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7 March 2010

嫻淑的小媳婦

拿戲來做的KPI辯論會上,雙方出奇的友善,火藥味只夠熏臘腸,民聯更是公開的勸說民政黨過檔。想不到鄧章耀一句:已經嫁進去國陣,就不能隨意分手,貞節牌坊轟然直立,令人刮目相看。

問題是國陣只是一個政治聯盟,就像民聯一樣。如果道不同志不合,本來就可以分手,瀟灑來去。想不到民政竟然當自己是'嫁了進去'的,並把巫統的橫行霸道,種族主義行徑,當著是'伴侶的鼾聲'而已。其從一而終的嫻淑小媳婦心態,令今天動輒離婚的女性汗顏。

人家不吊馬華,就看得起你民政,也是因為看好你們的多元種族政黨的良好底子,可以在未來的政治環境有作為。還有窩在裡面不得志的一群有志之士,都在尋找一展所長的空間。因為就像我所說過的,種族性政黨在二十一世紀是站不住腳的。

想不到鄧章耀雖然有個硬漢哥哥,自己的懶耙籽卻小很多。如我們先把對錯放一邊,以實際利益出發:對於一個政黨來說,沒有了可預見的政治利益的聯盟,是完全不值得留戀的。

令人不明白的是,民政卻在這時候向國陣表忠貞,令我想起民國初年,許多老人拒絕把辮子剪掉,而被那些所謂的新青年抓去剪。問題在於這些漢人,三百年前打死都不留辮子,而三百年後打死都不剪辮子。奴化了這麼久,一點點奴性,總是有的。

是忍辱負重嗎?忍辱負重,都會有個目的。比如越王勾踐想復國,而復國就成了他受辱的目的。打進國陣,糾正國陣?那是歷史了,你們都已經被國陣糾正了。受辱沒有目的?臥薪嘗膽沒有目的?給人吊沒有目的,就是因為B癢?

或許,等巫統重劃選區勝利後自己可能有機會擔任首長?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民政的眼光就是檳城檳城檳城。我也肯定民政內部一定有不同的聲音,鄧章耀這麼說不知道是否每個基層都那麼想。

你們既然祭出了貞節牌坊,自然不能勸你們水性楊花,張開大腿給民聯再來一次。不過明知沒有高潮的還要翹起屁股給人交叉,呻吟哀號,對你們還有點感情的檳州子民看在眼裡,可能疼在心裡呢。


刊登於風雲時報專欄

34 comments: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只要一日还呆在国阵,民政就没有从振的机会。

至少到现在还是这样。

上议 said...

马华只懂 伪官 之道,而选择逃离政治.

鄧章耀 也还不懂什么是 政治 吧~~!!

Anonymous said...

应是:民联公开的劝说民政党过档。

安哥爵 said...

把这人送去博物馆做研究或当样品摆.连标本都不够格.

波波 said...

安哥此言差矣,這麼食古不化自我矮化奴性不變的人是從清朝pop出來的,入主大馬博物館,資格足矣~!

Frank C said...

如果丈夫是一个酒鬼,白粉仔,赌徒,那离婚,就是一件超越貞節道德的大事了。

鄧章耀的盲目和无知,益发彰显民政因歹种而没落的事实。

我认为民联有没有民政都是好闲~

或者说,没有民政更落得自在。

Tze Howe, 9W2THO said...

曾经有马华政治人物在一个讨论会上谓马华如果开放并转型成为多元种族政党,将丧失本身的身份特性。由此可见国阵成员党仍然执着于种族主义的假象,并选择固守本身族群的基本盘。他忽略了,未果不能赢得各族选民的选票,那么将会损失更多。在政治上,选票就是王道,没有了选票的政党,比丧失宝剑的剑客还要无助。

同样的,巫统在民联强而有力的竞争之下,和成员党一样面对危机。如果我们审视308大选的投票趋势,马来选票在民联强而有力的竞争下已经一分为二,城市票都倾向民联,巫统铁票就只剩下乡区马来选区(得益于反对党无法渗透)。但是这也如强弩之末,盈不可久也。要知道城市化是国家发展过程中无可避免的趋势,乡区在发展洪流里将慢慢更变成城市,乡民将会接触更多的资讯,接受更高等的教育,拥有更为开明的思想。那时候隔绝、愚民政策可是行不通的。

