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9 November 2010

書生論政 再益下台

再益挾辭首相署部長職以抗議內安法令的光環,進入公正黨,頓時成為耀眼的明日之星。畢竟,環顧大馬政治史,好像還沒有執政黨的部長因反對自身的政策而辭職的。

也因為當時被內安法令逮捕的包括了郭素沁,再益的辭職抗議也同時俘虜了不少華裔選民的心。

在這樣的情形下上位的,挾民意黨意而來,可謂一時無兩,誰與爭鋒。可是今天他走了,原因就是受不了黨內賄選的情況嚴重。也不知道是失敗者的慣有投訴,還是真的。但是據可靠消息指出,公正黨有人大疊大疊的從袋裡拿出空的,有編號的選票。 (見Haris Ibrahim的博文《到底誰在說謊?》)

公正黨中有不少是巫統舊部。其操作黨選的手法很多是承繼自巫統。如果公正黨黨員認為一些賄選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那不知道如果在補選中國陣突然有一疊這樣的有編號的空選票,他們會否要求宣判選舉無效?

其實,如果這些指責是真的,那以這次黨選的混亂來說,早該被判無效了。

公正黨這次難得借一次黨選,把地毯下的問題都掃出來。如果能夠由此而來一次大清洗,把不良分子篩掉,也是好事。但是只怕連安華也騎虎難下,無能為力。

要知道,再益不是那種“先同流合污,進入了主流體系,等權力到手了,再進行改革” 的人。換句話說,他沒有那股韌性,和堅強無比,要改革的決心。

他也不是那麼的草根,而且有股傲氣,凡事講道理,書生氣很重。再者,顯赫的家底讓他可以率性而為。把問題問到底,為何他當初可以那麼輕易辭職?而毫無掛慮?貴為部長,難道對高官厚祿就沒有一點的不捨?

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他本來就是一個有錢人,他的律師館,Zaid & Co,在法律界是名牌。每年賺的錢根本就是當部長的十多倍。所謂人到無求品自高。這本是一件好事。但是也因為如此,如果他改革的意願不異常堅定,那肯定不會妥協,哪怕是暫時的妥協也好。

如果要改革一個體制是容易的,孫中山當年也不會和軍閥混了。

現在的黨選擺明了有金錢政治的成分,只是不知道有多嚴重而已。如果再益要贏,自己掏腰包免不了。但是他是否需要,或準備如此做呢?

他是有理想的,也適當的維護了自我。但是他還不准備捨身取義,置之死地而後生。大馬的政治從來就是上不了檯面的。在朝在野都是如此,不同的在於嚴重和輕微而已。衡量輕重得失之下,他放棄這一切回去做律師是合理的決定。只是可惜,民聯這次失一大將了。


風雲新聞評論

25 comments:

游荡花旗 said...

公正党真是乌烟瘴气!

Mountebank said...

我一直都是挺再益,我一直認為,安華的政治改革,是屬於巫統建黨早期的那種方式;再益的改革,卻是全盤性,連根拔起的那一種。

再益看得比較遠,可是現階段恐怕容不下他這種政治能量; 那不是一種目前政治環境可以容納得下的政治能量。

所以,再益提倡的安華是一切問題的根源,所以安華必須退隱的講法,我不表認同。

現階段,還是需要安華的領軍。

那,再益到底有沒有錯?

沒錯,唯一的錯是他早生了20年。

唉。

moot said...

话说回来。 没有人会理睬再益是谁,大家有兴趣的是,再益可以干什么。再益没有“同流合污”, 不过也没干出什么。连踢爆假选票的事件也没有追击。 这算什么参政?

这和那些讲鸟话,说“政治是肮脏的” 假清高有什么分别。

moot said...

Mountebank :再益只是一个好的“专业人士”。
不过对问鼎政党高位的人来说, 只是“专业人士”的能力是不够的, 同时间也要有“管理”和“领导愿景”的能力。 再益要取代安华的旧作风,就必须要宣传再益愿景,而不是安华愿景。而且还要建立一个系统

我发现,这和创业失败的问题,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moot said...

游荡花旗 : 嘿, 你要多看历史.

Botak 说了:如果要改革一個體制是容易的,孫中山當年也不會和軍閥混了。

欧美也是用了几百年,才出现没那么“乌烟瘴气”的政台。

二楼后座 said...

