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 November 2010

民聯替國陣建校?古拉章瑛惹笑話

章瑛和古拉今前天在國會有英雄舉動。

當校地問題又成為國會下議院爭持不下的課題時,火箭怡保西區國會議議員古拉,和大山腳區國會議員章瑛齊聲說,只要給他們建校准證,民聯願自行建校。《東方日報2日訊〉

嘩老也,聽起來好像很man 那樣,可是你們知道你們在講什麼嗎?

建校是聯邦政府的責任。我們繳了稅給聯邦政府,他們不建,你們在野黨要監督,要罵,要跟進。我們是納稅人。我們繳稅後就是要看到聯邦政府照顧我們的教育。

你們把建校的責任拿過來,大錯的第一點,就是替執政的聯邦政府做他們的份內事。什麼時候人民允許你們變成他們的承包商?執政黨不做,反對黨拿過來做,誰主管教育部?他們執政黨犯的什麼錯你們都替他們扛?

大錯的第二點,是否民聯自己有錢建?當然沒有,那你們是否要向我們要錢?那是否代表著我們要納兩次稅?你們以為打出個民聯的招牌,我們就會捐錢?

大錯的第三點,這樣開了先例,以後國陣政府就省一筆錢了。我們的社會,尤其是華社,簡直是賤到下意識的接受了華小自力更生,華社自掏腰包建校的‘機制’。完全忘記了他們是納稅人,和他們的兒女在憲法下的權益!

政府不建,要在野黨逼他們建。在野黨不能偷懶的喊口號就算。華人有個非常奴性的傳統。遠古時候農作物歉收,好心的員外派米,大家大呼善人,就沒有人敢過問為何朝廷不理?

所以我們的傳統是,總喜歡民間自己掏腰包解決,總是期待善人,遊俠,包青天,或仗義的人出現,輕視體制和權益,更不敢向朝廷‘爭取’。

如果古拉章瑛二位想揶揄國陣政府建校無能,那拜託用別的方法。身為人民代議士,除了替人民請願,還有教育民眾的責任。很多大馬人其實還不明白什麼是代議士的責任,什麼是聯邦政府的責任,什麼是身為納稅人的權益。

當然,大家都知道,這句話是罵了爽,反正是不可能實現的。但是火箭已經不再是那七十年代的火箭,你們的鬥爭方式也不能再是喊了口號就算,然後等著上報。民聯可能就來做政府,不能盡說些'缺乏可行性' 的話,不能為了逞能盡說些為爭辯而爭辯的話。在國會裡說的,要不離憲政法紀,才能讓人看到你們和巫統的猴子不一樣。

古拉和章瑛今天竟然做出如此匪夷所思的行動。令人嘆息。也幸虧國陣的議員同樣腦殘,否則要給人笑了。


風雲新聞評論

14 comments: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两位只是在讲意气话,反正是不可能由在野党承包建校,不然那些朋党从哪里吃钱。

moot said...

老实说,我蛮欣赏这”笨笨"的廉价政治把戏。
这明显是个陷阱,而且不用钱的陷阱。 总之是看死国阵不敢回应往里边跳。

如果真的成了,那就是一国两制。接下来就是,“民联自己请公务员”,民联收税务。嘿!丢这个骨头去东马, 你说东马还会是票仓吗?

Botak said...

二位, 其實我的原意, 在於把事情尖銳化, 黑白分明的說出來. 在對與錯方面毫不妥協, 然後, 讓大家去思考.
現實當然是有灰色地帶的,對不? 但我們的人民習慣了在灰色地帶過活, 需要一些衝擊.

嘿嘿, 我敢和你們打賭, 這篇將會是反應冷淡的.
民聯粉絲勢力之強, 實屬罕見. 當然, 這也可以是好事. 不過, 我還是有責任說出應該說的話.

Fair仔 said...

一个州政府的税收入才那么才那么几亿,甚至有些州净利少过亿。 起得了几间? 讲爽罢了,如果他们真做了才该骂。职责不分!

