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 March 2010

民聯支持者的盲點

老實說,國陣真的幫了民聯不少忙。至少,他們幫民聯轉移了本來屬於責問的視線。

連串令人憤怒的事件,吸引了全部火頭。(也真說不完,不禁佩服那吉政府的能力,在執政這麼短時間內,可以弄到民怨四起。) 我們有多少時候可以靜下心來,細想民聯的死角?提醒民聯的政客是沒有用的,必須提醒民聯的支持者,他們才會去ketuk民聯。

民聯的最大的一個死角就是山頭主義。

整個民聯,除了安華,很少人一直站在全體民聯的角度看事情,我說的是看全國性事件。也就是說,火箭黨的幾乎六十巴仙的注意力都在檳城,月亮黨也似乎安於盤踞半島北部。

我們有多少次聽過安華,林公子和包頭老聶一起發表過全國性政策?有,不多吧?(一起拉手拍親密照不算哦)存異求同是遊戲規則,這不能拖,否則民聯就永遠是'競選政黨',而不是'準備執政的政黨'。我們要的是一個以全國性角度看時事的民聯,而不是不斷個別以公正黨,行動黨,和回教黨角度看時事的民聯。

你們對上一次聽民聯談東馬的戰略是什麼時候啦?民聯有什麼大計劃東渡,以拿下這個大票倉?如果有雄心壯志要執政的,需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只是注重自己有信心贏的選區,沒有全國性策略,如何變全國性政黨?

人家當然不會這麼高瞻遠屬,哎喲喲,得先保住自己辛辛苦苦打下的地盤。每個人只想做好自己的選區和官職,揾食艱難啊,大佬。

當一位開放的馬來學者說林冠英可以當首相時,林首長的反應竟然是盡快的撇清:不啦不啦,我在檳城很好啦,安華比我好啦,我沒有想過要當首相啦。副首相呢?還是檳城就夠了,我沒想過要去布城。謙虛是對的,安華也的確比他強。但是一句我在檳城就夠了已經透露了那種據山為王的滿足感。

那馬來學者相信不是在討好林冠英,而是想帶出一個訊息,即,華人也可以當首相。一個人對某事的第一時間的自然反應會顯示他的格局大小。民聯的領袖需要有大的格局,才有統領全國的氣魄。不只是那位領頭的,而是全部民聯領袖都必須如此。

為什麼我們還看不到影子內閣?這不是有人要回教國的問題(別聽馬華胡扯),那是大家安於據山為王的問題。如果回教黨真的想執政中央,入主布城,他們肯定會放棄回教國訴求,走出北馬那幾州,放眼全馬。

有位前輩對我說過,如果民聯不是因為註重分豬肉,308時早就執政了。因為那時國陣是措手不及的。當時我不明白這句話,想了幾天,恍然大悟。

刊登於風雲時報專欄

153 comments:

Fair仔 said...

说真的不是不知道民联的缺点。只是国阵太可恶,如果转敲民联的头,国阵就得以喘气。 要知道污桶搞的东西都不是小事情, 所以民联的毛病看起来像是小巫见大巫。

其实也不是第一時間的自然反應,就算只有一小时都可以有足够时间想好如何讲。林冠英就算想当首相也不敢讲, 讲下去就被人炒作成狼子野心, 华裔看下去会觉得恨铁不成钢, 可巫裔听下去会比较安心。
有些族群就是那么的需要安全感!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said...

哦,跟我上次提的一样,即rocket只想吃laksa,包头党继续在北部赏月,黑眼睛忙着填塘杀青蛙。
民联的1+1+1=3是不够力量撼倒马统的,只有3x3x3=27的做法才可以互补长短,互相磨掉突角,挥旗杀入布城。
如果不懂什么是互乘互除法,看看以前意大利球队的catenaccio十字连锁,或许可以找到灵感。
民联还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还没有上位就想着各自利益,上了位分庄不均就一哭二闹三跳跳,有点水准好不好,他妈的比马统还马统,干!!!

tamiya said...

我认为林大首长的“谦虚”,是为了避免许多国阵狗腿的讨伐。要知道,他们喜欢空穴来风,捕风捉影。。。

就比如,如果那个污桶党报,把林首长要当首相的念头加以煽动,在马来社会是会引起动荡的。

我们的友族同胞,还没有那么大的包容与胸襟,去接纳一个华人当首相。

thepplway求真 said...

山头主义源自以身份确认的危机,虽然都以全民政党号称,但是限于政府打压与基本盘考量,我国反对党都长期萎缩在安全的政治拥护者群队里。

当然我相信林冠英回绝可以当首相的建议其实更大的考量是国家行政结构的问题。就如霹雳州MB也不能以大党当领导,可见谁当首相的问题应该不需要过多讨论。最重要的不是官位,而是如何能够突破国阵的政治霸权与滥权,改变国家政治面貌。

一个有远见的政治领袖是能够看到国家的未来而不是只看眼前。我想政治人物如此,人民也应该有长远的眼光参与国家改革与发展。

对不起,我个人倾向于反对精英政治。所以我相信更多人参与政治教育、思考、分析、经验累积、交流、参与民主运动是能够改变国家的未来的。

http://2thepplwaywp.blogspot.com/2010/02/blog-post_28.html 期待更多讨论

Botak said...

FAIR仔 & TAMIYA: 民聯的山頭主義已經到了很嚴重的地步. 916的時候只有華叔一個人在撐, 其他的都是敷衍了事, 沒有真正的去拉去做, 結果最後華叔變了車大砲. 我在英國時還罵華叔呢.

不能說民聯的問題比國陣小就不說民聯, 他們必須有執政的準備, 火箭這樣的態度是幫不到民聯執政的.

許多民聯的支持者都有這種情意結. 認為和國陣比他們已經很好啦你們不能再要求什麼. 比如他們不貪污是應該的. 不用去感激他們. 他們必須有真正21世紀民主制度的觀念.

其實很多人不明白我說的是什麼. 基本上行動黨是舊體制下的反對黨, 他們的操作方式是在國陣政府的體制下培養的.

記得民聯議員不記得出席議會讓預算案通過的事嗎? 他們很多人, 包括一些大家熟悉的名字, 都把做好官和照顧自己選區的溝渠放在第一位. 不是放眼布城.

相信嗎? 其實...只有安華相信民聯能夠入主布城, 其他的, 都很安於現狀, 不敢想太遠的. 你不想, 就做不到了.

至於民族的事, 民聯和國陣不同的地方, 在於他們必須真正徹底執行多元種族平等. 馬來人不接受就要教育他們, 要遷就不如當巫統? 記得有人和我說馬來人已經開始變了叫我不可有有偏見? 怎麼他們還是那樣嗎? 哈哈.

林首長的回答可以更好的, 如他問我我可以教他怎麼說. 他說明連副首相也不要, 只要檳城, 就是格局太小, 成不了大事的.

罵民聯就會引來許多同情的反應, 我預了. 很多事情是民主的基本準則, 必須一開始就弄對, 否則以後怎樣也弄不好.

記住, 如果你認為, 民聯和國陣比已經很好, 不能再苛責, 那你就不想要真正的民主. 以後民聯也會變國陣.

關於民聯, 我還沒寫完的. 哈.

二樓: 說得好. 乾杯.

Botak said...

求真: 我的話都在上面說了.

Nirwana said...

我本身认为提起林冠英可以当首相这个问题其实是一个陷阱。或者林冠英的回复是对的?如果他贸贸然接受,你肯定可以想象得到污桶会把它当为头条来炒作来吸回马来票。
污桶连续不断的用下三流手段来折开民联,同时民联又有不少accidental的议员,这些内忧外患也是够民联头痛的!
I agree with your constructive criticism but let us all not set too high an expectation for thing to have a 180 degree change overnight.
Gather voter-get-voter momentum going and I am sure we will be contributing to a good cause for our future generation. I suppose the bloggers community can think up a mean to promote voter registration exercise considering the fact that there are still so many non-registered voters and fence-sitters.
对不起,I basically think in English, 所以,写华语写到满头汗!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民联糟糕,国阵更糟糕,投票给民联不代表支持民联,而是给机会民联推翻国阵政府,所以,我还是继续投票给民联只为了国阵倒台而已。

moo_t said...

Botak : 你太抬举华仔了。公正党这么多青蛙,不正是是排排坐,吃果果的的山头 version 2 在作怪吗?华仔能成为“调解人”,都是利益利害的原因。 我认为民聯最大的问题是接班人。如果问鼎内阁,那么谁去接班?

国阵有排排坐,吃果果的方法,民聯没有,也不可以用同样的思维。那些玩青蛙跳的,政途上都是有点履历, 反而是新人新气象, 没那么搞怪。 可是马来西亚政党, 现在都在玩履历“年资”, 和官僚那套真的是一模一样。

如果真的要干的话,民联应该成立一个好像党校的团体, 来遴选接班人,给一定的资源空投他们到选区学习。

mkfoo said...

不管谁执政,人民一样有权批评,接受批评,指责才会做好.

若民联执政(是人民真正选出来的政府),只不过是有缺点,吵吵闹闹几十年,人民一样会批评.但至少他们的心在民,我愿与民联一起成长克服困难.

现在执政大党是恶魔,很多垃圾人物做错事,人民怎样批评,给了机会,还是不改!还获得特别优待!!我真不明白!大罪案更不用说!!

CHIA, Chin Yau said...

Why do you still need 3 parties within PR? why not disband and group all under PR proper?

Don't tell me due to different ideology or supporters do not want to see this happen.

The truth is everyone wants a seat in the musical chair game, more parties means more seats.

If PR is for the people, it should work towards the interest of the people.

If PR is bad too, then we have to look for alternative before it is too late

Botak said...

唉, 其實反應比我預期中'溫和'多了. 可能罵得更兇的還沒有來...嘿嘿.

我們大家當然知道民聯的困境, 只是, 他們如果不擴大自己的格局, 就算國陣不玩臭, 他們也執政不了.

安華當然只是政客, 但是現在整天以放眼全國的角度說話的, 好像除了他不多.

寫這'系列'(不知道寫得了多少)之前和風雲的負責人賴昭光談過, 他語重心長的說: 批評國陣大家都爽, 批評民聯要有大無畏的勇氣. 因為會引來民聯粉絲的圍剿, 而且火箭可能會把你當成馬華的人.

我想了想, 和他說我還是決定寫. 光頭這枝筆不算什麼, 希望可以引出更多知道內幕和文筆更好的人.

民眾是需要教育的, 看博的都是少數, 因為你們都是有識之士. 我寫的大家未必需要同意, 但是如果我們在這裡的罵戰和爭論可以拷貝給你家人去討論, 那就功德無量.

如果明天就是選舉, 我還是打死不走--投民聯的. 明白嗎?

Fair仔 said...

botak, 马来人是有进步了, 但不是完全改变。好像我们叫中国人改变,并不容易。很多都听不进去,因为人家的宣传机器是铺天盖地的。
而且郊区和市区进步的步伐差别不小。

如何去"漂白"及澄清污蔑是极为重要。有时候是很无奈的,你得不到乡区的票就很难执政中央。

如果马来人还不能完全改变,我们要先改变,而且要一直坚持。 不然到马来人想要转变时,华人就象99年这样投回国阵。。。悲哀!!

支持不支持民联其实是次要,最终的目的是要国阵下台完成轮替。

那你开始写文章带头骂民联的毛病,我跟着你骂。。。嘻嘻!

