但是這類人可以繼續糾纏下去,可能要表演,也可能是面子問題,我不知道,也不想猜。反正要看他們的議程是什麼就得看他屬於以上哪一種人。

近來有個這樣的精品進來冷眼橫眉。說他是精品,因為我真要小心保存,以便奇文共賞,因為他的回應方式匪夷所思。由於它匿名而我又不知道他屬於以上哪一種,唯一明確的是他表明會投國陣一票,所以我也把它標籤為'國陣支持者'而已。

他一來到就說明兩線製會產生亂像,這還不打緊,這麼想的人也有。接下來的一句才石破天驚:
“反觀,看看一黨專政的國家,如:中國、新加坡,儘管政治飽受抨擊,社經發展卻欣欣向榮!”
還有一句也是經典:“要嘛,PR一黨獨大,不然就讓BN一黨獨大!”

我很想問問我的國陣朋友博客的是,國陣的中心思想,竟然是這樣的嗎?是真的嗎?

本來嘛,人家進來你博客搞事,也是預了。只是他的政見令我驚訝。向來我都把民聯和國陣的支持者(不說當官當部長的)當成是支持不同政見的平民,但是以為應該沒有人會放棄民主制的。

如果這人說的是一個國陣支持者的中心思想,或者,是國陣要傳達的訊息,那不是很恐怖?我真的希望支持國陣的朋友能夠告訴我。

我怕說多了詮釋錯誤, 你們自己去看, 國陣的精神是這樣嗎? 全部回應和留言都在:
http://botakray.blogspot.com/2010/03/blog-post_03.html

6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葉兄:
 那對我可沒什麼稀奇的﹐因為我老錶
就是這種人(人?)﹐還是冥症黨的忠誠黨員。。
唉。。。媽的!!!!家門不辛!!!!!!

廢人2

CHIA, Chin Yau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CC Liew said...

有众多的2750来助兴,这证明了莫达大人文章鬼哭神嚎令诸邪魔外道闻之丧胆而需要来澄清澄清你说的都是歪理。

子曰:邪不能胜正,淫贱不能移,此话不虚也

上议 said...

Botak 老兄 ,那条数字号是个团隊,專在网络上胡拉乱扯,是有备而來的文棍不必要浪费资源....

anakmalaysia said...

That particular moron must be born handicap , can`t see, can`t hear, can`t feel and no sense of right and wrong, what a poor idiot !

Fair仔 said...

毕竟国阵博客中,有热烈回应的人不多。能挑起广泛热烈讨论的批判博客,也挑动了某些人的神经线。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失败のman said...

别理他们,他们都是“垃圾”团队里的一群垃圾而已。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said...

人家打网路战,是思想麻痹你的理智,思路盖过你的智慧,这些小混混,不但功力不到家,还帮了民联一把,没有把对手倒下去,还自己露馅,帮人家打广告,去倒米,唉,bn没人才咯。
原本好好的人才变成奴才,不是在搽鞋递茶倒水就是在帮老大洗7(搞不好还要含),双眼被蒙着看不到数据,脑袋被老大刮得脑震荡装不下别的文字,自己在写什么不知道,人家写什么也不知道,到最后你写一他回十,是非颠倒,写了老半天累死自己还不知道自己在当猴子表演马戏(观众睡着的那一种),被老大的鞭子指来挥去跳火圈,跳不过还把自己烧到全身掉毛,下面不举,最后的结果就是被拿去当有机肥料喂狮子。

Botak said...

廢人: 結黨結社, 人的自由. 只不過別踩過界搗亂而已.

西西大大: 我當然明白什麼是2750, 問題是Cyber Trooper 通常不做Dog Fight (纏鬥), 放了炸彈就走. 然後靜靜的monitor 你們的反應, 看有多少人支持或反對. 這人很搞笑, 所以便借花敬佛, 讓他大大露臉. 我的訊息是, 你有你寫, 我有我寫, 別搗亂. 你要玩我就拉開嗓子讓人知道原來你的黨是如此說話.

上議: 我知道. 這篇是給他幕後老闆看的, 什麼叫做要踩人打廣告反而來了負面宣傳. (再說他也不一定屬於那個團隊, 數字..誰都可以放)

ANAKMALAYSIA: Ya, I take it as a joke, and share with you guys.