从澳洲的工党和保守派联盟各不能当多数党,搞了个hung parliament,到英国的保守党和工党之间的两党竞争,被自由民主党终结,再到日本“大家的党”(みんなの党)今天夏天崛起,接下来老美中期选举的茶党,都说明了第三股势力的形成,不是在于他们有多大的能力,而是在于传统的两股势力有多烂。
zaid啊zaid,做对的事情,好过把事情做对。你本来就是第三股势力的领军人物,应该静观其变,等待鹬蚌相争的局面,才出手一击,结果你却在不对的地方,不对的时间,做了不对的事,唉-----!
接下来,为自己制造机会吧,别再等待机会了。朗诵完徐志摩之后,是时候欣赏terminator咯!!!

ECS283 said...

RPK说在他还没有进公正党的时候,早就叫他另建新党或加入行动党,就是别进公正党。

不懂这有多真。不然这又是他的另一个“I told you so.”

=xxxxxxxx

Douglas said...

书生与政客斗岂有不下台之说?

再益书生文赳赳。。。不会太极与螳螂拳。。。怎fight?

阿兹敏政客浮沉。。。神通广大耍棍在行。。。sure win!

华叔护短,无视公正。。。

公正黨 = 污桶II

唉~~~扶不起的阿斗黨。

Botak said...

花旗佬: 還不算...哈哈. 可能還會更糟.

MONTE: 我想, 他說安華是一切問題的根源, 有另一層意義. 許多老臣子在安華的庇護下躲過了責罰. 因為那些都是替他打江山的人. 公正黨的問題在於整個黨是建立在安華的威信上. 但是安華是會犯錯的. 公正黨要跨出下一部, 安華必須退. 我在以前一篇博文中有提過.
http://www.therocknews.com/article/RaymondYeap/2010-02-05/1097.html

MOOT: 這點倒沒說錯. 他要就把全部東西擺上檯面. 也許他于心不忍. 但是人家看他像輸了說謊.

二樓: 你倒說得正確. 不錯, 第三勢力. 他可能是其中一人. 但他的性格可以領軍嗎? 大馬的政治最終會來一通大洗牌. 第三勢力是未來? RPK, 再益, 和這個Haris Ibrahim, 都可以是關鍵人物.

Botak said...

ECS283: 哈哈哈, 對對, 他就是喜歡說...我早就和你說了.

道格拉斯: 華叔已經站得太高, 看不到地面了....

鼻屎同学 said...

感覺他好像走著林蒼佑跟故里的路線。。。

二楼后座 said...

他有本钱领军,但当不了天子;
他可凝聚清流,但刮不起海啸。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进火箭当啦,有他发挥的空间。

moot said...

第三勢力? 哈哈哈哈。再益是”技术“派的,除非RPK 去创第三勢力党,再叫再益加入。

进入布城是个愿景 Vision。可以愿景也需要技术,管理,而且要在愿景的路上走,这些都需要平衡。 不容易啊!。

蕃薯老头 said...

再益的斗争方法,古时候的人称之为“流寇打法”,就是像打游击一样,这里开几枪,那里开几枪,当对方反击时就开溜了,不能在还能生存的时候联合盟友建立根据地,窜来窜去,就像流寇那样,下场不言而喻。中国最出名最可惜的流寇,就是李自成,即使当了皇帝也没用。
另外有一个太平天国,即使有了根据地,却不能在有利时机大展宏图,乘胜北上,反而溺于内斗,失败收场。
虽然说再益在这场党选中,坚持下去也是败选可期,但是却好过目前这种自杀式的做法,灭了翻身的机会。

林季 said...

一,在组织里无法顾全大局,只点出问题,却不能解决问题,点出的是个人清高。

二,这样的清高,带出来的是个人对于问题的帮助多?还是伤害大?

我个人觉得再益不理智,任性与聪明。

但是除非他是破坏民联与扮演无间道,因为他制造问题离心力与相对的扮演让国阵更安逸的过关。作用力对于他原本自己说的要求人民诉求是相反的。

不是文人 said...

让我想起孔夫子。。。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要做清流就注定不能混入主流,他的离去让我感觉到大选不远了.

Botak said...

鼻屎: 林蒼佑比他強吧.......

二樓: 不錯.

大佬: 他如果進火箭, 會被認為投機.

MOOT: 他自己應該不會開山立派.

番薯: 他的方法肯定不是流寇打法. 目標也明確. 就是戰術和士氣差而已.

林季: 但是你會喜歡他的坦白. 如果他是木馬, 那肯定是最成功的一隻.

不文人: Johnny Kong? 又關他事?

麗蓮: 趁公正黨最弱的時候, 打擊. 對不?

蕃薯老头 said...