CHIA, Chin Yau said...

Fair nation: 同意你的政权轮替。

Botak said...

Fair仔: 白頭的言論就是真正我心目中的形式, 解散政黨剩下民聯--當然那是烏托邦!

Fair仔 said...

白头,道理其实很简单,因为我们的选民的思维和需求是不同的。
If PR is for the people, it should work towards the interest of the people.问题是你的People是谁? 是那一类的人?

thepplway求真 said...

我认为以华人、马来人界定投票倾向就是一个自我捆绑的问题。这样的论述我早在308前提出,但是现在还有人认为马来人都是巫统的支持者。就如一些人认为批评国阵的就是民联的支持者一样的思想散漫。

我要说的是不管是马来人还是华人,还有其他可以有投票资格的国人,他们是受到教育、分化、洗脑、异化等等的歪曲及偏差的资讯误导。

作为相信民主政治的人,我们必须相信他们是可以被改变的,不管是政治迫害、种族隔离或更多的歪理,都不是他们原本想说的,只是没有人告诉他们utusan有毒,国家领袖只不过是一个人等等。这些简单但是有意义能够包容他们提供他们接受民主政治的方法与环境(还相信国阵可以民主的)。

我上政治哲学课程,老师经常提醒我们政治是为谁服务的?难道不是人吗?今天我们发现扭曲了的论述,我们是否有信心有义务拨乱反正?

Fair仔 said...

Botak,几个党联盟形式就算是意识形态有差别还是可以在国外看见。
最重要我们的选民是不是成熟了进步了?

Frank C said...

二楼所说的3X3X3=27, 这种组织整体价值大于独立组织部分的简单组合, 正是为民联实行多元化政务管理提供了理论基础.学习掌握实现协同的有效手段,将有助于民联真正理解协同的概念.

我在这里举列,
(1) 通过资源共享,
(a) 广告就只有看见民联,而非单一的火箭,或,PKR, 或 回教党.
(b) 一个地方,只有一个民联服务处,而非三五处.

(2) 设立组织整体运作结构
(a) 上司下属之间,开始有更理想的联系,可以帮助协同效应.
(b) 专有知识的共享,A 知道的事件,通过分享,可以让 B 从容应对一些突来的事件.比如说:关于回教事务的事,就交给回教党来处理,火箭可以不必回应.这种横向联系的方式,都属于协同的范畴.

虽然,在进行重心调整或重组方面,民联可能会面对政务兼并中的关键问题-权力结构,尤其是一个多元文化的组织,可这瓶颈一过,民联的发展应该是更为健康的.

要把国家交到一堆不会打架的人手上,我想,睡觉也会睡得比较舒服.....

ZZZZZZZZZ

愚见~

Fair仔 said...

frank, "是不会杀人放火"是不是比较合适?

落花先生 said...

有很多人说民联还没有准备好,有很多人说民联没有影子内阁,没有人有能力做部长。其实是真的吗?

民联没有人比廖中莱当卫生部部长强?笑话
民联没有人比翁诗杰当交通部部长强?哈哈
引擎都弄丢的国防部?
滥用ISA的内政部?
将与政策改来改去的教育部?
最新的蓝箱集团,农业部呢?

影子内阁这些说服不到我。上面那些事件就看得出马来西亚部长大多脑残。马来西亚的状况已经是糟糕到不能再糟糕,影子内阁根本代表不了什么。

Frank C said...

对呀,杀人放火是不对滴~

不可以这样顽皮滴,鸡鸡实在是有够皮了一点...

瀚权 said...

安于本分,眼光短浅是政治大环境和议员本身的素质问题,也是民联该拿出具体方案根本解决的,来说服选民他们上台后,不会变成另一个国阵。也因为如此,我们必须持平评论民联来鞭策它,而不是拿“还新”、“没国阵烂”来搪塞。

至于民联三党整合的问题,我是悲观的。回教党不可能放弃其政教合一理念。假如我们真的有机会看到新民主政治的出现,而回教党还存在的话,即使它仍旧与行动党结盟,我不会投票给它。(当然这是假设我们还有民主选举。随着连串退党潮,国阵重拾优势修宪废除民主制度是指日可待了。)

Bentoh said...

整個民聯,除了安華,很少人一直站在全體民聯的角度看事情,我說的是看全國性事件。

==================================

個人反而覺得安華才是真正沒有關注全國性事件的領袖, 一心只想靠青蛙變天? 嘿嘿嘿~~

==================================

話說回頭, 民聯的弱點是顯而易見的, 目前來說, 連守也不見得守得了, 更別說什么影子內閣什么全國性政策了~~

CHIA, Chin Yau said...

I believe a leader should be doing what others failed.

Uniting all Malaysian under one roof is near impossible, I must admit, but it is not impossible.

Should PR wants to lead the country, they will have to agree that even junior like Hannah Yeoh is possible to be made the Prime Minister, then PR is truly result and people oriented.

When party leader automatically become the head of government, despite of his/her ability, this is not democracy for the people but "democracy" within the party.

If PR cannot even have one rep for each government department to monitor, but to form a committee comprising of 1 each from respective component parties, they have just tell us that they do not have the ability to lead.

Give us one person, within and outside the party, serves as watchdog for respective ministries. The PR will march on.

Botak said...

嗯....這裡有一點很弔詭. 不錯, 安華整天就等着跳槽青蛙和他共襄壯舉(現在自食其果), 但是至少他的意圖是布城. (如果你急的話, 那青蛙是你短期唯一的選擇)
在916的時候他以為自己當副首相時的個人魅力和人脈可以使一些人相信他是政權取代者. (反正你們的目的就是做官嘛, 跟我做和跟那雞做不是一樣嗎?)然而916時其他民聯成員黨幾乎就是冷眼旁觀的. 華叔在拉青蛙的時候許多人就表明不歡迎. 這不是找青蛙對或錯的問題. 而是, 那時的potential 青蛙看清楚有人不歡迎他們分豬肉, 便不過來了. 如果過來了組成了2/3變了政府, 就不會那麼容易再走. 當然這是從非常實際的角度去看, 完全不考慮道德準則. 即, 目標導向, 不擇手段.
(OK啦OK 啦, 青蛙不好青蛙不好我知道...OK?)
當然他失敗了. 而且找青蛙的後果便是他們通常會跳去多水和草的地方.
安華是無所不用其極. 對. 但是問問回教黨和火箭, 他們對於布城的意願有多大? 火箭只有在華人多的地方才比較自在. 至於回教黨, 哈哈. 鄉巴佬如何進城?

Anonymous said...

最近,法政界有一种看法,就是选民对两线制的迷思。

看吧,我国308后的两线制雏形乱象!
看吧,美国的两线制让总统施政频频受阻!
看吧,台湾的两线制让政治考量先于人民利益!

这就是两线制的固有缺憾!

反观,看看一党专政的国家,如:中国、新加坡,尽管政治饱受抨击,社经发展却欣欣向荣!

我们究竟是要流于体制装潢的两线制,还是实实在在的丰衣足食,国泰民安?

结论:要嘛,PR一党独大,不然就让BN一党独大!


2750廿三号

Fair仔 said...

2750廿三号,
看吧,我国308后的两线制雏形乱象!
是谁在背后搞风搞雨?

看吧,美国的两线制让总统施政频频受阻!
有争议的方案能这样容易过关吗?这样草率就过关就不是美国,是马来西亚!

看吧,台湾的两线制让政治考量先于人民利益!
大部分国家的政治考量终究是以选票为导向。

你相信党大好办事,多过于有良好的系统体制?

我希望你只是少数,要不马来西亚肯定完蛋。

leejiajia said...

波大,你用英文来骂他们吧!不然那些党头都看不明,看得明的又不敢报告上头,只有那些2打禄看,骂人的效果不是那么好。

Botak said...

275023: 在主流媒體的刻意歪曲下,民主制度成熟的地方就是亂?什麼是亂?
大馬就是亂,警察和賊分不清,生命財產沒有保障,沒有法律和執法者可以保護我們。
中國就是亂,養了一批不知道社會次序和道德為何物的中產階級,窮人生病沒錢看醫生,沒錢讓孩子上小學。然後中華情意結濃厚的中文報章就只報導絢麗的一面,沒有說其實中國七十巴仙的地區是壓抑的計時炸彈。
新加坡的人暫時甘於委屈,是因為他的政府照顧衣食住行照顧得好,政府壟斷的行業沒有剝削人民,(如藍桶裝魚之類的)。但是沒有思想自由的生活恐怕忍耐不了多久.
誰說台灣亂?共產黨控制的鳳凰台?或你? Mr.1234567? 短短三十年民主轉型平穩過渡不流一滴血。怎麼大馬不亂? 你去過台灣沒有?
豐衣足食是怎樣定義?三權不分立,有法律沒有執法,有事請要走後門的國家,可以說豐衣足食?如果只是為了吃飯而已,那不如當狗好了。我們是人啊。
請別在這裡打穩定牌,這裡的網友都是有見地的。這種說法去登在星洲可能會比較受落。畢竟我國還有許多井底蛙和賤民可以被扭曲的歪論所矇騙。

Botak said...

離家家: 我想我有我的角色扮演, 華人博客里必須有明白什麼是真生民主的聲音. 英文的大有人在.
罵人不是我的意圖, 罵人只是自爽而已. 如果我的文章剛好給一個受中文教育的人看到而明白什麼是真正的民主制度, 那就比罵一百個人好. 如果被罵的都不會醒的, 比如國陣的人, 那不如去說那些會醒的, 如選民.
有人對我說過, 我們的筆, 有千斤重. 所以我必須持續寫我認為對得起良心的事. 錯誤的文章等同殺人. 所以那些文棍是要負因果的.

波波 said...

又來了。。。喂別侮辱貓貓和狗狗,嚴打拿狗跟貓比作渣渣。即使是為了吃,貓是不一定要跟你乞討的。你給他吃人家他還要看是誰給的咧

狗狗的標準鬆一點,但是陌生人丟骨頭給他還是會吼幾聲的;人家他也知道丟骨頭的是人還是鬼呀

台灣亂嗎?嘿嘿恰好四個月前在台灣的總統府拍了一輯照片回來,最近趕工大忙,遲點先,遲點放照片給你們看人家台灣是怎樣對待"暴民"的,那時你才來說台灣亂不亂

moo_t said...

我个人认为, 安華开始玩青蛙牌就是大错误, 他开的根本是空头支票。 就算民联都支持玩青蛙牌,青蛙可以跳来跳去起价,那什么时候才成立政府? 不过还是有好处,他的方法搞到国阵的买卖市场大乱,是不是青蛙都坐地起价。

用Follow the money 方法分析,巫统用太多钱,不只是在补选。从前很多支持国阵的财主们,都受不了巫统的撑大的胃口,ROI 不够了, 纷纷把钱“投资” 出国。留下来的虽然说是独霸“多点”油,可是也不担保。

CHIA, Chin Yau said...

数字先生:

稳定压倒一切!

全国学雷峰!

我看你搞错了:我们不要苦根明福安华黑眼圈鸡奸再发生。

我们要的是蓝天白云,不是国阵的蓝。

我们要的是堂堂正正做一个马来西亚人,不是一个乞求的马来西亚外来者。

我们要的是干净的空气,不是国阵的乌烟瘴气。

我们要的是有养分的水,不是主流媒体的糖衣。

我们要的是晚上睡得着,不是被抢劫的惊弓之鸟。

我们要的是民主,不是国阵的你民我主。

你要是搞不懂,问问你的良心吧!

