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4 November 2010

等候糖果已是傳統,民智未開賄選難除

所以說啊,什麼樣的人就有什麼樣的政府,和什麼樣的反對黨。

賄選?什麼賄選?那是我們的傳統,大選補選不派錢,不開宴會,不要求履行承諾,還算什麼補選?

蔚為奇觀的是,政客可以把事情說得像再平常不過的事。反正解決事情就是為了補選,而不會有人民認為這樣不妥。

看看這次補選,巴都沙比有101人獲得公民權及報生紙。內政部副部長李志亮硬厚著臉皮說,這與補選無關。當然,這也要愚民與賤民的配合,你不見有感恩派人士感激流涕的說,“我拿紅登記等15年不算久啊!”

對啊,人家等多少年也罷,人家就知道國家體制官員執法移民條規如同放屁,就等補選時大人到訪攔轎喊冤啊!

人家就說得很自然啊,看比里阿西茲(Mohd Ariff Sabri Aziz),一位前彭亨州巫統議員,在分析戰情時指出,“政府已經宣布將建造1500間廉價屋,其中750間分配給華裔和印裔。普萊(Desa Pulai)的華小事件也已經獲得關注,並得到政府撥款。該地一間有600年曆史的興都廟已經被列為古蹟,並將獲得撥款。”(自由今日大馬4日訊)

看,我們都樂意聽到這些好消息,我們都覺得沒什麼大不了。對啊,什麼賄選?人家只不過把事情延遲處理,等到五年一次大選,或補選時,才兌現啊。

好玩的是不知道哪方傳出的消息(也許是真的),馬華將每名巴都沙比選民派100馬幣,結果約有300名民眾在山打根馬華辦公室外排隊,數小時後一無所獲,更有人不支暈倒,過後‘憤怒的民眾’表示將投反對黨一票。

哎喲,憤怒?你好意思憤怒?原來你投誰的票竟然只受100塊錢影響而已啦。

所以說呢,有什麼樣的人就有什麼樣的政府。人民沒有開化,就別期待政府有文化啦。來來來,吃吃喝喝,收錢收錢!是補選嘉年華啦!


風雲新聞評論

19 comments:

正掌心 said...

人穷志短!作孽啊!

Botak said...

唉, 對啊, 這麼罵我也難過. 窮是主因. 怎麼能讓他們知道他們窮是因為國陣, 而不貪眼前利益.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暂时只可以钱照拿,票照投。

蕃薯老头 said...

看到东马那些贫民窟里人们的想法,把政府当爸爸,“不投他投谁?”,看了真叫人伤心。民智不开,再多一二十年下去,我国恐怕要变成非洲某国般的样子了!
开通民智,就要有走群众路线的政党(反对党),或是非政府组织,深入人民群众之中,解除他们的顺民愚民思想。
但是,在两年多前,反对党还是输到只剩几条破裤子,党员不多。
除了城市地区的人民较有明确政见,广大乡区和东马(占多数国会议席的地区),说走群众路线,就像上西天取经般,其路漫长。
看看乌雪国席补选,还有许多乡民不知民联已执政雪州,两年来民联在这这方面的基本工作,显然都还不够!

方人也 said...

民智全开恐怕还要过多几代,现阶段不可能改得了。有东西分,选民自然高兴,人有我也要,不拿白不拿。既然选前糖果免不了,选民必须继续给予灌输“糖果照拿,选票由我”的观念,让国阵给了白白给,选民拿了白白拿。当乡区选民甚至原住民拿“选举糖果”拿到麻木没感觉,而懂得“东西照拿,选票由我”的时候,国阵倒台就指日可待。

游荡花旗 said...

Botak, 写得好!钱照拿,票照投!聪明的学民应该要学会你给多少,我拿多少!因为你实在欠我太多!

但是,票还是要投反对党!债是要还的!

Fair仔 said...

有怎样的人民就有怎样的政府。

我拿了吉打州政府,并不对猪农猪贩"友善"的例子。 周遭的村民都是讨厌猪以及猪屎的人居多, 你很难要求政府对猪农猪贩友善。就算是换了那一个政府都是一样。 因为那是政治现实。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去国阵的宴会吃喝玩乐和拿钱,只是拿回自己应得的一小部分而已,完全不用存什么感恩心,票肯定不会投给国阵。

老 头 said...

我抗议~~~很久都没小公主的消息了!快更新吧!!

Mountebank said...

注意到最近的幾場補選,民聯也有樣學樣的施小惠於選民,這是要不得的,我很不認同民聯的這種做法;你不能因為依民眾所好而仿效國陣,這樣的民聯,難保不會在拿到執政權後蕭規曹隨,依樣畫葫蘆。

這次回教黨的給予交通費,那根本也是賄選,如果本身的雙手是黑的,就不能指責對手的手是髒的。所以這回宋奇才的指責並沒有不對。

如果民眾仍然沒法提高素質,就繼續讓自己墮落下去和國陣共舞好了;什麼樣的人民,就有什麼樣的政府,那個怨不得別人。

eric foo said...

民联里面太多投机份子,夺权才是他们的主要目的,不是教育人民。所谓的清流派在民联内到底有多少?他们会不会为了夺权而放弃开启民智?或许夺权后迅速腐化?这只是对‘清流派’的疑问喔,我还没说那些’前国阵派‘`‘骑墙派’`‘宗教至上派’呐!

michael said...

Botak, 说得好!当年鸭伯高盛时期,花柳小鸡当副时也说过,民智未开,人民不可能当家作主。

时至今日。是民智不愿开。不管富的,窮的,很多都想保持现状。愚民政策已经养成一种超骇文化,超骇传统。

时常说新加坡kiasu,其实自己不止kiasu,更加kiasi。

超骇国都。。。唉! 改不了!改不了!
一句不可被挑战,不可质疑。怎改????

moot said...

所谓的愚民, 只不过是怕麻烦“投降”的人。然后投票给那些腐败政党后拍拍屁股说不关我事的人 :说那是政党的错,虽然投它但和我无关。

自由的代价,就是更大的责任。因为问题一打开来, 矛头都指向人民自己, 人民的质素。 马来西亚很多人都没准备好,要争取就要行动上街。 为何乱? 因为大家都要吵谁去负责!

近朱者赤 said...

马来人的主仆意识仍然非常强烈,要他们踏出"舒适区"是很困难的.

Douglas said...

【当头棒喝】。。。酱紫输了也好。。。至少可以让民联头头觉悟。。。有樣學樣和賄選老手斗给好处是要不得的作风。

赞同Mountebank大大的高见。

Botak said...

各位,不好意思,回来迟了。

两个补选输了,相信大选会很快。这是纳吉的温度计,尤其他会认为华人票回流了。

马华在补选过后就透露消息说脱售星报42%股权,相信也和大选有关。

一位前辈说,国阵越快大选,就越没有准备,这对民联是好事。当然,民联的准备也不充分。

明天再谈,祝有个愉快的假期。

大头猪 said...

在胜利的消息加持下,阿鸡哥的水痘怕也好了,也不再随便跺脚唬吓老婆了。

kuah siew aim said...

有的是钱和权!各方面牵制着民联,民联很难招架!

两线制的梦遥不可及。。。

潇洒走一回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