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7 November 2010

菜單擺不上檯面,古拉別不服氣啦!

霹靂州行動黨黨選倪派大勝說明了什麼?古拉臉上好像掛不住了?

以投票結果來看,古拉的得票似乎少得可憐,或者應該說,少得不像當初可以和倪可漢抗衡的人。難道說就在一夜間,他的支持者全都蒸發了?不管怎樣,不至於讓他的得票跌至17名吧?來,我們先看看歷史。

兩年前,古拉在同樣的州黨選中,以第一高票當選。當時,倪可漢得票第五位,倪可敏第八。怎麼在兩年間,有那麼大的轉變?

據講古佬說,當時的黨選,兩派有協定。即他們會互相投給對方的主將,以呈現一個協調,不一面倒,蛋糕分配均勻的州委菜單。但是問題出現在於古拉派食言,投票時,劃倪氏兄弟的也劃古拉,但劃古拉的卻不劃倪氏兄弟,結果古拉出乎意料的高票當選。

倪氏兄弟給人陰了一記,抓住春袋不敢出聲,(難道和媒體講咩?)這筆帳也就記下了。

還有就是所謂的‘不合法’區部。其實‘不合法’的定義很模糊。行動黨的黨選,每個區部有7票,這七個人包括了黨區部主席,副主席,秘書,婦女組主席。。。等等等。有些區部已經是很多年沒有活動,或黨員的名冊不更新,連黨捐都沒交,或上頭也不肯定那區部是否還存在的,他們叫這種區部‘冬眠區部’,或Dormant Branch。

但是在黨選時,最怕的就是,你敵對派系勢力範圍的一個Dormant Branch突然甦醒了,而且有投票權,而且有7票!這 7個人可能是爸爸(主席),媽媽(副主席),兒子,女兒。。。等等。而且,他們是合法的!

當然,這種區部的手段不只是古拉才用的。每一個領導,包括倪氏兄弟,都在抓緊機會設立新區部。你跑動得勤勞,設立的區部多,那就是你的票倉。別埋怨,這就是代表制的特點。要不,你就學公正黨用直選算了。

古拉上回鬧辭職,就因為他勢力範圍的15個區部被當成冬眠區部,而被否決選舉權。後來林老爺插手,把場面壓下去,15個冬眠區部變合法了,他才高興的歸隊。但是這次,就連這 15個區部的票(如果他們都有來投票的話)加起來,他還是輸得那麼慘!可見古拉氣數已盡。還吵什麼?

我想,大概古拉大敗原因還有幾個可能:

第一,黨員都跟菜單跑,而且是完整的跟。公正黨的黨爭的破壞性把行動黨黨員嚇壞了。與其弄出個不湯不水的局面,倒不如團結在一個旗幟下,讓另外一邊死得夠力夠力。

第二,古拉擺不出像樣的菜單,尤其在小辣椒馮寶君退出後,古拉陣營可以擺上檯面的著實不多。倪氏兄弟的菜單無論在能力或人才的專業性都比較可觀。所以游離票就會考慮到下屆大選時,哪一個菜單旗下可以派出更有素質的候選人,打贏國陣。

第三,很可能古拉那15個爭論性區部並沒有全部出來投票。如果這屬實,那就是古拉太孤寒。哎喲,那些膠園或棕油園裡的吉靈佬,是很容易搞定的。只要派車接他們出來,吃一餐肯德基,然後載去投票,不就行了?丟點小錢是應該的。要不,那邊有15X7,105票啊!

現在大局已定。那種‘倪氏兄弟是當權派屬意’的說法是笑話。林老爺身為怡保的國會議員,又是太上皇,也擺不平這場黨爭。倪氏兄弟的勢力已經不是中央所能控制,相比於一些得寵的國會級領袖,他們更顯得基層穩固雄厚。像柔州的巫程豪一樣,漸漸的成為當地諸侯。當然,和老巫相比,他們兄弟倆和中央的關係還算好。

現在選民關心的是,下屆大選他們可否領軍大勝?不過,那是另外一個話題了。


風雲新聞評述修訂

10 comments:

moot said...

古拉也真上不得台面。 不过我注意到,林冠英没像林吉祥那样,再高调压下来,而是让事情跟制度走。
除了刘天球的case 是列外。行动党的“地方生态”正在成型。

倪氏兄弟的勢力,不算什么,党内无派才千奇百怪。不过倪氏兄弟到了现在, 还没有任何替代政纲出来。没有了政权平台就偷懒。

有人会觉得这是”中央失控“,我反而认为这才是行动党应该坚持的民主。”中央控”消耗的资源和内耗更大。只要不发生好像公正党那样的做假票,“地方諸侯”不是问题。 美国两大党,都是让当地人靠制度自由发展的,地方竞选的人,都不是空降的。 如果刘天球再不好好干,林吉祥一退休,就再没有“中央”来保他了。

游荡花旗 said...

Botak, 你的讲古佬好像知道很多内幕酱 =)
准不准?

肯德基就可以搞掂,我肯德基后再来一餐麦当劳,不是包赢咯!

Fair仔 said...

倪氏兄弟本身就是当权派。

代表也有分level的, 有的真的是肯德鸡鸡+几句没有你的票不行等等奉承的话就可以搞定。 有的代价就很大。

还是觉得他们趁早改成党员直选比较好,不然象AV菜的人都当家。。。

moot said...

肯德基解决? 别把波大的说笑当真。那是在说古拉偷懒没去经营,那才是问题。

Freakeconomy 指出,在选举中撒钱,未必有成效。 经营才是正道。倪氏兄弟也不是百万身家。没有烧钱当喝水的能力。要不要买菜單,还要看平时的努力。

美国的客服服务系统,是个亿万元市场,不是没有原因的。

Fair仔 said...

moot哥,那是半开玩笑,可却不是笑话。 你看马华的"经营"无非是吃吃喝喝。 联络联络"感情"。

党选其间,附近的酒家餐馆生意可是火红。你连请一顿都不请,我那里接收到你的"信息"?

蕃薯老头 said...

党争也好,党选也好,总是有胜有败。不要一败了就说要考虑退休,学学翁前老总写写文章,还有人看。
有时间培养多一点徒弟,以期东山再起,不过别培养到像翁前老总那种徒弟,在电视上说哪有哪有,我不知道时的样子,师父还是别看,以免爆血管没有医院敢收才冤枉。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远在狼头州的臭假博士,更是完全不受中央控制的地方诸侯,不过下届大选,它的国会议席肯定保不住。

Botak said...

MOOT: 贊成你說的中央控制過大消耗資源. 幾乎每個政黨都一樣, 看到諸侯勢力過強就派天兵. 但這是消耗資源的.

花旗佬: 肯德基? 那是我推想的. 哈哈. 即是說為何那15X7在他手中他都掌控不到?

FAIR仔: 直選.....問題多多. 大馬人準備好了嗎?

番薯老頭: 對了. 古拉敗像難看. 有風度些還好.

大佬: 狼頭州? 在那兒, 一切都不受控制啦..

Alfanso said...

党党有本难念的经

Botak said...

對啊, 少榮. 不過, 我雖然不喜歡倪家兄弟, 卻認為古拉敗選對行動黨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