Anonymous said...

http://politicchannel2.blogspot.com/2009/11/2750-2750-25-2750-2750-2750-2750-2750.html


来来来,大家看看,有人愿意为2750卖子卖孙咧。

Anonymous said...

失败のman said...

你是国阵的2750吗?
20 November 2009 11:18
民政小兵:雪山锺某 said...

我想,但是沒人愿意給我2750.你有空頭嗎?

问:你愿意位2750卖子卖孙吗?

民政小兵:雪山锺某 said...

当然不,但每个月2750则另当别论。

zuiyanhong said...

看吧,有人死在床上,滚下床吧!
看吧,有人被车撞死,别出门吧!
看吧,有人吃饭哽死,请禁食吧!
看吧,没有破坏,哪有建设?
看吧,前人不种树,后人如何凉?
看吧,没有秦始皇,哪有万里长城?
看吧,没踏出第一步,哪有............

Fair仔 said...

波波,狗是狗,不能拿来当人。 狗其实只需要简单的生活, 吃, 喝, 有地方睡, 纪律, 运动和跟领导人/狗。 如果在不对的地方,例如人类的家;变成了那家的主人,它会显得焦虑。 有时狗乱吠乱咬人不是它很凶,是因为它很怕很慌很不确定。。。

说狗是狗并不侮辱狗,人跟狗的行为一样才叫耻辱!堪称人型狗。。

Botak said...

就因為大家都認同巫統可以用黑錢來維持霸權, 重劃選區, 打壓異己以保持野蠻大多數, 而這種政治氣候是很難改變的, 安華是那個系統出來的人, 所以他只想到用這個方法.

我想, 民聯各造也有同感, 即: 國陣的黑社會作業是他們動搖不了的. 所以行動黨等才安於現狀, 守得一時是一時.

大馬要改變, 還需要新一代的政黨. 這些政黨完全沒有和舊朝共事的經驗, 更不是在國陣體系下成長的反對黨, 他們將有正確的民主理念. 那時才能成事.

當然, 那需要多一代人的時間, 不過, 現在的必須繼續, 讓它走完. 過渡時期, 始終要過度的. 就像最眼紅所說的: 沒有踏出第一步, 如何有第二步?

Cinn said...

大馬要改變, 除了需要新一代的政黨之外,还需要新一代的选民。
老一代的选民脑袋已僵化了,很难能要改变。

Cinn

thepplway求真 said...

我想大家还有一个思想盲点,以为我们有所谓的新一代与旧一代,我不客气的说这思想也造成不必要的分裂。

第一历史前进不是完全没有沉淀那些民主政治的文化与人文教育,这些虽然不在教科书但是却在家庭教育与较进步的集体生活中体现,他们早在建国以前就萌芽生长,他们是旧一代吗?

第二那些饱受国阵教科书与高压政治宣传影响的国民,对政治历史的认知支离破碎,甚至经常把反抗种族主义的运动当着阻碍“国家民族统一”的障碍。这些人是新一代吧?

第三那些在国阵高压之下求生的政党与政治群体,为了保存政治基本盘而被逼在国阵讨完了人民的便宜后,坚守阵地的,他们是老一代,还是新一代?

不能在备受打压及错误与失败中学习如何合作、如何教育群众、如何回归民主航道、如何打破族群迷思的困惑,将不能承载公民权利与公民抗争的运动。

thepplway求真 said...

我想大家还有一个思想盲点,以为我们有所谓的新一代与旧一代,我不客气的说这思想也造成不必要的分裂。

第一历史前进不是完全没有沉淀那些民主政治的文化与人文教育,这些虽然不在教科书但是却在家庭教育与较进步的集体生活中体现,他们早在建国以前就萌芽生长,他们是旧一代吗?

第二那些饱受国阵教科书与高压政治宣传影响的国民,对政治历史的认知支离破碎,甚至经常把反抗种族主义的运动当着阻碍“国家民族统一”的障碍。这些人是新一代吧?

第三那些在国阵高压之下求生的政党与政治群体,为了保存政治基本盘而被逼在国阵讨完了人民的便宜后,坚守阵地的,他们是老一代,还是新一代?

不能在备受打压及错误与失败中学习如何合作、如何教育群众、如何回归民主航道、如何打破族群迷思的困惑,将不能承载公民权利与公民抗争的运动。

michael said...

Dr. Botak老大,

刚知晓老翁堕马了。前途无‘亮’了。

不关华社的事,笑笑就好。哈哈!哈哈!

Frank C said...

阿哈哈哈,

塞翁失马,恙知非福。

老翁堕马,香槟断市~

michael said...

香槟断市~??

那就拉茶当酒囖! 乾杯!

哈哈!哈哈!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said...

吊,大炮翁堕马也好,av蔡当家也好,拉尿中癞上位也好,跟华社一点关系都没有。
人家用蓝色桶子就可以把渔船全部打翻,这堆玛姥monyet就算吞了整瓶蓝色丸子还是在马統面前不举,我们还是penumpang,华人还是二等公民,knn。
这种马戏,当饭后娱乐就好了。

leejiajia said...

丧翁坠马还是枯菜死马原本都不关我们的事,只是报章又来卖蕹菜了,看到都想烧报纸!!

Anonymous said...

2750廿三号:看吧,我国308后的两线制雏形乱象!
Fair仔:是谁在背后搞风搞雨?
2750廿三号:借用你的话“大部分国家的政治考量终究是以选票为导向。”你自己已经合理化了搞风搞雨!


2750廿三号:看吧,美国的两线制让总统施政频频受阻!
Fair仔:有争议的方案能这样容易过关吗?这样草率就过关就不是美国,是马来西亚!
2750廿三号:PR不就曾经自己放弃本身在国会投票的权益吗?况且,美国反对党可以推介本身的法案。自诩有众多律师的火箭档,却没有推出本身草拟的法案。



2750廿三号:看吧,台湾的两线制让政治考量先于人民利益!
Fair仔:大部分国家的政治考量终究是以选票为导向。
2750廿三号:所以,在你的观念中,煽情、民粹的操作,必须是优于实质的国家发展!



Fair仔:你相信党大好办事,多过于有良好的系统体制?
2750廿三号:无论多好的系统体制都是相当vulnerable的,因为有人为因数。80年代中期之前,我国司法体系在英联邦国家享有极高声誉,无奈的是,良好的司法体系碰见了马哈迪,就如此不堪一击。所以,与其一厢情愿的迷信系统体制,我更相信于领袖的素质与权力的贯彻。



Fair仔:我希望你只是少数,要不马来西亚肯定完蛋。
2750廿三号:我相信我目前是少数,但是我也相信,一味迷信系统体制是自欺欺人的。系统体制是一把双刃剑,除了可以自保,也可以自伤!

Anonymous said...

BOTAK:我从来不迷信媒体,不管是主流还是非主流。我把媒体看成“把本身的意志力强灌于他人的土匪”。他们自诩为“第四权”,我把他们“每天必须交涉的小流氓”!

我没说台湾乱(波波请注意),请不要曲解或扭曲我的原意。

Anonymous said...

CHIA, Chin Yau:

白头:我看你搞错了:我们不要苦根明福安华黑眼圈鸡奸再发生。
2750廿三号:

白头:我们要的是蓝天白云,不是国阵的蓝。
2750廿三号:

白头:我们要的是堂堂正正做一个马来西亚人,不是一个乞求的马来西亚外来者。
2750廿三号:我们要的是堂堂正正做一个马来西亚人,没人要你扮演一个乞求的马来西亚外来者。一个堂堂正正的马来西亚人,如能会为了几个王八讲的鸟话,就如此自我怀疑!!!

白头:我们要的是干净的空气,不是国阵的乌烟瘴气。
2750廿三号:我们当然要的是干净的空气,国阵也的确放了不少乌烟瘴气,但是这不足证明民联放的不是沙林毒气!

白头:我们要的是有养分的水,不是主流媒体的糖衣。
2750廿三号:我们当然要的是有养分的水,但是媒体(不管主流或非主流)都是一样的土匪作风!(见我回答Botak!)

白头:我们要的是晚上睡得着,不是被抢劫的惊弓之鸟。
2750廿三号:我们当然要的是晚上睡得着,不是被抢劫的惊弓之鸟。但是这是劣质人为因素,而不是体系问题!

白头:我们要的是民主,不是国阵的你民我主。
2750廿三号:我们当然要的是民主,不是国阵的你民我主。但是民主不能当饭吃,也不是经济发展的必备条件。民主是用来争取选票的华丽辞藻。我们可以追溯“民主” 二字在古典哲学文献,是伯拉图、亚里斯多德、卢梭等年代的惯用语。如果考究哲学发展,我们会惊讶的发现,近这100年来的现代哲学文献发展,“民主”二字已不再被重视。无他,只因“民主”的内涵太虚无了。

白头:你要是搞不懂,问问你的良心吧!
2750廿三号:我搞得懂,因为我的良心声音,引导我的思维!


2750廿三号

Anonymous said...

CHIA, Chin Yau:

白头:我看你搞错了:我们不要苦根明福安华黑眼圈鸡奸再发生。
2750廿三号:

白头:我们要的是蓝天白云,不是国阵的蓝。
2750廿三号:

白头:我们要的是堂堂正正做一个马来西亚人,不是一个乞求的马来西亚外来者。
2750廿三号:我们要的是堂堂正正做一个马来西亚人,没人要你扮演一个乞求的马来西亚外来者。一个堂堂正正的马来西亚人,如能会为了几个王八讲的鸟话,就如此自我怀疑!!!

白头:我们要的是干净的空气,不是国阵的乌烟瘴气。
2750廿三号:我们当然要的是干净的空气,国阵也的确放了不少乌烟瘴气,但是这不足证明民联放的不是沙林毒气!

白头:我们要的是有养分的水,不是主流媒体的糖衣。
2750廿三号:我们当然要的是有养分的水,但是媒体(不管主流或非主流)都是一样的土匪作风!(见我回答Botak!)

白头:我们要的是晚上睡得着,不是被抢劫的惊弓之鸟。
2750廿三号:我们当然要的是晚上睡得着,不是被抢劫的惊弓之鸟。但是这是劣质人为因素,而不是体系问题!

白头:我们要的是民主,不是国阵的你民我主。
2750廿三号:我们当然要的是民主,不是国阵的你民我主。但是民主不能当饭吃,也不是经济发展的必备条件。民主是用来争取选票的华丽辞藻。我们可以追溯“民主” 二字在古典哲学文献,是伯拉图、亚里斯多德、卢梭等年代的惯用语。如果考究哲学发展,我们会惊讶的发现,近这100年来的现代哲学文献发展,“民主”二字已不再被重视。无他,只因“民主”的内涵太虚无了。

白头:你要是搞不懂,问问你的良心吧!
2750廿三号:我搞得懂,因为我的良心声音,引导我的思维!


2750廿三号

Botak said...