再益在当部长时,做了几件好事,解决了一些历史问题,当他以不同流合污的姿态走出国阵时,展现了他的正气和大气。
在这一场公正党党选中,他抨击安华不参选这个问题。公正党已指出是不得已之事,因为必需为法庭审讯的结果做准备,这一点老头是赞同公正党的说法。
再益对赛胡先老人家的弹唱,有失礼之处。赛胡先阿里老人家在一九七十年代左派政党被镇压瓦解,处于最低潮的时候,紧守岗位,和安华在甘文丁吃了几年咖喱饭。从未曾背叛过人民。
再益直呼安华和阿兹敏下台,真是到了胡言乱语之境地。如果通通人都下台了,他能作出什么来呢?
一个人不能总吃老本,尤其是政治人物。
老头想起了唐。吉柯德的童话,不知再益是否会是最新版的唐。吉柯德?

Mountebank said...

沒錯,橫看豎瞧,大選其實不遠矣。

剛贏了兩場大選氣勢正盛;現在公正黨又在多事之秋之時; 更重要的,美國最近丟出了第二輪的寬鬆政策對亞洲國家的傷害恐怕明年就會被彰顯出來。

不乘勝追擊,恐怕再沒有比這個更好的良機。

有可能在月底前就宣布大選,

別忘了,小雞雞的幸運數字是“11”。

Botak said...

番薯老頭: 他這番話很有趣味, 我一直在想到底媒體有沒有把他的話報導詳細? 如果他不把話說明白那是他的錯.

MONTE: 應該不會那麼快吧. 不錯, 民聯陣腳大亂, 但是他們還沒有錢大選. 等股市跌吧, 要cash out 的. 哈哈.

moot said...

蕃薯老头 :
对于马来西亚任何部长,做的【所谓好处】, 只要不是立法,或是行政的一部分, 而只是暂时性的, 那么只算是小恩惠的放屁。 连2000 多年前, 孔子都评判过一个做官的,在水涨的时候借车让百姓过河, 可是在水退的时候,却没有利用行政去建桥解决问题。

那是2000 多年前的智慧。龙应台只做过3 年的台北文化局部长,不过那篇《当权力在手》, 就是一篇非常精辟的执政启蒙课。好部长,会留下一套做法,一套系统让他们不在的时候,继续运作下次,直到被改进或被破坏。

再益看起来是”清流“,其实骨子里头,不过是一个“没那么烂“ 政客之流。

Mountebank : 在野党那么说,是政治考量上故意的。 不看经济起点, 政党金钱结构的问题,不知就里的人, 说大选近了, 如果赌博的话, 会让你输到脱裤子。

botak : 赞成安华是公正党的问题核心。博客KTemoc 就调侃说,公正党成为了没有政纲的安华核心党,事情绕着安华转。其实安华女儿是不错的缓冲。

moot said...

蕃薯老头 :
对于马来西亚任何部长,做的【所谓好处】, 只要不是立法,或是行政的一部分, 而只是暂时性的, 那么只算是小恩惠的放屁。 连2000 多年前, 孔子都评判过一个做官的,在水涨的时候借车让百姓过河, 可是在水退的时候,却没有利用行政去建桥解决问题。

那是2000 多年前的智慧。龙应台只做过3 年的台北文化局部长,不过那篇《当权力在手》, 就是一篇非常精辟的执政启蒙课。好部长,会留下一套做法,一套系统让他们不在的时候,继续运作下次,直到被改进或被破坏。

再益看起来是”清流“,其实骨子里头,不过是一个“没那么烂“ 政客之流。

Mountebank : 在野党那么说,是政治考量上故意的。 不看经济起点, 政党金钱结构的问题,不知就里的人, 说大选近了, 如果赌博的话, 会让你输到脱裤子。

botak : 赞成安华是公正党的问题核心。博客KTemoc 就调侃说,公正党成为了没有政纲的安华核心党,事情绕着安华转。其实安华女儿是不错的缓冲。

蕃薯老头 said...

老头所说再益曾在当部长时所做的好事,其中之一是为被老马掀翻的法官,做了一点公道事,等于替他们在某种意义上翻了案,看来没有第二个人会这样做。其他部长的法外开恩,如何能比!他曾做过的好事,有就是有,但是在国阵里那种环境,这种事无以为续是必然的。
再益这几天的言论和做法,却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其党内同志,恐怕也还摸不透他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
看在群众眼里,无疑是亲者痛仇者快。
老头本身的用意,指出了再益不当之处,他所说的党选舞弊也还未有实证,需要再看事态进一步发展,才能论定谁是谁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