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6 December 2008

母語教育和同化

前一篇貼文“關鍵在於二等公民”引出了一個連我自己也沒好好想過的問題: 如果一切一視同仁, 包括娶馬來妹也不被強逼進回教, 民主自由, 自由通婚, 升學買股票公務員升職加薪, 全都沒有華巫印族之分, 那請問我們肯不肯被同化?

我想了很久, 得到結論是: 聽起來好像很簡單, 就在選擇一, 不被同化而繼續受壓迫, 但有中文讀; 選擇二, 被同化, 不受壓迫, 但沒有中文可讀.

事實上, 不但沒有這種選擇, 這樣的選擇也不合邏輯.

雖然我是一個十分為我的中華傳統驕傲的人, 但是, 就像你們所看到的, 我全部的貼文中所強調的, 卻不是中華教育, 而是公平二字. 當然, 人們可以斷章取義說光頭你就不推動中華教育啦? 絕對不是, 而是有了公平, 也就沒有人會質疑華文教育的存在需要否. 為甚麼?

一個民主社會是絕對不會阻止少數民族學習自己的語言, 在歐美, 少數民族的語言教育並不會和正規教育起衝突. 在英國, 幾乎每個大城市都有周末上課的中文學校, 還分簡體字和繁體字兩派. 政府不但鼓勵還津貼, A水平會考可選考中文. 原因在於, 一視同仁的根本, 不在於強迫你接受一種語言一種制度,在於“憑本事吃飯”, 在於人民沒有一二三等.

所以我才在上面說, 那樣的選擇, 不合邏輯. 如果你說: 光頭, 要被同等對待嗎? 行, 放棄母語教育. 那不是一種施於, 那等於是一種另類的強迫, 看起來好像很公平, 其實不. 你知道謝菲爾德市的婦產科醫院招牌有多少種文字嗎? 至少五種, 中文是其中之一. 本市有五十萬人口, 華人不到五千, 加留學生也沒有七千.

以前泰國同化華僑, 沒有人學中文, 現在社會慢慢開放了, 他們的中文教育又回來了. 我想, 同化的精神, 在於大家在一個社會中, 認同一種運作模式, 一種正規教育, 一種公平競爭的和平共存形式, 一種民主制度, 和一種尊重個別母語教育的精神.

所以我想, 同化不等於放棄自己的根本.

(照片來源: Botak攝於湖區, 膠卷沖洗掃描)

13 comments:

老颜 said...

光頭兄我不明白,如果不需要放棄自己的根本,那還稱得上同化么?

我有個滿族朋友,逐漸被漢化,不操滿語,失去了他原來的民族特征;我有個蒙族朋友,來北京發展多年,不說蒙古語不住蒙古包。他們都只操漢語。這樣的例子,才叫被同化了吧?被漢人同化。

眼下的狀況恐怕是,馬國大把華裔已主動放棄母語教育,成為香蕉人,被西方人同化了?

我還沒見過不會說馬來語的西化馬來人,可是卻越來越多不會說華語的西化華人,那是什么狀況?

Botak said...

老顏, 我看連我也糊塗了.
嗯..這樣看吧. 在中國, 满蒙二族都有場所學習自己的語言(在大陸少數民族很優待),但漢語的強勢使他們逐漸放棄了自己的母語.

就像在英國, 政府從來沒阻止我們學中文, 更不會說我們學中文有礙國家團結, 但大多數英國出生的華人小孩中文都很差, 甚至不行. 無他, 英語強勢. 他們在某種程度上也可說被同化了.

其實這問題我還在想. 我是否將一視同仁和同化混在一起了? 在相當程度上, 他們是分不開的. 問題在於同化的意義在於大家不分彼此作馬來西亞人, 還是放棄母語作馬來人?

大唐時期, 波斯人來中國學漢語寫唐詩, 我們是否將他們當成被同化的人? 問題很有趣, 老實說, 我也糊塗了.

kinkyskiny said...

有些定義要搞清楚:放棄母語教育是不是等于不可學中文?

我們現在所謂的母語教育只有小學6年,如果政府說,小學科目都用馬來文教,但還是有中文學(情況和中學一樣),只要你接受這樣,就有一等公民。botak叔,你要嗎?

邱教授說的放棄母語教育,是說也贊成我們華人完全不可學中文嗎?

同化,應該是很自然的,當然也可以政治性的。老顏說得對,大把華人已被西方人同化了。不止,我以前的馬來人教授在英國多年,回來教課時要講馬來文也要想一下,不小心,英文就溜了出來。

西方文化除了是強勢,也是現代年輕人較容易接受的文化。為什麼?因為它較自由,看來較高級。給一個青年選東方文化和西方文化,他會選什麼?

華人都不是認為孩子會講英語是個優勢嗎?

老颜 said...

看來問題在于馬來文化不夠絕對強勢,而馬裔華人也沒淪落到需要流浪討吃的地步,反倒還掌握相當經濟實力,所以還能自己出錢辦母語教育,沒必要融入馬來社會。

法國百萬阿拉伯人就沒那么幸運了,走在巴黎街頭,可以看見很多法裔阿拉伯人因為沒辦法融入法國文化/社會,而以乞討維生。

Botak said...

想,我得回到貼文的其中一句,做一等公民, 就放棄母語, 這種選擇, 是不合邏輯的, 在這一點, 我的立場很清楚.

因為在一個民主社會, 本該一視同仁, 沒有人可以逼你做出這種選擇.

真正混滫我們的, 是同化的定義, 像老顏所說, "如果不需要放棄自己的根本,那算不算同化?" 對於這一點, 像我所說的, 我有些糊塗.

