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8 March 2010

德高望重那廝

古往今來,東山復出,重出江湖者,必為德高望重之輩。

然而,今天有黃公家定,在位時對華社毫無建樹,倒是做好了嚴密控制中文媒體,滲透華團的工作。典當華社利益到這種地步的,除了豆皮林,也只有他了。

而另一對華社的長遠傷害,便是鼓吹遠離政治,發起華社子弟讀弟子規之類的孔家廟慢性毒品,灌以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思想,使華社下一代變成對暴政唯唯諾諾的白痴。

現在卻想在眾馬屁精造勢之後欲以德高望重前輩姿態重出江湖,卻忘了他其實沒有什麼光環,唯一的光環就是懂得自己下台。他如果當選,就表示馬華氣數已盡,全黨都應該退隱竹林,韜光養晦,繼續終身學習,清清白白做狗。


刊登於風雲時報藍粑話語

37 comments:

安哥爵 said...

308后他在国会表现了什么?神出鬼没.
只想到马不知脸长这几个字.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好事,亡家丁的复出会让卖华公会趁早收皮。

Botak said...

安哥: 他一直都在啦. 很多事情他在背後有份做的.

大佬: 不是已經收皮了嗎?

方人也 said...

有说:好马不吃回头草。吃回头草的还算好马吗?哦,差点忘了,这头马当初不是心甘情愿离开,而是被迫赶出场的。

moo_t said...

人家张董出金,黄氏还不去配合?

马烂党斗来斗去, 还不是要斗金多。
太有趣了,媒体要写的还不是那些抢金的嘴脸 :
怕搭错船没金
怕输赶表态来拔头筹
怕太早表态不值钱
上班船没进黄氏堂口现在赶紧进去
下不了船的想尽早挖金
上了船的也想尽早挖金
赌不起的就想上下左右逢源


就是无关国事。

Anonymous said...

A: "他會贏嗎?"

B: "有關係嗎?"

C: "那老蔡是否會掉眼淚?"

花旗佬

Nirwana said...

哎呀,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吧,反正已经是irrelevant嘛?黄氏皇朝想要抢滩,是会把溃灭的时间弄短罢了,哈哈哈哈!!!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污桶祖师爷天下第一大贪党日本自民党再怎么污,再怎么把国家债务余额搞到gdp的1.97倍,再怎么丢掉政权,再怎么在美国前面抬不起头,也只是搞排排坐吃果果,换头头跟换衣服一样快,从来就没有玩重新上位这回事,卖华共贿这种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本族人抛弃,被污桶当发泄工具的淫妇(听百头兄讲的,不要侮辱慰安妇,所以不用)的鸟党,会玩这游戏,除了证明在位的没才没能没道没德不忠不义之外,已经下台的也是如此。
当然,有个假和尚哥哥在旁,哪有吃斋的家伙;血腥不义之财之地,哪能生白莲。
人家是王者归来,这烂蕉党???嘿嘿嘿,惘者归来吧!还是亡者归来,共赴黄泉???

Botak said...

方人也: 他是馬? 馬桶的馬...

MOO_T: 好玩了, 張董出錢?

花旗佬: 老蔡未必輸, 你不給他又和翁大頭聯盟?

NIRWANA: 這麼多人搶, 根據黃進發(看風雲時報) 是因為空少了.(大選輸了的關係..)

二樓: 他們已經正式變成巫統中文學會.

丽莲~流金岁月 said...

马华里真的没有人才了吗?敢问黃家定在位时有何贡献?老黃不是在308大选令马华全军覆没而被逼下台的吗?何来德高望重?

上议 said...

