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 November 2010

什麼都說人家政治化,馬華何苦回歸政治?

王賽芝竟然說哦,‘全民挺明福’運動已經被政治化,對國陣不公平哦。

我想,‘全民挺明福’運動如何被政治化?一個冤死的人,家人投訴無門,人民團結起來給他們一個支持,就是政治化?

馬華之所以說人家政治化,是因為自己心虛。很想提醒大家,2009 年11月17日,雪州議員議決是否要敦促中央開皇家調查庭,國陣議員就全部退席。有本事投反對票啊?幹什麼退席,然後躲起來說人家政治化?

我們繳稅養你來離席的嗎?有種的投反對票啊!

永遠不敢面對問題,因為他們解決不了問題,然後就用很無辜的語氣,自憐自艾的說,民聯把事情政治化了。

所以,那個姓黃的阿姨,就是眼睜睜看著勞勿的民眾中毒,然後說人家把金礦污染政治化了。

大馬的一切不公,都和政治有關。人家提出來你不敢幫忙,民聯插手,你就說人家政治化。那就回去讀弟子規,三字經,清清白白做人,安安份份做狗。別說回歸政治。

政治人物不替人民做這些,難道你們只期望巡視水溝,爭取華校撥款?

是人家政治化,還是你們沒文化?

25 comments:

波波 said...

霸沙發喊口號:投國陣,沒~得~剩~!!!!!!!

二楼后座 said...

你闭上眼睛,默默祈祷,对你没反应的,叫上帝,因为他顾不了这么多凡间痛疾;
你睁开双眼,放口大骂,回你更大声的,叫政客,因为他们身太多屎只会顾自己!

Ptui Seah said...

馬華走狗,民政廢柴,
跑得快,跑得快!
一只尊嚴賤賣,
一只良知被蓋,
不奇怪,不奇怪。

Douglas said...

波大,别政治化伦家【王Sai子】。。。伦家不是搞政治的。。。伦家是公公会的啦。


sai = 福建话意为【屎】。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二楼有文化!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政治化,卖华公会有懒葩的就帮助赵明福,向政府呛声,顺便捞取政治资本挽回华裔选民的支持。

游荡花旗 said...

除了巡视水沟,还要去巴刹握握手 ... 难倒他们会做的(或能做的)只有这些?

moot said...

说什么高调问政,原来只是拿“"政治化,来掩饰逃离政治的事实。

Botak said...

波波: 我還是不明白, 為何第一個叫沙發?

二樓: 那就是說, 我們只有做恐怖份子一途了?

PTUI SEAH: 黑社會和婊子. 繁華的象徵, 不奇怪, 不奇怪.

道格拉斯: 倫家後門上市地.....

大牛: 簡直是文采飛揚.

大佬: 懶葩? 這個他們恰恰沒有.

花旗佬: .....還有幫人註冊選民, 然後拿人家的身分證去入黨.

MOOT: 高調問政, 自然被人高高屌起.

Tong said...

博达鲁莽了,弟子规和三字经可从来没教人不顾廉耻,朋比为奸,颠倒是非黑白,助纣为虐,昧着良心说瞎话!这不过是班废柴别有用心的断章取义,穿凿附会。博达宜慎之!

Fair仔 said...

没有种的政治乌龟王八, 当别人要求援助时,就把头缩起来逃离政治及公义。别人帮忙时却说人把事情政治化。

如果是谁的家人在执法调查机关里遇害,有那一家人不会大张旗鼓的为家人伸冤?

Botak said...

Tong: 此言差矣。
其一,我指的是馬華大狗黃公家定所提倡的逃離政治,終身學習,“清清白白做官”,鼓勵華社逃避現實,以看不見馬華的孬種。小學學生讀弟子規,就是那時候開始的。要不,蔡CD也不會喊回歸政治,終身學習會所也不會逐間關閉啦。
所以,我是意有所指,該兩本讀物只是引用, 倒不是專門踩這兩種讀物啦, 不過.....

其二,弟子規是宋明理學毒素。強調非理性服從,是一荼毒我們下一代的讀本。我或會選擇性地讓我女兒讀四書五經,但是絕對不是大毒草弟子規。罪過罪過,你們家孩子變了愚民尚不自知。唉,不是古代的東西就是好的啦。

至於三字經,我多手放上去的,嘻嘻, 也就不改啦。

要你的下一代成才,或自身要懂得中華文化,先讀古文觀止,訓練基本文言文,再讀易經,了解中華文化的大自然道理,看詩經,研究中文用字的奧妙,儒林外史,看看讀書人的醜態,然後聊齋,三國,水滸,金瓶梅,都看看,就是一個不虛偽造作的中華人了。

也不必看太多,不過,弟子規嘛,給我用來揩屁股的。不可讀, 不可讀也.

Botak said...

FAIR仔: 一句話, 看死的是誰啦.

Bathtub said...

沙发 板凳 地板,以舒服程度顺序排列。

第一个到的人坐最舒服的位置看戏,所以叫沙发咯。哈哈。

蛋塔兔 said...

一针见血!服!

大头猪 said...