FAIR仔: 唉…我算什麼? 許多人比我出名啦…最氣人的是我本來在罵民聯, 他如果聰明的應該附和我啊? 笨蛋. 現在我把 hantam 民聯的文章收起來了.

大牛: 絕對任由他….只是看到隻耗子進來有點受不了.

蜘蛛人: 我明白的, 謝謝. 謝謝.

Botak said...

二樓: 有幾種, 一種是全職, 收錢的. 不一定是黨員. 一種是兼職, 也不一定是黨員, 一種是黨員, 想博上位的, 便找一個博來開刀, 因為他的職位太低了. 另外一種是黨員, 奉命做這些事, 畢竟作執政黨這麼多年, 和政府裡一些專作骯髒事的機構可以有聯繫, 要查我們是很容易的事. 所以你不看到我從來不刻意隱瞞我個人的什麼事? 就是要讓他們知道什麼是光明正大.
不是想理會他們, 而是要給讀者帶出一個訊息:
這個國家已經淪落到你獨立寫博不參加政黨都有人要顛覆你的地步. 息事寧人不是辦法, 你越憤怒, 就越不能停. 國陣華基政黨永遠也不明白為什麼華裔選民不投他們.
所以我不和他們糾纏, 只是把全部東西放在陽光下, 說: 嘿. 老兄, 你是在倒你自己的米啊

Douglas said...

那条数字号团隊,是背错书,走错门,入错行,才有今天的四不像!

我們有目共睹,好與壞,人民的眼睛永遠是雪亮的,不會因為一小撮人的行為和奸計而完全被抹煞.共勉之...

moo_t said...

国阵是不去会去想博客“喜欢”鸟国阵的原因。 总之,对还是用40年代殖民主义思维的国阵人来说,只要你不是和我在一起, 就是我的敌人, 没有所谓的中立路线。

然后就是斗乱。国阵天天喊“反共产党”,其实他们骨子里头99.99% 都是学中国共产党的玩意。 斗臭斗乱就是不讲逻辑。 Botak 骂民联笨骂的时候,这些家伙就觉得酸酸的,觉得Botak 是帮民联。总之这是很“绝品” 的一群。在历史上,这些人都是那些什么“末代遗老” 的玩意。

鱼米之乡 said...

Botak,你没说,我还不知有奇闻可“颤”;辛苦你们了。你的blog还真能让脑残人的露底。

方人也 said...

Botak,过门都是客,好客就谈多一点,知心友般相待;孬客就闲置一旁,不必招呼理睬。一种米养百种人,有人就是喜欢乱拗歪理来吸引注意力,像足三岁小孩。倘若留言没有回应,他自然就会自讨没趣。多多照顾自己的身体才是重要啊!

Frank C said...

采用Structurational Theory作为思维基础,以当前和可预见的未来时空局限下,我选择安华做国家领导人。

再采用Structurational Theory作为思维基础,以当前和可预见的未来时空局限下,我选择今晚去吃 Pizza Hut。

Hihi, 酱讲会不会看起来很有学问?又简单,又看起来像有点学问。。。。 多谢了,2750.

eric foo said...

算了,Botak。这类自甘堕落的奴化脑残一族,睬他都晒GAS啦!息怒,息怒!

michael said...

哈哈!笑笑就好,无需动气!反正国阵的笑料不断。哈哈!

普普 said...

言论自由的好处在于,不管是烂人或好人,绝对有说话的权利,可以被别人认同,也可以被别人否定。

每个人的思想和观念绝对不可能一样,言论自由也不能被打倒的!

Frank C said...

采用Structurational Theory作为思维基础,以当前和可预见的未来时空局限下,我认为2750未必是国阵的人。

也许,求真可以解答他的身份。

Fair仔 said...

Frank, 正如你说,他未必是国阵的人。 但可以肯定的是,他超帮小根根和民政。 可我又看不出民政和小根根有什么好?

Botak said...

道格拉斯: 四不像也是裝出來的, 有時假假打國陣, 然後又轉向攻擊民聯, 你便不疑有他.

MOO_T: 說的倒是. 怪不得馬中關係良好.

魚米: 不辛苦,,,,其實沒有人的腦袋是殘廢的, 他們比我們更聰明. 只不過選了一條不同的路.

