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0 November 2010

愚民社會挺華小收費 華社若牛羊任榨取

前幾天鬧得風風雨雨的州立華小電腦課程收費事件,起訴校方以樂捐為名強行收費的單親媽媽蕭燕美,似乎成為眾之矢的,許多人都將她描繪成破壞華小名譽的人,甚至有些人還說她企圖出風頭。

這些抨擊她的人,就是一世人躲在現有體制下,唯唯諾諾,姑息養奸的人,就是一世人不敢通過法律解決問題,奉行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原則的典型華人。這些人可以是華小學生的家長,也可以是媒體中人,或者,‘華教中人’。

我想,怕事的這些家長,最好別再投訴現有的國陣政府如何如何的虧待華小。因為如果你們連自己身為納稅者的基本權益都不理會,如果你們連自己兒女的利益都不敢捍衛,那乾嘛投訴什麼巫統國陣虧待我們?低頭挨打就是了。反正,這就是你們的本性嘛。

這種人,我稱之為愚民。愚民從來不知道自己身為納稅人,是應該積極抗議為何政府對華小的撥款杯水車薪,而不是自己交了稅還到處去籌款。愚民不會去想,國小的學生上電腦課是不用給錢的,為何華小的學生就要?這些人不會去理會為何這次給華小和淡小的撥款只佔了預算案教育撥款的1%。

你們不吵,就連反對黨也樂得清靜。反正華人就是息事寧人的嘛!所以每年的十大歌星義演籌款,其實是在刮華社一巴掌,其實等於是宣告天下我們華社是典型的被虐狂。不管執法對我們如何不公,我們不會出聲。低頭自己搞定就是了。

對,是執法,不是制度。你的權益清清楚楚寫在教育法令上!

令人驚訝的是身為執業律師的隆雪華堂婦女組主席,李素樺,竟然也是這種低頭接受現狀主義的實踐者。她在《南洋》的一篇文章‘華小募款,何錯之有?’中指出,由於政府從未鼓勵華文教育,讓華文教育自生自滅,並期望它有一天在得不到足夠的援助之下自行消失,所以華社學會了自力更生。

‘政府不給錢,華社自己去籌錢,在經歷千辛萬苦之後,也總能夠完成任務,為我們的下一代營造一個更理想的學習環境。 ’ 在她看來,這是理所當然的。我們不出聲,不懂得上街,甚至連罵校長也不敢。這樣下來,就算民聯執政,我們的情形也不會改善。因為我們賤。華人新村工業區的路壞了,JKR不來,商家自己掏腰包。反正,什麼權益嘛,噓,別出聲,我們向來都是息事寧人的。

華社是任榨任取的牛羊。繳稅,被人罵外來者,然後再出錢給在合法教育體系下受教育的兒女讀書。噓,別出聲,就收點錢嘛,何錯之有?

還有,為何要收那麼多錢?該課程是校辦還是外包?誰是外包的人?和學校什麼人有什麼聯繫?有人抽水嗎?這種課程許多都不是教師教的。那這些外包課程的人找些什麼人來教電腦啊,需要這麼貴嗎?現在才來說是樂捐不是強制收費是沒有意義的。真是樂捐人家不會喊告。

李素樺最後還說,‘一些華小家長在一些有心人的策劃及唆擺之下,甘被利用成為工具起訴校方徵收孩子電腦課程的學費。 。 。 ’我想如果她是指蕭燕美的話,那蕭燕美可能要看看自己有沒有受人‘策劃及唆擺’,如果沒有,應該可以採取法律行動告李素樺。畢竟,這種規格化,一廂情願的指責說辭,正是愚民社會所‘恩准’的。要告她一告,所謂的華社和華團或那些主流媒體評論人以後才不會亂說話。

就好像四年前因檢舉校長貪污而鬧出的風波一樣,竟然有人會因為‘怕校長自殺’而不想追究,或不敢報導。有者就怕自己的孩子被對付而噤聲,等等。

一個人犯了法畏罪自殺,關你啥事?這種人就算這分鐘給我罵,下一分鐘就死在我眼前,我也是眉頭不眨一下。是他自己要死啊!誰來還我杏林清白?

蕭燕美,幹得好。希望這是華社醒覺的開端吶!


風雲新聞評論

31 comments:

鱼米之乡 said...

我们说他们是愚民,他们却会说你们有什么解决方法?
我们说只有制度化才能解决问题,他们却会说政府就是那么样的,没办法!
我们说争取我们的权益,他们说只要有口饭吃就好。
我们说两线制好,他们会回答你说谁做政府都一样,天下乌鸦一般黑。
所以说:“愚民可还真多呢!”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息事宁人,只求生活过得去,赚够了就移民它国,做个堂堂正正的外来者吧。

tamiya said...

