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5 November 2010

鳥籠觀音,侏儒鄭和

一個大馬有多‘一個’?既然大選可能很快就來,必須和大家重溫一下歷史。無論現在馬華或檳城太監黨口號如何喊得震天響,在莫名其妙的欺壓和為難事件中,他們是噤若寒蟬的。為難,總需要個好聽的理由。哦,對不起,人家不需要給理由。我們自然也‘協商’得很爽。

當年極樂寺的觀音像在籌建時經歷許多風風雨雨,甚至一度停工,佛像高度被大幅度縮短了不說,政府還說明佛像不可露天,需有頂蓋,不但要有個罩,還要有珠簾,含羞答答,見不得人。結果才造成了現在這有籠子罩著的巨型‘露天’佛像。

當宗教自由的權利被憲法保障,當這樣的佛像肯定會招來大量遊客,當我們都知道檳城居民以華裔為多數,當這樣的佛像不是建在回教徒區,而是在一座寺廟的範圍內,卻仍然被諸多為難時,那是什麼道理呢?

怎麼回教黨執政的丹州有三座露天佛像,睡佛,坐佛和站佛,都不需要加蓋?

最好笑的是檳州的居民,愚民心態表露無遺。竟然還沾沾自喜,接受現狀,自我安慰,說加了蓋更加雄偉,可以遮風雨,還說這八角亭要列世界紀錄,卻忘記了你們根本不需要這八角亭,忘了這蓋是人家逼你加上去的,忘了你們有憲法保障的宗教自由,忘了人家不能給你一個很好又擺得上檯面的理由---為何不能建太高?為何要費多幾百萬加鳥籠?

我們總是不會問最原則性的問題,總是協商,妥協,總是‘別吵啦,有得建就好了。’國陣最喜歡了。就連林冠英,也不會問這最根本性的問題,就會在建成後邀功而已。

要知道,大乘佛寺中的露天佛像,是一種佛寺傳統,一種建築的美。和小乘佛像慣有尖頂佛龕稍有不同。沒有蓋的巨型觀音像,就像香港的大嶼山大佛一樣,從遠處看去,是一種雄偉和莊嚴。加了個鳥籠,根本就不倫不類。 (這句話有檳城人要罵的,好好好,你們說美就美吧!世界最高鳥籠耶!)

向南走,到了古城馬六甲,三保公的遭遇也是令人失笑。

1991年初,馬六甲中商會會長訪華,在福建惠安石雕廠訂做了兩尊鄭和石像,一尊3米高,重達11 噸,一尊高不逾三尺。由於種種原因,特別是宗教問題,最後只有小侏儒石雕被安置在三保廟的庭院,大石像則寄存在汽水廠的停車場。 2002年底,馬六甲政府開會研討此事,才決定將躺在停車場的鄭和大石像豎立在馬六甲河旁。

三保廟是名副其實的鄭和寺廟,為何只有那侏儒像(見圖)被安置,而大石像卻被棄置在工廠的停車場?如說鄭和是回教徒,不上香就是了。咦?各地的拿督公都是回教徒,我們都可以很虔誠的上香啊?怎麼鄭和像就非放個侏儒型的?

一個民族的自尊,在於自強。民族的自強,在於自力更生。自力更生的意義,在於不依賴拐杖。自尊心不是靠貶低人家的宗教雕像來滿足的,如果看到別人的宗教雕像過大而不爽,進而打壓,那是因為心胸狹窄,自卑心虛。這種自卑,心虛和小氣,不是在建造摩天樓或上太空或打壓人家後就可以痊癒的。

14 comments:

tamiya said...

我是槟城人,我丝毫没有因为那个鸟笼而感到自豪。

为什么只有那些人的感受要尊重,我们的感受就不必被理会?

哦,原来他们会示威;哦,原来他们会呛声。

moot said...

如果有压制,反抗很艰难(我不会赞成去慷他人之慨), 就应该有更创意的方法表现出来。佛家说四大皆空,中华文化的佛雕像,只是因为文化使然。还有更多的表现方法不是吗?