數字先生(咳咳): 還是叫你1234567吧?
答案都已經清清楚楚寫在留言版上, 故意忽視要點, 扭曲事實, 那是要拖時間, 爭面子.
就好像小孩子說: 你壞, 另一個說: 你壞壞, 第一個說: 你更壞壞壞.
哈哈哈...你的回應接近歇斯底里了, 小心心臟, 健康第一啊..
我不和你浪費時間了. 不過你的留言將是我這篇文章吸引讀者的泉原, 畢竟嘛...奇文共賞啊.
對了, 這麼有尊嚴, 把名字放上來吧, 假的也行. 要不, 你這代表真理的, 竟然只是一排數字, 我這代表歪理的, 還光明正大, 豈不是沒有天理?
如果道理真在你那邊的, 你...不會心虛吧? (怎麼氣急敗壞啦)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said...

哇,好骂人(号码人),你很有才华啊,可惜用错地方,你应该去叫星爷让你开拍“审死官”第n集。当然,你的脚色应该是被人“屈”的那一个,要不然你哪知道极权国有多黑啊。
以你的“高见”,一个国家应该是中央集权,强势领袖,高打低踩,“m”型社会才会经济发达,国大势强?
小生不才,听说(真的是听说而已,不要当真,要不然被人插就不好玩)以上的这种国家的人民十之八九不是三餐不饱就是患了政治恐惧症或政治性冷感,不能自主地神游于强权的裂缝中,对他们来说能不能生活不重要,能生存就好了。
好哇,中国很发达是吗?gdp很高哦,拿人均gdp算一算你就知道他是低还是高(2009年是106,刚刚好排在每天都有人被炸死的伊拉克前面,)。我曾经在这里讲过,当很多中国人买名牌好像买菜一样的时候,有更多的是买菜跟买名牌一样。
新加坡很好噢,有空算一算真正掌握她经济命脉的有多少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还有别忘了算一算她的移民输出率。
对啊,忘了告诉你,没有民主,你我搞不好不能在这里各自吹水,因为中央集权国家通常不会让你的手打字打得很顺畅,或甚至让你打字。

Anonymous said...

Botak,分析得非常好...赞!!! 甭理那非洲和尚數字先生了.只懂得11967..很显.

Douglas

波波 said...

二樓好才情,雖然不開博,但每一篇留言素質奇佳,篇篇都是好文

Fair仔 said...

你们不要理他, 理理我一下。
来捧我群魔乱舞的场!

Anonymous said...

Botak,

没有故意忽視要點,也没有扭曲事實,更没有要拖時間、 爭面子!

你的“坏”的比喻,好像切不中理念差异的要点。

我是以云淡风轻的心境来回应,这里的言辞还未能让我歇斯底里。我反倒觉得这里有着不少“午夜旷郊的呐喊”的行文风格。

一排数字和一排字母(Botak)本来就是异曲同工,何来心虛吧或氣急敗壞?!



2750廿三号

leejiajia said...

我怀疑二楼是官家的孩子,自小受熏陶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Fair仔 said...

2750廿三号, 我refresh了这样多次,就是想看你如何回应二楼。
你要写请快,小弟要睡觉了。

波波 said...

fair仔,我捧了呀

Fair仔 said...

知道啦!3Q 3Qloh! 你打字还蛮快。我是想凑几个一次过回。。。

我要看没有故意忽視要點,也没有扭曲事實,更没有要拖時間、 爭面子!

Anonymous said...

二楼,

极权国当然很黑,但是贵为民主模范国的美国,又何尝不黑?美国大兵如何虐待战俘?把战俘剥光,让美国女兵玩弄战俘的下体。。。这也因此让美国司法部长下台!

我要说的重点是,无论设计多么完美的体制,只要有哪个王八混蛋主政,体制是脆弱的,是易于受伤害的。反之,如果又一名有素质的领袖,并得以贯彻他的权力,再有缺憾的体制,依然能够赢民心。

尽管GDP是广为人知的指标,但是它不是唯一的指标。因此,单以人均GDP来检视中国,是管中窥豹。绩效学界有一名言,What you measure is what you get! 这意味着,你所选择的指标,决定了你认知上的局限。

新加坡是好是坏,根本不是重点。我从一开始要表达的是,在检视社会现象的思维中,体制和人为是两个不能分割的参数。

民主为何物?海市山蜃的观感,早就沦为谁能组构引人入胜、慑人心魂的行文用句,谁就能替“民主”下注脚!


2750廿三号

CHIA, Chin Yau said...

极权国当然很黑,但是贵为民主模范国的美国,又何尝不黑?美国大兵如何虐待战俘?把战俘剥光,让美国女兵玩弄战俘的下体。。。这也因此让美国司法部长下台!

至少人家还会下台。

Frank C said...

" 我要说的重点是,无论设计多么完美的体制,只要有哪个王八混蛋主政,体制是脆弱的,是易于受伤害的。反之,如果又一名有素质的领袖,并得以贯彻他的权力,再有缺憾的体制,依然能够赢民心。"

我想这2750是把话说的很白了,咱们就把这王八混蛋主政的那鸡给废了,再把一名有素质的领袖,华叔给棒上去,来个贯彻权力,好不好?

再坏,也不够个杀人凶手坏。

CHIA, Chin Yau said...

Frank C,数字先生的苦心也只有你最了解,举一反三,孺子真可教也!

数字先生得此高徒,青出于蓝,发扬光大,哪能不倾囊相授,老怀大慰,足以告老回乡,从此闲云野鹤,不问世事,无憾耳!

Fair仔 said...

我也在想,既然2750廿三号不相信体制,只相信领袖。 马来西亚也没有什么多给你选了。那鸡和华叔你会选那一为做国家领导人? 那一个比较有素质? 国阵和民联你会投谁,为什么?

等待你的答案!

瀚权 said...

原本我还怀疑数字先生(小姐?)其实是国阵反对者,故意来这里倒国阵米的,现在我相信他是真的2750了:见招拆招功力一流,却整体内容思想全无,也顾不得上下文是否一致,果然专业!佩服佩服!

Botak said...

瀚權: 對啊, 這就是我不理會他們的原因.
如果真是國陣的支持者或黨員, 那總算是旗幟鮮明, 也算值得尊敬.
但是這些文棍就不一樣, 很容易認得出來的. 他們說話前言不對後語. 沒有一個本身的中心思想, 然後唯一拿手的就是玩弄文字. 在文字上顛倒扭曲, 但是功力不夠就會錯誤百出, 流於潑婦罵街了.
人家收錢辦事的, 揾兩餐而已.

Anonymous said...

呵~~呵~~Botak,

你真叫我对你太失望了。原本还以为你对我国社经政治有什么宏观愿景,海纳百川。如今看来,你只能运用简单的二元法看待事情,不是国阵就是民联!

悲啊~~~你的书读到哪里去了!悲啊~~~你的社会历练怎么造就出如此狭义思维!


2750廿三号

Frank C said...

大家不要吵了~

很夜了,我要睡觉啦~

ZZZZZZ

Frank C said...

2750廿三号 明天出殡,

我要早点睡~

Anonymous said...

Fair仔,

原本准备昨晚回家后回复你,但是连线有问题,所以迟至现在才回复。

首先,我必须指出,你所谓的“2750廿三号不相信体制,只相信领袖”是错误的。我已经一再说明,“检视社会现象,体制与人为必须并存,缺一不可。”然而,在特定时空里的社会现象,体制与人为的比重不是等同的。就当前我国政经发展,我倾向于给予人为的Weighting Factor多于体制的Weighting Factor,而差距也蛮大的。

有人指责我没有中心思想,其实不然!回溯我思维发展历程,大约10年前有一本书对有着关键性的启蒙作用,就是Anthony Giddens所著的The Constitution of Society: Outline of the Theory of Structuration(见:http://www.amazon.com/Constitution-Society-Outline-Theory-Structuration/dp/0520057287/ref=sr_1_1?ie=UTF8&s=books&qid=1267851888&sr=8-1)。大约同一个时期,我有幸能够认识Professor Dr. Han Chun Kwong,让我对Structurational Theory投入更多的时间。我国对Structurational Theory认识的人少之又少,但它也逐渐让我走向捍卫“结构主义” 。Giddens的Structurational Theory主要是分析“体制”(Institution)和“人为”(Actor)再时空间的互动、重塑。我在这里不宜讲述太多理论,以免肝火、心火旺盛的人,跳出来指责我抛书包。如果你真的有兴趣一窥该理论,不妨谷歌一下“Theory of Structuration”。

回到你的问题,(1)那吉和华叔你会选那一为做国家领导人? (2)那一个比较有素质?(3) 国阵和民联你会投谁,为什么?

(1)采用Structurational Theory作为思维基础,以当前和可预见的未来时空局限下,我选择那吉做国家领导人。

(2)就个人素质来说,华叔较那吉优越;但是以团队素质来说,那吉则较华叔优越。

(3)308时,我把两票都给了DAP,也成功说服太座的两票都给DAP。坦白说,我完全没有让DAP执政的意图;事与愿违,DAP最后执政了槟州。基于选举游戏体制,我就对LGE主政下的槟州,听其言、观其行。执政3周,日本17亿外资投入槟州,LGE就即可巧取豪夺前朝功绩,把日本17亿外资说成,槟州政府的“诚意感动”了日本外资。当一年后,LGE无法“诚意感动”Intel,不把部分营运迁离槟州,就跳出来指责许子根。虚构的采石弊案在和许子根辩论前言之凿凿,辩论后则静若寒蝉。。。等等劣迹,罄竹难书!所以,就前和可预见的未来时空局限下,我选择投给国阵。


2750廿三号

Anonymous said...

瀚权,

你是第二个我在网上看到用“上下文”一词来申辩的人。第一个是谁?就是2750廿三号本身。

所以,2750廿三号对以“上下文”的重视,一路走来,始终如一。

如果,2750廿三号的“上下文”真的有不一致,请明确指出哪一段,以正视听。不然你的文字只能很林冠英,放屁不知臭!

2750廿三号

Anonymous said...

Frank C,

Botak好像说过,能够来到他的部落客的人,都是文人雅士(不记得确定用词)。

你的“2750廿三号明天出殡”实际上对我没产生任何不适。如果能够让你飙升的血压降低,我甚至可以加码说“2750廿三号暴尸荒野,尸首不全”!

不过哦,你的行文用词,只凸现你内心里的地棍痞子特质,如此而已!


2750廿三号

CHIA, Chin Yau said...

河边有只羊
羊边有只牛
牛边有只马溜精
好像你个样。。。

Botak said...

有人問為何我不交叉那位數字先生. 我苦笑.

275023要是集中說他的論點, 還好. 可惜貪多愛炫, 想要一次過把全部人駁倒來向他老闆領功, 卻忘了重複他的中心思想, 即是:
“看看一党专政的国家,如:中国、新加坡,尽管政治饱受抨击,社经发展却欣欣向荣!” (3月5日15:09)

這就是為何我在說了一次後便不再和你糾纏, 畢竟, 這麼想的人和明白民主是什麼的人是屬於兩個世界. 再和你說一千年也無法溝通, 我們也不需要去影響對方, 反正你這麼想有你的自由.

比如, 這句話不但是廢話, 而且是笑話:
“我们究竟是要流于体制装潢的两线制,还是实实在在的丰衣足食,国泰民安?结论:要嘛,PR一党独大,不然就让BN一党独大!” (3月5日15:09)
因為, 大馬在國陣的統治下, 在馬華和民政這對巫統奴才的配合下, 離開國泰民安四字, 非常遠.
當然, 如果你不那麼認為是笑話, 那也是你的自由, 那也是交叉你到十次高潮你也不會了解的.