这个,应该打螳螂拳还是耍太极拳?
这个,应该高调问政还是内部协商?
这个,应该是去争取还是要去诉求?

CYC said...

打开门让大家看透内情,还是关起门一齐抱头痛哭。 你自己选!

moot said...

这就是所谓的"华社代表". 肯定大部分家长们不高兴, 可是大家也选择做那“沉默的大部分”,因为怕麻烦。


自由,是需要争取,而不是给予的。

二楼后座 said...

华人永远的悲歌不在于敌人有多少,而是在于多少gagilang变成敌人!
moot,自由是不需要争取的,是理所当然的,要争取的,是不让它变成枷锁。

Mountebank said...

大馬華人是愚民裡頭的賤字第一號。

逆來順受也就罷了,還有人歌功頌德呢。

巫統把你勒得沒氣了,偶爾鬆開你的領帶,讓你透透氣,居然有華人聞到臭屁後卻大贊其屁芳香無比。

簡單一個例子,因為proton,我們在交通工具吃了大虧:不做好公共交通規劃,把進口車稅打得天高,就是要逼迫我們買貴車,偏偏聽到華人賤民大力稱許政府copycat 了lancer, 讓大家有“便宜國產車”可以買。

我無言。

Mountebank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Douglas said...

连老辈时评人林放都有酱紫【没有证据乱套帽子】的【想法】与【创作】时。。。华社又添多一名【德高望重】愚民。

真是令人大开眼界。

游荡花旗 said...

Mountebank,

当你看到在花旗国的汽车售价,你会晕倒!

二楼后座 said...

花旗兄,
同感!
当你看到这里一辈子不用买车可以上班下班,还可以周游全国的时候,你更会晕倒!

Mountebank said...

花旗佬,

在外國曾經遊蕩過一段時日,已經暈倒好幾次了。

Botak said...

魚米: 逆來順受慣了, 就是這樣. 華小變了三不管地帶. 華小校長變了土霸王.

大佬: 這種態度不改, 去到那裡都給人欺負.

塔米亞: 現在的趨勢是打沒LP拳, 看看華總的提案, 10 年如一日, 也不知道提來做什麼? 開頭全是 ‘籲請’, 沒有 ‘反對’ 和 ’譴責’.

CYC: 華社喜歡關門…..關門可以做很多事情.

MOOT: 這些人在位太久了. 而且校長職工會勢力太大.
http://www.therocknews.com/citizen-reporter/comment/2010-11-09/21263.html

二樓: 自由放在那邊, 開化的政府會告訴你, 在那邊. 不開化的政府會和你說沒有.

MONTE: 對. 這就是問題所在, 沒有人看到問題的 ‘根本’.

道格拉斯: 各人有不同想法. 不過, 我就是看到了輿論似乎一面倒的攻擊女事主, 才寫的.

花旗佬: 我在英國也暈倒了很多次.

二樓: 那種感覺已經麻木了. 不過卻教育了我很多事情不是理所當然的.

Douglas said...

对。。。到现在都是捧LP一面倒的輿論。

看来挺小红帽の奶奶不给大灰狼吃掉的只有波大你。

高调问政的还没出来讲话呢。。。政客没油水捞的,应该这课题不会被政治化,只会被【河蟹】掉吧?

拭目以待。

eric foo said...

制度上的根本不去追究,反倒过来责难吹哨者,这是哪们子的公义?是不是等到有一天整个华教被人连根拔起才来反抗?从华小到独中,再到大学,有哪一次不是被人摆平?被卖华的废才当政治筹码?

够了!华人最大的问题是奴性,千年不变的奴性!对敌人弯背哈腰,对自己人反而穷凶极恶。还有些埋没良心为敌人粉饰门面的贱人,但愿这些走狗生仔无冇屎忽`生女冇乜乜!!

CYC said...

请问那一位马华副教长没自接操控华小作业簿与其他收费? 公告天下所有奴才 :息事宁人是通往荷兰之不归路。

Tze Howe, 9W2THO said...

这就是我们在bolehland的第二税务。

anakmalaysia said...

The country is yours, who can help you when you your self prefer to be a beggar, help your self knows your right , help your self . Please !

大米 said...

嗯,請問各位,你們有那一位是也要交這類費用的家長呢?

如果是,你們有抗爭到底嗎?

如果不是家长,你们打算等待以后成为家长后要怎么应付这些费用?

如果学校放假规定学生要回去补习3个星期,收费100元,你们愿意交吗?

有谁愿意回答我呢?

大米 said...

补充一下:

补习费,每个月收和每个大放假收只是在于大部分华小,国小没有。因为国小没有补习的。

冷气费,也是大部分城市华小有,我宝宝学校是全校冷气的。

学校发展费,我宝宝学校很少收,曾有过但是没有强逼,喜欢给多少都好。因为他学校董事全部是有钱的潮洲佬。

电脑费。嗯,这个基本上我不反对。因为是一人一架电脑。同事的城市國小是沒有這種東西的。

說完。罵吧。

大米 said...