太上總会长C4要用人,家丁还能不仆出來聴命么~?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应该是污桶香蕉协会。
本身是烂蕉,华校出身的不多,香蕉人一堆,所以不能当中文学会。
他们其实最想混的是外交部移民局对华人窗口(因为人家当我们是penumpang),但是华人就是因为这些家伙而一直当过客或寄居者,所以不鸟他们,结果他们当不了。
话说回来,因为人家看他们这么好被干,被乱干,也认为我们的妇女是卖淫者,再加上他们都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stockholm syndrome)患者,所以卫生部一直由他们管。


p/s:stockholm syndrome---心理学中的一种疾病,患有此症的人对于压迫残害自己的人不但不抗拒,反而会产生敬仰,欣赏或者依赖的情绪。

大王蛇 said...

“没有人”最适合出来竞选马华总会长,因为“沒有人”會救华社的。
http://zh.uncyclopedia.info/wiki/%E6%B2%92%E6%9C%89%E4%BA%BA

木子 said...

好一句 “黨難當前‧無法置身度外” ...

Botak said...

Lilian: 最糟糕的是, 他以為他德高望重啊.

上議員: 看看MOO_T 所講的, 如果是真的, 那每個人都是為空頭而戰吧了.

二樓: 巫統香蕉學會? main 學會? 寵物協會?.....

大王: 大王英明. 此'沒有人'還沒有找到.

Botak said...

木子: 反正是藉口, 當然儘量富麗堂皇. 難道說我們競選只是main main?

michael said...

马不知懒长?争长斗短?迟早家令,家铲,也一起出来带马华去荷兰。

哈哈!马华??不必割包皮,可以打包收皮啦!!

A secret man said...

斗来斗去,无关国事. " Ka Ting comeout with blessing by Najib" 抬不起头!

moo_t said...

Botak: 星洲那个常青張董。如果是那个PKFZ 斤斤计较張,黄氏才不上车。

因为有人说星洲封锁所有不利于黄氏的任何言论。 而且只是利用报纸帮忙还是不够的。 黄氏没有组成"黄-金-组-合”,怎么出来行走。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现在的卖华公会已经折堕,还没有收皮,收皮了就没有卖华公会的存在。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是的,政治世界里不需要正当的理由,正当的行为,正当的口号,正当的原则,正当的手段,只需要正当的利益。
是的,政治能够让互不认识的人成为战友,也能让滴血为盟的兄弟变成仇人;政治可以让一个人变成多面人,也能让不同的人变成一种人。
是的,政治没有国界,只有圈子,政治不需要忠诚,但容不下背叛。
是的,政治不怕强大的对手,只担心弱智的助手,政治不会是黑暗里的曙光,只是政客照着自己的舞台光。
是的,政客不会去发掘宝藏,这样会打草惊蛇,他们只会把宝藏占为己有。
是的,政客利用政治权力把敌人吊死,权力政治却是吊死政客的工具。
是的,政治是世界上最脏的东西,也是最容易被漂白的东西。

eddieliow said...

差别是之前3只老妖怪在斗,现在多了一个老妖怪出来,3人麻将变了4人清装麻将。

Botak said...

米搞: 家令, 家鏟? 黃X令? 黃X鏟? 虧你想得出來.

秘密的人: 都說了, 巫統中文協會.

MOO_T: 哦…..是那位嗎? 星洲和翁大頭有很深的牙齒印…

大佬: 要怎樣才叫收皮呢? 包皮收縮?

二樓: 臉皮! 臉皮! 媽的, 不厚都不行啊! 怎樣朝三暮四啊?

EDDIE: 可能還是三角戰, 因為翁菜聯盟, 就可以氣死清白的狗.

anakmalaysia said...

Without me OKT mca mana boleh ? I am the only one that can solve the problem, what is OTK ? What is CSL ? Actually what is the different between OKT and OTK ? Oh, same shit in a different bucket, CSL is a little different, at least he got the guts to admit he is the actor.

Botak said...

AnakMalaysia: According to the public opinion from MCA members, if there was direct poll from members, it would have been OTK, becos he is the only one who would at least (sometimes....) say no to UMNO, while the other 2 are UMNO's dogs, for sure.
But the tricky part is that the members do not vote directly, but the so called representatives.