這裡的博友其實都早知道你是怎樣的立場, 當然, 背景就不難猜了. 在波波寫阿忠哥的時候, 你竟然插一手進來, 說波波在走鋼索, 又說阿忠哥 kakacaucau.
(見: http://donglim.blogspot.com/2010/02/blog-post_26.html 2月26日, 下午11:37 )

那時候全部人就已經知道你是腦殘和為了維護國陣可以顛倒黑白那種, 因為, 一般國陣博客最多不認同波波的立場而展開一場辯論, 而不會匿名‘勸告’某某別幹什麼的, 這種做法是鷹犬走狗, 有議程或背後老闆的. 唉, 吊你啦, 你以為我們第一次寫博咩?

當你寫到“我觉得她被放得快,并非群众不允許法律濫用的聲音夠大,而是策略正确,幕后有许子根和谢宽泰的积极介入” (見: http://donglim.blogspot.com/2010/02/blog-post_26.html 2月27日, 3:11) 大家都在偷笑了, 因為背後有人介入才放的就表示這個國家沒有法制, 獨立了50年還要靠執政黨的政客去干涉才放人, 而不是, 她沒有罪就要放人. 同樣的, 如果你認為這是你要的國家, 那也不需要再爭論, 因為你無法說服這裡任何人.

所以我們都由你的立場而告訴你重點, 不和你纏鬥, 以對一個蓄意歪曲人民憲法權益的走狗來說, 算是相當尊重你了.

但是你太不自量了, 我不知道你怎麼收錢, 以字數多少算錢還是駁倒別人為止? 當你竟然想逐句的反駁每個人時, 我們都大驚, 怎麼腦殘的人都不自覺? 因為說多了你玩字眼的把戲就露了出來:

Fair仔:是谁在背后搞风搞雨?
2750廿三号:借用你的话“大部分国家的政治考量终究是以选票为导向。”你自己已经合理化了搞风搞雨
(意思是不要選舉? 那我們何必再和你辯論下去, 你本來屬於新幾內亞的.)!

Fair仔:大部分国家的政治考量终究是以选票为导向。
2750廿三号:所以,在你的观念中,煽情、民粹的操作,必须是优于实质的国家发展
(意思是選票為導向等於煽情和民粹, 那也是不用再辯論, 你應該聽巫青團的, 回歸中國大陸了)

再接下來的, 近乎歇斯底里了:
白头:我们要的是堂堂正正做一个马来西亚人,不是一个乞求的马来西亚外来者。
2750廿三号:我们要的是堂堂正正做一个马来西亚人,没人要你扮演一个乞求的马来西亚外来者。一个堂堂正正的马来西亚人,如能会为了几个王八讲的鸟话,就如此自我怀疑!!!
(你迴避問題, 除了你這裡那個王八說鳥話? 豬才知道你在說什麼)

白头:我们要的是干净的空气,不是国阵的乌烟瘴气。
2750廿三号:我们当然要的是干净的空气,国阵也的确放了不少乌烟瘴气,但是这不足证明民联放的不是沙林毒气.
(這也算回答? 重複人家的句子再放些屁. 那是小孩子罵架)

白头:我们要的是晚上睡得着,不是被抢劫的惊弓之鸟。
2750廿三号:我们当然要的是晚上睡得着,不是被抢劫的惊弓之鸟。但是这是劣质人为因素,而不是体系问题!
(那也不用再辯論, 祝你被人打搶)

白头:我们要的是民主,不是国阵的你民我主。
2750廿三号:…但是民主不能当饭吃,也不是经济发展的必备条件。民主是用来争取选票的华丽辞藻。…..无他,只因“民主”的内涵太虚无了。(略掉的自己去看)
(所以你始終叫我們放棄民主, 那就不用再辯論了啊, 因為你應該回去中國大陸啊)

哎呀, 也說不完啊, 各位有興趣的不妨把整篇2750的回應再看一篇, 笑死了我不負責. 好在他沒有sign in 所以不能自己刪掉. 我光頭堂堂正正拋頭露面寫博寫專欄, 他只用一組號碼, 竟然強辯說botak和2750同樣是一組號碼, 你說國陣的傻海還有沒有得救??

2750, 聽着, 我交叉你是給臉你, 因為那浪費我的時間. 你的思維已經固定是那種, 本來無所謂, 大家各走各路, 你不去惹別人就行了. 偏偏自我膨脹到以為放狗屁就一定要人睬你, 結果沒人當你有到你就每個人去反駁. 就好像一個大懶憨站在那邊沒人和他打架, 他就說, 哼, 別當我流的, 我打得架.

寫吧, 你還有結論的吧? 你可以繼續自爽. 我的博客大門是開着的. 我也會替你打廣告, 叫讀者進來看你的反駁和回應, 因為像你這樣的精品太少了. 也順便讓大家看看為何國陣始終不知道選民要什麼.

失去了檳城很不服氣是嗎? 看你們罵林冠英的語氣是很毒的…別這樣, 下一屆你爸爸巫統會替你贏回來的. 真的, 我好有信心哦. 為何我知道你是北馬的? 當然知道啦….就像許子根那麼賤, 有怎會沒有人知道呢?

波波 said...

笑到倒地不起,今晚第n次被人家误会鬼上身~!

人家我反驳人家小根根被烧照片还有说不好意思,之后是懒得再说,浪费时间嘛,尤其看到他说陈云清被放是民政跟巫统协商的结果,马上认定自己半夜看到鬼;有谁不知道陈被内安法令扣留是巫统要强行保护记者的结果?给你们面子协商就放人?这么顺摊除非这根本是场国阵互扯猫尾的大戏,给你们民政拿点采啦。。。

不过又有剧情反驳之处,要给你们采,又何必烧你照片大大落你面子在先喔?巫统跟民政感情好到靠嘴巴协商就放人,作么又踩人家的啊头踩到尽尽咧?

总之人家讲得出现我就当笑话看。不料笑话好像越来越多,笑到嘴巴歪掉。。。!!哇光头你句句顶到直,脚脚踩到尽,不愧是大师级,这下我可真服你了,下次见面的kopi,我的!

CHIA, Chin Yau said...

博塔:夏虫不可语冰,省口气去办大事吧!

数字先生藏头缩脑,见不得人。既然无名无姓,自甘为1984里的编号,又何必强人所难?

KPI忍辱负重,卖笑为生,也已不值得一提。

白头最后一句,赠于数字先生与KPI:

愿阿X"打救"你,阿妈!

Botak said...

唉, 波波啊, 本來我已經準備了一個吊民聯的系列, 但是現在給這群狗日的惹火了.
決定吊民聯的押後, 開足馬力交叉國陣的娘.

Anonymous said...

Botak,

不知道为什么,拜读了你的回应,脑中出现了一幅气呼呼的喜憨儿幕景,是弱智求生所折射出来的无奈,其牵动我恻隐之心,怜悯之情油然而生。

喜憨儿口口声声指责2750廿三号收钱撰文抨击民联,可是2750廿三号可以义正词严地告诉你,你不只弱智,而且罹患严重的妄想症;2750廿三号不曾收取一毫作为撰文揭露你这个弱智喜憨儿的鄙劣,妄自尊大!

说波波在走钢索,是我个人对波波的报导读后感,是出自赤子的善意。波波本人也善意表达谢意,还特别标明“真心的”(2010年2月27日上午1:35 )[http://donglim.blogspot.com/2010/02/blog-post_26.html] 无奈的是,天底下就偏偏有你这个弱智喜憨儿要强出头,刻意扭曲赤子的善意。

夜已深,其他的我改天才回应!


2750廿三号

Anonymous said...

波波,

要抓陈云清的的确是巫统,但是始作俑者只是2、3线人物。所以,许子根等才有机会跟巫统1线人物交涉。

许子根就是这个款,做了好事没刻意让人知道。另一例子是:赵家尔事件上,如果不是赵丽兰发表感谢许子根的协助文告,又有谁会知道?!(赵丽兰没提及任何马华部长)


2750廿三号

波波 said...

可是那個好像是在發覺原來她被放得快,并非群众不允許法律濫用的聲音夠大,而是策略正确,幕后有许子根和谢宽泰的积极介入,而谢宽泰的弟弟谢隆泰在槟城主持的律师楼,和巫统某高官有直接关系之前哦。。。。

波波 said...

那除了許子根,你也得提提做了好事的其他人呀>>>>

丽兰亦借此机会感谢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兑现诺言,在与其家属会面后即指示各有关单位处理明福儿子报生纸的事宜,以致他们能在短时间内解决报生纸父亲一栏的争议。

她指出,其他还需感谢的人士包括首相夫人拿汀斯里罗斯玛、首相署部长丹斯里许子根、首相华裔政治秘书胡逸山博士、内政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内长特别助理拿督卢永平、总检察长丹斯里阿布干尼、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律师团代表哥宾星、远亲郭金福等。

(一個許子根,對火箭的3個人喲~)

Anonymous said...

民政跟巫统交涉的是让巫统确确实实明白逮捕陈云清冲击巫统的利益,岂可与撕毁照片用同一尺度视之?!


2750廿三号

Anonymous said...

赵明福是火箭的,所以感谢3个是理所当然的。


另:卢永平是民阵的。所以,是2:3


2750廿三号

Anonymous said...

不明白你为什么引述“可是那個好像是在發覺原來她被放得快,并非群众不允許法律濫用的聲音夠大,而是策略正确,幕后有许子根和谢宽泰的积极介入,而谢宽泰的弟弟谢隆泰在槟城主持的律师楼,和巫统某高官有直接关系之前哦。。。。”

2750廿三号

波波 said...

冲击巫统的利益>>>

嗯,原來是冲击巫统的利益呀,我暫時還沒有想到台湾的两线制什麼時候让政治考量先于人民利益,不過原來陳雲清被放是沖擊政黨的政治利益呀那不知道人民的利益被擺了在那裡……。(喲我好怕哦~)

OK啦加多你一個卢永平,不過,仍然是2:3,還是3支火箭高高掛。當然啦,除非你說要感謝的大部份是國陣的那就給國陣贏到完咯,我沒有力講,只是又想友善提醒一下而己:“如果不是國陣,人家的兒子會醬麻煩拿報生紙咩?”

還有哦,麗蘭也說:“我们也要感谢所有给予我们支持与鼓励的善心人士!”

小的不才,以為她說的這些善心人士還包括呼吁讓爾家姓趙的平民百姓。(不然要不要打電話問問看好了? )那麼如果你覺得這是民政2:3的功勞,我還有什麼話講呢?

對於某些人來說,人民,當然是微不足道的,嗯嗯我明白了,我的票對民政來說不重要呀好可惜我本來還認為劉開強在藍箱事件上的表現不錯吶~

CHIA, Chin Yau said...

奇怪?明明数字先生说过他在308两票都投DAP,还影响先生之太座也投DAP。

现在又替KPI搽粉,不明白。

再说,要是2,3线巫统领袖可以影响抓陈云清,这说明了什么?是不是凡巫统领袖都可以这样做?

如果KPI把炮,还轮到牛鬼蛇神作乱?

谁在说话?

要是KPI真正把炮,就把赵明福的真凶绳之以法,就是给国人和赵家最好的交代。

为赵家孩子正名,不是人道,而是默认赵不是自己找死。要不现有法律不允许的都可以belakang mari,还要什么法律?不如KPI说了算!

波波 said...