再補充:

馬來同事的小孩在城市的Gombak國小念書,驚訝的是那學校喊窮到不可思議,教室白板破爛到沒有錢換。身為umno黨員的同事不tahan,自己掏腰包給孩子的班上買新的白板,花了幾百元,學校千多謝萬多謝。同事說沒有甚麼好謝,因為只能買一塊白板給她孩子就讀的班級,其他班級還是用爛的白板。

不過她沒有質問教育部的撥款死去哪裡?

大王蛇 said...

有些全津贴学校,包括华文小学的设备不止完善,简直就是多余;可是也有些国小、国中很穷,必须自力更生。可见拨款的分配并不均匀。电脑班的收费是华小家协主要的收入来源,而且收费还算合理,应该没什么好争议。至于其他的强制性天价“乐捐”,就很有大盗的味道了。

moot said...

虽然我在IT 界工作, 我是不赞成学校强迫性的开电脑班。 如果要强迫的话,就开个资讯工业(Information technology) 基本班。对学生和教师都有好处。

先学会如何钓鱼,比学如何使用特定牌子的工具更重要。

Botak said...

道格拉斯: 基本上主流媒體都是挺校長的. 就以最大的常青集團為例, 它旗下的兒童刊物, 小星星, 星星, 學海, 都需要校長幫它推的. 那會攻擊校長?

所以當年在反校長貪污事件如火如荼時, 你就看到了媒體站邊, 一直說什麼 ‘別一竿子打翻整船的人.’ 唉, 你是清白的打得翻嗎?

主流媒體最厲害的就是找個小地方的華小校長出來, (那種鳥不生蛋地方幾十個學生沒有油水的, 當然清廉) 接受訪問, 說校長被描黑了. 哈哈.

ERIC: 華教不會被連根拔起啦, 馬華靠它吃飯. 巫統用來養馬華的.

CYC: 那看來我們的荷蘭之路比較近….

TZE: 每個人都給, 所以還是要給.

Anakmalaysia: That is what they are doing,….self-help!

大米: 你的第一個問題, 答案就在我的文章中.
你的第二個問題, 你寶寶的學校只是一個例子. 現在我們說的是華小的歪風. 如果真無其事的, 就不會引起共鳴. 放心吧, 還沒有人這麼得空為小事罵人.
你的第三個問題, Gombak小學有沒有撥款, 既然你提出來, 你要去查了讓我們知道啊. 搞不好地方教育局有人落格, 錢進了袋子? 再者, 別模糊了焦點啦, 看清楚我文中說的是什麼. 要不, 互舉例子嘛….搞不好有讀者去找了十多個非常完善的國小給妳看, 妳不就還要再去找破爛的國小? 那多辛苦啊?

Botak said...

大王: 那請問那些看起來那麼有錢的華小, 那麼多設備的華小, 錢從那來?
錢全是政府給的我就服. 是華社捐的就錯了. 為何我們要捐那麼多? 我的主題, 用一般的眼光, 不是那麼容易抓到.

MOOT: 家長怕輸. 是緣由之一.

大米 said...

噢,我也是看到随手写的。查实我根本看不明白你写什么。

michael said...

Botak!您这篇来的正合时宜。我绝对支持蕭燕美的行动。我正寻求途径做我应做的.

已上载至部落。我希望寻求一股达施压的力量,来向校方/家协反映,身为家长对此事的不满。务求赐教!

Botak said...

米糕: 看這個
霹雳遊怡保兴汉社声援萧燕美入禀法庭起诉州立华小校长
http://videos.wittysparks.com/id/626884193/

蕃薯老头 said...

当年的董教总不忿“铁树开花”之说,状告公堂,结果如何?可见公堂未必是好地方,否则安大叔就不必走进走出,不得安宁了。
那里除了未必是好地方,在有心人的主导下,还可能变成阎王殿,判例一出,智者愚民,一同遭殃!
华文教育、拨款问题、待遇不同、分而治之,都是政治在主导,在人民力量被打压得且战且退之时,吾等更需要团结广大为华教的生存和发展作出各种贡献的各界人士,不管是愚民也好,愚公也好,一致对外,华教才能耐打耐死,才有渡过严冬的可能。

LIM said...

我支持botak,我孩子今年一年级,老实说,华校收钱是没完没了的,甚至security guard也要家长出钱,电脑班学无谓的画。如果要学生准备资料,学用电脑来present还可以。电脑班是在正课,学生可以不上吗?收费合理,可是行为无法合理化。
lim

Botak said...

番薯老頭: 團結一致並不代表姑息養奸,息事寧人. 華人怕上公堂的壞習慣要改.

LIM: 電腦班收費是犯法的. 我已拿到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