总结以上的论点,国阵如果要搞改革,就要往多元种族单一政党的方向发展,并积极往中间靠拢,吸引人数最多的中间选民。短期内,各个成员党的领导人难免成为党史上的罪人,但是政治不争朝夕,只争千秋,这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方法。我们一一来剖析。国阵于308大选惨败,主因为巫统的霸道及成员党的积弱。而为什么巫统过后依然一次又一次陷成员党于不义呢?原因是巫统的主要目标已转为为争取保守马来选民,半生不死的成员党,贡献反而由于渺小而变得可有可无。

西敏寺制度的国会无可避免有很浓厚的政党元素。国会占多数政党的党魁就会是行政首脑。马来西亚首相一直以来都是由巫统出任。所以只要能爬到巫统主席宝座,成员党接受与否都不在考虑之内。变相的主席(首相)的竞争者只需要满足马来人的需求,而不需要顾虑其他族群。如果成员党内的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伊班人等拼入了国阵。这样其领导人在竞选党内高职时无可避免的必须把少数族群的利益考虑在内。少数族群掌握的筹码可能不足以让他们登上首相高位,但是足以决定胜利属谁,成为党国的造王者,影响力不可谓不大。也唯有这样,由政党领衔的内阁在制政策的时候,才会同时顾虑到所有族群,各方的利益在这种平衡下有更大的保障。那时候我们有望看到国阵大会上出现的口号是马来西亚人万岁(Hidup Malaysia),而不是马来人万岁(Hidup Melayu)

http://thooi.blogspot.com/

tamiya said...

当我看到“嫁进去,就不能因为小小的鼻鼾声”而离婚,我真的好庆幸,这些人不是我们的首席部长。

真他妈的,一个走后门的部长,就满足到这样了??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写过一本著作叫“大外交”,主要是探讨曾经作为世界霸主的英国,如何在欧洲大陆搞外交策略,即制衡或遏制。
简单地说,如果欧洲大陆力量团结起来,英国就不不能当老大,而英国要保持长期的霸主地位,就要不断在欧洲大陆各国制造纷争。
战略上的需要,就算是较弱的一方,英国也需要扶植,目的是为了利用一个板块去抗衡或制约另一个板块。只要欧洲大陆散沙一盘,一直窝里斗,英国才能从中保持强大,瓜分最大的利益。欧盟成立的时候,英国是最不积极也是原因在此,至少,到今天为止她还不让英镑变成欧元。
今日的美国就是当年的英国,在英国经验的影响下,美国看到,一旦欧亚大陆的国家和地区加强合作,美国在全球的利益就很容易成为次要的局外人的角色。当年与中国建交,就是要利用中国制衡苏联。相反地,今天中国的迅速崛起,对于美国来说,一旦中国强大起来成为欧亚大陆的粘合剂,美国将被迫出局。
所以美国就利用在阿富汗反恐的机遇和战略性布局,在欧亚大陆之间打根钉,隔开欧亚大板块之间的融合,和在中东扶持以色列以衡制回教国势力的手法如出一彻。接下来就是在全世界点火,有纠纷就有美国利益,在利益优先的前提下,今天的伙伴搞不好就是明天的对手。
好啦,大国之间的游戏讲完,回到大马。
政治本来就是利益游戏,马桶就是美国,为了保持本身利益,其他的只是手头上的棋子。君不见马桶五十多年来,从来就没有要认真地,或想要团结各个民族,相反地,不断加深各民族的鸿沟,引起各族的紧张气氛,马桶才能如美国的世界警察身份来平息纠纷,更夸张的概念是如果没有美国,世界会更乱;如果没有马桶,大马每天上映513,虽然实际上是相反。
如果民政一厢情愿地认为自己是马桶的媳妇,那跟日本台湾认为美国是他们的保护罩,领头马有什么区别?结果还不是干了你再干,爽的时候干,不爽的时候也干,也丢给别人干,只是利益上的慰安妇,如果不从就算把你放在前线当炮灰也在所不辞。
如果邓章耀的三从四德和贞节牌坊思想是代表全部民政党员的话,那只能说明这个党不但没有危机感,也没有本身的理想思想,更不知道什么是政治,什么是战略,更不懂选民要的是什么!这也难怪,主席可以为了官位而苟且偷生,下面的,只要能有高潮,根本不在乎是插还是被插。既然那么喜欢被插,当选民的票变成箭,让你们万箭穿心的时候,也不要怪别人!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民聯更是公開的勸說公正黨過檔?是民政党吧。

