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 December 2008

給臉啦

你和人爭論時, 突然會有人插進來: 算啦, 給我臉囉, 別計較啦. 你給人冤了, 正在為自己爭取公道時, 有個你認識的人打住: 哎呀, 算了, 給臉給臉, 哦, 我們去吃東西, 我請客….你買東西貨不對辦, 找店員理論, 旁邊殺出一個程咬金, 哎唷, 不要這樣啦, 這店老闆我和他熟, 給臉我, 別罵了, 我叫他換一個給你….總之, 每當你要義正辭嚴的表明一些東西時, 就會有一些小丑出來, 打哈哈, 拍肩膀, 叫你給臉, 然後你會發覺如果你不給臉, 他就變臉, 你就連他一起得罪, 明明是一件事, 變了兩件事.

給臉的惡習根源在於習慣性妥協症候群, 在於想用私人關係代替法律, 在於懦弱沒有懶葩仔不敢面對鬥爭場面, 在於愛面子想顯示自己的江湖地位, 在於不敢也不想針對是非黑白說清楚, 在於習慣無恥沒有道德準則, 在於習慣迷迷糊糊毫無原則過日子.

給臉的惡習根源在於華人的傳統劣根性, 萬事和為貴, 只要是和氣, 就一定生財, 對與不對, 先放一旁. 人家有事, 就叫人給臉自己, 不能擺平也硬要擺平, (要不然那裡有臉?) 人家的痛苦不在考慮範圍內. 到了自己有事時, 卻不敢循正途解決, 因為從來就沒有是非黑白禮義廉恥的觀念, 更不知甚麼是正確途徑, 就只有走後門, 靠關係, 拍馬屁, 兜了大圈, 還以為自己很有辦法, 卻不知很多時候其實是一個電話一個表格就能搞定的事.

惡性循環的後果, 沒有道理沒有法律沒有黑白, 臉比憲法還有保障:
給老公打, 不報警, 去找張天賜, 要老公給臉張天賜
女兒失蹤, 不報警, 去找張天賜, 看枴帶女兒的人可否給臉張天賜.
給黑社會恐嚇, 先找人看看可否給臉, 不行再找張天賜, 不會報警.
給老闆無故炒魷魚, 不是找工會律師, 而是先找老闆認識的人, 給臉給臉, 不行的再找張天賜
老師給野蠻家長毆打, 本是刑事案, 校長勸老師給臉, 別把事情鬧大, 報警便是不懂得做人, 只好找張天賜

惡性循環的後果, 大馬完善的法律系統形同虛設, 大馬警察能勸服你給臉就最好, 你不報案他們可以不辦事. 最慘的是不想給臉的人, 就會被認為是偏激, 好事, 小氣: 嗨唷, 你這人, 竟然誰誰誰出聲了你都敢不給臉. 結果整個社會沒有人說道理, 只說人際關係. 整個社會讚美奴性, 鄙視勇氣, 鼓吹妥協, 誨慢正義.

給臉? 給甚麼懶叫臉? 我有這麼多臉給我不會拿些去賣? 給你? 吊.

(照片來源: Botak 攝於布拉格, 捷克)

2 comments:

老颜 said...

在北京的时候,从某些中国人口中得知,他们认为我们那过来南洋落地生根的老祖宗,骨子里便是逃避冲突,注重生意、和气生财的聪明商人,国家有难,他们因地理优势(沿海)的便利,坐船就走了。(他们不知我们这里有马共)

如果这个想法成立的话,那我们的根源即然如此,也难以在短期内整个调整大家的妥协思维模式了。

Botak said...

唉...他們到底知不知道我們的老祖宗是給賣豬仔賣過來的? 以前南中國一片窮困, 哪有他們住天子腳下的好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