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8 November 2010

黨選落敗大選上陣,選民應思考並施壓

黨選中落敗的國州議員,將何以自處?何去何從?

那倒不如問,政黨應該如何處置在黨選落敗的國州議員。嘿嘿,沒有什麼人想過這問題呢。身為選民,應該學會問政黨這問題,而不是人家煮到來就吃。

這次的行動黨霹靂州委選舉,有兩個國會議員,五個州議員落選。選民應該問的問題是,下屆大選,這些人還會否被派出來競選?

對於新人上陣,如當年的張念群或Jeff Ooi,沒有黨意基礎是無可厚非。但是如果這些在黨選落選的老黨員,還由於種種原因,(多數是分豬肉,安撫派系),還是在大選時被派出來競選的話,那代表了什麼?

‘理論上’,選民是否應該說,這些人是你們黨不要的,你還要我們選他們?你們自己的黨員都拋棄的人,你要我們選他做人民代議士?

奇怪嗎?在行動黨,是不奇怪的。且不說我看死古拉還會上陣(要不他一定哭哭啼啼),以前林公子黨選輸了,還不是移師北上?他老婆周玉清黨選輸了,還是競選州議員啊。

基於安撫派系的作用,黨選落敗的很多還是上陣。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就是不管能力如何,只要你是弱勢群體,總有一些固打讓你上陣,管你黨選是勝是敗,或只是被委任的。章瑛黨選輸了,但是我可以和你賭一塊錢,下屆她還是會上陣。因為,只要你是:1)女人2)吉靈佬 3)孟加里,只要你還不太差,你都可以有機會上陣。

這樣是對是錯?我還真難說你錯呢!這叫‘正面執行偏差’(positive discrimination)。但是在績效制來說,是錯的。理論上,只要你是有能力的,吉靈佬也可當首相,你沒有能力的,全部州委是男人,或全部是華人,又怎樣?不可以嗎?

說起來,最臭最令人討厭的巫統倒是貫徹了沒有黨職就沒有官職的理念。當然,他們有足夠資源分配。反正只要你不競選,我有合約給你,皆大歡喜。馬華也是沒黨職就沒官職,倒是行動黨,上陣與否,看林老爺喜歡你不,黨選勝敗倒不重要。所以選民要懂得問啊!

還有,這些人落選了,選民應該這麼想:“我們選出來的人,你們黨選竟然不要他。是他犯了什麼錯誤,還是我們的眼光不好,看不到這人原來不可靠啊?那記住,你下屆不好再讓他上陣了哦!”

我明白我明白,我是在說不切實際的笑話,別罵我,就當笑話吧。但我只是要刺激大家去思考。但如果每個人都那麼問,那麼想,這麼吵。想多了,吵多了,就對於匡正歪風,開啟民智,減少愚民,有很大的幫助。

風雲新聞評論修訂

7 comments: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波大上一次是选党不选人,就算派只猴子来,还是有机会获胜,那些问题就等明联执政后再思考吧.

Botak said...

哈哈哈, 麗蓮, 下一屆, 大多數人還是會選猴子. 不過, 是時候罵罵行動黨了. 要他們進步.

游荡花旗 said...

我也会选猴子!

但是,Botak 上阵的话我会选Botak !因为Botak 比猴子强!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如果是在区部党选落败,就可以收皮了,如果在州委和中央落败但保住区部主席,还可以通过区部推荐为大选候选人。

Botak said...

花旗佬: 不, 你們選猴子好了. 他們進去議會, 和巫統的比較能溝通.

大佬: 可能吧. 但是連15名都進不了, 還有臉競選?

moot said...

行动党的游戏规矩,很早就规划下来了。没有规划的话,行动党一早就垮了。 问题出在于, 老林和一群老臣子,管理上还是过不了自己那关,“管”到越过底线。破坏一些自己设立下来的游戏规矩, 林冠英和周玉清是很好例子。

不过我想,在马六甲,林冠英是不是在敷衍老林的政治行销策略,故意输掉的。干什么?为了摆脱老林的影子。 跑去槟州,我想不是老林的主意,因为老林其实是很“保守”的人。 法律vs 经济,那思维出入非常大。

老林在政坛太久 :江湖跑老,胆子跑小。老林会考量古拉是印度人,来配合”番薯国政治生态“,章瑛的”经验“。难听点来说,那是最不可靠的东西。

为何需要不少资源?因为番薯国有个非常落后的生态政治;饭桶政治, 要应付地方上的“吃吃喝喝“团体,要议员“帮忙”,要什么什么长的开幕给面子的。 看,我们的选民质素也好不到那。

Botak said...

MOOT: 飯桶政治倒是說對了. 議員津貼是拿來應酬的, 紅事白事....有時, 還不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