嫻淑的小媳婦,大佬我认为国症把民憎当成是性奴。

失败のman said...

污桶肯定是当民政是性奴,但,可悲的是,民政还是乐在其中。

moo_t said...

二楼后座:
英国在二战后,已经是日落国。事实上, 因为历史因素,讨厌英国的国家比讨厌美国的国家还多。 美国精神是爱尔兰+ 犹太。大前提是美国利益为上, 没什么不可以干的,需要让步的时候就让步,没好处的话说放弃就放弃,有必要的时候就“很黄很暴力“。这比英国的伪君子还容易猜测得多了, 不过在国与国的战略方面,因为不必要死守很多条规,所以美国政府行动比许多国家快。越战那里没讨什么好处,军人死伤太多了,结果说退就退。 如果是别的小国,还在那里拖拖拉拉的“争一口气”。

二战没开始前英国还是拉着殖民地主义不放。 而美国就已经放弃了不实际的殖民地主义。比如说,日本还没轰炸珍珠港前,美国已经答应让菲律宾独立。所以在二战的时候,菲律宾首都外就是游击队的世界。

马桶的精神,肯定不是“美国方法",而是拖拖拉拉的英国伪君子+殖民地主义精神。整天只想着那个“the old glory time of British colonial master"。 那就是学二战前的英国人, 搞殖民宗主的玩意。

简单来说,马来人霸权 = 翻版英国殖民宗主霸权。种族主义只不过是马桶用来包装殖民宗主霸权的糖衣。

在国际化的今天,其实许多区域国家的政治局势都在大国的监视下. 97 亚洲经济风暴,大国一样没出手,因为还没影响它们。 不过97 年的时候,印尼苏哈多其实还可以用军队硬干下去血洗雅加达,不过美国就不想苏哈多家族变成另一个讨厌的国家:迟早会用向外宣战来稳定政权,马六甲海峡就会变成很麻烦。结果就非常简单,苏哈多“自己选择”交出政权.

马桶如果要搞一个新的513,欧美肯定会阻止:i. 马来甲海峡的航道太重要了,影响多国利益
ii. 虽然撤出不少,欧美在蕃薯国也有不少投资。
iii. 如果事件失控,马桶去打怕输国来“立威”,就算事后抓到几个马桶主事人上战争法庭,还一样是亏大本生意,总不成把蕃薯国变成美国旗的另一颗星。

大家想想, 喊了这么多马来霸权的话, 为什么还没有马桶粪粪够胆像中国粪粪那样喊武力收复台湾,来个“武力收复怕输国"?现在国际主义就是比你民族主义(nationalsim) 的拳头大。

------------

鄧章耀在KPI 辩论会上说的话, 只不过是要说明太监党的头头是太监。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moo_t兄,
谢谢指教。
我引用大图,你切得细微,好玩好玩。

michael said...

哈哈!无能不一定无奈,也不一定就要翘屁股给马桶干。
选民还能对酱的‘超駭’政党有所期待吗???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不过,我有几个意见想与moo_t兄分享分享。

(i. 马来甲海峡的航道太重要了,影响多国利益)
所以美国的布局上,上面有阿查国,中间有人妖国,下面有怕输国,后方还有外劳输出大国。还有,只要中国同意,昆缅高速也是另一个选择,甚至是代替路线。只是没有最终必要,大家都保持沉默而以。

