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3 November 2010

沒有全A 就哭,華小為何輸不起?

考A是我們生活的目標,是我們奮鬥的動力來源,是我們的呼吸的空氣,是我們的黃金屋,顏如玉。考不到全科A是如遭雷擊,一個A也沒有的話,跳樓算了。

曾何幾時,連小學也變得如此。高中考試也罷了,畢竟那關係到升學的問題。可是現在的小六生都是直上中一的,不像以前我們的時期還有個對華小生欺壓的預備班,不考全A是不能直接上中一。但我們也沒有把小學的檢定試看成是生死大戰,結果一群人浩浩蕩蕩嘻嘻哈哈的進入預備班。

關丹培才華小的校長,因為今年該校小檢定試成績不如去年而傷心落淚。乍看之下,以為有許多人落第,後來又以為A不夠多,最後才知道原來是考全A的考生數目下降。全A,就是7個A。

全A代表了什麼?你家孩子才12歲,以後是否成才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在12歲考7個A並不代表他以後會在中學畢業試表現優異,因為小學和中學是兩回事。

關丹培才華小校長的痛哭,帶出一個令人憂慮的訊息。那就是,現在華小的辦學方針都變成以考A為主導了。有教無類已經是笑話。校中資質較魯鈍的學生,受到忽視,甚至老師的白眼,已經是不爭的事實。因為老師的責任已經不是教導學生,而是確保有更多的學生考A。教學已經不是教導知識,而是訓練如何考試。

全民對考A的崇拜也促成了學生水準的兩極化。學校迫不及待的把潛能還未完全發揮的學生分成優秀班和放牛班。卻不知道有許多成績優秀的學生都是在上了中學後才開竅的。

校長的痛哭也告訴我們,全校師生的名譽,甚至在人家跟前能否抬得起頭,就看你考多少個A。因為這已經是全華社認知的問題。再加上華文媒體對考A的偏愛和炒作,讀華小的學生,尤其是讀名華小的學生,肩膀上的壓力之大實在難以想像。

追根究底,這種追捧全A的根源,在於我們教育政策的不公。由於我們的中學畢業生需考得比馬來人優秀得很多的成績才能進大學,使得考多A變成必須。由上而下,這種風氣在中學蔓延開來後,自然而然的,華人那種怕輸,不能輸在起跑點的心理,使得小學也變成了追逐A的場所。

這種發展可帶來的畸形後果也不是華社樂意看到的。當一間華小的成績標青,自然的成為一個地區的磁鐵,許多學生家長都會跨區報名。這麼一來,該華小的收入也會跟著水漲船高。因為,眾所周知,如果一間華小報名的人數超額,那家長的‘捐款’也是孩子能否入讀的關鍵。

雪隆區一著名華小曾經因為會考成績好而出錢讓它的教師們出國遊玩。從此看下去,華小的發展方向可想而知。學生變成考試機器不說,被老師勸說多買不必要的作業簿,書包壓得腰都彎了是華小才有的奇景。家長的怕輸心理自然使得課外作業在華小的銷售一枝獨秀。製造出來的是只懂考試不懂得思考,思想行為有缺陷的下一代。

風雲新聞評論

39 comments: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该校长的学校因为减少全A生就哭,哭来做什么,减少全A生会被炒鱿鱼咩,学生会为此更加努力咩,外界看了还笑校长搏同情。

Sheue Li said...

我赞同你说的话。
看见当今社会对 A 的执着,我觉得汗颜啊!

安哥爵 said...

要全A来"号练"?什么办校方针?
考B的很对不起他?不是要死给他看?
表面上是爱才心切恨铁不成钢的说.尾大!

Khai Suan said...

這則新聞很奇怪。
為甚麼那麼巧合,剛好記者在場?
約好的嗎?

moot said...

中国大学有教授,为了学生没有自我思考能力,空有成绩数目,而思考空空,写文章上网,希望能带起一个小气候。因为A 成绩的遴选制度,根本不足够说明,进大学的那个人, 是不是在浪费社会资源。

也可以说, 马来西亚的大学,是“政策导向”, 而不是“市场导向”。所以大家就为了那“政策导向”的最高学府, 削足適履。

有远见的富人,让孩子在“国际学校”做准备, 然后一早就把孩子送出西方学府。在马来西亚大学毕业的孩子, 肯定会把他们的企业毁掉。

我在想, 华社真的是太放任董教总了。如果林连玉当年知道董教总变质贬值,成为成绩机器,
应该会设下机制。

Botak said...