狗是改不了吃屎的。
马华民政现在能吠多几声,全凭308海啸后,国阵不得不勉强要顾及各成员的感受,而偶尔出街溜溜狗,让狗吠几声,高兴一下。

可能吃的屎多,熏臭了狗脑,成了颠狗。
不感恩民联308之恩,反倒张口咬将起来。

Tong said...

博达會選擇性地让女兒讀四書五經;可见博达绝非食古不化之人。然而,读《道德经》,《论语》,《大学。中庸》或《儒林外史》到也罢;博达搬出这一大堆古文,熟读了就俨然”一個不虛偽造作的中華人了“这说法似乎有些不妥。老唐以为:[不虛偽造作的波大]或许还讲的过去,这“一個不虛偽造作的中華人了”嘛;实有商榷的余地。个人以为,马华里头什么才子,校长等一众才子佳人,还有民政的乜乜博士,他们读得还会少吗?

anakmalaysia said...

Hide under the UMno sorong as long as they can , be a fucking ostrich forever, if they can`t take the pressure,quit and GO HOME!

Botak said...

浴缸: 原來如此. 哈哈.

蛋塔: 也不是啦, 我們無能為力, 恨!

大頭豬: 問題在於, 他們之中有很多人, 真的是認為馬華才是幫華人的....

TONG: 是你啊, 老唐. 明知我習慣口出狂言, 就別陪我掉書包啦. 哈哈.
我說的, 是這:
如果讀太多 ‘弟子規’那類的讀物, 會造就很多口不對心的人. 因為, 弟子規中一種非理性的循規蹈矩, 是完美境界. 但是現實又是另外一回事. 那你說, 受此等教育的人會怎樣?
就像中國的歷史都把老毛塑造成英雄, 但是讀書的百姓都明白是什麼回事啊. 口說一套, 心裡一套. 這樣的中國人社會, 道德次序不崩潰那裡可能呢? 唉.
所以我說啊, 真要我們的孩子讀古代的文學, 要選擇性, 要教, 要當面提醒啊. 不能凡是古文都是好的.
我的 ‘不虛偽造做的中華人’, 意在此. 沒你所說那麼大的範圍啦.

Anakmalaysia: time is tough. There is hardly any legal justice for the oppressed. We must understand out position, and stand firm.

EH said...

马华理拙词穷时就会惯性地来个“政治化”招数。以前仗着老大够凶,还能狐假虎威来大声喊喊吓人。现在老大虎落平阳自顾不暇了,小崽子还是有样学样以为吠几声就可以吓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MunLeong said...

弟子规教导的的是完美,现实难达到,但这并不代表弟子规不该学。我们总不能说佛教(或任何完美主义)教导的是完美,现实难达到,不该学。弟子规教导的是为起蒙,当然也应继续学习尖锐批判思考,所以教弟子规的也会多教论语的。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是这样子教的。马华有他失败之处,但不能一竹竿打翻所有的作为。不然我们又陷入了盲点中了。共勉之。

Botak said...

EH: 馬華氣數已盡. 回魂乏術, 連他們的基層都投民聯啊.

Mun Leong: 弟子規不該學, 不在於它是倡導完美主義. 那只是我的一個比喻.

弟子規不該學, 在於它是宋明理學的毒素. 倡導的是一種悲情, 非理性的所謂忠孝情緒. 例如, 理學開始荼毒中國人以前, 就沒有守孝三年只顧著披頭散髮悲哀不事生產的荒唐事.

中國人受了荼毒這麼多年, 養成了事事誇張悲情流淚激昂, 不能化繁為簡, 不能簡潔明瞭.
當我看到我們的華小生下跪向老師敬茶, 我就他媽的火滾. 現在那些庸師, 憑什麼要人家下跪? 呸. 跪天跪地跪父母跪聖賢, 不跪凡夫. 誰教我們兒女那樣做的?

就像廿四孝的故事一樣, 什麼臥冰求鯉, 什麼自己餵飽蚊子再讓父母睡, 違反人性人權, 中國人再這麼下去, 回去餵豬好了.

別跟我說這是象徵性的. 這種教育影響深遠啊.

弟子規, 就是給我揩屁股的. 最多與全部華小教師槓上了, 我還是如此說.

Tong said...

老唐不是教师,更非文化工作者;但身为华人,我坚决反对阁下对《弟子规》做出如此有失身份的侮蔑!即便它有您所说的种种不是,但您尽可以批评,质疑,挑战甚或否定它的合理性!我敬重您的正义感还有您对追求,维护民主,公义社会那份锲而不舍的执著与精神;但我委实无法苟同您有时候,非理性的表达方式!不过,尽管“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那是伏尔泰先生说的。

Botak said...

哈哈, 老唐知我. 光頭拜謝.
有機會當促膝長談.

MunLeong said...

同意你不赞成学生向老师跪拜。各种好主义也都会被有心人篡改扭曲利用,或说好听的也会被各自诠释。所以一部圣经也衍生了各支流。民主主义也会如此。看看台湾陈 X-总统所为即可见一斑。但用上秽语扯上弟子规就不苟同了。爽是爽了,却会失去一些契机吸引更多人来认同你一直想通过部落格所想表达的民主正义。岂不可惜?希望你的部落格吸引更多人,影响更多人往成熟的民主前进。能避免某种反效果的表达方式许会更好。这样可接受吧?(好像变回了当年的巡察员,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