方人也: 絕對同意, 你不看我如何善待小桂子嗎? 因為過門也是客啊! 可是如果有人要反客為主, 那就不同了.

FRANKIE: 小心小心, 你開始喃喃自語了, 忘掉那些學術名詞吧.

ERIC:一點都不怒. 只是浪費了點時間….

米搞: 對啊, 馬華的笑料就源源不絕.

普普: 不錯. 所以國陣如果不能接受百花齊放他們就不屬於21 世紀.

FRANKIE: …..小心神經錯亂…..

FAIR仔: 他可能是小根根的粉絲吧?

小桂子 said...

光头还记得我啊!我已被太监帮开除了啦,刁他妈的臭太监,打完斋不要和尚,以后都不刁它们了。

小桂子 said...

对了,我要过档卖华工会,他们需要人手,婆懒葩客要请人帮av男捧懒葩,以后比较少来拜访,不要想我哦。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它们匿名匿到春代不见,男女难分,干脆用几个博客户口上来玩吧。

Frank C said...

你们全部真的很会骂架。。。。

真的大开眼界。

CHIA, Chin Yau said...

Frank C:你再说谁?

幸运猪 said...

让他们继续倒米吧!

Botak said...

你好啊, 小桂子, 別來無恙, 屁股完好嗎?
賣華好啊, 空頭又多, good choice. 改天升官發財就變桂公公了.

大佬: 他們不會

FRANKIE: 你看, 好像又說錯話了...

白頭: 哈哈哈...

豬豬: 希望如此, 人家倒米我吃米...

CC Liew said...

回莫达大大,

http://ccliew.blogspot.com/2007/07/blog-post.html

谢谢!

Botak said...

謝謝西西大大, 矛塞崸開. 光頭受教了.

Anonymous said...

Botak,

我还以为你要写出什么鬼神泣壮烈的文章,原来是单打独斗节节败退后,再另辟战场展开车轮战。这是哪条道上的汉子嘛;这不就是跺脚发姣的臭婆娘吗?不过,这个也挺好玩,仿佛是我站在司令台上,一只只马戏班里的动物,沿街操步经过司令台。。。当然我没预期它们懂得敬礼这一回事,而是撒尿、拉屎、吐口水、玩自摸。。。等原始动作。

啊,对了,我现在要开讲一堂有关“民主”的课,是讲给有反思能力的人听得,不是给沿街操步马戏班里的动物们听的,动物们请闪开。。。

从哲学发展历史来看,“民主”的概念产自古典希腊的哲学家,如:柏拉图(BC427 – BC322)和亚里斯多德(BC384 – BC322)等。经过时代发展的洗礼,哲学走向也随着变迁,从古典时期的希腊哲学到中世纪与文艺复兴哲学,再从理性时代哲学(17世纪)到启蒙时代哲学(18世纪)。孟德斯鸠(1689 - 1755)的“三权分立”理论就是在18世纪出现。再从19世纪的思想体系,到现在的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现代主义哲学中,有一支流叫做“结构主义”,是提供“体制”和“人为”相互影响的理论,是指导我们不再盲目相信任何被定为、被推为的神主牌,这包括了“民主”的概念。

“民主”的概念下,“体制”和“人为”相互影响必定涉及trade-offs的交易。换言之,“民主”有善的一面,一定会有恶的一面作为trade-off的交易;有美丽的一面,一定会有丑陋的一面作为trade-off的交易;有获得的一面,一定会有牺牲的一面作为trade-off的交易。

同样的道理,与“民主”对立的“集权”,“体制”和“人为”相互影响也必定涉及trade-offs的交易。“集权”有善的一面,一定也会有恶的一面;有美丽的一面,也一定会有丑陋的一面;有获得的一面,也一定会有牺牲的一面。

“结构主义”开宗明义说明,没有任何“体制”(譬如:民主体制)可以在“人为”的缺席下,独立运行;而“人为”也不可能在“体制”的缺席下存在。

如果当代哲学是当代社会的缩影,我们是否应该与时并进,追随当代哲学的宏观要旨,还是固步自封,满足于神龙不见首尾般的“民主”理念。

所谓神龙不见首尾般的“民主”理念,是指那些琅琅上口的民主说辞、信手拈来的民主呐喊、糖衣毒药的民主操弄。神龙不见首尾般的“民主”理念有三个特质:(1)永远不把“人为”因素纳入论述;(2)永远把“民主”和神主牌摆在一齐供奉、(3)永远把“民主”当成道场里煽情的利器。

如果你们真的在意马来西亚的民主发展,请你择定如何审视“民主”理念。你是愉快的选择神龙不见首尾般的“民主”理念,还是以沉重的心情选择能开启你智慧之锁的“结构主义”?