要是2,3线巫统领袖可以影响抓陈云清>>>>>

不但捉,還可以燒照片,叫小根根退位讓賢,之後經過一線領袖對一線領袖的協商,隨便gantung一下,事隔沒有多久,那個so call的2,3线巫统领袖又出來也文也武搖屁股了~

不知道這個KPI要怎樣打了……哈哈我打不到,認輸!

Anonymous said...

郭金福好像已经推出了火箭,所以是2:2


回:“如果不是國陣,人家的兒子會醬麻煩拿報生紙咩?”

探讨一件事件,切忌无限上纲,因为这会让所讨论的事件失焦。


2750廿三号

Anonymous said...

308票投DAP,是因为TL国阵,特别是林甘事件上。是情绪票!

没有美化许子根,只是说出就我所知的,也是波波口中的“说真话”!

发出逮捕令的不需要太高级的警官,只需要一只狼和一只狈就可以了。

就如我上文所以再说明的,体制与人为的互动所衍生的社会现象,不能够过于简化为“如果KPI把炮,还轮到牛鬼蛇神作乱?”、“要是KPI真正把炮,就把赵明福的真凶绳之以法,就是给国人和赵家最好的交代。”

未知白头是否知道,在固有的法律原则下,常会动态地产生Exceptional法律原则?


2750廿三号

波波 said...

http://www.guangming.com.my/node/68382?tid=3
光明的报道>>>

麗蘭:爾家能冠父姓‧感謝首相內長接受公理
馬六甲)趙明福的妹妹趙麗蘭說,趙家的第二個願望終於達成了,那就是哥哥的孩子能夠冠以父姓。她也指趙家深信甫出世的侄兒趙爾家能夠冠以父姓,居功至偉的是站在趙家一邊的公理,即是強大的社會輿論及民間力量的支持。“我們也感謝首相和內政部長聽到了公眾的輿論,接受了公理。”

看到了吗?有感谢许子根,还有民政的卢先生,不过居功至偉的是站在趙家一邊的公理,即是強大的社會輿論及民間力量的支持。

我不理你说什么失焦,我也没有兴趣辩论,我只是说事实。

另外,郭金福是退出政坛,不过依然是火箭党员。所以,还是2:3。

thepplway求真 said...

2750是吗,

308二周年在即,竟然还有如此不堪的去人民化思想。

内安法令抓人也有对的?这样的人不管是国阵还是民联我都不会赞同。卡巴星多次要用煽动法令,我都说保守/没有好的示范。

更何况陈云清只是反映报道她所听见的就要被ISA保护?许子根叫放人或没有叫都已经不重要,最重要是人民的力量!

子根如果有叫为什么不干脆废除内安法令?我记得他说过,后来改口为检讨,现在都没有说检讨了,不要忘记如果没有人民哪有什么部长或啥KPI?

赵明福的孩子的问题,更加不用说了,好好的青年失去了生命,好好的家要阴阳相隔,这是后308历史里的污点,国阵有什么夸口的?

简单的说是人民手中的一票改变了国家的前景,你如果后悔哪一票,下次可以不投,但是我的责任是要更多人投民主改革的一票。

你不喜欢看林冠英做show我也不喜欢,但是不能因为不喜欢他的表演就把他树立的还政于民、不贪污、反对种族主义、提高政府效率、不避嫌聘请民政党的经济人才等等对槟州人民有利的政策与工作当着摆设,至少我是有理智的,不知道你怎么看自己?

如果你把子根当神拜,对不起,我们民主社会不喜欢也不需要把人当着神的政治文化。所以林冠英做好的我们支持,他做不好的我们一样批评。

最后还是那句,308是人民自我赋权的自我解救历史记载。如果你还不能自我肯定你所做的民主义举,哪就回去重新读,建国至今国阵与联盟的好人好事,国家经济为何不及韩国了呢?贪污滥权是局部的还是全面的呢?

你是否想成为下一个赵明福?

CHIA, Chin Yau said...

数字先生:原来如此!明白了!

代我问候KPI、邓章耀,也好久每见他们了

波波 said...

你有空跟我长篇大论不如先回答光头啦,说夜深深现在都要天光光了。我要收档了,等下才看多少人投你票,拜~!

Anonymous said...

波波:我承认民政在阿末事件上,处理得不好。这是观感问题。这也是许子根的款,总是只抓大原则,而忽略微观的自我形象管理。

CHIA, Chin Yau said...

求真:你也来了?来来来,大家一起数绵羊

CHIA, Chin Yau said...

数字先生:KPI只捉大原则?射精!

thepplway求真 said...

求真要感谢国阵人提供我写文章素材,不然人家会说我凭空捏造。现在我暂且把这些叫做:自我迷失思想,神经病两面平衡的两线制思想。

后面的解释一下,比较深刻印象的是周美分在《你怎么说》说要两线制,所以民联不要打击马华,不要挑前朝的弊端。我不知道大家认为这是两线制吗?我认为是神经病的两线制!

如果有人捅了了你两刀,现在为了两线制,你要神经病的说,没有,没有人捅我,是我自己不小心弄伤的!

四月 said...

听讲呢度有马骝戏看,嗯嗯,几精彩下。马骝大概唔识分别鹿同马呱?指鹿为马好正常啊,不过都系有好笑到啦。

波波,你要小心点,等阵人地讲输给你,会发烂渣讲你弱智说你系喜憨儿的。。。

Anonymous said...

求真,

308二周年之际,也是我们从新整理思绪,摆脱对两线制的错误迷思,以更宏观的思绪从新检视体制与人为的互动。

以内安法令抓人也有对的?以人本为定位中心的思绪,我们可以即刻否定内安法令抓人是对的。但是,以体制与人为的互动所衍生的问题,及法律诠释的局限,则不全然是错的。结论:内安法令本身没有错,是应用时的错误。如果你能够了解,证据在法律诉讼上的脆弱,及“自由心证”的原则,你应该会比较客观审视内安法令。

我想你被林冠英的罩眼法迷惑了。。。

你说林冠英还政于民,我问,如何个还政于民?
你说林冠英不贪污,我问,以国阵牢牢控制反贪委员会,林冠英能够部战战兢兢吗?
你说林冠英反对种族主义,我问,许子根有支持种族主义吗?
你说林冠英提高政府效率,我问,许子根有否定提高政府效率吗?
你说林冠英不避嫌聘请民政党的经济人才,我问,你又如何确定他不是从政治翘墙角出发,是去民政党化的系列动作?

你可能是有理智,但是却是昏庸的理智!

我?我要看到的是,林冠英实实在在从经济发展上端出牛肉,而不是一再虚以委蛇地把功绩独揽,错误推诿给他人!这不是一个男人的素质!

我不曾把许子根当神拜。反之,我觉得你深陷林冠英的蛊毒,无法自拔!

我不需要你提点些什么民主义举之事,因为我有独立思考能力,不受妖言所惑。

我当然不原意成为下一个赵明福,可是你这种提问,却在在折射出你的思维稚嫩不堪!


2750廿三号

Anonymous said...

四月,

放心啦~~~波波的回应中,我没丝毫感觉到弱智和喜憨儿。。。到目前为止,感觉到弱智和喜憨儿的是。。。Botak和Frank C而已啦~~~~~


2750廿三号

Anonymous said...

白头,

不要随地射精!这有违公德!

2750廿三号

波波 said...

国阵牢牢控制反贪委员会>>>>
所以請國陣給還原真相,不讓明福白死,不要多多動作,解剖報告錯誤百出,你花錢請英國專家就行,泰國普緹來就要提告,還有等下請不要再說反貪會是反貪會,反貪會做的事跟國陣(尤其是民政)無關這種懶叫事
(媽的我滾到很夠力了!)

你说林冠英不贪污,我问,以国阵牢牢控制反贪委员会,林冠英能够部战战兢兢吗?>>>>
林冠英战战兢兢很好呀至少還會战战兢兢,國陣多少人會战战兢兢呀?乜宮乜宮起了一所又一所,喂不要說什麼那是巫統不是民政知道嗎?不孝子不認老豆是會天打雷霹的,你們始終一脈相連
民政主宰檳州旅遊委員會時,战战兢兢了嗎?你得好好去打聽一下,我聽到的故事就很多下,只是不知道你有沒有機會聽到別人的真心話而己

我问,许子根有支持种族主义吗?>>>>
http://www.chinapress.com.my/content_new.asp?dt=2010-03-07&sec=mas&art=0307mc62.txt
(檳城6日訊)第二財長拿督斯里阿末胡斯尼說,若檳州政府欺負馬來人,馬來人就應該給予反擊。
blah blah blah
他勉勵馬來人要自強,同時以檳城為例,若檳州政府欺負馬來人,馬來人就要給予反抗。
這算不算是種族主義?這算不算是煽動?
我在等著看許子根和民政黨的反應。如果沒有反應,我會"誤會"小根根上下默許這樣的種族主義。

我当然不原意成为下一个赵明福>>>>
沒有人願意成為下一個趙明福,可是還是先請國陣解釋一下明福之死好嗎?趙家人的傷口還沒有癒合,因為他們等不到真相,心有不甘,每次想到死人,就要再痛一次,那個傷口來不及癒合。
當然等著要真相的人還有我。我當然不能代表人民,所以我只能夠代表我們自己。
我家有6兄弟姐妹,每人各有伴侶,我是沒有子女,不過我的5個兄弟姐妹都各有子女最少一人目前為止最多3人,我們這支隊伍都很大下,我們還在等待真相等到頸都長了。可以問一下國陣幾時才要置人民利益先於政黨嗎?

Botak said...

唉唷, 又破百, 真不好意思
波波,別這麼氣...
你們說重點時, 他就忽略重點, 把你們的話拆開, 玩文字遊戲,.
我們突顯他的回應其實很白痴時, 他就避重就輕, 發濫渣, 一上來就直呼喜憨兒.

所以, 已經不值得和他拖下去了, 這麼義正辭嚴, 竟然只是一組號碼, 就算是狗娘養大的都有個狗牌啊, 怎麼覺得道理在自己那邊的人連個名字身分都沒有. 民政黨的人就是這樣? 馬華的還敢名正言順打着自己博客旗號和我鬥嘴呢!

怪不得是國陣裡的四等政黨啊, 就走不出那個小島, 整天就是以怨婦的眼神看着林冠英. (喂, 考慮下我的建議, 跳槽民聯啦)

不過, 倒是給他們惹火. 接下來我要寫一篇關於文棍的. 要是你們再回應他, 他就會裝着忘了之前說什麼, 而專注於你後面的留言, 因為他已經無法回答前面的啦! 再給你逼得逃不掉就叫你喜憨兒啦.

匿名站出來就已經低人一等, 還敢要下台階就匪夷所思. 那, 看他的鳥樣, 就是要成為這貼文的最後一個留言者, 以表示獲得自瀆式的最後勝利, 這可是很幼稚的做法啊.

thepplway求真 said...

别用你自己也搞不清楚的啥体制来掩饰国阵人对法治、民主、人权的基本尊重。

我举例林冠英也是根据报章上的新闻,除非你告诉我马来西亚除了主流的政治预设成见的以外没有新闻可信???

所以我说你不打自招、自取其辱,我提出林冠英提出的一些政策只是告诉你这些在国阵里面没有,你不必提许子根干嘛了!如果你提了就是污蔑槟州人民,包括你自己那一票!