Botak said...

很累...明天不寫貼文.
送首歌給大家. 晚安.

當我們同在一起 (兒歌)

當我們斗在一起
在一起
在一起
當我們打在一起
就是三國演義

你先對我笑嘻嘻
又對著他叫打鈴
當我們黨爭又起
沒有道德仁義

當我們抱在一起
在一起
在一起
我們在記者會裡
總是哭哭啼啼

你先說我搭飛機
我又說你被含七
當我們黨爭又起
權位就是Daddy

他又說我輸不起
我又說他沒COLI
當我們打來打去
就要去找那吉

leejiajia said...

波大的儿歌是儿童不宜之歌。

其实,谁理会他们谁出来竞选,总之麻花早早关门就是符合大众要求了。

波大你别说人家把弟子规用放大镜放大大,还给他烧起来;你看学校的老师还不是大赞特赞,还学人家下跪敬茶洗脚呢!真是酸死人!

Botak said...

離家家: 我們華人還要教孩子那種跪地倒茶或用身子餵飽了蚊子才讓父母睡覺的自虐性的思想, 那麼我們的下一代就完蛋了.
我是反儒的. 儒家發展到了朱熹的理學那時候才叫做令人作嘔(比如, 老母死了就守孝三年而不事生產, 等等)
我們的下一代, 要和老外拼, 一定要有獨立的人格.

近朱者赤 said...

我到觉得黄比翁蔡更适合当总会长.马华被翁蔡搞到满身伤,党务陷入空转.

黄当选对华社有无利,看个人戴什么眼镜去分析而已.马华死而后生或死不翻生,也许是一件好事.

Frank C said...

Haha... <>

绝!

Anonymous said...

哈!好一首“当我们同在一起”!

botak,你文章写得好,歌也唱得好呀!


绿草

Mountebank said...

我到觉得黄比翁蔡更适合当总会长.马华被翁蔡搞到满身伤,党务陷入空转.

黄当选对华社有无利,看个人戴什么眼镜去分析而已.马华死而后生或死不翻生,也许是一件好事.
------------------------------------

你在自家的部落格一直唱這個調調,可以具體的說一說,為什么黃家定將會是馬華或是華社的一盞明燈嗎?

我等你。

近朱者赤 said...

Mountebank,你只有满嘴粗口和把话往别人嘴里塞的本领嗎?

我只说过黄比翁蔡更适合领导马华.别人有不同的想法我也愿意接受.

如果这里是一言堂,我也不会三两天就跑过来报告.

leejiajia said...

楼上的在吵架呐!

有什么好吵咧!

总之,让麻花兵败如山倒的会长就是好人,328快去投票,选一个好人会长出来。。

近朱者赤 said...

马华现在只是居住在巫统身上的寄生虫.翁蔡上台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因为翁蔡的小辫子都被巫统紧紧抓住.

再来,翁蔡有可能会为华社赌上自己一注嗎?有想法的中央代表应该知道黄仍然是最好的人选.

Mountebank said...

再来,翁蔡有可能会为华社赌上自己一注嗎?有想法的中央代表应该知道黄仍然是最好的人选.
-------------------------------------------
是的是的,謝謝你對黃先生的厚愛,但是單憑你的三言兩語還是看不出來黃先生的存在價值在哪里?

除了無謂的謾罵,能不能請你心平氣和的給我們闡明一下:黃家定到底是基于什么可以算是馬華的“不二人選”(除了謾罵,你一直沒有端出牛肉)

這樓已經快曲終人散,人客不多。

請移駕到最新一樓,我等你。

近朱者赤 said...

Mountebank,你不只有严重的被害妄想症,还有更严重的多重人格解離症.

在我那里针对黄,在keykok那里却希望黄当选.原来你和许月凤是一队的.

你要记得吃药,避免伤害无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