2750廿三号

Anonymous said...

'原来是单打独斗节节败退后,再另辟战场展开车轮战。这是哪条道上的汉子嘛;这不就是跺脚发姣的臭婆娘吗'

哈哈!脑残的奴材,继续倒米吧.

挺你 botak!!!

rgds,
andrew

智荣 said...

看来我智慧有限,不明白数字先生在说些什么。你告诉我们结构主义是“人为”和“体制”的结合,问题是民主就没有“人为”和“体制”的结合?

Fair仔 said...

智容,不要难过, 不是你的问题。 一开始他就不想让你懂,只想要你不懂如何反驳他。其实要表达的东西也不用写这样多东西。只需要举例写,我支持国阵的结构,特别是民政的结构。 我就是喜欢纳吉的贪腐团队。杀人放火是没有问题,只要他们够强就是了。

Anonymous said...

copied fr http://ccliew.blogspot.com/2007/07/blog-post.html

这就是那些巫统网络枪手的思想!就像那些巫统国会议员一样,他们总在辩论时高声喊叫,什么可以回去中国或印度,或你的来源地。这些巫统国会议员,网络枪手们的领导,如此地思考,如此地谈论,你还要这些受雇佣的乡下仔能有什么更好的思维呢?

你要明白,这些巫统网络枪手都是受马来学校教育,眼光窄浅的乡下仔。如你邀请他们到高级餐馆进餐,他们不会知道什么菜肴要用什么刀叉,他们还会把面包浸在汤里,然后大声喝汤。对于这些野蛮人,不必奢望他们会有什么文明的举动。

2750脑残人,你没有羞耻心没有学问就像那些懒葩人?

你媽媽没教你吗? 真的家門不辛.

andrew

智荣 said...

Fair兄,我看数字先生会说你乱乱讲话,断章取义了,呵呵

黛丝 said...

對不起,打擾一下,
怎麼我总觉得数字先生的文章有copy and paste的成份多一點。

Fair仔 said...

智荣,我没有乱说哦!是他说他下次会投国阵。想必国阵在他眼里无论在人为(纳吉),结构(国阵联盟)和体制(单元种族政党为首其他是附庸党)上都有过人之处。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2750廿三号,其实你已经有了答案。

你说任何体制有善必有恶,民主如此,集权也如此。

虽然当下我们还看不清楚民主的好,但我们非常不满现在所看的集权的恶!

且让我们一次机会,让我们看到民主的恶比集权的恶更恐怖更可怕时,才把我们的票投给国阵,好吗?

阿,对不起,我忘了,对牛弹琴是没有反应的。

当我什么都没有讲过。

Frank C said...

采用Structurational Theory作为思维基础,以当前和可预见的未来时空局限下,我觉得数字先生可能就是邱家金教授讲的那只文抄猫。

脑袋太空了,Bo bian.

极尽一些文字上看起来深奥难懂得东西,那让文章看起来好像很有智慧,但又来一套虚假的谦虚。

Botak said...

他最大的錯誤就是打着檳州民政支持者和小根根粉絲的招牌來出醜. 等於和人家說民政是反民主的. 那怪不得選舉會輸了.
所以現在我想民政比我更想知道他是誰.
馬屁拍在馬春袋上了....別理他吧.

(哦,對了, 林時彬不是說為了尊嚴應該退出國陣, 到時搞不好和你們是一家人了....)

Frank C said...

我看他写的东西边看边笑,饭都喷了不少:

你看看这卖弄风情的2750:
(1)采用Structurational Theory作为思维基础,以当前和可预见的未来时空局限下,我选择那吉做国家领导人。(Structurational Theory几时变成了一个方程式,加上"当前和可预见的未来时空局限下"[应该是调味料],就可以计算谁当国家领导人.)