邱教授之所以賤. 是因為他提議我們需記得自己是二等公民, 而認為單源流學校為解決不團結的最好方法. 而我所堅持的, 就是關鍵在於人民沒有被同等對待.

這和討論同化是兩回事. 兩者混在一起, 再加上一些認為華語和英語強不強勢的問題, 那大家可能就想不出個所以然來了.

其實, 在進步的移民社會, 如新加坡和美國, 只有融入社會主流的問題, 而沒有同不同化的問題. 當然, 如果我們繼續自我矮化, 認為接收馬來人高我們一等和被融入主流社會是一樣的, 那界限未勉模糊了些.

謝謝老顏和kinky.

ChiaKC said...

我觉得重点是教育是不存在强迫的。倘若为了达至一个最终目标,政策决策者抱着哪怕丝毫是一点点强迫‘非我族类’融入‘国家文化’的心去拟定政策,这是可怕的,而马来西亚偏偏是其中一个最佳写照。

强迫一个人接受另一种(或者是强迫放弃本身)语言最难,而我想没有人会毫无保留的接受这样的同化。反而用国家机关透过潜移默化的方式去重塑一个人是最有效的。曾看过日军拍给马来半岛的二战‘宣传短片’,跟我们 biro tatanegara 是一样够力的。你不知道我们会不会有一天变成好像一些台湾 ojisan ,叫你让路是唤你 sumimase 而不是说`对不起'...

同化,我看的比较简单。就是要把‘非我族类’变成与我同类。问题是‘族’要怎么定义,这是一个问题。如果用的标准是面形、骨骼构造、基因、血缘、肤色甚至是母语,例子就是今天的马来西亚。我敢讲,就算我们全部人都讲一种语言、上同一种学校、用右手吃饭左手抹屁股,上面的人还是不会把你当成马来人。对他们来说那些标准不是标准,唯一标准是钱和权。没钱没权,非我族类也!

我宁愿同化是建立在国籍上,而不是其他的东西。当然这是矛盾,妈的上面那些会这样想我们还会搞得不上不下?

教授的话听过就算。放弃是不会放弃的,而我也不需要他来告诉我学哪种语言比较有用。第一我不认同(广义上)文化有高低级或者学某某语言就是强势的说法,我说你全都学了才叫强势。

skypaul said...

为什么要同化?一个尊重人权的政府根本不会想要你被同化。而且为什么要接受同化?这就好像为什么我们要想到底是不是该改信另一个宗教,大唱同宗同派?

根本差异化无罪。不同的意见亦然。不同的宗教、性别、种类依然。如果动物灭种是大家紧张到半死的事情,为什么能接受同化这个可能性呢?

老颜 said...

'不止,我以前的馬來人教授在英國多年,回來教課時要講馬來文也要想一下,不小心,英文就溜了出來。'

插句题外话。很多名词/语境很难被翻译,而使用原文才不致于乖离本意,所以在解释本土文化以外的知识时,难免发生这样的状况。

例如用福建话说‘胸锁乳突肌’,或‘纯粹理性批判’,就很难引起共鸣。

愚公移山 said...

我还是提倡多元化。多元是马国的强点。
同化只会制造一种假象,那就是从外表看来我们很强,但其实是外强中干的。
单元化的社会,对于外在的多样化的挑战、契机,我们将不能optimise我们抵御挑战和掌握契机的能力。因为环绕在我们周围的毕竟是一个极度多元的国家和社会。
当然我们也不因为世界是多元的而盲目的坚持我们也该多元。
马国若是为了要团结全民而进行同化政策,那么下场将是灾难性的。
同化如同古时的缠脚--三寸金莲,你看是性感美丽,但全世界都说没人性。
一个认同自由和平等的社会或是政府,将会理解同化是多么的愚蠢的。

tg said...

众所周知,马来妹是多情万种、温柔体贴的,但为什么异族通婚不怎么流行呢?
绝不是因为那一层包皮。
而是得改变很多我们的习俗。
所以我们的性欲被理智征服了。
所以打从心里,我们便是无法接受同化的。

高猪 said...

我倒是觉得,问题核心其实是:

“为何要同化?”

厘清了这问题,才能谈“肯不肯被同化?”、“同化的好与坏”、“怎样的方式同化最好?”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

若我是穴居人,文化零蛋,我欢迎被优秀文化同化!

若我是某族人,传统文化还蛮优秀,干嘛我要放弃?

我接受文化交流,别人好的元素,我采纳!自己不好的我改进。

同样的,若你看到我有些东西还蛮不错,想学习。好!来!我们交流一下!

这不好吗?

干嘛要同化?

你肯定你的文化比我的优秀?

kinkyskiny said...

哇!討論激烈!

西域廢人 said...

在馬來西亞,至少在馬來西亞,我覺得華人不可能放棄中文教育,并以馬來語取而代之,其原因除了它是十多億人口都懂的語言之外(注:淡米爾語并不是所有印度人都懂得的語言,它只是印度南方一個省份的方言,但比起兩千多萬人使用的馬來語,淡米爾畢竟還有七千多萬人使用),還有的是強制性被定位為“國語”的馬來語并不能夠在政經文教各領域起“dominant”的作用。

至少,它不被非巫裔所能夠認同(承認它是比各族群的母語更好的),它的推行并不具有討好的形象(問一問考SPM時“當掉”BM的朋友,看看他們恨不恨當初“害"他們失去升學機會的BM),否則我們今天也不會在這邊議論這課題。這一來,撇開團結論不談,我倒覺得它反而是分裂巫裔和非巫裔的衝突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