大佬: 不錯, 有些人就在笑他博同情.

雪莉: 社會變了. 華小這樣發展不會是好事.

安哥爵: 可能就是面子問題吧.

KHAI SUAN: 對, 為何剛好記者在場? 可能因為該校在該地是名校.

Botak said...

MOOT: 林連玉想到現在的領導, 會從棺材跳出來.

大头猪 said...

我的侄儿就是今年的UPSR考生之一,尚不知成绩如何,不过从平时考试成绩引致的"奖励和处罚"; 每科100分的话,新laptop一个,外加放假陪太子出外游玩。。。强烈对比下,考到100分的话会死得很难看。

想到N年前小学同学,因考试没考到100分而哭着向老师下跪求分数。。。

套句论文八股,考试机器的养成,父母和老师都是帮凶。

moot said...

Botak :你说出了我想说的话, come back from graves.

我认为, 林连玉是个创业家,当年做的事,不是在”斗争“, 而是在开创和领导一部分人,去另一个思考方向。根本不是“中文”语文教育,而是不同的文化思考方式。许多人是被“中文”教育, 蒙蔽了整个大方向。

林连玉做的事,本质上,和乔布斯,盖茨,卡内基,贝尔,爱迪生, 等等人, 没有两样。

林连玉是在创业啊。而我们的独中,华小,新纪元等等, 难道不是在那理念下生存下来的“特许经营连锁店”。 而特许经营连锁店,必须不停的创新,坚持原本的方针才能存在。

我们尊敬的林连玉的一大部分,根本和“华教斗士”没有关系。我们尊敬的其实是一位创业者。

连卖当劳都有应对恶劣顾客的程序 (SOP , Standard operation procedure)。 别告诉我, 沒有全A 就哭,是华教的作风。

华小校长沒有全A而哭,持的就是和教育部以 A 为主的教育方式。 那就象麦当劳去做鸡。

老颜 said...

昨日看到一连两份华文报纸的头条都是这个,莫名其妙,当时就想破口大骂。

一是该校校长和老师脑筋有问题,而是报馆没其他选择做头条了吗?

开始明白为何马国有那么多人格不健全而又精于计算的‘人才’了。

可悲啊

老 头 said...

看到这则新闻,想到的就是:嗯???
套句台湾人爱说的:靠夭啊??
而且报馆也真的越来越.....(词穷中)....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那天看到报章头版,看到那校长哭样子,我还以为什么事?原来那考不到全A的关系,哭到很假下的说~星报把这作为头版,不知他们要表达什么?难道华人或华小只要一班会考A的机械小孩。

Michael said...

这些A成了教部的荣誉,更成了教长的光环。也成了学校和补习中心的招牌。

我是不会相信这些‘政据’??

Khai Suan said...

再過幾年,哭喪臉已經上不到頭版。

據我推測,要上頭版的話,應該是
「七A減半,校長拔武士刀欲切腹,被家教主席阻止」

附圖:家教主席雙手抓刀的血痕。

照片大概只輸梁朝偉一代宗師一點點。拿六A的學生集體下跪謝罪。

這樣才能上頭版。

游荡花旗 said...

我有一个朋友/同学,从我小学开始一直到中学毕业每年都拿第一名。我很佩服她。她就是典型华小精英班的产物。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培材在当地被认为是明校,校长输不起反映华人惊输,加上政策不公,造就草梅新一代!(不过这里的80后大多数好吃懒做不输马燦,可能会有例外的吧。)边缘城市,老一代只顾找钱,小孩只要把他送进所为的名校就功德园满了。怪不得我老豆以前说一代不如一代我还不以为意。

Douglas said...

现在全都跑【KPI】,成绩就是一切。

没有7A。。。哭!!!

全校23人全A。。。太少。。。照哭!!!

华社权益被侵蚀。。。有人在朝好办事。。。都还要诉求。。。没人哭!!!

华小年轻一辈大多都被【训练】成没有自我思考能力,空有成绩,而思考能力零蛋的spoon-feed【草莓族】。

而年长一辈大多安安分分,奴性太强,黑白不分,总有一天被骑到头上还要给人哈腰,宁事息人的【CD族】。(马华与民政渣渣是个中楚翘)

刻苦耐劳?思想自立?虾米来的?嗑药卖丸(华?),冥想自慰,乱【仙】博出位,陈年莲花筵宴塞妓河蟹宴不用虾米炒。。。太极螳螂(贪婪?)样样来,找快钱,很【和味】,番番【掂】。(最新代表~~~Bilce蛋与玻璃虫)

老师或上头讲的。。。Ikut Saja Adik。

你不听?【I】kut 【S】uka 【A】ku侍候。

还是跟大队。。。kiasu又kiasi吧。

华社华小傻傻分不清楚。





p/s 【CD族】=【Cock & Dick族】。。。Talk cock & suck dick。。。you know who。。。don't you?^.^

Botak said...