(2)就个人素质来说,华叔较那吉优越;但是以团队素质来说,那吉则较华叔优越。(上面写的是:" 我要说的重点是,无论设计多么完美的体制,只要有哪个王八混蛋主政,体制是脆弱的,是易于受伤害的。反之,如果又一名有素质的领袖,并得以贯彻他的权力,再有缺憾的体制,依然能够赢民心。" ,一方面说要一名有素质的领袖,另一方面,却又不选华叔.不知所谓.)

(3)拿槟州外资一案,就可以下决定要投那个政党,这家伙的脑袋是不是装草?要说服,也要花多一点功夫嘛,草草率率的,写两句就要我认你做大师吗?

我看,他真的当这里的读者是阿茂~

Frank C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said...

(他最大的錯誤就是打着檳州民政支持者和小根根粉絲的招牌來出醜. 等於和人家說民政是反民主的. 那怪不得選舉會輸了.)

botak兄,
这就是我之前一直讲的,这条粉肠帮不了忙还倒自己人的米,真的是天才,不,应该称呼为狗奴才。哈哈哈。

Frank C said...

在这里出现的2750,

已经可以从文字(第一段和第二段)中看见他的羞愧之心.那要装成文人雅士的2750,摇身一变,也变成了氣急敗壞,满口不敬之词,这气定神闲,文质冰冰而原意要大家交流的言论,此刻,再不复见,里头行文用词已凸现他内心里的地棍痞子特质.

这羞愧之心嘛,是欲盖弥彰的哟.

Hi Hi ~

波波 said...

原来frank也是很会骂架下

Frank C said...

Hi hi, 波波,你误会了,我本尊是很文雅的.

看你们骂到很精彩,忍不住了~

加上又被人形容为痞子蔡,忍不住了~

我要再形容一次,我和四月一样,本尊是很文雅的.你们看到的都是幻像, ok?

波波 said...

Frank,你好斗就講好斗啦
面對這樣的人,好斗是很正常的,放心,你─是─正─常的!!

CHIA, Chin Yau said...

Frank C:我们全部都很文雅,包括数字先生。不过文雅的程度不同而已。

倒是你的文字越来越有味道

Frank C said...

小心, 2750 要出兵了.

(不要再骂我痞子了~)

波波 said...

咦你几时被骂的?

Frank C said...

在上两篇咯.

被一个不学无术,装腔作势的痞子骂我是痞子咯.

话说这痞子看了几张图,几个字,就花整为零,收为己用,四处唬人.要知,学识不只注重架势,还需讲究内涵.犹如,要把发挥武功的最大杀伤力,需要有日夜磨练的内力;这要具备吃苦耐劳的精神,一点也不能投机取巧.

这点,咱们倒是从这装腔作势的痞子身上,上了宝贵的一课.


http://house.focus.cn/msgview/703/58458424.html

http://www.cw.utwente.nl/theorieenoverzicht/Levels%20of%20theories/

Anonymous said...

我在吃吃的笑着,笑有人天真地将Structurational Theory叫做“一个方程式”。哎唷唷~~~小娃儿呀,Structurational Theory是一种Methodology,不是方程式。如果连Methodology和方程式都不懂得区分,咳~~~咳~~~咳~~~羞羞叻~~~~我来讲点不文雅的。。。那个把Structurational Theory叫做“一个方程式”的,就好像有洞的就可以做爱。。。喏~~~~墙角那边有个洞,去跟墙做爱嘛~~~~~


2750廿三号

Frank C said...

就这点而已~

好闷!!!

Frank C said...

自卑仔,还有没有别的?

我在开会上听到你复了我的回文,在车上笑个不停。

我估计你是为了哗众取宠,才写博文。你论述的底子,旁徵博引的功力,实在不怎么样。把东贴西沾来的东西,加点装饰,就想据为己用,省省巴。(我这样说,是不是刺激到你的神经线呢?看你用个"羞"字,我就知道你潜意志感到有多羞愧.)

还以为你是什么文人雅士,说你两句,就“发滥渣”,要在文字上挑剔。

哈哈,有种就在论据上比高低.叫我跟墙做爱。这是哪一条道上的汉子,简直像个臭婆娘跺脚发姣!

酱下流,不闹你了!!!