拜托这些被海啸冲上来的政党来届选好好候选人,才算是报答我们。

蕃薯老头 said...

如果我是政府,我就给他们一百几十片土地,看看他们怎么建。

Douglas said...

烧坏了脑。。。syoik sendiri。。。苦了我们人民。

唉。。。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Susuteh 奶茶 said...

嗯,我的看法是,如果用哪少到可怜的拨款来建校,哪可是见笑了!也不知要等多久?

他们的的言论未必不可行,也未必可笑,如果民联能力可以办到,还是件好事。

然而如果国阵这样就继续找借口不拨款,这问题更大。所以应该鼓励民联,同时施压国阵,对人民好,才是上策,管他好不好笑,最要紧不要hao xiao!

Fair仔 said...

奶茶,我认为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而是该不该的问题。

鱼米之乡 said...

很多人都在灰色地带,就如州立华小的家长上法庭针对捐款事件(原则上支持她),如果她赢了,所有的家长跟她一样作风,到时华小的状况又会如何?
番薯国政府对华小的不公平对待,选民不懂得自己的权利要求制度化拨款所有原由学校才是大问题!(马华是一大帮凶,长年累月叫董家教的人申请拨款)
矛盾啊!

游荡花旗 said...

有钱的华人什么都喜欢自己来!政府医院不行,谁管?有钱去私人医院,没钱就筹钱 loh... 从来就不知道,也不会,也不敢争取纳税人应有的福利。只是不断地重复把成立政府的权力交给一群只懂欺负人民的废材,然后就怨天尤人,再麻木地投票给同一群只懂欺负人民的废材!

请不要为十大义演筹到多少钱给华小而感到骄傲... 这是国家之耻!

肚懒公会 said...

奶茶:如果民联可以办到是好事。(华社自己找校地,买校地自己出钱建校,那是做了几十年岂不是特大好事了),我笑到碌地,碌来碌去,碌来碌去。。。。。。

鱼米之乡:如果有更多家长有勇气学这个家长站起来自己争取自己的权益,民对更大麻烦的不只是华小,而是国阵政府,人民直接与政府对着干,会更快干掉政府。如果那个家长像你一样天天只会怪制度,怪马华,而把自己争取权益的责任彻底授权给反对党去为你争取,国阵永远会安枕无忧,民联将来也会变成第二个国阵。

Botak said...

FAIR仔: 被海嘯冲上來的, 必須冷靜啊. 不錯.

番薯: 政府? 你是說聯邦還是州? 土地不是聯邦管轄, 是州政府. 要搞清楚.

道格拉斯: 不是啦, 是爽慣了. 政客說話向來如此.

奶茶: 民聯可以辦到也不應該由民聯辦啊!

FAIR仔: 對.

魚米: 對啊, 選民必須要求制度化撥款. 可是沒有人那麼做.

花旗佬: 這就是我所說的啦. 十大義演我把它看成恥辱. 就華社樂此不彼.

肚懶會長: 華社家長不會和政府對着幹啦. 他們連和貪污校長對着幹都不敢

鱼米之乡 said...

肚懒会长:我们家长的勇气就只停留在骂而已,到了表态时就噤若寒蝉,这个政府当然满意,民联政府也乐得炒情绪;总之,华人总得交第二所得税!

蕃薯老头 said...

老头的原意是说如果我是政府,(那么国阵自然不是政府了;民联也不是政府)...这种话在不久前的时代,或在目前某些国家里,是杀头的事,岂可明言?只是在我国,人家最多当那个老头“缩缩地“乱讲话,还不至于有牢狱之灾。
当他们都不是政府的时候,政府要怎么办都可以,只要以民为先,就不会被人唱了。
波大兄指出了古章二人信口开河的言论之要不得,还好国阵没有顺水推舟,否则民联还真不好应付!如果国阵被点醒之后乘机顺水推舟,民联诸公,见谅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