大頭豬: 每科100分就有laptop? 他父母都幾有錢下….

MOOT: 對, 中文教育, 和中華教育, 是兩回事. 所以新加坡的華人只是華語人.

老顏: 哈哈, 這麼氣作麼? 我看到了一直笑.

老頭: 我也詞窮了, 停筆, 停筆啦.

麗蓮; 哭到還可以啦. 70分啦.

米糕: 問題在於我們用我們自己給的A來稱讚自己, 這些人才去到國外就沒了聲息.

KHAI SUAN: 武士刀? 你, 你, 你, 別那麼毒好不好?

花旗佬: 每年都拿第一, 她累不累?

IAMIFG: 一代不如一代, 可是拿A可是這一代多過上一代.

道格拉斯: 哈哈哈, 近來看你寫東西, 像是打通了奇筋八脈, 令人拍案叫絕.

kenbaby said...

很好很好 ! 等他们长大了就可以专心帮我打工了 !

游荡花旗 said...

Botak,

到了 Form 4, Form 5 时,她很累,压力也特别大,因为所有人连老师在内都会期待她又会拿第一名!我的那个年代,排名不单只是全班,也是全级算的,所以人人都回知道。

她是一个连那第二名都回让人失望的小孩,真的很可怜。

蕃薯老头 said...

看了真令人汗颜,有人自小就蕃薯蕃薯的,也时常考第一名,不过哭的只有老豆。他说如果全班只有一个人就好,包你年年考第一名。(您知道是哪一种第一名了吧?)
不过隔壁班那个年年考第一的学长,后来听说去了亚美利加名牌大学,现在很幸福,因为不堪功课压力,结果大学没毕业就住入幸福医院一类地方去了。(这可是真的,老头没有造谣。)
这个校长可能一世人没考过第一名,不知第一名的痛苦,但愿天底下的校长老师父母们警醒警醒!

moot said...

kenbaby : AA 制度出来的人, 连做麦当劳都做不好。他们不会自己思考,那些Common sense 的东西不做,而且会给你臭脸。你还想要他们帮你打工吗?

anakmalaysia said...

I really don`t understand why the HM cry ?

Mountebank said...

相信來到這裡的常客,都是30好幾歲數的,我們經過的人生歷練,真的是用A 換取來的?

當然不是。

死背書,只有局限我們的思考觸角,大馬走這條路,越走越崎型。

台灣也曾經走過這條路,後來有學者發現弊端,好幾棟的森林小學就這樣建立起來。後來這股風氣也吹到了大陸香港。

外國呢,更不用說;什麼時候看到他們的書包和我們這裡,簡直就是個小型旅行箱!

在外國,功課是越做越少,因為老外的原則是不希望人本教育給他們產生壓力。

歐美學生在高中畢業後,還有一年所謂的gap year,就是希望他們上大學前,到(世界或國內)各地去跑跑,增加人生經驗。

大馬的教育,真的是一代不如一代。

我很慶幸我的學習過程不是生活在這個年代,當年的我,根本就是放牛班的一員,結果人生轉了幾轉,居然還給我弄到了一份不錯的職業。
有多少個A,並沒有對我的人生起很大的作用。

我很懷戀以前那段歲月,還有那個比notebook還要輕許多的小書包。

大米 said...

大家也许是少看平面媒体吧。报道苦情的出成绩新闻这是近几年来的趋向。

以前出成绩的时候是专找那些很多A的学校来报道的,但是最近这几年,每年例牌都有一宗校长因为成绩退步而哭到稀里糊涂的新闻,而且都被放大处理,几乎每年一定有一宗,让人啼笑皆非。

Botak said...

KENBABY: 你要這樣的人幫你打工?

花旗佬: 累的感覺, 我了解, 小學我很標青. 中學就放棄了. 再也不能保持.

番薯: 不過現在很多地方, 包括新加坡, 都以學校成績來衡量一個人是否人才.

MOOT: 那不完全是AA制的人, 那應該是E世代……整個世代都是這鳥樣.

Anakmalaysia: He wants you and me to see it.

Monte: 缺乏思考, 分析, 和挑戰現有機制的能力, 是我們這裡年輕一代的問題.