还有,你用2750的别名是对的,丢脸丢到家了也没人认得你.

Frank C said...

不知道为什么,拜读了你的回应,脑中出现了一幅自卑仔拿着毛巾盖着自己的头,一面打自己的头,一面叫:“真是羞呀~~!!“

你和我,虽然隔着一屏荧幕,可你的假道学,有毒思想,自卑情结,还有装腔作势,在你的文字上一览无余。

你高估了自己的撰述能力,当你说要撰述什么“Structurational Theory”,我吃吃地笑着,就凭你这丁点的能耐,能写出什么鬼神泣壮烈的理论?!网上议事,讲的是真枪实弹的撰述能力。

你把你支持国阵的理由为:采用Structurational Theory作为思维基础,以当前和可预见的未来时空局限下,我选择那吉做国家领导人。(我一看到未来时空时,满口饭再也忍不住,夺门而出。)

虽然我学艺不精,但是要收拾你却是游刃有余!

你如果就站在我面前,我可以义正词严地告诉你,你不只弱智,没料,而且罹患严重的妄想症,自我迷恋.

Frank C said...

还有,我是不会去看Structurational Theory 这种纯理论的学科.要了解政治,民主,并不需要看懂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

学术有专攻,每人都有自己擅长的长处.越有料的人,只会越谦虚.

学而不专,只有自取其辱.(说你呀,自卑仔!)

Frank C said...

夜了,等不到你了,

自卑仔,晚安!!

各位大大,晚安!!

Douglas said...

数字先生西洋镜被拆穿。。。自取其辱,咎由自取。

Douglas said...

FRANKIE: 赞!!!

Anonymous said...

是的,我自卑,自卑没有与墙做爱的特异功能。
是的,我自卑,自卑没有能力与水泥摩擦的过程,依然能产生润滑的效果。
是的,我自卑,我是自卑仔。


(含泪狂笑中。。。)


Frank大佬,你是单纯的老实人,我有看着你陆陆续续的4个回应,原本不想再鸟你,可是你的战友却唆使我再来鸟你,只好出来应酬一下。。。



2750廿三号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数码粉肠,
我知道你没有与墙做爱的特异功能,因为你只对防火墙情有独钟。(人家动不动就烧你阿呆的玉照,不,是车头照)
我也知道你比较喜欢润滑的效果,因为你常常手沾胶水,帮你阿呆被撕破的车头照粘来贴去。
你条粉肠,你们的“好朋友”已经发表“巫裔反击华裔压迫论”了,你还这么有空在这里留言献丑,赶快去钱疯报发表你的伟论反抗吧!问题是,你敢吗?你们敢吗?你阿呆敢吗?你们所有党员敢吗?
还有,如果你们阿呆没根根有本事在这个时候向马统这种小混混拍桌子,我下一次投你民政一票,又如何。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理据讲输人就玩人身攻击...

点知人身攻击都玩输比人...

吾死都无用,无唯献世。

各位大大,鉴定可以忽略此人,跟他吵不止浪费时间,更降低身份。

赢了个白痴,输的是自己啊!

Frank C said...

2750廿三号,

haha, 跟你闹着玩的~

反正你用来招呼别人的东西,我也采用了Structurational Theory 作为思维基础,以当前和可预见的未来时空局限下,依样葫芦。

如果,我写的这些文字让你难受,那你该回思老夫子常说的:“己所不欲,勿施与人。“

大家都在同个道上走,得罪之处,见谅。

Anonymous said...

2750廿三号,

haha, 跟你闹着玩的~

反正你用来招呼别人的东西,我也采用了Structurational Theory 作为思维基础,以当前和可预见的未来时空局限下,依样葫芦。

如果,我写的这些文字让你难受,那你该回思老夫子常说的:“己所不欲,勿施与人。“

大家都在同个道上走,得罪之处,见谅。


++++++++++++++++++++++++++++++++++

Frank,

说真的,我一点都没不舒服,反而是有趣,同时惊讶你有点呆板,而你的战友们则是被火烤的两只小猴子,在笼中吱吱叫嚷。。。

如果拾人牙慧,依样葫芦,可以当成有效的骂架、辩论。。。等的文字,那是很可悲的。。。


2750廿三号

Frank C said...

hihi,

得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