引用1:
大马制造业机械和运输设备的贸易盈余则由2000年的105亿美元(国内生产总值11.2%)下滑至2008年的90亿美元(国内生产总值的4.1%)。2009年6月的净外来直接投资从2004年6月的+2.4%跌至-3.8%。此外,马来西亚也在外来直接投资流入量指数榜内从2006年的67位跌至2008年的71位。流出的外来直接投资在过去三年内已经超越流入量。

所以说(ii. 虽然撤出不少,欧美在蕃薯国也有不少投资。)不用担心,欧美利益在这里不多,正如你说的,97年金融风暴,没有影响到欧美,他们就不会鸟你。区区一个大马的内战(比较严重的讲法),管它的。

引用2:
刚刚发表的数据:全球商业顾问公司Z/Yen集团为伦敦金融城编制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排名中,纽约首次与伦敦不分胜负,香港、新加坡及东京紧追其后。
所以说(iii. 如果事件失控,马桶去打怕输国来“立威”。)以怕输国的吸金能力和金融中心地位,又是美国在东南亚的以色列,只要她少一条毛,欧美才不会袖手旁观。再说,就算单打独斗,也不是她的对手,甚至连当她的对手资格也没有。
她全民皆兵,一直采取攻势防御的姿态,三军综合能力,都是东南亚排第一。至少,大马拿钱多国拿枪的军队,还没有过桥,已经被她打个稀烂。f-15sg“攻击鹰”,“豹-2”主战坦克,“阿帕奇”攻击直升机,“可畏”级隐身护卫舰,“酋长号”潜艇,加上今年要被编入171中队的“射手号”和“剑客号”(大马不会潜水的两只鱿鱼遇到他死定),还有很可能进来的f-35闪电ii式综合打击战斗机(第五代),炸了你大马回去开香槟你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鱼米之乡 said...

民政的总秘书果然强啊!
嫁入夫家就忘了娘家;进入国阵就忘了民意。

难怪,
人家敢撕首长的相片,他们不敢硬;
人家说华人是移居者,他们不敢辩;
人家说华人是卖淫者,他们不敢反。

啊,
忘了他们是虚子根的追随者,
Botak,你也强人所难了吧!

三从四德被他们贱用,
他们不被人奸都几难!

CHIA, Chin Yau said...

政棍如章耀者,比比皆是,环顾各政党,有那一个不是如此?


把民政与慰安妇相提并论,对慰安妇来说是天大的侮辱!

Anonymous said...

槟巫统的嚣张伤害了多少槟城人的心,民政党一律视若无睹,这种只懂得躲在马桶里苟且偷生的“面肿党”,只会让槟城人民更加反感。

michael said...

鱼米大兄,
人家敢撕首长的相片,他们不敢硬;
当时虚子根已没首长当啦!阳痿兼早泄!怎硬?
人家说华人是移居者,他们不敢辩;
民政已快被马桶移出槟州咯!自顾不暇!怎辩?
人家说华人是卖淫者,他们不敢反。
在马桶面前,连做鸡都不如!无能无奈!怎反?

不是(parsi)打死不走,是(kiasi)怕死不走。说它是‘超駭’政党,错不了哦!

Cinn said...

民政党~~
谢谢你们的懦落,让我们在308作了对的抉择。
谢谢你们的自卑,让槟城的选民可以不需要再内疚当初没支持你们。
更谢谢你们的无能怕事,让我们看见投了火箭之后,所带给槟城的发展有多大。
你们没有错,四十多年了你们所作的一切都是对的(这是你们自己认为的!!)
可原来我们的选择也是对的。
谢谢你们!希望你们能继续怕死下去,别让我们槟城人难做。

zuiyanhong said...

要求奴性十足者说"不",简直是天方夜谭,他们只会说"椰子"与"瓶子"。要他们过档无异于缘木求鱼,或许外科医生为他们植入睾丸才能成事。

Frank C said...

(马来甲海峡的航道太重要了,影响多国利益)

是喽~ 以前念历史的时候,西班牙,葡萄牙,英国等强国都在打生打死争海峡控制权。

我们念了这么多历史,就没人告诉我们英国殖民主义背后的思维。有时就觉得白念了。这天杀的邱家金,篇个像屎的教课书,荒废了我们的青春。

(二楼去当国防部长了!)

leejiajia said...