如果你认为你有独立思考,那也是你个人的自爽,我相信稍微有理智有人性的听到你指鹿为马、本末倒置的论调都笑到傻掉。

好了鉴于你如此自傲、盲目、自爽相同的课题我只谈一次,好自为之!

salam reformasi!

Anonymous said...

Botak,

我估计你是为了哗众取宠,才写博文。你论述的底子,旁徵博引的功力,实在不怎么样。

你用“脑残”来形容我,而我则以较文雅的“弱智”、“喜憨儿”来回应你时,怎知即刻刺激到你的神经线,跳出来向波波投诉我“发滥渣”,这是哪一条道上的汉子,简直像个臭婆娘跺脚发姣!

你既然了解了“民主”、“人权”、“法治”等的真谛,那末就请你向我们阐述、界定,具体且毫无争议的内涵。该阐述、界定必须横跨及突破对时空、国界、种族、民族、性别、年龄、职业、阶级、体制、人为的局限。如果你不能,充其量也不过是只服侍杨戬的哮天犬。

我说,“我们究竟是要流于体制装潢的两线制,还是实实在在的丰衣足食,国泰民安?结论:要嘛,PR一党独大,不然就让BN一党独大!”你却无厘头的诠释为“在國陣的統治下是國泰民安的。”这是何等荒缪?这也在在显出你的语文理解能力的差劲!如果是因为你的语文理解能力的差劲而欲交叉我,我建议你不如去奸尸或兽交!

波波的“走钢索”和陈云清事件上,我已经在上面回应了,这里不重复。看来波波和白头可以理解和接纳我的解释。
接下来,你强替Fair仔和白头出头的部分,我就不回应了。一来是你的语文理解能力低劣,二来当事人(Fair仔和白头)似乎能够理解我的回应,我也无需向你作交代。

网上议事,讲的是真枪实弹的撰述能力。当你我要进行法律诉讼时,我们再以真实姓名对垒!

还有,你高估了自己的撰述能力,当你说要撰述什么“文棍”的文章,我吃吃地笑着,就凭你这丁点的能耐,能写出什么鬼神泣壮烈的文章?!虽然我学艺不精,但是要收拾你却是游刃有余!


2750廿三号

CHIA, Chin Yau said...

数字先生:你搞错了,你的言论,白头不懂。

波波 said...

哎呀sorry……我也搞。不。懂。。。

CHIA, Chin Yau said...

奇怪!好像有人硬硬要我明白他在说什么。可是怎么读都不明白,到底怎么一回事?

可能我的老师没教吧!

Botak said...

唉唷, 都來看唷, 波波什麼時候接納了你的解釋?

你是想先去掉幾個對手, 比較集中好應付?
法庭上見? 你是誰啊? 你爹姓27? 賜你名50? 排行23? 對不起, 我只有這麼樣猜啦.
你總得給我個名字啊, 住那裡啊等等.
你的全部回應我都會保留. 放心.
一個混混上來給人駁得體無完膚了還想要下台階?
連什麼獸交也出來了? 啊. 老羞成怒啊.
原來聽我說要寫文棍心慌了? 還是給老闆罵了, 因為捅了亂子? 你是否本來想邀功博上位的?

說了的話給人反駁了就說人家理解不好, 我想不如你重讀中文好了. 你可以繼續玩你的文字遊戲. 繼續自爽. 以上回應全部都會保留不做刪改, 任何讀者都可以評理的.

我有讓你匿名放屁和保留你回應的度量, 你連個身分都不敢透露, 還要法庭上見? 要拿回面子也要有點辦法啊.

Anonymous said...

波波,

国阵牢牢控制反贪委员会>>>>
所以請國陣給還原真相,不讓明福白死,不要多多動作,解剖報告錯誤百出,你花錢請英國專家就行,泰國普緹來就要提告,還有等下請不要再說反貪會是反貪會,反貪會做的事跟國陣(尤其是民政)無關這種懶叫事
(媽的我滾到很夠力了!)

++++++++++++++++++++++++++++++++++++++++++++++++++

冤有头,债有主。我之前说过,无限上纲的议题,会让议题失焦。你把明福的死,硬把民政扯进来,就是无限上纲,让鉴定明福的死因失焦!

++++++++++++++++++++++++++++++++++++++++++++++++++

你说林冠英不贪污,我问,以国阵牢牢控制反贪委员会,林冠英能够部战战兢兢吗?>>>>
林冠英战战兢兢很好呀至少還會战战兢兢,國陣多少人會战战兢兢呀?乜宮乜宮起了一所又一所,喂不要說什麼那是巫統不是民政知道嗎?不孝子不認老豆是會天打雷霹的,你們始終一脈相連
民政主宰檳州旅遊委員會時,战战兢兢了嗎?你得好好去打聽一下,我聽到的故事就很多下,只是不知道你有沒有機會聽到別人的真心話而己

++++++++++++++++++++++++++++++++++++++++++++++++++

这是认知上的差异,也是民联混混肴选民视听的手段。还是说回来,“冤有头,债有主”,父债子还的腐朽观念,是阻碍了人民发展健康法治观念的跘脚石。

你是指纪碧真还是邓章耀?

++++++++++++++++++++++++++++++++++++++++++++++++++

我问,许子根有支持种族主义吗?>>>>
http://www.chinapress.com.my/content_new.asp?dt=2010-03-07&sec=mas&art=0307mc62.txt
(檳城6日訊)第二財長拿督斯里阿末胡斯尼說,若檳州政府欺負馬來人,馬來人就應該給予反擊。
blah blah blah
他勉勵馬來人要自強,同時以檳城為例,若檳州政府欺負馬來人,馬來人就要給予反抗。
這算不算是種族主義?這算不算是煽動?
我在等著看許子根和民政黨的反應。如果沒有反應,我會"誤會"小根根上下默許這樣的種族主義。

++++++++++++++++++++++++++++++++++++++++++++++++++

“少年不知愁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

是的,我觉得你现在就像“姑娘不懂种族主义,为赋子根罪名强贴标签”!

++++++++++++++++++++++++++++++++++++++++++++++++++

我当然不原意成为下一个赵明福>>>>
沒有人願意成為下一個趙明福,可是還是先請國陣解釋一下明福之死好嗎?趙家人的傷口還沒有癒合,因為他們等不到真相,心有不甘,每次想到死人,就要再痛一次,那個傷口來不及癒合。
當然等著要真相的人還有我。我當然不能代表人民,所以我只能夠代表我們自己。
我家有6兄弟姐妹,每人各有伴侶,我是沒有子女,不過我的5個兄弟姐妹都各有子女最少一人目前為止最多3人,我們這支隊伍都很大下,我們還在等待真相等到頸都長了。可以問一下國陣幾時才要置人民利益先於政黨嗎?

++++++++++++++++++++++++++++++++++++++++++++++++++

我肯定可以理解赵家的痛。赵明福治丧期间,我也有委托佳礼网友,献上帛金,也写上“2750廿三号”。。。我不想在这里跟你讲太多的法律的丑陋面,不过,简短的说,法律程序是战役,不是彰显正义的平台!




2750廿三号

Anonymous said...

白头、波波,

你们没听过“沉默表示默许”?

你们不回应,寓意默许我的观点。

你们不明白什么?来!问!

2750廿三号


P/S:我明早要上班了。13号可能会到上海公干两周,不能确定是否能上来这里回应你们。所以我会在返马后再回应你们。

CHIA, Chin Yau said...

数字先生:

冤有头,债有主。我之前说过,无限上纲的议题,会让议题失焦。你把明福的死,硬把民政扯进来,就是无限上纲,让鉴定明福的死因失焦!

###########

啊哟!民政没份,请问谁是头,谁是主?数字先生倒知道蛮多内幕哟!

说来听听,说来听听!

Anonymous said...

呵~~呵~~Botak,

说你理解能力差,还真的即刻显露出差劲。

我说,“网上议事,讲的是真枪实弹的撰述能力。当你我要进行法律诉讼时,我们再以真实姓名对垒!”

这说明,“当”你我要进行法律诉讼时,是不确定词,你却用确定词来诠释!

呵~~呵~~

2750廿三号

波波 said...

好彩好彩,我一時看得太快了,以為有人說我要強奸許子根嚇到我呀~

誰失焦我不想講了。你的論點有多少人支持大家心知肚明。我只是很明確的告訴你,我沒有接納你的回應,我只是看到你一直的在轉炮台。

同時請你也不要強強把我標簽為任何陣營的支持者,那只是你錯誤的理解跟一廂情願的看法。

咦,你要走了哦,上海沒有INTERNET呀?

(哎呀,今天我發明了一個新詞呀,叫做MAHAHAI,應該會成為INTERNET新興名詞,嘻嘻~!)

Anonymous said...

白头,


谁是头,谁是主的答案,是由验尸庭裁决。


2750廿三号

波波 said...

你们没听过“沉默表示默许”?
你们不回应,寓意默许我的观点。

嗯嗯這樣民政對於以下這段

第二財長阿末胡斯尼说,“...如果槟城的华人要欺负我们,我们可以反击他们(kalau orang cina di Pulau Pinang buli kita, kita lawan balik orang cina)。”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25920

沒有回應,也寓意默许巫統的观点了。

ok,非常清楚,倒是這一個回應我接納得非常明白呀!

CHIA, Chin Yau said...

数字先生:还要工作啊!这年头有工做还真的不容易啊!

不如如此,白头不才,擦光头应该还可以,您老到上海公干时,互联网要连不上(共产党就是这样的款),白头自荐,就代您打光头,如何?

波波 said...

不過奇怪的是,用在數字先生的身上是>>>

“沉默表示默许”?,“寓意默许我的观点”

當我說我在等著看許子根和民政黨的反應。如果沒有反應,我會"誤會"小根根上下默許這樣的種族主義時,竟然變成了>>>>

“少年不知愁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
是的,我觉得你现在就像“姑娘不懂种族主义,为赋子根罪名强贴标签”!

哎呀現在才明白,原來國陣的那個雙重標準可以用到醬出神入化,難怪國陣辦什麼大會都有納稅人花錢養的馬打護駕,民聯辦的會被人家登台腰斬啦~

Botak said...

我的老天...哈哈哈哈哈...

各位請看令人吃驚的...:

"白头、波波,
你们没听过“沉默表示默许”?
你们不回应,寓意默许我的观点。
你们不明白什么?来!问!"

網絡大家上網時間不一樣, 竟然可以“沉默表示默许”?你以為是黨中央開會大家坐面對面? 你連名字樣貌人家都不知道竟然可以以為“沉默表示默许”?
你要自瀆式精神勝利?
你沒有自戀吧?

口氣好大哦…有點歇斯底里了, 你以為你是誰啊?

波波, 請問mahahai 是什麼? 是否maha sohai?

CHIA, Chin Yau said...

数字先生:谁是头,谁是主的答案,是由验尸庭裁决。

高明!高明!

验尸庭还没判,数字先生已知与民政无关。佩服!佩服!

Anonymous said...

波波,

我没转炮台,而是直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对垒。

我的論點有多少人支持不是重点,重点是尝试建立比较客观平衡的时评观态度。而这个时评观态度是以“结构理论”作为Methodology。

2750廿三号

CHIA, Chin Yau said...

数字先生:没回应?哦!就是默许了?

波波 said...