弄个鳥籠觀音出来,很好笑。为何没有一个国际设计比赛, 去让更多人去表现所谓的庄严?因为那些只会想到用雕像去表现他们的心,来“垄断”那“庄严”。 从这里,我看到那些人的格局。不过,我怀疑,继续搞下去,那还有另一种意思。 因为一个人 : 林冠英。 有些人正在意淫, 搞鳥籠觀音出来,是为了『限制冠英』,所谓的的风水玩意,让他下一届做不成。 哈哈哈哈哈。

如果风水玩意成的话,叙利亚应该会有很多企业家。Steve Jobs 的生父,是个叙利亚回教徒。

不过槟州人这次可能误打误撞,选对人了。林冠英故意去挑许子根的骨头,让人当他是小气小格局的首长,是必要的策略。

游荡花旗 said...

幸好是用珠簾不是用布或塑胶簾,要拜时才把簾打开... 不然,观音就像被避孕套套住,怕观音出轨!

大王蛇 said...

我level比较低,没感到自豪,有没有鸟笼,我都只觉得浪费金钱。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弄个鸟笼,让承包商赚一笔,何乐而不为,有钱赚的华人还不争住做管它什么维护宗教。

Botak said...

塔米亞: 完全正確. "哦,原来他们会示威;哦,原来他们会呛声。" 正是我們應該給人的印象. 要不吵到聯合國去, 家醜外揚.

MOOT: 問題在於, 佛教中人總是逆來順受. 而且建好了還有人說成好像 '本來就應該是這樣的'

花旗佬: 別亂說話啦, 小心大便不出.

大王: 宗教的費用都是非生產性的. 不過, 不加鳥籠, 立于極樂寺山上, 真的很美.

大佬: 這裡的問題在於人家叫我們幹什麼我們就幹什麼. 還美其名為變通.

VICTOR LEE SATU ANAK MALAYSIA said...

看一看令全柔佛州华人,佛教徒都汗颜的普照寺。。。10多年的压制,出不了声,每当看到黄家兄弟,李金友,还有马华民政人联等领袖在佛诞,卫塞节上香。。。恨有讽刺,反讽味道。。。

都是老马身边红人。。。红到发紫的红人。。。在老马身边作为“华人最高领袖”。。还在BATU PAHAT , KLUANG一带具有影响力。。魏家祥,何国忠。。。能做什么?

马华,民政令人汗颜外,无话可说!

再看东马。。。沙巴古达(KUDAT)的妈祖神像被腰斩了。。。。望不了海!!!天啊!!!

那是多么羞家的事。。。。令佛教徒感到悲痛的事!

当这些华商,华人领袖一再出卖,妥协,我们看到的事狰狞的脸!

这就是所谓德高望重的华人领袖!!!

羞家!!!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那个不是观音而是"关音",林里关音,看来就算不看风水,冠英的局格也是一样.
人家一早被鬼吊,叫声响亮也没事的说~

Tong said...

柱围顶罩凡夫意,竟是老巫擅弄权:
我悲大仕不自在,甘露难洒困囚笼!
炎黄子孙佛弟子,礼佛礼出螳螂拳;
惟我博达金刚怒,当头棒喝道出来。

anakmalaysia said...

Apa nak cakap, orang kata dia itu anak angkat, dia pun cakap anak angkat saja lah! Bodoh punya orang.

mkfoo said...

不知如何去拍它~好奇怪!
是珍贵,还是掩饰?
~~~~荒谬~~~~

Botak said...

VICTOR: 說得好. 這些人拍照時會來, 真正做了什麼? 普照寺, 我下一篇寫了.

麗蓮: 哈哈, 怎麼妳越來越會酸人了.

老唐: …好!

Anakmalaysia: ya la, anak angkat memang macam tu.

MK Foo: 唉, 老實說, 鬆口氣, 我還以為只有我一個人這麼想.

~w~i~c~k~i~e~ said...

鸟笼存不存在都掩盖不了观音菩萨的庄严,也都不能衡量我们是不是愚民.

来自槟城的阿4.

Tong said...

古刹庄严旅游地,迎客十方笑咪咪;
金碧辉煌众赞许,人间极乐安菩提。
菩萨自在钱入袋,笑看罗汉众生迷;
我问入门价何定,佛门处处显商机。
[安]~疑问词,哪里:~能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