千万别拿邓章耀和女人相提并论,人家邓死忠的奴性如此强烈,很多女人会卷路走的。

他要生为国阵奴,死为国阵鬼是他的事
就不知国阵有没有爽到?

Botak said...

(無名和大佬: 謝謝訂正....)

對不起, 今天遲了...不能一一回應. 你們的回應我都是很看重的.
剛到家, 已經是午夜. 看到留言版, 心中有個問題揮之不去.
我不問到底民政裡頭有多少人想要出逃.
我只想知道, 在看清楚了沒有政治前途以後, 為何還有人要做小媳婦?
難道...真的是賤?

Botak said...

離家家: 哎呀, 罵民政黨也會得罪女人, 真是意想不到....

對了, 光頭網站陸陸續續的發明了一些新詞句(番薯國, KNN, 馬鏟...等等) 之後, 今天在留言版看到米糕的 "超駭".
哈哈哈. MICHAEL, 以後可以借用嗎?

Anonymous said...

邓章钦有这样的一位“贤妻良母”的弟弟,不晓得他会感到怎样?伤心?无可奈何?气馁?

我的偶像居然有位没志气的弟弟!我为他感到脸红!

绿草

Anonymous said...

邓章耀和邓章钦真的是亲兄弟?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民憎党是时候收皮了,里面的不是想当官就是想捞取工程计划,去做污桶的性奴肯定捞到一点好处,当初513事件过后劫持反对票投降国症,就证明它只是要在朝。民憎党加入民联,忙就帮不到,还当25仔帮忙国症分散民联的团结。

Botak said...

大牛: 人家就是明知沒有重整的機會也要呆在國陣.

上議: 鄧章耀是….我不知道如何形容他, 他的嫁入國陣將會使他名流千古.

無名: 嘻嘻…已經訂正

安哥: 標本..還可以啦, defective items display...

波波: 對對對…好像喜歡main的羽員一樣

FRANKIE: 民聯就是知道他不會過來, 所以才作弄他. (不過小彬彬就不敢說)

TZE HOW: 馬華如果變成多元種族政黨, 就不能叫馬華, 要叫馬鏟.

TAMIYA: 姓鄧的連首席部長都還沒做, 就這樣了. 做了, 就要開口叫娘.

二樓: 從大看小, 說得好!

大佬: 人老了, 打錯字…

蜘蛛人: 性奴...厄...貪他屁股漂亮咩?

MOO_T: 再有513, 歐美會否阻止真的很難說...畢竟我們好像不是那麼重要. 不過馬來人獨大的確是英國人留下的遺毒...

米搞: ‘超駭’好詞..

二樓: 打大馬,需要F35嗎? F5E打F5E也贏了, 因為我們的沒有引擎.

魚米: 哈哈, 問問當年打入國陣, 糾正國陣那群人啦,

白頭: 他們比慰安婦好命, 他們有空頭, 有錢收...

無名: 其實檳城人已經忍了很久, 只是賤民心態, 覺得投民政華人可以當首長, 現在發覺原來投民聯也是一樣, 就不同了.

米糕: 出了檳城, 他們何去何從?

CINN: 老實說. 對! 他們下臺後才看到他們的懦弱.

最眼紅: "椰子"与"瓶子"? 願聞其詳…

FRANKIE: 可能二樓就是國防部機密參贊.

Botak said...

綠草: 聽說他們私底下不談公事.

喋: 對啊, 雖然一胖一廋.

大佬: 我預測他們會分裂, 有人會出走.

michael said...

Dr.Botak 老大,哈哈!‘超駭‘ 是超极駭怕的精华缩写。用于形容该党最为贴切!

公家词汇,无需特权!不含固打!喜用超駭,拿去用吧!哈哈!

鱼米之乡 said...

咪搞:“超駭” 超极駭怕的精华缩写,如果用广东话来念又是什么?

Botak said...

我就是看中了它廣東話的用意...連音都一樣. 簡直是比我慣用的'臭海'好多了.

michael said...

多音多义字!这就是中文的精髓!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