哎呀光頭,你別張揚呀,我份人是很低調的

這只是想到我老家的馬來小販面對國陣官員把那個pasar malam用的雨傘賣到一把700塊時,當著他們面指住他們的鼻子罵maha-tiu時的一個再新版而己

相當有創意下哦hor?

Anonymous said...

不!你错了,波波!

“沉默表示默许”有其先决条件,就是必须要有Specific的对象,不可以是General的对象。

所以,你试图佐证的Point是Invalid的!


2750廿三号

CHIA, Chin Yau said...

数字先生:
不!你错了,波波!

“沉默表示默许”有其先决条件,就是必须要有Specific的对象,不可以是General的对象。

所以,你试图佐证的Point是Invalid的!
#######

哦!那我的是有specific对象的哦,数字先生是同意了?

再说,麻烦您老不要用英文,一直要找金山词霸,吃力得很。关照关照英文超烂的白头吧!

Anonymous said...

白头,

以你在MCMC的人脉,理应侦查得到2750廿三号的电话号码。。。

2750廿三号

波波 said...

如果你連我的Specific的对象都看不出那就算了,數字先生,你只是一路的帶人家遊花園玩這種你民我主的遊戲的作風真的很討厭。

你不值得我為你半夜花時間。

CHIA, Chin Yau said...

数字先生:

以你在MCMC的人脉,理应侦查得到2750廿三号的电话号码。。。

######

杀鸡焉用牛刀呼。

白头不过在这放屁,用不着您老的号码

波波 said...

以你在MCMC的人脉,理应侦查得到2750廿三号的电话号码。。。

>>>>>>

別把自己放得太大了。
我說過了,你不值得我們為你花時間。我們也對號碼人的電話號碼沒有興趣。要不然打通了要怎樣?哈囉請問你是號碼人嗎?

這樣呀?

好心,就算你不覺得,我也會覺得這樣打電話很mahahai咯。

Fair仔 said...

2750廿三号,你好像蛮喜欢软趴趴的子根。这是取向的问题,我没有异议。 你twist and turn酱我很难理解你要掰些什么,也许是我理解能力差,也许是你表达能力不好,又或者你不是在讲着人话。这都很主观不需要多花时间去争论。

你以后喜欢投国阵还是马统是你的权力。 但是乱乱扣人帽子似乎不怎么厚道。我之前不回应你,不代表我认同你。但你可以尝试解读成-我干你都没有空!(请自行翻译去福建话)

Anonymous said...

白头:

验尸庭还没判,数字先生已知与民政无关。佩服!佩服!

+++++++++++++++++++++++++++

验尸庭的判决有3可能:

(1)自杀
(2)他杀,确认是谁杀
(3)他杀,不确定是谁杀

在3种可能下,只有(2)。。。

杀人者是“自然人”,不可能是“法人”。民政是“法人”!

验尸庭不需要解释,为什么杀人。

结论:与民政无关


2750廿三号

CHIA, Chin Yau said...

哎呀!我就说你啊Fair仔!别把我的小强给掐死啊!不然今晚我玩啥?

CHIA, Chin Yau said...

数字先生:

验尸庭的判决有3可能:

(1)自杀
(2)他杀,确认是谁杀
(3)他杀,不确定是谁杀

在3种可能下,只有(2)。。。

杀人者是“自然人”,不可能是“法人”。民政是“法人”!

验尸庭不需要解释,为什么杀人。

结论:与民政无关
#########

高明!高明!为何不能是法人?

Anonymous said...

波波,

你的引述。。

第二財長阿末胡斯尼说,“...如果槟城的华人要欺负我们,我们可以反击他们(kalau orang cina di Pulau Pinang buli kita, kita lawan balik orang cina)。”

这个statement是general对象,但是你却要用在specific的许子根/民政上,是不恰当的。

2750廿三号

Fair仔 said...

白头,小强虽然低贱,下流, 阴险。 可很难死, 就算捏死了一只,也会化成另外一只。 我要眠一眠啦! 晚安!

Anonymous said...

白头、波波:

MCMC的。。。

++++++++++++++++++++++

我是小人物,不敢妄自尊大。如果对你们言辞狂妄,请接受我的道歉。。。

我之所以对Botak这样狂,也是回应他的狂,拉拔声势。。。


2750廿三号

Fair仔 said...

白头,你应该说是国阵政府(法人)首相暑旗下控制的机构的爪牙(自然人)杀人。

Douglas said...

“沉默表示默许”?“寓意默许我的观点”? TMD...

数字先生只看主子脸色,一同盲目炒作,就算看到皇帝裸露的身體,也都隨聲附和大讚特讚,製造出許許多多虛假人生。

還是小朋友最聰明,知道皇帝根本沒穿衣服;知道騎白馬的不一定是王子,他可能是唐僧;有翅膀的也不一定是天使,那是鳥人!

真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TMD!!!

Frank C said...

好乱水~

我不喜欢人家杀人放火,所以我不投国阵。
我不喜欢人家贪得无厌,所以我不投国阵。
我不喜欢警察横行霸道,所以我不投国阵。
加上有点闷,想看看新政府行不行,所以我投民联。

总结:采用Structurational Theory作为思维基础,以当前和可预见的未来时空局限下,我选择安华做国家领导人。

智荣 said...

数字先生,
你告诉我们民主和两线制有很多问题,也告诉我们经济发展最重要,就算牺牲掉人权和自由也没关系(因为你说中国和新家坡很好)。我就很奇怪,经济发展为什么必然和人权自由是冲突的,要经济发展就没有自由,要自由就没有了经济发展,这样的逻辑说的过去吗?其实,我相信这里很多人都承认民主是不完美的体制,不过,我们选择了民主是因为民主体制在那么多不完美的体制里,起码是相对没有那么糟糕的体制,而且总比一党独大或者是独裁政府来得好。(如果你要知道为什么,我会花时间解释给你听,不过,我相信您应该知道原因的。)

另外,以经济发展为主的数字先生,你应该要退出(或者是停止支持)民政党,加入(转为支持)行动党了。为什么?这是因为民政党执政槟城的时候,财务是赤字的,现在行动党执政槟城却是转亏为盈。您那么注重经济发展,应该有注意到这一点吧。

最后,数字先生一直强调许子根博士很有大原则,我就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则?很想听听您怎样解释,许子根博士可以认同大马总警长的KPI可以达到过百的分数。这个原则是不是向巫统低头的原则,如果不是的话,请纠正我。

要强调的是,我不是什么民联的忠实粉丝,我只是非常的肚烂国阵。我也绝对认同民联有很多问题需要改善,但最起码现在的民联比国阵(包括民政党)来的好。

P.S我在这里潜水已久,多亏数字先生的出现,我才出来换一换气。

Anonymous said...

智荣,

(1)经济发展的过程中,的确无可避免和人权自由是冲突的。举个例子比较容易明白。在经济发展,国家土地的开发和使用,在经济价值链中有着关键的影响。我国国家土地法倾向人权自由取向,而中国和新加坡的国家土地法则倾向“强占”。虽说我国可以征用私人土地,但是也赋予私人捍卫该土地的权益,拉拉扯扯下来,就这么蹉跎了数年,而经济发展也蹉跎了数年。

(2)有关民主体制的问题,我已在Botak的另一搏文(http://botakray.blogspot.com/2010/03/blog-post_6270.html)解释。让我们自问,何谓民主体制?世界上有哪个国家是非民主体制的?北韩、也门、古巴、伊朗等在我们眼中的集权独裁政权,都以民主体制自居。难道以我们本身的意志,强加在这些国家是民主风范吗?口口声声“民主”的Botak,也无法对“民主”作出毫无争议的界定。

(3)所谓的转亏为盈,是一种表象,需要详细的财务报表作分析,才能掌握比较全面的了解。你可知道,去年的外资较前年跌了七十多巴仙吗?

(4)我觉得许子根的大原则是,实实在在,也有能力发展槟州经济。1990年CISCO全球供应链失误所引发的全球过量生产,导致Dell差点撤离槟州。在许子根带队下,直接影响马哈迪在RosettaNet上的投入,Dell终于留下。反观,林冠英草率地拒绝3 Billions 外资,还敢再国会没有羞耻感的宣布。

(5)我没反民联,而是特别对林冠英反感。是对他过度的虚以委蛇、争功诿过的小人特质反感!


2750廿三号

CHIA, Chin Yau said...

Fair仔:不好意思,我好像没这么说过,也不敢明示或暗示。找了半天字典,才知道什么是Legal Entity。

太深奥了,不好玩。

但Frank C 倒是举一反三,让我有一点点明白什么是Structurational Theory,又好像有点混乱。。

哎呀!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Fair仔 said...

白头,你当然没有说过啦! 我"屈"你说的。
你如果没有讲,我就当你默认!
你明白吗? 哈哈!

wcc5403 said...

看到这位2750廿三号,我就联想到中囯的五毛党,正式职称是网评员。

据说是神州十大神嘼之一,想不到马来西亚也出现了一只。据韩寒说这种神嘼的特征是语言没有根基,高潮不需前戏。

幸好只有一只,我们就圈养起来好了,让大家围而观之。

智荣 said...

数字先生,
1)看事情要看两面,如果土地是可以强占的,私有权没有被保护的话,还有谁敢买土地?

2)独裁就是独裁,民主就是民主,不会因为一个独裁政权向外界高喊我是民主,他就突然间就变成了民主了。难道你真的认为朝鲜、古巴、缅甸等,真的算是民主?

3)我们要看经济发展,当然要看财务报告,或许在外资方面,槟城政府是做得不好(纳吉政府也同样面对外资外流的问题),但是整体而言,槟城还是赚钱的。反观,民政党就算得到很多外资,但是财务却偏偏是赤字的,这些钱到底去了哪里?

4)数字先生好像还没解释,为什么许子根博士可以给我们的总警长那么高的分数?

Fair仔 said...

还要看整体,外资作么会跑? 国家的政策有没有问题。 手续繁重吗? 贪污贿赂才能给通行证吗?土著固打等。。 劳资是不是过高。别的国家是不是给更优厚的条件。。 马来西亚的状况已经是不同以前了。。。

CHIA, Chin Yau said...

Fair仔:

还要看整体,外资作么会跑? 国家的政策有没有问题。 手续繁重吗? 贪污贿赂才能给通行证吗?土著固打等。。 劳资是不是过高。别的国家是不是给更优厚的条件。。 马来西亚的状况已经是不同以前了。。。

#####

外资作么会跑? -- 因为它有脚
国家的政策有没有问题 -- 问题是外资
手续繁重吗? -- 有钱就快、有权更快!
贪污贿赂才能给通行证吗?--未必,看拳头大不大
土著固打--不敢答
劳资是不是过高--可以用大件夹好吃的外劳
别的国家是不是给更优厚的条件--不是不是!是他们苯,不会捞!
马来西亚的状况已经是不同以前了 --多了双峰塔,大马眼。

Fair仔 said...

劳资是不是过高--可以用大件夹好吃的外劳
------

用外劳倒不如到外劳出产国设厂?

CHIA, Chin Yau said...

Fair仔:用外劳倒不如到外劳出产国设厂?

----

问得好!不同!不同!到外劳出产国去没有油水可捞,要不然千方百计把外劳引进为何?

Fair仔 said...

警察又可以帮忙"更新"工作证。。。好过OT!

CHIA, Chin Yau said...

Fair仔:警察又可以帮忙"更新"工作证。。。好过OT!

----

政党才会有钱给抢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