大米: 不報導苦情難道報告政府貪污枉法?

鬼谷门人 said...

请问現在的小六生都是直上中一吗?
好像还不是吧?

moot said...

Botak : 虽然我不是大条葱,我是看不起新加坡的。 新加坡自己是非常明白,连日本都做不到,不敢放手做,有个大政府态度的新加坡,肯定是建不成金融中心的。地缘上,新加坡是跳板。搞赌场,是一种撤退心理。

看成绩的文化不是错,大错出在,一个国家,可不可以制造出一个更大的环境, 可以让不看成绩单的企业出现。

很多人天真的说什么“美国衰落“,可是全世界的创新产品,都是欧美人做的。

蕃薯老头 said...

校方应该因才施教,不必太过强调考A,肯用功或天资好的学生,考到较好成绩也不太难。
该小学的校长是做了一次不良示范,加深了社会大众对考多多A的追求。
全世界的大学录取学生,多以成绩好,多A为标准,到目前为止还是一个不能改变的事实。
但是,世界上至少有一个国家录取大学生,会剔除掉最多A的学生,让他们升学无门,前途无“亮”,只好楚材晋用,不是去新加坡,就是去台湾或英美纽澳。

tamiya said...

借了你的文章,给你连接了过来。

http://tamiyastory.blogspot.com/2010/11/blog-post_13.html

早上看报纸的时候,也感到莫名其妙的。唉。。。培养出考试机器一大堆,却是温室里的小花,不堪一击。

moot said...

乔布斯在斯坦福的演讲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frankmw/archives/31170.aspx

moot said...

蕃薯老头 : 美国出名的商学院在过滤研究生的时候, 如果申请者成绩太夸张,修到的学分太”神奇“ 的话, 他们会去做审查,甚至会把那学生的原籍大学,加入审查名单。

现在世界最厉害的文凭制作机器,是在中国。不过中国还有立业了的海归学者,被聘请去开课,希望慢慢纠正。 虽然中国海归学者跳脚改革太慢,那还是有改革。

而马来西亚大学?嘿嘿嘿嘿!连巫统什么的王亲国戚都可以“管理” 大学。

鼻屎同学 said...

回到kampung看著那班小鬼還是很放肆的玩樂,我倒覺得心安了。。。

Botak said...

鬼谷: 是直上啦. 尤其比起我們那不拿全A不能上的時代.
理論上還有馬來文不拿C就要校長的推薦信, 但是一來很少拿不到C, 二來很少校長不推薦. 不過, 有誰可以update 一下最新近況?

MOOT: 要更大的環境, 就忘了大馬, 種族歧視和特權不除, 他們是在作夢.

番薯老頭: 嗯, 不良示範? 民眾可能會感動呢!

塔米亞: 心水清的, 會擔憂. 多數的人, 看不出有什麼不妥.

鼻屎: 鄉下的孩子, 畢竟比較健康…..也少帶眼鏡. 哈哈

游荡花旗 said...

Botak,

你还是很標青!

花旗国的顶尖大学并不只收全A学生,而是看全人表现,更重视申请者的 Personal Statement。不少大学或顶尖的科系都会有面试以让教授可以挑选学生。

我小时候最讨厌“假期作业”!他妈的,放假还比上课更忙。放假就是要让小孩子轻松一下,旅行游玩,家庭时间,而并不时让小孩子精神紧张,每天担心能不能做完“假期作业”!

现在还有“假期作业”吗?

ah peh said...

let me tell you a secret, a school with many A is like branded goods, its price is higher, therefore, you have to pay more to the headmaster to get your kid to enroll.So when the HM cries, actually he is very sad that his income has dropped, get it!

ah peh said...

Let me ask you, who will check your children's year end homework? You think the HM is very concern about your kids' homework? Its the 'commission' to sell the books that matters.

蕃薯老头 said...

或许有人会反问一句,你们整天唱衰现有教育制度,难道你们很厉害,找个替代方案如何?
老头没有受过高深教育,没有留过洋,但是这个问题还是思索了一辈子,最近从广播里听到了北欧芬兰的教育制度,若其所言为真,那不正是人们日思夜想的好东西吗?....学子愉快的学习,与大自然相连接,没有考试的压力,“世界上落差最小的教育制度”,十年的免费中小学教育,....梦里也会笑。

Botak said...

花旗佬: 看全能表現錄取才是上策.

AH PEH: 一點不錯, 假期作業和一些校長的收入很大關係.

番薯老頭: 外國最主要的是沒有精英班. 大家混合一起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